第483章 你不服气么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那边般若 书名:绝品全才
    “会平分秋色吗?可是东条英幸应该不会在乎那些赌注的,他不差钱!”望月真央,疑惑不解道。

    “很简单。那个金正民飙车绝对不是东条英幸的对手。所以赢这样的对手,东条英幸一点快感都沒有。而在金正民的纠缠下,他又不得不陪着对方比这一次,所以就想出了作弄大众的一招。他这种人,格上应该是粘液质,喜欢心理的快慰。”林宇侃侃而谈,其实他也只是猜测。

    和金正民接触的时候,他发现对方绝对是一个草包。智商和商都很低。他这种货色,应该就是干啥啥不行那种,飙车应该也只会和皮毛,同每周都在这里赛车的东条英幸绝对沒有可比

    “哈哈,我觉得有些道理!那么,我就去压一个平。恩,压100万!”望月真央说笑间,走向下注的位置。

    这时候,充当翻译的林欣欣,小声对国语对林宇说道:“他就是一个草包,你和他说那么多干嘛!这种人天生就是吃喝玩乐的废材!”

    “不会的!最了解一个人的不是自己,而是他的敌人。望月真央就是东条真幸的敌人,所以我必然能得到一些有用的资料!”林宇笑着说道。他的手,一直欠着袁娜的手。对方不太适应这种闹哄哄的氛围。

    “你还真是变废为宝!”非常了解望月真央的林欣欣嘀咕了一句。

    林宇则咬着袁娜的耳朵说道:“你不喜欢坐车,我就不和他比赛车啦!咱们和他比拼武力。到时候,你要好好留意,看保护他的有几个化境高手!”

    “放心吧,我会留意的。其实一般的化境高手,即便掩饰,也很难逃过其他化境高手的眼。因为化境的高手在举手投足之间,自然而然就有一种霸气。这种气质到了已臻化境,才能渐渐淡化。”脸色微红的袁娜开口解释道。因为林宇刚刚竟然耍流氓的咬了下她的耳唇。

    “流氓!”她心里暗暗想道。其实出国之前,她很少接触到同龄的异。而现在,林宇是意外闯进她世界的一个。

    就在林宇很邪恶的又亲又占便宜的同时,望月真央兴高采烈的小跑着回來,笑着说道:“这一次真是出风头啦!我是唯一一个押注平局的!”

    “好了!看比赛吧!”这时候,林欣欣打断了他,不想让他妨碍到亲着的两个人。

    偷偷看了几眼袁娜的望月真央,不流露出羡慕的神色。觉得她简直是和隐月宗那个传说中的神仙宗主一样,是神女一样出众的存在。

    “女人决定男人的品次,这个林应该是一个很厉害的纨绔。恩,绝对是这样子的!”这一刻望月真央甩了一下半长的黑发,然后看向林欣欣,说道:“我们要不要,也亲?”

    “这是入乡随俗么?”林欣欣看了看周围,竟然有大半的侣,都在大胆的拥吻着。

    对于半山赛车的这个习俗,她虽然有些不习惯。但为了达到目的,还是想望月真央示好啦。

    得到鼓励信号的望月真央,露出一个迷人的笑容,在亲吻林欣欣的时候,说道:“不如明天,我就让父亲大人去你家提亲吧?”

    “不行!”瞬间想起某些事的林欣欣,顿时脸色一变。

    看到林欣欣面露痛苦,望月真央,疑惑的问道:“你怎么了?到底怎么啦?是我不够好,所以你生气啦?”

    “不是的!真央君,你很好,非常好!都是我不好!其实……”说到这里,林欣欣突然哭了出來。

    如果是以前,她会觉得望月真央这种公子哥配不上自己。但现在,她觉得被东条家一个三流甚至四流的公子哥那个,又被自己父亲那样骂出家门之后,就是自己配不上望月真央啦。

    “有什么事,你直接跟我说。”望月真央虽然是一个花花公子,但为人仗义的。特别是对女人,很够意思。

    看到望月真央如此关心自己,林欣欣还是感动的,她能看出來对方是发自内心的,于是冷静了一会,她偷偷在其耳边说了一些话。

    听到这些话之后,望月真央立刻暴怒了起來,不过想要发泄,却觉得这里不是地方,于是暂时按捺住不爽的心

    而这时候,飙车也接近了尾声,和林宇预料的一样,两个车到最后并驾齐驱冲过了终点线。

    “原來是这么回事。虚伪的人!无耻的货色!”望月真央火气很大的骂道。

    林欣欣和他说,是东条英幸将自己带到一个游艇上强了,幸好是來北海道旅游的林宇和袁娜,恰巧发现,于是在对方不知况下,将其救了下來。而在此之前,她是一名处女。

    这一次,林宇想和东条英幸比试飙车,就是为了帮她出头。

    在他们说话的时候,和金正民并肩而行的东条英幸,则來到赌桌的前面,和那个开盘的人说道:“尤为,这一次咱们坑了他们多少?”

    “恩大概是赚了两千万!只不过,有一个人竟然压中了平局。”

    “哦?是谁!”东条英幸像是吃了苍蝇一样,感觉很不爽。

    “望月真央!就是那个每次都输给你的废材……”

    “呵呵,沒想到啊,他竟然出息了!”东条英幸嘀咕了一句,然后直接走向望月真央所在的位置。

    在拍了下望月真央的肩膀之后,他玩味的说道:“不错啊!竟然看穿了我的意图!这个游戏,就这么被你破坏啦!怎么?是不是很有成就感?”

    “你这种心思,就想骗过我们?哼!”望月真央语气不爽的揶揄了一句,然后继续说道:“你说,你到底将欣欣怎么样啦?”

    “你竟然和她扯到了一起?不怕被拖进污水么?”东条英幸冷笑道。

    其实他的本意是说林家救人的那事,但望月真央误以为东条英幸承认了自己非礼过林欣欣。

    于是他冷笑了一声,指着林宇说道:“告诉你一个秘密!是这位朋友看穿了你的把戏。而且我觉得他上每一样,都要强过你!”

    “就他?”留着平头和小胡子的东条英幸,不屑的笑了笑。

    经过林欣欣翻译,明白什么意思的林宇,则傲气凛然的说道:“怎么?你不服气么?”

重要声明:小说《绝品全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