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2章 内劲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那边般若 书名:绝品全才
    “唰!”

    陈道林在晕厥过去前,右手一抖,飞出这最后一针。

    众所周知,人体周有108个要。其中36个是致命,亦称‘死’。死又分为软麻、昏眩、经和重4种,各种皆有9个

    《回术》第二式的目标,就是鼻柱下人中沟上三分之一与下三分之二的交界处,头颈部位要害九之一的人中。

    这一招《回术》原理其实是置之死地而后生,所以入人中,先死后生。

    而陈道林飞出的这一针,竟然如张了眼睛一般,画了一道彩虹般的弧线,正中其鼻柱下的人中。只不过因为力道稍微小了一点,所以只入三分。

    他本人则沒有看到一切的发生,直接晕倒在地。

    站在一旁观望着的林宇,因为看到第九针沒有刺入,然后陈道林一下子将那一阵拍了进去。所以电光火石之间,在场唯一清醒着的他,连忙学着对方的模样,狠狠一用力将冰魄银魂按了进去。

    不过他的动作,看起來远远沒有陈道林那样潇洒。要领上,也稍有不对。只不过他自己沒发现。

    照猫画虎完成一切之后,林宇就将目光放在了晕迷过去的陈道林上。严格來说,他算不上晕迷,只不过脱力了,体力和精力,都消耗到极限。其实他表面上沒做什么大动作,但内劲的消耗十分巨大,完全超过了负荷。

    帮忙按了一下对方的人中,又做了几个外按压之后,林宇发现一点效果沒有。于是将其扶到椅子上坐下。然后将目光放到依然沒有生命气息的陈西宁上,仔细观察起來。

    他发现武馆馆主陈西宁虽然沒有了生命迹象,但皮肤还是比较红润的,而且体温并沒有完全消失。

    虽然和这个馆主不熟悉,但林宇此刻特别期盼陈道林的努力能创造生命的奇迹,将对方救活。

    其实不光是他,救护车外面明白是怎么回事的医生和护士,心里也颇为紧张。一方面他们的是善良的,另一方面他们希望看到被誉为神技的中国针灸,能创造奇迹,起死回生。

    过了大概五分钟,躺靠在椅子上的陈道林,眼皮一动,渐渐睁开眼睛。他第一时间就将目光放到了师弟陈西宁的上,发现其人中上的银针跟其他冰魄银魂一样整根沒入之后,长长出了一口气。

    “不对啊!”

    随后他突然反应过來什么,看向林宇,问道:“是不是,你刚刚将那根针按进去的?”

    “是的!”林宇如实的回答了一句,然后感觉有些不妥,于是解释道:“刚才那银针只刺入了一点点,我急之下,就胡乱按了进去……”

    “你竟然能按进去,以前练过内功吗?练出内劲了么?”喘息很重的陈道林,连续问了两句。

    林宇一脸不解,回答道:“我就练过一些外家拳的功夫……还沒练过内功,也沒练出什么内劲!”

    “不可能的!刚刚那一针,如果不是拥有内劲的人,根本无法压进去!我看你应该是在不经意间就练出了内劲,只不过知道!也算是有福气之人!这么小练出内劲,不容易啊!”陈道林似乎在短时间内就精神了许多。

    其实林宇的事,对他的激励很大,觉得不懂内功的人竟然能练出内劲,这就是所谓的奇迹。既然奇迹就在眼前,那救活师弟的奇迹,为什么不能发生呢?

    “陈师傅,我觉得您还是救人要紧,等这位师傅脱离了生命危险,咱们再探讨内劲的事!” 林宇也算是懂轻重知缓急的人,虽然心里对内劲这东西十分感兴趣,但沒有立刻追问。

    而是利用内中的搜索系统寻找起跟内劲有关的东西。

    其实内劲和气功差不多,但能练出内劲的人,必然是会气功的,可会气功的不一定能练出内劲。

    内劲的表现形式在《内功经》总结为通、透、穿、贴、松、悍、合、坚。曰通,劲之顺也;曰透,劲之顺也;曰穿,劲之连也;曰贴,劲之络也。曰松,劲渔者,柔之极也。曰悍,劲之萃也。曰合,劲之一也;曰坚,劲之能也。

    这些东西字面上很难理解,但林宇将其简单定义为一种强大的说法。看起來应该是夸张的,实际上应该只是刚柔并济,而且轻易间能爆发出极为强大的爆发力。

    拥有内劲的强大程度,实际上应该是一个人真正多强大的体现。这和林宇以前接触的武术和搏击有很大的不同。应该是国术或者其他国家功夫的内在精髓。一句话,拥有内劲者,基本可以算作是功夫真正入门,而非花架子。

    查阅了很多资料之后,林宇心非常激动。他知道自己能练出内劲应该是一种巧合,这一切和《昆仑本纪》有很大的关联。毕竟最近都是按照那上面记载的心得进行练习。

    强行按捺住心里的激动,林宇开始将目光放到陈道林忙活的手上。

    对方竟然开始拔针,而拔针的动作,看起來比刺入还费劲许多。一共有二十针,陈道林只拔出五针就累得连眼睛都睁不开了。

    一直关注的林宇,心也跟着纠结起來,他知道如果陈道林再次昏迷,一切必然前功尽弃。

    就在这时候,陈道林突然从怀中掏出一个白色的瓷瓶,然后从里面倒出三粒药丸,快速吞进嘴里。

    随后让人震惊的事发生了,陈道林就想注了高倍的兴奋剂一样,突然來了精神。甚至全上下,像是冒火一样,灼了起來。

    随后在林宇震惊的目光中,他开始继续拔针。

    “三……”

    “八……”

    “十九……”

    很快,他就拔去了前十九针,只剩下陈西宁人中上的一针。

    感觉自己体力很充裕,但心里特别紧张的陈道林,开口说道:“不成功便成仁,希望小兄弟沒有刺得太偏!走!”

    他吼出的这声‘走 ’刚劲有力,像是练习过系狮子吼的人才能发出的,实则是他运用了内劲的关系。

    “噗!”

    随着一声清晰喷血声的响起,针去,陈西宁吐了一口黑褐色的污血。

重要声明:小说《绝品全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