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9章 针灸和气功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那边般若 书名:绝品全才
    得到嘱托的林宇,则直接跟警长交涉起來,他叫杰森更好是一名华裔混血儿,会说汉语,所以交流起來沒有一点障碍。

    起初林宇同杰森说话的时候,对方不知是因为自持份,还是因为丢了脸,所以一直冷着个脸,而且一直在联系总部请求支援。

    不过等林宇说到可以请人教他一些真正武术的时候,年轻的警官杰森一下子兴奋起來,直接忽视了眼前发生的一切。

    这让林宇感觉其实很多外国人,格上是比中国人天真的。

    其实这倒是因为他不了解这边的国,这里崇尚开放自由和人权,而且生活节奏不像欧美那样快,所以人们相对就有些散漫,对待很多事都是如此。某些时候,谋些事上,甚至比电视剧里演得都要夸张。

    特别是某些公务人员,在遇见危险的时候,基本都不会冒险做事。当然因为是一个思想较为开放的过度,所以也会出现各种各样的异类。比如喜欢看某些美国英雄类电影的,很可能就喜欢强出头。

    在林宇和这位杰森警官交流的时候,他明白过來这边的人,不管做厨师,白领,或者警官,甚至政府高官,都简简单单把一些作为普通工作,而不是把工作职权带入到工作里。

    就是这样一个国家,廉政程度排行世界第八。而我国,排行世界第八十位左右。

    在杰森双眼冒光夸赞齐悦和萧蔷薇漂亮的时候,额头上尽是汗水的陈道林,则脱掉了外,给小女孩止血。

    女孩是馆主陈西宁和老板娘金巧的孩子小静,刚刚过完十岁的生。此刻她前中枪,嘴角和鼻子有溢血的现象,很可能是内脏中枪,非常危险。

    让人庆幸的是,小静仅中了这一枪,所以陈道林处理的时候相对來说要简单一些。

    即便如此,用剪刀小心翼翼剪去女孩的上衣之后,陈道林才是脑中一麻,被气得哆嗦了起來。女孩原本应该白皙粉嫩的口,不中了一枪,流血不止,而且还有强烈的烫伤现象。就算就过來,口处也必然会留疤。

    “禽兽,竟然对这么小的孩子下手!”

    陈道林强忍愤怒用针灸为女孩止血,然后开始用特有的针灸技法,硬生生将其口的子弹吸了出來。

    虽然扎了止血针,但针灸毕竟不是万能的,子弹被取出的一刻,小静口开始不停往外溢血,这些血是止不住的!

    但陈道林知道现在还不是让她去医院输血的时候,因为最重要关卡还沒过。她就是帮她处理掉体内和鼻腔中的淤血。

    让车上两个护士感到惊讶的是,陈道林在放下针灸之后,凝了凝神,再抬手之后,他的手掌突然像是插了电一样,忽然变得了起來。

    随后经过他费劲的疏导,女孩突然殴了一大口黑血。

    这口黑血突出之后,已经满头大汗的陈道林,说了一句:“送医院,直接输血!不要耽误事,就直奔下一辆车过去!”

    不过他却忽视了这两名护士都是金发碧眼的女郎,哪里懂得汉语。

    一边和杰森聊天,一边注意着救护车动向的林宇,等陈道林上了第二辆车之后,他立马和杰森一起找到刚才那辆救护车上的护士。

    经过杰森的沟通,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不确定到底该做什么的林宇,直接跑到第二辆救护车上问陈道林,“陈师傅,女孩那边应该怎么处理?”

    “直接送医院,检查好血型之后,立刻输血。绝对不要去做多余的检查,那样子只是浪费时间,孩子很可能流血过多而产生危险!”正在除去弟妹前衣物的陈道林解释了一句。

    老板娘金巧,跟女孩小静的伤有所不同。她前中了两枪,但背后中了三四枪。很可能是和女儿一起待着,被突然攻击之后,立刻扑倒了女儿上,保护其自己年幼的孩子。

    所以相对來说她的况就非常难处理了。而且除去她上的所有衣物之后,为兄长的陈道林多少有些尴尬。只不过救人要紧,为一个医者,他有最起码的职业守,不会留意某些部位。

    而问出结果的林宇,则跟杰森沟通起來,“杰森,车上这位大师,是中医的专家,而且还是一个武林门派的掌门。以后你就是他的徒弟了。他刚刚说……你必须让人照做!不能有半点差错,知道了么?不要让医生给女孩做多余的检查,那是浪费时间!是害她,懂吗?”

    “哦,这个,我知道了!我亲自陪女孩去医院!”警官杰森,感觉自己现在像是深处李小龙的电影中,为华裔混血儿的他,特别的激动。

    等杰森离开之后,林宇直接來到了第三辆救护车上。

    在他上车的一刻,正在进行急救的医生和护士,刚好停止了一切动作,准备宣布死亡。

    在她们刚想为陈西宁蒙上白布的时候,林宇突然制止了几个人的动作,并开口说道:“不要现在确认死亡,或许还有救的!”

    “呼吸、心跳、脉搏全部消失,不会出现任何奇迹!”其中一个护士,因为妈妈是中国人,所以会说汉语。

    “不,世界上会有很多奇迹发生,请相信。”林宇深沉的说了一句。

    看着陈西宁前那一个个正在流血的枪眼,他感觉心里极为压抑。毕竟事他能猜到大概,因该是大圈帮所为。

    “华人何苦为难华人!”

    凝眉沉思了许久的林宇,冷冷蹦出一句话,心里则做了一些决定。

    而另一边的陈道林,正忙活到紧要关头,在连续取出四颗子弹之后,他觉得如果不进行的止血,金巧一定不到医院。于是掏出一盒细线,为其简单进行包扎。这一些看起來轻车熟路,其实是因为他有三十年的中医功底。

    这辆救护车上的医师和护士,见到他竟然轻描淡写就完成一切,心里不产生了荒诞的想法,觉得今天的世界变了。

    大概十分钟之后,全已经被汗水浸透的陈道林,快步走上了第三辆救护车。

    用手指试探了一下师弟的鼻息之后,他心里一凉。

重要声明:小说《绝品全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