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9章 昆仑本纪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那边般若 书名:绝品全才
    看着愤青气质浓重的陈辉,那一副愤愤不平的郁闷模样。

    同样不爽,但相对來说要冷静一些的林宇,开口安慰道:“我曾经看过一本书,叫做《民国武林最后一位大侠》。主人公和他所接触的中国近代武林人士们代表着民国时期中国的广大武者,虽然他们不知道武术在中国还有什么意义,他们在为衣食生活而奔波,几乎忘了武术这一技能对他们生活所具有的实在意义。但他们一直沒有放弃武术,一直在寻找中华武术的出路。最后找到了出路。”

    说到这里,他叹息了一声:“所以我想,也许在巨大多数人都背弃国术的时候。总会有少数一些人,默默坚持着。或许,还有隐世的高人也说不定!”

    这本《民国武林最后一位大侠》,是他在2012年看过的。之所以记忆犹新,正是出于对国术的喜

    “你怎么突然这么淡定了?”看到林宇突然间就平静了下來,陈辉不解的问道。

    “因为我突然想明白一个事!”林宇叹息了一声,继续说道:“坚持理想和使命,是要付出巨大代价的。翻看一些历史,发现很多名垂青史的人物都不得善终,只有归隐江湖的范蠡例外。所以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坚持理想和使命的。当然我这些话,是送给某些被现实压垮的人。而不是你口中那些有门户之见或者商为负数的所谓大师!”

    “唉,你说的也有道理!某些理想,还真就是跟登山一样,就算抬头都看不到山顶!只能坚持,坚持,坚持……”陈辉说完这话之后,对着边粗如碗口的杨树演练起來。

    陈辉的这些动作,也惹得不少路人的侧目,觉得他精神不太好!路人的反应,让林宇和陈辉感觉到某些事,确实不好做。

    最后陈辉深深叹息道:“武术者,强健体;国术者,保家卫国。反正咱们以后记住,自己跟师父他们一样,学习的是国术,就行啦。至于太大的目标,现在看來不现实。谁让咱们只不过是渺小的普通人啦!”

    “是啊!做好自己,就行了。”林宇也是笑着说道。

    看着天边的白色云彩,他的心思依然飘向远方。距离去澳大利亚的时间已经无限接近,去的时候还沒什么,几个人会一起开开心心的。但返程的时候,就要和齐悦暂时分开了。

    想到即将要來临的孤独,林宇才意识到齐悦对自己的重要。恐怕沒有女孩,到现在他还不能完全适应这个时代。

    于是乎,心有些低落。

    见林宇的脸上挂着失落的表,陈辉笑了笑,从怀中掏出一本很古朴的蓝皮书,递了过去。

    “这本书,是师父传给师兄,师兄又传给我的,以后就是你的了!师父和师兄都依靠这个突破到化境,但我是废材,应该沒希望突破啦。下面就看你的了!”

    接过这本古朴韵味盎然,入手之后感觉比想象中要重许多的蓝皮书后,林宇在翻开蓝色书皮,发现泛黄的首页上,写着《昆仑本纪》的书名。

    看到‘昆仑’的字样之后,林宇心中蓦然一动。

    对于这个名字的传说,他听说过许多。古代神话传说,昆仑山上有瑶池 、阆苑 、增城 、县圃等仙境。许许多多的武侠小说里,昆仑都是翘楚般的存在。

    “哈哈。我明白你在想什么!不过传说中的,跟咱们这个昆仑,一点都不挨着!你仔细看书就知道啦!里面记载着某些历史和国术的学习方法。还有一些类似哲学的心法。慢慢研究吧。” 陈辉一副过來人的模样,鼓励的拍了一下自己师弟的肩膀。

    忽然成为了现代社会中残存不多的武林人士,林宇心里感觉怪怪的,不过这本《昆仑本纪》入手,确实让他很激动。

    毕竟现代社会想要去武术学校或者各种道馆学习国术,是不可能有所收获的。陈辉的这个馈赠,像是黑暗中的光明一样,为他照亮了一条路。

    但得到这本可以算作是武林秘籍的《昆仑本纪》之后,林宇并沒有着急观看,而是将它收起來,和陈辉告辞,直接赶到齐大柱家。

    因为齐大柱今天邀请林宇和萧蔷薇到自己家吃饭,也算是为几个人送行。

    打车來到齐大柱的海滨别墅之后,林宇突然想到还有小女孩齐欣在,所以他又让司机师傅将车开到一家蛋糕店,买了一个很大的水果油蛋糕。

    等到了齐家之后,他立马被满满的小姑娘缠住。看着不停叫自己哥哥的小姑娘,林宇突然有些怀念青葱少年时。

    他陪小姑娘玩游戏的时候,齐悦跟萧蔷薇正陪吴念慈说着话,而齐大柱则在厨房里忙活着。习惯使然,只要女儿回家,他都会亲自下厨做些什么。

    齐悦的后妈吴念慈看起來还是一副知的模样,但林宇总感觉哪里不对,觉得对方的眼神里藏着莫名的悲伤。但出于礼貌,他沒有多问。

    大概半小时后,齐大柱准备好了一切,几个人一起到宛如会议中心的偌大餐厅吃饭。

    这顿饭吃得有些沉闷,只有小姑娘齐欣一直在活跃着气氛。

    至始至终齐大柱也沒说一句跟送行有关的话,只是淡然的跟齐悦说道:“那边的学校已经给你联系好了,按照你的想法,读工商管理。两年后能拿到学位。那边主要是讲英语,以后你要在这方面下些功夫。”

    “哦。”绪不高的齐悦,轻轻应了一声,沒有多说什么。

    除去即将跟林宇分别,她不开心的原因,主要是因为自己的母亲潘素,想到对方的病,她心里满是难过。

    将齐悦的忧伤看在眼里,林宇特别心疼,但格使然,他不喜欢说安慰人的话,只是默默在心里做了一些决定。帮潘素寻找续命的办法,便是重中之重。

    晚宴结束之后,喝了些白酒因此脸色有些发红的齐大柱,直接把林宇叫到楼上。

    等进入书房,坐定之后,齐大柱面色凝重的说道:“其实这一次,澳洲那边的局面很不好!所以有些事,你需要帮齐叔叔去做!”

重要声明:小说《绝品全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