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8章 远行的日子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那边般若 书名:绝品全才
    客厅里依然是老样子,只不过女孩沒有开灯,林宇也沒有开,所以非常暗淡,今天是大年初一,按理说应该是合家团圆的子。

    但林宇和齐悦,两两相对,就这么拥抱在静静的夜色之中,难免显得有些孤寂。

    若在的商品房里,冷清的意味严重,和节的气氛明显不符。

    感觉气氛实在冷清的林宇,轻抚女孩的脊背,安慰道:“不要难过,就算难过,不是还有我陪在你的边么!乖,听话。”

    哽咽着的齐悦,想要说些什么,但是终究沒有说出口,犹豫了好久之后,恢复了一些的她,开口说道:“我饿了,带我去吃滨城最好的东西。好不好?”

    “好,现在就走。别说滨城最好的东西。就算是天上的月亮,我也给你摘下來。”林宇直接把女孩横着抱了起來。

    被抱起的齐悦,脸上则露出淡淡的微笑,感觉自己很幸福,可笑着笑着,她的脸颊上又涌现出淡淡的水珠。

    最终二人下楼之后,并沒有吃到滨城最好的东西。只是到超市简单买了些东西,就回到财富中心。

    回來之后,林宇认真的给女孩下了两包方便面。

    吃过东西之后,林宇发现女孩的反应明显不对,她的眼睛里藏着事,很深的那种忧郁。

    “你这是怎么了?”看出來的林宇,关切的问了一句。在他心里,齐悦不是这样容易忧伤的女孩。

    因为只开了餐桌附近的水晶吊灯,所以光线并不明亮,听到林宇的问话之后,齐悦先是沉默了一会,然后说道:“这是我吃过的滨城最好吃的东西!”

    说完之后,她微笑着走到林宇边,“你都把最好的给了我,我也要把最好的东西给你!今天晚上,你狠狠要我吧!”

    “你到底怎么了?”越來越感觉女孩特别异常的林宇,站起來疑惑的问道。

    “我沒怎么啊,就是有点想我妈妈了!你也知道,她在澳大利亚那边,并不容易!” 齐悦转过脸,用纸巾,轻轻擦去了脸上的泪珠。

    但晶莹剔透的泪滴,完全控制不住……

    “是不是,阿姨出了什么事?”心里感觉很不舒服的林宇,关切的问了一句。

    听到这话之后,齐悦直接跑进卧室,蒙着被子哭了起來,惹得林宇好一阵心酸。至此他已经明白过來,齐悦远在澳大利亚的母亲潘素,应该是出了什么事!

    知道此刻说任何话都是废话的林宇,躺下來,轻轻搂住女孩,浅浅的亲吻着,以示安慰。

    哭了大概半小时,齐悦才停止哽咽,定了定神,说道:“近期……近期,我要去澳大利亚!”

    “恩,去吧。”林宇轻声应了一句。

    “可能……很久都不能回來……”齐悦继续低声说道,脸颊上的泪珠,完全控制不住了。

    之后林宇再说什么,女孩都已经听不清楚。她母亲潘素已经病入膏肓,医生诊断说,还有不到两年的生命。如果不出现奇迹,这种况绝对不会被逆转。

    其实听到女孩要走的消息,林宇真的很难受,他觉得心里突然空了一块。

    闭上双眼之后,脑海里完全是女孩的笑颜。不清楚女孩回去多久的林宇,已经不知道该如何來面对这份心酸和难受。

    “难道我和小悦,还会因为时间和空间上的问題,长期见不到面么?”心里十分不爽的林宇,暗暗叹息了一声。

    齐悦也一直沒有缓过來,哭得几度哽咽,心疼得林宇也流下了心酸的泪滴。

    男人一声两行泪,一行为苍生,一行为女人。这个女人的位置,齐悦当得起。

    在寂静的黑夜里,在万家灯火,所有人都在享受着节快乐的时候。林宇紧紧抱着齐悦,就这么安静的躺在上,默默地流泪。

    这一夜,齐悦一直是仰面朝天,目视天花板,根本就沒睡。

    林宇则柔声为她讲了一大堆话,而且不光安慰女孩,还安慰道:“据说有一位香港明星,在心不好的时候,就会坐中午的飞机,到伦敦,在无人认识他的喷泉边喂鸽子。下午的时候,再乘坐飞机回來。当做一切都沒发生过。所以说在交通这么便利的今天,就算我们不能天天黏在一起。但经常见面还是可以的!”

    “可是我不在你边。到大学以后,你上了别的女孩,怎么办?”齐悦可怜巴巴的说道。

    “呵呵,我还怕你上一个澳大利亚白人呢!”林宇笑着咬了齐悦一口。

    等到清晨來临,晨曦的阳光穿透窗帘,传近卧室中的时候,心相对來说平静了一些的齐悦,突然开始脱衣服。

    很快就一丝不挂之后,她有些羞涩地钻进被窝里,惑地说道:“來吧,狠狠要我!使劲要我!”

    “跑不了你的!”林宇强颜欢笑的说了一句,然后很配合女孩……

    不知道做了多少次,一直不愿在被窝中起來的齐悦,突然说道:“今天我就让齐大柱去买机票。我有护照,只要签一下就走了。我妈的意思是,让我在那边留学。”

    “好的,不管怎样,你都是我老婆!”微微感觉到有些心酸的林宇,轻轻吻了一下女孩的额头。

    此后的几天里,他们两个根本就沒去上学,林宇带着齐悦到省城,好好的放松了一下。不仅吃到了省成最好的全鱼宴,还在游乐场一起骑了旋转木马。

    但快乐的子,总是短暂的。

    初六的早上九点钟,齐悦在齐大柱、杨芷琳和萧蔷薇的陪伴下,一起赶到省城的机场,准备登机转飞上海,然后直达悉尼。

    一行之中唯独沒有见到林宇,关于他为什么沒來,其实在场的几个人都明白。人分别的画面,确实太揪心,如果林宇赶來,齐悦很可能哭得非常惨。

    在杨芷琳和萧蔷薇,梨花带雨为齐悦送行的时候,齐悦则一直硬着,不让自己哭出來。

    而是静静站在安检线,看着机场大厅的入口,期盼林宇的到來。她澄清的眼眸里,写着万般的期盼。

重要声明:小说《绝品全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