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9 卡中之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那边般若 书名:绝品全才
    “我补充一下,是花旗银行1999年发行的那种黑卡!”见几个人无动于衷的模样,韩志飞一脸无奈的继续说道。

    与姓名相比,他觉得一切外物都是沒用的。而且那黑卡在他手上,只是一个摆设,不能提出一分钱。每一次洗钱的时候,都是王辞呈來输入密码。

    “花旗银行的黑卡?”林宇嘀咕了一句,然后对刘连说道:“去查一下,看一看这个东西到底有什么名堂!”

    在刘连和陈辉一起进入卧室查找资料的时候,林宇直接在脑中的搜索引擎里寻找起相关的词条。

    随便查了一下,他才大感惊讶。原來这个花旗银行的黑卡,就是传说中的万能通行证。

    花旗银行名为“Ultima”的黑色信用卡以及美国运通公司在1999年推出了名为“Centurion”的黑色信用卡,更被业内人士称为“卡中之王”。有人说,只有拥有这种黑卡,才可充分显示卡主的“尊贵地位”。因为这种黑卡不接受申请,只有银行主动邀请客户加入。据悉,运通的黑卡卡主就是极少数1%的顶级客户,而高昂的年费成了并不重要的因素。

    因为甄选了最优质的客户,因此银行对卡主的服务可谓“无微不至”。

    对于黑卡卡主,是沒有“信用额度”这一说的。有人曾经问花旗银行的负责人,如果黑卡卡主想刷卡买架飞机行不行?得到的答案是:沒问題。

    在客户服务方面,推出黑卡的银行都向客户提供“全能私人助理”服务。银行的承诺是,只要想得出的,都能做得到。

    比如说,运通的一位黑卡卡主在法国南部致电银行的客户服务部门,称他和他的汽车搭乘了同一辆火车,但是他中途下车后,汽车却仍在火车上。结果,运通的客户服务部门居然成功地与火车公司联系,让火车停下,卸下其他的货物,找出卡主的汽车,让他继续旅行。

    而香港本地的一位大亨在意大利一个偏僻的山村举行婚礼,他希望在婚礼上有舞狮表演,但又不希望表演者都來自香港。当时正值8月,很多意大利人都在休假,但是银行的客户服务代表还是遍寻意大利,找出一对学习中国功夫的意大利人,让他们抵达那个偏僻的小村庄表演。

    诸如此类的“古怪”想法,银行客户服务都能一一给予满足。有人笑言,如果卡主想上太空,估计银行也能安排。

    “王辞呈,竟然能得到这种黑卡?他是不是还有另外的份?”还不等刘连和陈辉回來,林宇就小声问了一句。

    因为林宇的突然发问,跪在地上被绑住手脚的韩志飞被弄得一愣,疑惑道:“你怎么突然知道了黑卡?怎么做到的!”

    他感觉这件事有些灵异的成分,怀疑面前的少年是否有超能力……

    但林宇只是冷笑了一下,说道:“我只是突然间想起來有人曾经和我吹嘘过这个花旗银行的黑卡!赶紧说,那个王辞呈到底还有什么份!”

    “这个,其实是为了洗黑钱,他在本和香港都有属于自己的公司!规模还不小的说!”韩志飞实话实说道。

    “不是传言他一直在上海上学,后來去本洗黑钱和留学了么?哪里有去香港的时间?”林宇疑惑的问道。

    “他上学就是挂着一个名字!现在世界已经这么发达,坐飞机上海到香港也就是几个小时,想去当天都能回來!”韩志飞解释道,他感觉眼前的少年,上有一股冷漠的气质,让人胆寒。

    想一想别墅里的那些本人,他忍不住好奇的问道:“庄园里的那些人,都,都怎么样了?”

    “死干净了!庄园一把花烧掉了。一下子死了这么多人,估计官方不会公开的。因为如果一次死这么多人,如果被公开的话,市长级别的官员都会下台。谁敢公开?而且死的全是本人,我估计这件事肯定会不了了知。”林宇随口说了一句,但心里还是有些担忧的。

    毕竟他是第一次杀人,虽然杀的都是本人,但随便放了一把火,应该不会完全斩断线索。这件事,肯定会成为一个后遗症,不一定什么时候就会露陷。至于为什么告诉韩志飞,他是有想法的,因为已经有把握控制住对方,所以不怕他说出去。

    这时候,明显很激动的刘连和陈辉二人,同时跑了出來。

    來到客厅之后,刘连大声喊道:“快把那个黑卡拿出來,我准备刷几个媳妇出來。中国的,韩国的,美国的,欧洲的,一样要一个!”

    “你精神不好吧……”非常无语的陈辉立马白了他一样。

    刘连则沒理陈辉,同林宇解释起花旗银行黑卡的作用,越说越兴奋,到最后竟然陷入到一种妄想之中。

    “我知道了!”林宇淡然的说了一句,然后看向韩志飞,说道:“那个黑卡在哪里?”

    “就在我的海滨别墅里,梦雪都不知道,我自己藏好的!”韩志飞说了一句,然后用期盼的眼神看向林宇,希望对方能自己留一条活路。

    林宇则无所谓的说道:“把他松绑吧,上了咱们这条船,他是下不去了!”

    “什么意思?”陈辉疑惑的问道。

    刘连也不解的看向林宇,想明白过來为什么要放开这个韩志飞,从陈辉的口中得知了今晚发生的事,他就一直在担心。相比于林宇和陈辉,他的胆子算是相当小的!

    “相信我,沒事的!这个事,我心里有数。等一会,你们就知道了!”林宇露出一副很像齐悦的得意的笑。

    “还是你好!办事敞亮。”起之后,韩志飞伸了伸胳膊。被这么快放开,他感觉意外的。

    “不用说沒用的,一会还需要你去做三件事!做完之后,大家就是自己人了!”林宇微微笑了出來。

    但这时候,大厅的房门处,突然传來了一阵敲门声。

    “咚,咚,咚。”这几声静夜中的脆响,像是敲到了几个人的心房中一样。

重要声明:小说《绝品全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