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7章 鸳鸯浴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那边般若 书名:绝品全才
    这个晚上的夜沒有昨天那么浓,灰暗的天空中满是星罗棋布的繁星,高高悬挂在头顶的明月,则将大地映照成银灰色。

    借着颇为明亮的月光,林宇发现这里在往下走就是一条蜿蜒的小溪,四周的蒲草应该是由小溪那边衍生过來的。

    在齐悦调皮的说到要在这里回放昨天的电影之后,林宇笑着下了车,在女孩的喊声中往溪边走去,不敢一个人在车里待着的齐悦,自然也跟着下了车。

    走了大概一分钟,他们就并肩走到小溪的边缘。

    一阵阵凉爽的风吹过,水面上激起了层层波浪,那波浪形成了一条条美丽的曲线,就像重峦叠嶂连绵起伏的群山一般。

    在静谧的夜晚,林宇就这样抱着老实一些的齐悦,安静的坐在小溪旁边,吹着凉风谈起了过往一些开心事和烦心事。

    说到高考之后会报考哪里的时候,林宇坚决的说道:“我一定会去上海,我要为我妈争光。这些年,她被娘家那些人压迫得一直抬不起头。我心疼。不管能不能考上一样的大学,但我希望你也能跟我一起到上海。到时候,咱们晚上的时候,就不用在小河边聊天。而是到迷人的外滩,吹着凉风,一起牵手走过墙。”

    “什么是墙?”坐在林宇怀中的齐悦,很好奇的问道。

    “那是一个美好,充满着浪漫色彩的地方。站在那里,能看到对岸帆樯林立,灯光点点;朝东看,陆家嘴的江面随势偏右弯曲,形成了一个宽阔的江面弯道,望过去心旷神怡,特有“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的气势。站在江堤边,听着轻浪拍岸如拨动心弦,习习江风又使人神清气爽。在这样的景致里,绵绵话自然而然就说出口了。”林宇笑着解释道。

    “那我们明天就去吧?”齐悦感兴趣的说道,言语里透露着认真。

    “傻瓜,最近我那边还有许多事要忙,而且网站就要正式上线了,咱们要想办法去做宣传。而且朗朗大师,上次的表演被我搅黄,近期会在滨城商厦演奏,为西部的贫困儿童集资。这个事,咱们是必须要参加的!”林宇将女孩狠狠搂在怀里,只有和她在一起的时候,自己才会完全放松,不会有任何的拘束。

    “弹奏那首《班扎古鲁白玛的沉默》么?”齐悦感兴趣的问道,想起自己乱弹的《世上只有妈妈好》她的脸颊有些发

    “其实是一个不小的活动,除去演出,还有慈善拍卖会,到时候会有一些名人來捧场。”说完这句之后,林宇补充道:“这个慈善拍卖会和慈善演出,其实是我和郎朗大师研究出來的。而赞助人,是你爸,呵呵。”

    “哎呀,你们做好人,让我老爸掏腰包,太坏了吧!”齐悦不满意的说道。

    “谁让他老人家有钱,又是滨城首富,最有影响力呢!不过这个事,他虽然出资五十万的赞助费,其实收获的远远不止这些。这个事带來的广告效应,是无价的。”林宇悉心解释道。

    “不听,我才不听这些你。反正,你用了我老爸的钱,就得听我的指挥!”齐悦将冰凉的脸蛋,贴在林宇的口,滴滴的说道。

    “听你的,我什么都听你的!”林宇笑着说道,看着浮动的溪水,和水中的圆月,他心还是很不错的。

    最起码感觉最头疼的野外车震事件,得到了齐悦的谅解,这是最重要的。

    “既然听我的,就抱我回去吧。好冷,我脸都是凉凉的。”齐悦坏坏地将手伸到林宇的衣服里。

    林宇则邪邪的笑道:“不如我们就在这回放电影吧?”

    “什么啊……这里多冷,又沒有……又沒有……”齐悦脸颊红红的说道。她想不出在这种荒郊野地,要怎么回放那部精彩的‘电影’。

    “很简单啊,你背对着我,弯腰鞠躬九十度,不就行了!”林宇笑得相当邪恶。

    “滚你的吧。”明白对方是什么意思的齐悦,反驳一句,就跳出对方的怀抱,逃回了车上。

    想一想林宇提出的那个让自己弯腰鞠躬的羞人姿势,她简直都简直了……

    不过就算逃回到车上,齐悦依然沒有逃脱林宇的魔掌,被勾起邪恶火焰的他,在繁星点点的夜空下,在袭人的凉风中,和女孩彻彻底底來了一次真正的野外车震。

    白色宝马ZC车体的不停颤动,见证了这一切。不知道是三次还是四次之后,两个贪吃的孩子,才各自收拾整齐。

    在休息过來之后,林宇带着齐悦,到电影院看了夜场的《大腕》,看完之后,才带着一大堆夜宵和省城特产,回到富丽华酒店。

    他们回來的时候,沒什么事可做的杨芷琳和萧蔷薇正在看电影《2002》,看着电影里帅气的谢霆锋,林宇也是感慨颇多,因为重生前,他刚好听说这位八零后第一偶像,得了某种很严重的病。

    不过他很快就掩饰住自己的小忧伤,和齐悦一起躺在上休息起來。因为在野外來了一场酣畅淋漓的‘电影回放’,他们两个累得有些直不起腰了。

    可就在这时候,原本很安静的萧蔷薇,突然用鼻子深深嗅了嗅,然后深深地羞红了脸颊。

    将她的反应看在眼里,杨芷琳不明所以的问道:“你怎么了?”

    萧蔷薇自然不好意思说出自己闻到了荷尔蒙的味道,知道那两位出去之后肯定做了某些事,只是支支吾吾的说道:“沒什么的,沒什么。”

    反应过來的林宇,则跑进卫生间洗澡。洗澡是过程中想到自己最近几天做的事,他感觉就像是在梦中一样,做的事很邪恶,不过心里还是有些暗爽的。这和人品好坏沒有关系,是男人的劣根

    就在他邪恶的想着齐悦和萧蔷薇的不同时,卫生间的门突然开了。

    大大咧咧走进來的,自然是齐悦,她无所谓的说道:“反正被她们看出了端倪,干脆咱们一起洗,來个传说中的鸳鸯浴。”

重要声明:小说《绝品全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