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3章 温柔是女人天性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那边般若 书名:绝品全才
    稍微带着恶念,回忆了一下萧蔷薇的绝品滋味,进而比对了一下她和齐悦的不同,林宇便立马打断自己邪恶的遐思。

    开口说道:“快点让他,命令那些混混停手,否则多一秒,就多一分出人命的危险。”

    “老实站一边去,我用得着你來指挥?”龚彤冷然的瞪了林宇一下,然后又给了张某一记枪把子,下令道:“五秒钟之内,让他们停下來。否则,有你好受!”

    “好,好!别激动!别激动。”拿捏不纯龚彤脾气的张明,立马服软的说了一句。

    然后大声喊道:“都给我停下來!”

    却不想,他费尽力气的一喊,竟然只有距离自己比较近的几个,回过头來。他们在看到手持微型冲锋枪的龚彤之后,立马呆立原地。

    进而一传十,十传百,渐渐停下了争斗。

    在所有人都停下來之后,林宇立马从人群中挤了进去,他想看看张杨有沒有出事。

    挤进八仙居的大厅之后,林宇立马看到了有些狼狈,但怎么受伤的张杨,正跟刚刚醒來的张天來说着话。

    感觉张开來状态不是很好,林宇走过去说道:“先别多说了,叫救护车要紧。”说完之后,就拨通了120急救电话。

    认出林宇的张开來,则开口说道:“是小宇吧?”

    “是,张叔叔。”对张开來沒有太多好感的林宇,礼貌地回了一声。

    就说道:“沒事就好,那边还有事,我过去忙活一下。”

    然后转朝后方走去,一直來到龚彤的边,说道:“受伤的,大概有二十多人,应该沒人有生命危险。”

    “哦。”龚彤冷冷的应了一声,然后命令道:“打110报警电话,让他们赶紧过來处理。”

    “直接打110可能不太好,刚才我就看到有几辆警车停在马路的转角处,但警察们只观望,不下车。我怀里,这附近的警察,和这家店有关系。”林宇解释道。

    “这帮蛀虫!”

    龚彤不屑的骂了一句,然后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赶紧带人來八仙居,有事处理。十分钟不到,你试试看!”

    “你是不是,有精神病?怎么跟谁说话都用命令的口气?”龚彤挂断电话之后,林宇不解的问了一句。

    但龚彤根本沒回答,只是冰冷的说道:“少废话。”

    “我怕我什么都不说,你不了解况!”林宇无所谓的说了一句,然后解释起整件事的经过,解释得比跟龚成斌说的还详细。

    听到林宇说对方利用萧蔷薇的名气敛财,甚至用她的替來卖之后,龚彤气愤地扇了程月一个耳光,怒斥道:“人,沒有人。”

    “我……”有些被打懵的程月,捂着脸沒敢反驳。

    “还真是恶人还需恶人磨。”林宇冷笑了一声,然后拨通了齐悦的电话。

    电话接通后,他第一时间报平安,“小悦,这里的事,解决的差不多了。晚一会,我就能回去。”

    “哦。”齐悦不冷不的回了一句。

    “你怎么了?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林宇关心的问了一句,他心里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做贼心虚。

    “沒什么。只是沒有功夫搭理你……”齐悦说了一句,就挂断了电话。

    弄得林宇心里怪不舒服的,不过这时候一阵清晰的警笛声就响了起來,随之而來的是三四辆警车。

    在十多名警察下车后,林宇发现带头的一个,是一名二十七八岁的男警官,他长得不算帅,但穿着警服颇有些英姿飒爽的感觉,看起來还不错。

    此后龚彤帮林宇介绍了一下,这位男警官是省城警察局的刑警队大队长,名叫王镇宁。

    稍微认识了一下,林宇就又一次重复起刚刚给龚彤讲的话,把对方的罪行,一一道出。

    听到林宇把所有事都说给了警察,站在一边的程月,着实脸色一黯,暗叫一声不好。

    配合着这些刑警队的警察把暗格里的一些富商和萧蔷薇模仿者全部找出來,又帮助张杨将张开來送上救护车之后,感觉事办得差不多的林宇,就头也不回的直接走向自己的宝马车。

    这时候,他才想起來,宝马车里还有一个程多多。

    看到在寒风中冷得瑟瑟发抖,却睡着了的程多多,林宇无奈地摇了摇头,然后拨通了张杨的电话,“你们去哪个医院,程多多在我这,我把她送到你那里去。”

    “就是最近的市医院,你知道怎么走吗?”张杨随口问了一句。

    “应该能找到。”林宇应了一声,就开车走人。

    可还沒走出去三百米远,他就想起來一件事,于是停车掏出手机,拨通了龚彤的电话。

    “又有什么事?”电话另一端传來一声冰冷的质问。

    “沒什么,只是刚才忘记和你说谢谢!今天晚上谢谢你!”林宇微笑着说了一句。

    如果沒有彪悍的龚彤过來帮忙,他还真就很难制止这场争端,而且那些证人很可能被抢夺过去。

    “少说沒用的废话!”听筒的另一端,龚彤不屑的说了一句,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对此林宇只是无奈的笑了笑,他感觉这个龚彤,明显是精神上有问題的存在。只不过太过彪悍,沒有人敢告诉她。

    于是恶作剧的心理作祟,他给对方发了一个短信:“女人应该是一朵开在自己心里的花,保留了落叶的最后一片童趣,让善良的蜂在你蕊内飞來飞去,同眠后把你的灵魂刻上季节,是谁用红硕的语言叮咛长夜,一览无余的稚嫩最是及时雨,藏着捏着一些带括号的皱褶,里面可以包裹一些水的挚诚,飘洒落英美丽的点缀了四季,骄艳滴是女人的天。”

    “什么意思?”过了一会,手机震动了一下。

    林宇笑着输入到:“意思是说,女人应该温柔一些。我劝你,以后要温柔些,否则嫁不出去的。”

    “滚!不要让我再见到你。否则有你好看。”龚彤很不爽的回到。

重要声明:小说《绝品全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