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2章 危机突袭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那边般若 书名:绝品全才
    酒吧装修的设计风格应个鲜明,在空间上应该生动、丰富,给人以轻松雅致的感觉。在设计酒吧空间时,设计者要分析和解决复杂的空间矛盾,从而有条理的组织空间。

    它必须要有自己的韵味和灵魂,否则在闹中,让人很难找到那种归宿感。

    在酒吧里,无需考虑社会地位、等级、礼仪问題。相反,举止得体才是基本的交往准则。这样,人们每天跨越出、等级和地位的交流沟通,他们必须尊重彼此的看法,不管对方是谁,只要是在酒吧里和你沟通。因此,酒吧或咖啡馆社交能培育出一种尊重和宽容别人思想的新态度。

    正因为如此,就必须营造出那种,让白领,让普通青年,甚至是中学生,都能感觉适应的和喜欢的环境,是其重中之重。

    相对來说,从十年后回來的林宇,因为长期混迹于酒吧,对这方面的理解可谓是划时代的。所以他对装修这一块,就很大的信心,觉得自己能做出能引领滨城,甚至引领整个国家风潮的优秀作品。

    至于酒吧的营销,他也有具体的打算,叶若水当然是这一个步骤中的主力,而萧蔷薇,甚至杨芷琳和自己,都将作为秘密武器登场。

    等和郎朗混熟了,让对方和蒋乐乐模仿《海上钢琴师》里的经典桥段,來一场无与伦比的斗琴,那简直就绝了。随便一想都让人血沸腾,子有些急的林宇,立马让梁婧联系那些包工头,让她找一个靠谱的过來。

    除了要有过硬的技术之外,这些人唯一要做的就是百分之百的服从,必须能做到指哪打哪。因为他知道,自己的一些idea不是现在当代人能理解的。

    现在社会决定一切的要点,无非就是效率。

    当天中午,林宇就在一个坏境不错的中餐厅,见到了梁婧和一名四十多岁的包工头赵五。这是一名看起來有些邋遢,穿着一蓝色工作服,怎么看怎么是农民工的包工头。

    林宇和他聊过之后,确定这是一名來自农村,沒有学过专业建筑的农民工。

    他带领的队伍里面,大多是和他來自同村的老乡。这些人,虽然沒有学过专业的建筑,但手艺还都是不错的,特别是一名叫刘能的瓦匠,简直是一个天才,连砌墙都不用吊线,而抹水泥更是能平整得如镜面一般。

    当然,因为有这么压箱底的头牌,这么包工头开出的价钱,要比普通的高出三成,对此林宇只说了一句话:“如果干的好,三倍工资。”

    听到这话之后,赵五立马哆嗦了一下,然后看向梁婧,“这小伙说话,算数不?”

    梁婧则是很具有亲和力的笑了笑,“开酒吧的是他,你说他说话算数不?”

    “行,那这些就这么定下來了,明天我就把人带过來怎么样?”赵五憨厚的笑了笑,但林宇和梁婧都不是傻子,能看出他这个人还是有些心眼的。

    对此,林宇也并不在乎,他无悲无喜的说道:“我指的好,你不一定能达到。而且你别看我年龄小,就以为能耍一些心眼。明天你过來之后,跟我去买材料。而你那些工人,则必须要开工,将酒吧里的一些东西拆掉。现有的所有装饰,全部废掉。”

    “全废掉的话,花销就有些大了吧?”听到林宇狂的说出自己的想法,梁婧有些疑惑的问道。

    “大手笔,必然有大回报。相信我吧,这一次绝对不是冒进。”林宇自信的说道。

    而包工头赵五一顿咧嘴傻笑,觉得这一次肯定是个大活,眼前的少年,看起來明显有些得瑟的样子,应该是好糊弄的主。

    人与人之间是有差距的,要承认差距的存在,一个人对自己所处的环境要有满足感,不能不断攀比。所以出农村的赵五从來任何人比,他只比较自己所接工程的质量和油水。对于眼前这活,他是再满意不过了。因为在其眼里,富二代是最好糊弄的人群。

    将对方这些小反应看在眼里,林宇微微笑了一下,沒做任何表示,有搜索系统的存在,能保证他任何时候在任何地点,都能清晰了解到一些材料的价格。这个找五想要在这方面做手脚,显然是不可能的。

    想到这里,林宇拍板道:“这个事,就这样定下來了。另外你别看我年龄小,甘罗十二岁就做了宰相,希望你能明白。”

    “呵呵,明白,明白。”赵五用双手和林宇握了下手,然后率先离开。

    在他离开之后,梁婧立马露出了厌恶的表,提议道:“换一张桌子吧,他的上汗水味太浓,我受不了。”

    “呵呵,那你刚才还一直面带笑容。真是不容易!”梁婧难得露出女孩子的一面,林宇调笑了一句。

    赵五上的汗味和腋臭味,非常浓烈,其实他也不太喜欢,但谈不上厌恶。

    “听凌姐姐说,元旦的时候,你们政府部门,又要举行晚宴。这一次,你不会又闹出什么过激的事吧?”梁婧不无担忧的问了一句。

    相对于其他人,她对林宇的了解要更深一些,明白他是那种受不了气的主。而在政府晚宴中,他和他父亲,只是很普通的存在。

    “晚宴?估计我们家不能被邀请吧,心里沒数,也沒人通知我。”林宇笑着解释了一句,随后叫來服务员,让梁婧点菜。

    但就在梁婧点菜的时候,伴随着一阵非常悦耳的铃声,林宇的手机响了。

    來电的人,正是他的父亲林天成,林宇暗想:“真是说什么就來什么,无事不登三宝的老爸,应该是通知我元旦参加晚宴吧!”

    但林天成,却压低声音,快速说道:“儿子,检察院突然來人找我。我想肯定沒有好事,他们正在敲门。未來的几天里,我很可能被带走。对方具体会用什么招数诬陷我,我沒有想到。但是无外乎栽赃陷害。这两天,你回家仔细寻找一遍,看看家里多沒多什么可疑的东西,或者是钱……”

重要声明:小说《绝品全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