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章 一丝安慰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那边般若 书名:绝品全才
    到了警察局之后,林宇立马嗅到了空气中一丝不平常的味道,因为自己熟悉的胡荣强、韩克珍等人,一个都没出现在他面前。

    而且他也和别人不一样,被单独关押到了一个没有窗户的房间里。这个房间很闷的样子,连灯都没有,四周完全是黑乎乎的一片。唯一利好的是,警察们并没有给他带手铐。

    在两名年轻的男警察缓缓关上门的前一刻,他借着依稀的亮光,看到这个房间里,根本就没有任何物品,四周是最简单的水泥墙。

    等对方关上门之后,一切完全黑暗下来,静谧下来,仿佛世界陷入到了一片宁静之中。

    站久了不舒服,躺在地上又太凉,于是林宇背靠门坐在了地上。钱包和手机已经全部被没收,上除了衣服外,唯一能让自己感觉到亲切的,就是手腕上的百达翡丽。

    触摸着手感极其出众的手表,林宇原本纠结的心,渐渐平复了许多。

    有的时候,处于低谷中的人,总会受到一些莫名的鼓舞,想起齐悦的纯真笑脸,林宇觉得无论此次事件会发展成什么样,自己都会拥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虽然现世不太安稳,但岁月静好,还是有的。

    平静下来之后,林宇开始仔细思考起今这事的细节。对于为什么胡荣强没有前来这个事,他心中又多了一份猜测。

    不一定是对方不想来,很可能他接到了王道全的命令,不许来!

    如果是这样的话,肯定是王道全提前接到了消息。走廊里晕厥的两名公子哥,和包厢里被自己狂殴的王成等人,显然也不可能通风报信。

    那么剩下的可能就只有两种,一是服务生联系了老板,城市丽人的老板林某又给公安局长王道全打了电话。

    第二种可能,也是最有可能的可能,是同林然一起离开的红衣女孩吴清宁给王道全打了电话。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事恐怕不只是几个公子哥骗四女来唱歌,进而实施犯罪这么简单,这个吴清宁还很可能是几个人的帮凶!

    想到这里,林宇不流出了冷汗,他不敢相信如果有一天齐悦或者杨芷琳被别人骗到哪里,自己会是什么感觉。

    但林宇绝对不是一个悲观主义者,没有多想这方面的事,他只是默默思考着这件事会引发的巨大影响。

    这么大的丑闻发生之后,王道全或者王客周,肯定会极力压制,因为省里下来那位管事的领导就在滨城,如果弄出什么直系亲属的丑闻,他们两个肯定会受到一定的牵连。

    “如果我是他们,我会怎么做?”这是萦绕在林宇心间最久的一个问题。

    经过这么一想,林宇立马意识到无论是王客周还是王道全,如果想成功掩盖住案,都必将从蒋乐乐、陈可欣、林然、吴清宁,还有自己这边下手。

    林然决定不追究此事,显然已经被排除在外。吴清宁很可能是对方一伙的,也不计算在其中。被抓来的连进等人,根本就不了解事实的真相,估计很快就会被放出去。

    陈可欣那个女孩,虽然外表长得不错,算得上是滨大的校花级人物,但林宇总觉得她没有什么内涵,很可能轻易间就让对方拿下。

    那么下一步,他和蒋乐乐,必然会成为对方最后要攻克的堡垒。

    念及于此,林宇很怕蒋乐乐也很快被对方说通,进而指证自己,让黑白颠倒。如果她也被对方利用,那自己真是有口难言,跳进黄河也洗不清啦。

    强烈的信仰,会赢取坚强的人,然后又使他们更加坚强。

    这是贝基霍的一句名言,林宇此刻用这句话安慰自己,让自己心中长存光明。无论面对风浪还是激流,都保持最基本的自信。

    王客周一系实力很强,在滨城可以作威作福,但想要一手遮天,并不容易。

    经过总结,林宇深切认识到了这一点,他需要利用的,就是那名从省里下来的高官,希望他能帮助自己战胜遮蔽了云天的敌人。

    就在他努力整理思路,寻找对策的时候,门外突然传来了脚步声。

    靠坐在门边的林宇立马起,站立起来。同时活动了一下有些僵硬的筋骨。

    铁皮防盗门被打开之后,一股股刺眼的光线立马传了进来,同时传来的还有一句吩咐声,“如你所愿,进去吧。”

    虽然防盗门就被再次关上,只是这时候,屋里又多出了一个蒋乐乐。

    “林宇,我来陪你了。距离我近点好么,太黑了,我害怕。”突如其来的黑暗,让刚刚进来的蒋乐乐莫名心慌起来。

    “这里明显是个闭室,你来这干嘛,没有椅子,又没有沙发,待久了很难受的。”林宇无奈地叹息了一下。

    不过在这样混乱的时刻,蒋乐乐会突然出现在这里,他还是很感动的。这样,至少证明她是有些良心的。在也算逆境中的一丝安慰吧。

    “我只是想过来陪陪你,另外就是和你说一声感谢。谢谢你及时赶到,要不然我……我的……哎呀,你懂的!”蒋乐乐磕磕巴巴的说了一句。关于第一次等字眼,她是真心说不出口。

    林宇当然能听出这句话的含义,不过他并没有纠结于此,而是开口问道:“他们有没有给你做笔录,都问了些什么?有没有古怪的地方?”

    “笔录是有做。”将乐乐应了一句之后,稍微思忖了一下,然后继续说道:“不过我感觉那份笔录不是很正式。他们两个警察,大概就问了一下我的基本况,还有愿意不愿意和解什么的。”

    “在哪做的笔录?你又是怎么回答的呢?”林宇连续问了两个问题。

    稍微放松了一些的蒋乐乐则笑着答道:“就是在一个很明亮的屋子里,我并不知道那个屋子叫什么。至于我怎么回答的,答案就在你眼前啊。”

    “怎么讲?”林宇疑惑道。

    “我说,我必须要先见你一下,问问你的意思,再决定要不要法外和解,因为你是我的男朋友,呵呵。”蒋乐乐说着自己就笑了起来。

    “这事有蹊跷。”林宇说了一句,然后利用搜索系统查阅了一些资料,继续说道:“我们的法律规定,强.罪没有法外和解这一说。就算和解了,也依然是强.罪。”

    “那么,警察的意思,是让大家说自己是自愿和那几个畜生发生关系的,是么?”蒋乐乐疑惑道。

    “看来这些底下的小警察,果然是想帮领导了事。”林宇微微叹息了一下。

重要声明:小说《绝品全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