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章 你们都是纸老虎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那边般若 书名:绝品全才
    “你……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你和你全家都死定了!”在这么多行人面前被打耳光,吴为感觉自己已经气炸啦,他捂着脸大声嘶喊了一句。

    但这时候的林宇已经起了凶,哪有那么容易停下来,拎起他的脖领,抬手啪啪啪连续扇了十几个耳光。

    在扇得吴为嘴角不停溢血之后,林宇直接将对方重重摔在地上,冷冷地说道:“己所不,勿施于人!”

    “你是不见黄河心不死!!!”连续吃亏之后,吴为疯狂的叫喊道!

    在众多围观人群的眼中,林宇有些过分,而吴为太过可怜,现场犹如困兽之斗般残酷。

    “你才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想到王岩那副惨样,林宇又连续踩了吴为好几脚。这几脚可是实打实的,非常疼。对待这些犯的纨绔,林宇从来不手下留

    被打得毫无还手之力的吴为,则紧紧攥住了双拳,嘶喊道:“谁能帮我,谁帮我打他!我给谁一百万!!”

    “我明确的告诉你,因为你做过的一些事。就算你爹亲临,也救不了你!”林宇冷声下了一个审判通知。

    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和朋友的残忍,所以林宇一点没有手下留,很快吴为就体会到了什么是生命中无法承受的伤。

    围拢在周围的人们,有的叹息,有的摇头,但没有一个上来阻拦的,一个个全是冷眼旁观,一幅幅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

    连续被殴打的五六分钟之后,实在受不了的吴为,一边惨哼,一边呼救道:“谁救救我啊!谁救救我啊!”

    那模样可怜极了,哪里还有半点黑帮老大之子的霸道。

    但打狼要打疼,深知这个道理的林宇,一点没有手下留,更没有收手放过对方的打算。

    这一刻林宇的霸道和狠戾,让不远处观看的一群兄弟们暗暗胆寒起来,在一群到底的混混口中,众人可是得知他狂殴的是谁!

    那可是一方巨头的宝贝儿子,在滨城绝对排名前十的公子哥,林宇竟然像打畜生一样暴打。

    这个事,看起来是够惊悚的,但不少人心里在担忧的同时,不划过一丝暗爽的绪。他们虽然不知道林宇和吴为怎么结的仇,却知道林宇是一个喜恶分明的人,做事绝对不会无的放矢。

    “别打了!兄弟……别打了,真受不了了……求你,求你……”连续又被踢了几脚之后,吴为实在顶不住了。

    作为一个生惯养,从小到大一直欺负人公子哥,他能坚持这么久才屈服已经很不容易。在其心里,殴打他的这个少年,已暗暗被判处了死刑。心想只要挨过今天这一劫,立马找人将对方乱刀砍死!

    在众人眼中,吴为的境遇已经非常凄惨,干净的红色衬衫已经沾满了道路上的尘土,肩膀处更是磨出了一条长长的口子。原本飘逸的长发,在凉风中被吹得极为散乱,原本还算帅气的脸蛋,则被刚刚那些连续不断的耳光扇得高高肿起。

    但林宇觉得和王岩相比,这个吴为受的苦还不够,最起码他那一骄傲,还没彻底泯灭。

    稍微思忖了一下,林宇停下来,冷声喝道:“跪下扇自己耳光,什么时候我满意了,就放过你!否则,今天你必定被我打死!”

    “不!我不跪……”虽然已经很难再忍受任何殴打,但吴为依然咬牙选择了说不。

    但片刻后,他就后悔了起来,不过为时已晚,因为林宇掏出了电话,打给连进,告诉对方去凤凰酒吧买十瓶纯正的慕尼黑猛士啤酒,如果没开门就砸开直接拿十瓶!

    听到林宇霸道的这么一说,吴为不心中一凉,全都跟着哆嗦了起来。

    青年一代里,可是一直流传着林宇拿二十瓶慕尼黑猛士连续敲十多名公子哥的事迹。传说被那个厚重的瓶子敲上一下,就算不被打得脑淤血,也会落下脑震等后遗症。

    流言猛如虎,在任何时候都是被夸大无数倍流传的,蜷缩在地上的无为越想就越怕。而且这时候,他已经大体猜出了对方的份。

    想到传言中的林宇,可是一个市委书记都敢打,而且打完还活得很滋润的主,吴为心中更加暗淡。他甚至开始怀疑,父亲会不会因为自己挨打,同对方为敌。毕竟林宇是市长王客周眼前最红的青年这句话,已经流传在滨城的每一个角落,但凡有些能耐的人,没有不知道的。

    “宇……宇哥!我错了,不如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好不好?”在连进带人拎着啤酒赶过来的时候,吴为叹气道。

    这一刻,他像是泄了气的气球,眼眸中尽是畏惧,再也没有了往昔的霸道。

    “就这么算了好不好?难道你还想跟我没完没了?回家问问你爸,这么想合适吗?”林宇冷冷地嘲讽了一句,然后拎起瓶子对着吴为的脑袋就拍了下去。

    伴随着一声凄惨的嚎叫,吴为脑袋上的鲜血开始止不住的流了下来。这个血腥的场面,吓得一些观看的孩子,不哭了出来。

    听到一个小女孩的哭声之后,林宇放在了再次拎起的一个酒瓶,冲吴为说道:“永远记住一句话,天底下没有真正无敌的势力,也没有永远强横的黑道。多行不义必自毙。”

    “是!我记住了!宇……宇哥!”感觉头晕脑胀还全剧痛的吴永,怯弱地回到了一句。

    “看到这件带黑龙的校服没,你记住以后看到这件衣服,退让!”林宇脱下蓝色校服,用手指了下后背的位置。

    一个多小时之前才说过‘以后少他妈穿后背带龙的衣服,否则老子见你一次收拾你一次。’的吴为,感觉腔内一阵气闷,屈辱到了极点。

    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豪无反抗能力的他,也只能垂头丧气地应承道:“是,我记住了!”

    看着气势全无的公子哥无为,已经一点没有了优越感,林宇中的一口闷气,也终于烟消云散。

    最后的时候,他冷声提醒吴为,“被我打了这件事,如实跟你爸说,你告诉他,这是因为他自作聪明,所以我才没留一点面。什么东北帮、潮州帮、大兴帮都是纸糊的老虎!有心人一把花,就能烧掉!”

重要声明:小说《绝品全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