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章 夜曲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那边般若 书名:绝品全才
    听到陶可乐焦急地说到萧蔷薇出事了,林宇连续问了几句,就不顾大腿的酸痛和右脚的疼痛,启动宝马车直接开往白山干部疗养院。

    在电话中,陶可乐由于心慌,并没有说清楚萧蔷薇到底是怎么了。

    林宇就知道事大概是这样的,萧蔷薇在陶可乐的带领下出去散步,看到了疗养院的凄凉,立马想起了自己曾经待过的那所孤儿院。回到宿舍之后,便哭个不停,怎么劝都劝不好。最后抽泣得上气不接下气,看起来很危险的样子。

    “蔷薇姐,到底怎么了?”等宝马行驶到车来车往的马路上,齐悦担心的问了一句。

    听到女孩问自己,林宇稍微思忖了一下,回答道:“我也没太明白怎么回事。不过我猜测,蔷薇姐可能有轻度的抑郁症。”

    “抑郁症?那个病症是可大可小的,被称为二十一世纪的巨人杀手。那些成功人士,因为压力要比普通人大无数倍,非常容易患病。”杨芷琳分析了一句,同时心中一惊。

    “我猜测蔷薇姐这么大反应,肯定是和小时候的经历有关系。”林宇立马推测了一句。

    行驶至白色干部疗养院的门口后,林宇特意下车和门卫张强打了个招呼,就急冲冲的上车速度赶往陶可乐的宿舍方向。

    等三人走进陶可乐的速度,立马看到了趴在上啜泣的萧蔷薇,哭成泪人的姑娘,一副特可怜的样子,让人看了很心疼。

    “你怎么不早些打电话给我?非等我打电话,才跟我说!”看到萧蔷薇楚楚可怜的模样,林宇语气很冲的说了一句。

    被他这么一呵斥,陶可乐的眼圈一下子红了起来,委屈的反驳道:“人家怎么没打!给你打了十几次,你都没接的,好不好!”

    “……肯定是比赛的时候讲电话放在了更衣室中,所以没听到。”

    听陶可乐这么一解释,林宇立马反应过来,赶忙道歉,“对不起,刚才我正在参加一场跆拳道比赛。”

    在两个人对话的时候,齐悦和杨芷琳立马扑到了边,你一言我一语的安慰起萧蔷薇,但不管怎么说,对方都控制不住抽泣。

    这时候林宇正在利用搜索系统了解什么是抑郁症,看一下萧蔷薇的表现是否真的符合。

    经过一番查找,他明白过来,抑郁症是一种常见的心境障碍,这种障碍可能由某种原因引起,会形成显著而持久的心境低落。

    结合萧蔷薇平时的单纯和开朗,完全没有心境长期低落的症状,于是他很肯定的判断,对方绝对不是得了让人望而生畏的抑郁症。

    明白过来之后,林宇悬着的心,也终于放下。对方应该是因为触景伤,想起了小时候,一时间难得过控制不住绪,俗称哭过劲了。

    看到两女还没有劝好萧蔷薇,林宇微笑着说道:“你们先起来,让我试一下。”

    没有任何办法的齐悦和杨芷琳,只有无奈地起,将边的位置让了出来。

    坐到边之后,看了眼头朝下依然在啜泣的萧蔷薇,他轻轻的抚弄了对方的头发几下,轻声说道:“不要难过了,也不要说话,睡一会就好了。”

    “我……停不住……”自己也想停止哭泣的萧蔷薇,断断续续的接话道。

    “没事,我帮你。”

    林宇柔声说了一句,突然出手下萧蔷薇脖颈上砍了一记手刀,女孩头一歪直接晕厥了过去。

    “喂,你是不是疯了!!!”见到这个场景,齐悦立马生气的大吼一声。

    “我只是帮蔷薇姐停下来,你也不是没看到,她已经哭得控制不了绪啦。”林宇在几女怒视的目光中起,摊手走了出去。

    在他走后,陶可乐一边叹气,一边细心地为萧蔷薇擦拭着花猫一样的脸颊。同时自责道:“都怪我!我不该带茉莉偷偷出去的!要不然,她也不会这样子!”

    “不,你做的很对!而且这件事发生之后,我们就了解了她心里上的这个缺陷,这样算是收获不小。”

    思维明显比齐悦和陶可乐要缜密不少的杨芷琳,轻声安慰起陶可乐。

    在三个女孩一起悉心照顾萧蔷薇的时候,林宇则穿过黄色红色凌乱于枝头的枫树林,来到平房这边,看望孙金老人。

    在他推门而入的时候,戴着一副豹纹老花镜的孙金,正坐在上聚精会神地看着一些书籍,在其边还散乱地摆放着一些报纸。

    时间是把无刀,刀刀催人老。距离上次相见还没过多久,老人已显得更加苍老,看起来精力也没上一次见面时旺盛,绪也不算太高。

    林宇咳嗽一声,打断老人集中精神的阅读,然后开口问道:“外公,怎么看你不太高兴的样子呢?”

    “唉,别提了。我们这些老东西,真是越来越不中用啊!集资了几百万,竟然一分都花不出去。外公,是干着急啊!”孙金老人深深的叹息了一声。

    “就是简单找不到合适的投资项目是吗?”坐到椅子上之后,林宇继续开口问道。

    “可不是咋的!我们这些人年级大了,自然不能去炒股票什么的。房地产那种特别赚钱的项目,本金还不够。其他一些旁门左道,看着就更不靠谱了。”老人说完这句,小声问道:“小宇,带烟没?”

    林宇知道老人体不太好,近期一段时间一直被齐悦和王管制,不让吸烟。

    出于对其体着想,他摇摇头说道:“外公,我没带烟来。”

    “出去给外公买一盒,你外公是真闹心,不抽点烟,容易憋屈过去。”老人用一种期待的目光看向林宇。

    真心不想让老人抽烟的林宇,则面色严肃的说道:“外公,我虽然不会去帮您买烟,但却能解决你苦恼的问题!”

    “哦?你一个小娃娃,能有啥好主意帮外公解忧?”老人疑惑道,眉宇间流露出慈祥的神色。

    外孙女的男朋友,竟然独自来看自己,这让孙金的心暖和极了。

    他觉得,老年好比夜莺,应有属于自己的夜曲。来自齐悦和林宇的关,是支持他继续谱曲的动力。

重要声明:小说《绝品全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