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章 师恩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那边般若 书名:绝品全才
    一起踩踏在绿『色』的人工草坪上,感受着对方态度的转变,林宇觉得自己对张杨还是没有一点好感,但发自心底的厌恶少了几分,心里没有了想和对方拼死拼活的念头。一秒记住【靖安小说网】.jinganba.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并不是他怂,或者怕了对方,而是觉得没有必要每天跟谁拼死拼活,自己又不是活在以杀人取宝为乐的玄幻世界。没必要跟全世界为敌。他真心觉得低调点没有什么不好。

    “其实林宇,我们之间虽然经历了一些不愉快,但我觉得世界上没有解不开的结。你觉得呢?”并肩走了一会,公子哥范出众的张杨,暮然间开口说道。

    “我觉得滨城政界马上就要进入到大动『』的时期,在这个敏感时期咱们没必要因为一些事争斗下去。相对来说,我和你,现在都太高调。很容易为父辈带来不好的影响。”林宇双手『插』兜目视前方说道,他说的是实,自己现在太出名。所谓物极必反,不得不小心一些。

    “对于这场变动,你怎么看?”虽然父亲张开来居高位,但张杨对政界的局势也是雾里看花。

    不过他知道自己的父亲因为是贾全一系的重要人物,很可能受牵连。

    “对于官场里的一些事,我不懂,也不想懂。不过我觉得危机和机遇,是互相依生的,永远并存。你父亲的事,也是如此。”林宇知道对方在担心什么,无外乎就是张开来的官途。

    “你和市长王客周走得比较近,那你觉得他这个人好接触么?”张杨追问了一句。

    对于这个问题林宇笑着摇了摇头,神秘的说道:“都是普通人。”

    其实林宇哪里接触过市长王客周,不过他觉得自己没必要和张杨推心置腹,于是故作神秘。

    “我懂了!”得到一个莫须有答案的张杨,一副心里有数了的样子。

    林宇则对这个公子哥佩服的五体投地,他自己都不知道话里有什么意思,张杨竟然能从中领会出深层次的含义。

    可能这就是粘『液』质人特有的敏感吧,林宇觉得很有趣。

    “这一次,算我欠你一个人。”

    安静了一会之后,张杨继续开口说道:“提醒你一句,你家在一高中对面开的那个餐厅,因为最近生意很火。已经被东北帮的某个头目注意到。他们那些人的下三滥手段很多,所以你要注意一下。”

    “恩,感谢提醒。我会想办法的。”想到早前林烈说过的东北帮,林宇心里有些为母亲担忧。

    “要不,我帮你找找关系,提前做些工作?你也知道,我爸现在的官威还在。那些人,多少会給我一些面子。”看出林宇的担忧,张杨开口说了一句,他想借此同对方拉近点些关系。

    “不用了。兵来将挡,水来土埋,我有办法解决的。如果没什么事,我回去上课了。”

    林宇自然能看出对方的意图,但跟对方保持不招惹已经是其底线。

    “也对,以你父亲现在的地位,他们应该也不敢做什么。但是你要小心一些愣头青,有些家伙咋呼的。而且做事不管不顾。”张杨提醒了一句,但看到林宇表放松,他也就不再多言。

    “恩。”林宇不冷不的应了一句。

    不经意间的回了次头,他发现紫竹林的边缘,出现了一个其貌不扬的胖老头,这个老头双手拄着根黑褐『色』的拐棍,滔滔不绝地骂着那一群‘非法入侵者’。

    “这不是谢石校长么!”仔细打量了一下,林宇立刻发现这个穿着灰『色』风衣,拄着拐棍的胖老头,是自己学校的校长谢石。

    这位德高望重的老校长,林宇还是很熟悉的,因为是他父亲林天成高中时期的班主任老师。

    听到老人洪亮的一阵骂声,林宇开始担忧起来,他怕自己这位校长爷爷,气出病来。毕竟是五六十岁的老人,动不得气。

    念及于此,林宇转首看了眼也将目光放在竹林外围的张杨,开口说道:“我去劝一下谢老,你自便吧。”

    “你去劝吧,我还有点事,先走一步。”张杨稍显慌『乱』的说了一句,然后直接爆发出百米比赛的速度奔向校门口的位置。显然他是不愿意面对这位谢校长。否则不能丢下一众纨绔和混混自己落跑。

    林宇则小跑两步,穿过了深绿『色』的足球场和暗红『色』的橡胶跑道,跑到老人面前。

    笑着开口道:“谢老,别动气!他们就是来找我叙叙旧,不是没事找事的混混。让他们直接离开吧。”

    “找你叙旧?你是哪个?”老人手拄拐棍,静了下来。风微微大了一些,不仅躁动整个紫竹林,还轻易凌『乱』了老人所剩无几的灰白发丝。

    “呵呵,谢校长我是那个林天成的儿子林宇,您还记得我父亲么?三年前我入学的时候,我爸我妈一起跟您吃过饭。”林宇笑着解释道。

    面对这样一位在一高中当了二十年教师,又当了十多年年校领导,门生遍布天下的老人,林宇心存敬畏。

    林宇这么一说,校长谢石微微思忖了一下便想了起来。

    过了一会,他朝一众纨绔加混混的组合挥了下手,让他们赶紧离开。

    在这帮人消失在眼前之后,老人才看向林宇,开口说道:“小宇啊,最近成绩进步不小,我很欣慰。当年你进入一高中的时候,我完全是看在你爸的面子上。要不然,就你那成绩,我还真怕你耽误了其他好学生。”

    “不是看在十万元的面子上么?”

    林宇在心里想了一下,不过他并未这样说。而是虔诚地朝老人鞠了一躬,感谢道:“多谢校长当年对我父亲的照顾。如果没有您,我父亲肯定在高中就辍学,绝对没有今天的成绩!”

    “这都小事。关键是你爸那孩子,我喜欢。努力,上进,一看就有出息。如果他当年成绩不好,我看都不会看他一眼。这个话不好听,但事就是这么个事。”谢石老人安心地受了一躬,并没有伸手去扶男孩。

    “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对于您当年的照顾,父亲一直教导我要记在心里。”林宇说了一句之后,再次鞠躬,说道:“谢谢校长您多次维护小子,要不然我不知道因为打架被开除多少次了。”

    “维护你,我是看在你父亲的面子上。这个事,跟你没关系。你也不用感谢我。”谢石老人铿锵地回了一句。

    “呵呵,受益人终究是我。”林宇笑着看向这位脾气有些怪异的谢石老人。

    他从父亲的口中知道这位老人一生没有结婚,也没有领养子女,只能自己在孤独中度过晚年。正因为如此,过了法定的退休年龄,他依然没有退居二线。准备把一生都贡献给教育事业。

    林宇觉得也只能用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来形容这位风烛残年的老人。

    【推荐一下白焰的《一宠贪欢》,是女频的书,很值得一看。作者是我的老乡~说不定我们还擦肩而过好多次呢~】

重要声明:小说《绝品全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