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4章 顺水人情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那边般若 书名:绝品全才
    再来一瓶,本是在2002年这会,饮料销售中刚刚兴起的一种营销手段。看娱乐窘图就上

    结合中国市场的需求特点,和大片人群喜欢占便宜的小市民心里,这个‘再来一瓶’在后逐渐发展成了所有饮料的最佳营销招数。

    不过在昏黄暧昧的酒吧里,林宇用一种极为冷淡的强调,轻声说出:“恭喜你,再来一瓶之后。”

    对于已经被打得脑袋发沉的张弘凯来说,无异于一种恐怖的黑色幽默。

    这个问题的答案是什么?当然是林宇自己。

    “别打了,林宇,你说这瓶酒多少钱,我买!”心里压力太大,张弘凯下意识想到的就是用钱来解决。

    张弘凯感觉今晚这事,全是因其而起,所以林宇不会轻易放过他。

    “用钱买?”林宇制止住刚要动手的连进,然后饶有兴致地看向抱头的张弘凯。

    原本没做什么期待的张弘凯,惊愕的发现,一提到钱,林宇竟然给了他继续说话的机会。这一下,他心里微松,暗想无论如何,先躲过今这一劫,报仇的事后再说。

    “林宇,啊,不,宇哥,你开个价。只要我能出得起,绝对不还口。”窥得一丝生机的张弘凯,立马来了精神。暗暗想道:“只要用钱能解决的,都不算事。”

    这么一想,原本萎靡下来的张弘凯,在不自觉间就直了腰板。

    “让我开?”林宇笑了笑,在掌控全场之后,他越来越淡定,几乎每一句话都会让这些纨绔胆寒。所以即便是这样一个反问,张弘凯也不仅哆嗦起来。

    没有管对方的那副忐忑怂样,林宇继续说道:“我没法开,因为不知道你那个脑袋值多少钱。还是你自己说吧!”

    “自己说……”

    这一下可难住了张弘凯,就他个人而言,感觉自己的脑袋完全是一个无价之宝,哪里会有什么价钱。以至于张弘凯犹豫了半天,却纠结着没有开口回答。

    “打!”见其一幅犹豫不决的模样,林宇冷哼一声。

    在起声音不大,却气势非凡的一句命令下,连进直接心领神会的甩出一瓶。

    啪!

    啊!

    两种截然不同的声响,几乎同时响起。由于酒吧大厅面积不大,所以并没有因光速和音速相差太大,而产生画面与声音不一致的形。

    脑袋又迎接了一记重击之后,垂然不悦的张弘凯,猛然的发现,自己没有晕过去。

    “怎么个况?”想晕又没晕过去的张弘凯,有些尴尬地看向倒在地上的张扬和林烈。

    心想这俩小子肯定是特么装的,这两瓶下来虽然头破血流,但也不至于像电影里的娘们一样,一下就晕过去啊!

    看着张弘凯一幅可怜巴巴,又显得无奈的表,在场所有人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几个纨绔想忍却没忍住,因为笑,引发了头部更剧烈的疼痛,所以疼得呲牙咧嘴。

    有时候生活远比小说和电影更加戏剧化,目视一个小时前还牛哄哄欺负人纨绔们,一个比一个惨。让人不就想到了《唐伯虎点秋香》中,小强出场的片段,以及那句经典台词:谁敢比我惨!

    在场很多人,都感慨人生不仅是十年河东十年河西,简直是变化莫测,前一秒不知后一秒事。

    “这回能开价了吧?”将这一群混混挨个虐了一顿之后,林宇心头因张志龙被欺负而燃起的熊熊烈火,渐渐平息了不少。

    “既然张弘凯主动想用钱来解决,然后我下一步又需要一些钱。那么,干嘛不给他留一个机会呢?”决定狠狠敲上一笔的林宇,突然诡异一笑。

    彻底被其镇住的张弘凯立马心里一惊,有些颤抖的伸出一根手指。

    “一百万?太多了,我不要。”林宇冷声呵斥了一句,然后继续说道:“就十万吧,不二价。反正你家是开酒店的,应该不差这点钱。”

    “十万?!老子开的是一千啊……”张弘凯此时心里在默默流泪……十万,那可是他一年的零花钱!

    “哎呀!还是先躲过这一劫吧,脑袋被拍碎了,多少个十万也买不回来。”张弘凯在心里默默叹息一声,然后眼光黯淡的点了点头。

    “你也不用太郁闷,这些钱,是我兄弟的医药费。“

    做人不能太绝,留一线防止狗急跳墙是最基本准则,所以林宇在恐吓来十万块之后,立马恢复了平静的本色。

    “既然你答应了,那么兑现吧。”林宇左手举枪感觉太累,于是换到了右手上,然后指向张弘凯。

    在场有少数几个懂枪的,发现林宇根本没有拉开手枪的保险。同时也发现他这把的标准的刑警配枪。

    巧合的是,张扬等人,因为在这个晚上想要占叶若水的便宜,为了抹平后遗症,特意带来了不少钱,想用于事后安慰对方。

    这一下,还真就便宜了林宇,很快,张弘凯就凑齐了十万块,为其双手奉上。

    虽然大家不是得人钱财与人消灾的那种关系,但拿到钱之后,林宇还是放弃了心中让这帮公子哥跪酒瓶碎片的想法。

    心里则暗想:“羊毛出自羊上,这十万块,就是我摆平你们的后续资金!没想到,我竟然还学上封狼居胥的骠骑将军霍去病,来了个以战养战。”

    静立思忖了一会,林宇沉默着观望起酒吧内的一切况,很快他就发现那边几乎半卧在沙发上的叶若水,已经开始面红耳赤,坐立不安。

    很显然,西班牙苍蝇水的药力,已经开始发作。

    “连进,叶若水喝下了伴有西班牙苍蝇水的酒,排除药效的方法有两种,一种是得到男人的慰藉,一种是全浸入到冷水中泡上一个小时。否则**焚,会硬生生的难受死。现在这边的事已经完结,你去处理一下子吧。另外提醒你,一般女孩子如果在冷水中时间长的话,很可能会失去做母亲的权力。”

    林宇看向连进轻描淡写的说道,他这样做的目的一方面因为连进有利用价值,另一方面他看出连进和叶若水是有感的,于是也就顺水推舟了。

    听到林宇的话,连进一下子变得复杂起来。忽而喜悦,忽而纠结,不知该如何是好。

重要声明:小说《绝品全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