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5章 三戏林徽音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那边般若 书名:绝品全才
    为了释放异味,卫生间的窗户是半开的,有凉风悄无声息的吹拂进来,将林宇半长的短发吹起少许几根,让其整个人的书生气更浓。

    他平静地看向似乎想将其直接吃掉的林徽音,表无悲无喜,眼神不卑不亢,跟看一个陌生人没什么区别。其实若不是因为下午的事,他们两个本来就是陌生人,就算是现在也不过是熟悉一些的陌生人。

    但在眼前的形势下相遇,可就有点那么不对劲了。毕竟这是一名虽然格不好,但嫉恶如仇的女警。没准会对其直接动手。

    “让开,我要出去!”经过短暂的僵持,林宇率先开口,语气很平淡。但体已经开始酝酿反击的动作。

    “我看,还是你滚开吧。这里是女卫生间,你还真是不要脸,变态。”林徽音语气不悦的回了一句。

    见其异常的平稳,并没有想动手的意思,林宇没由来的心里一松。于是他也不争那个小面子,退后半步,为其让开了宽约半米的过道。

    “估计是酒喝多了。”大体上能猜到林徽音是什么样格的林宇,在错过去之后,微笑着想到。

    但这时候,林宇突然感觉到背后生风,显然是林徽音要偷袭自己。

    “真是大意失荆州!”林宇心中一惊,就要侧闪避。

    可林徽音学过专业的自由搏击,显然是有些实力的,林宇躲避不急,直接被踹在后背上,他一个踉跄,便狼狈的朝前摔了出去。

    一击得手的林徽音这才冷笑一声,鄙视道:“变态,流氓,罪有应得。”

    说完之后,她实在忍不住,一阵风似地奔向隔间。

    见她进入到隔间里,借势假装摔倒在地的林宇玩味一笑,再次步入到卫生间里,直接锁上了门。

    心里暗忖:“敢偷袭我!有你好受的。”

    其实刚才被偷袭的一瞬间,他就想到了一个不费吹灰之力就能收拾这个野蛮女警花的办法。虽然有些卑鄙,但对方突然偷袭不也一样卑鄙么!

    男人:二十岁时是半成品;三十岁时是成品;四十岁时是精品;五十岁时是极品;六十岁时是样品;七十岁时纪念品。

    此时的林宇,虽然只有十八岁,却有上一世二十八岁的灵魂,而且具有一种划时代的眼光,行事起来既有三十岁的沉稳,也不失十八岁的激

    所以野蛮女警花虽然格不讨喜,但他也不会接一盆水,趁着对方弱势直接泼进去的这种损事,但小小惩戒还是有的。

    于是这个念头一闪而过,他嘴角上扬,锁上卫生间的门,就来到林徽音所在的隔间前。

    不过还没等他施行自己心里的计划,就听到在林徽音的隔壁,不停传出若有若无的浓重喘息声,像是在压抑,又像是在享受。

    “老六那些岛国大片,果然没白修炼!看来最落后的,只有老大和老四了。”

    林宇微笑着呢喃一句,然后敲了敲林徽音那边的隔间门,直接小声讲起了笑话:“猪八戒到韩国做美容,成了帅哥,于是到夜总会找美女。散场后八戒问美女:知道我以前有多丑?我是猪八戒!美女大惊:二师兄,我是老沙!”

    他的声音不大不小,刚好只有这边能听到,正在隔壁忙碌的二人,几乎听不见分毫。

    这一招太损了,林徽音不管从小多生惯养,多格火爆,却也是个二十几岁的姑娘。

    听到林宇的笑话之后,她虽然强忍住笑意,但由于紧张,竟然不好意思再继续方便下去。

    很要面子的她,在心里已经将林宇宣判了死刑,暗想:“等我完事,一定要好好收拾这个王八蛋!”

    她咬紧牙关,狠狠的说道:“林宇,你记住,今天的事,咱们没完。我出去就把你铐回警局。”

    “呵呵,你没完?我还没完呢!”林宇冷哼一声,直接吹起了口哨。

    这一下更损,直接让林徽音想起了幼年时候,被妈妈抱着的孩提时代!

    脾气火爆的她,在里面蹲在地上,气得紧紧攥住双拳,脸色羞愤的涨红起来。一副准备和林宇不死不休的模样。

    忍了半天,她气得终于大喊出来:“林宇,你个王八蛋,不得好死!本姑娘,有一天一定会一枪毙了你!!!”

    林宇则突然在心里又升腾起一个邪恶的点子,直接开口唱起粤语版本的《上海滩》:“浪奔。浪流。万里涛涛江水永不休。淘尽了。世间事。混作滔滔一片潮流……”

    熟悉音乐的人都知道,与金庸、倪匡、蔡澜并称为四大才子,被誉为一声嬉笑怒骂,句句皆成文章的黄沾,在创作《上海滩》这首名曲的时候,遇见了卡壳的问题!

    无线电视台找到顾嘉辉和黄沾时,已经只剩下最后7天时间了。偏偏顾嘉辉写曲,要反复斟酌,时间太短了肯定不成。顾家辉给他打电话,问他,时间不够怎么办?黄沾说,我这里没问题,你只要给我留半天就成。他这样说,只不过是一种客气,没想到顾家辉真的信足了他的话,果然就用去了六天半的时间。

    后来顾嘉辉打来电话时,正是凌晨两点,当天上午就要交稿,果然只有半天了。他在电话中对黄沾说,我的曲子写好了。黄沾一听就在电话中大叫,你看看现在都是什么时候了?半夜两点钟,今天下午就要录音了,你现在才告诉我曲子写好了?

    在巨大的时间压力下,原本卡壳了的黄沾,竟然最后时刻在抽水马桶上完成了填词的工作!

    此刻林宇对着野蛮女警花唱这首上海滩,可谓是整蛊意味很明显,气人至极。

    偏偏林徽音又是非常喜欢音乐的人,知道这个典故。

    “林宇!你个小兔崽子……”被接连戏弄的林徽音,脸色一会红一会紫,显然是被气炸啦。

    “行了,不逗你啦,以后好自为之吧。我和你不熟,以后见到,别再招惹我。切记。切记。”林宇平静的说道。

重要声明:小说《绝品全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