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姐弟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秋李子 书名:玫兰曲
    秦姨娘不肯掀轿帘,秦二可没有这种念头,见自己叫了好几声姐姐这轿帘都不掀起,上前一把就把轿帘掀开,把个脑袋伸进去:“姐姐,好久都没见你了,你也不想我。”对这个弟弟,秦姨娘真是恨不得不得,巴不得他离的远远的。原先秦姨娘初嫁到林家时候,因着秦二还小,不过十三四岁,林老爷也曾对秦二照顾有加,还让秦二到店铺里做事,希望秦二能够好好做事这样秦姨娘面上也有光。

    可开初还好,过了四五年秦姨娘正想张罗着让秦二娶房媳妇时候,秦二就变了,先是在铺子里做张做致被林老爷教训了几番,后来索又说在林家店铺里不舒坦,想出来自己做生意。秦姨娘又求了林老爷拿了银子给他,可秦二拿了银子只晓得去赌钱吃酒养婆娘,花完了又寻秦姨娘要。这时秦姨娘晓得自己弟弟再不是原先那样,狠下心不给他银子,他竟学得坑蒙拐骗,秦姨娘又拿出积蓄来给他填窝,好容易给他说了门亲事,可他成不着家,那女的受不住寂寞,趁他那出外赌钱时卷包跑了。

    跑了一个秦二也不着急,倒惹怒了林老爷,对秦姨娘说这样弟弟哪还能要,以后就不许上门。秦姨娘秉软弱,又做了妾更不敢说话,自然依了林老爷的话。秦二见少了林家这层拘束,更加在街面上混起来。平相处时候,因有了这么个不长进的弟弟,也吃了多少言语。

    等林三爷渐渐长大,秦二又来求秦姨娘看在血亲的份上帮帮自己,见弟弟这样可怜,秦姨娘又动了心思,悄悄地把积蓄拿出去给他,哪晓得那就是包子打狗不得回。秦姨娘吃了这样亏也不得不对自己弟弟熄了心思,等搬出来后秦二又寻了上门,开口就要林三爷养自己这个舅舅,原先那个三是个悍妇,但也拿这样无赖没多少法子,还是林老爷来了才算把他撵走,不过也给了他三十两银子。

    此时见弟弟笑嘻嘻瞧着自己,上衣衫虽还干净,但面色又有些憔悴,发边已经有了白发。这一转眼就是二十多年,当年还小的弟弟也已近年老。秦姨娘心思百转,眉不由皱起:“你这是做什么,都四十岁的人了,好好的过子,难道还不怕我不看顾你,可你现在这样,真是让人没法看顾你。”

    秦二在这边已等了四五,先是让守门的传话,可是守门的就一句,家里没有男人在,当家说不能接待男客。秦二还想闹一闹,但两扇大门关的紧紧的,没人出来闹也没有法子,只得偃旗息鼓成在这转悠等姐姐出门。皇天不负有心人,现在总算等到姐姐,拉住轿杠时虽然跟随的下人们上前阻拦,但秦二是什么人,哪能轻易放开,见秦姨娘不肯掀开轿帘,自己也就笑嘻嘻掀开,听到秦姨娘张口就责怪自己,秦二依旧笑嘻嘻地道:“姐姐,那些话就等以后再说,这都到了外甥家门口了,你还不让我进去坐坐?再说我还没见过外甥媳妇呢。”

    秦姨娘又开始踌躇起来,虽说小玫这些子很恭敬,但秦姨娘可不敢忘记自己本是妾,这样大落落地让自己弟弟进门,那传出去老爷那边肯定又要震怒,他一怒说不定等过世时候连家产都不留给自己儿子。再说小玫平为人瞧得出是很规矩的,这样一个舅舅只怕也不会认,毕竟若能拿得出手也就罢了,可是自己弟弟秦姨娘是晓得着实拿不出手。

    匆忙之间只想赶紧把弟弟打发走,忙从手里褪下一支镯子来:“阿弟,我是什么份你是晓得的,现在虽说出来住了,但那是老爷太太的恩典,这你拿去,也值七八十两银子,到时你做个小生意,能混出来了再来寻我,你有了出息还怕你外甥不认你?”秦姨娘上的首饰是这回搬出来林太太特地又重新吩咐人给她打了一,做工精巧用料讲究,和原来在林家时候那种随众赏赐的首饰并不一样。拿在手上只觉金光闪烁。

    秦二在这街面上混了这么一二十年,自然晓得东西好坏,手本已伸出去但细品一品就不去拿:“姐姐你这是做什么,你本就没几样撑面子的首饰,再给了我算什么?我不过想着我也老了,原先那些荒唐太过,想改过才来寻姐姐的。”

    真的?秦姨娘不大相信,但见弟弟说话时候眼神那么真挚不免又有些想相信,秦二晓得自己姐姐软肋在哪里,只要能进了门,再劝着姐姐把这掌家的权柄拿到手中,那时这银子不就由着自己花,眼神一闪眼里就有了泪,刚要再说就听到后传来一个婆子的声音:“姨今儿回的怎么这么晚?大特地让小的出来瞧瞧,还说家里已炸好鹌鹑,正好太太那边送来好花雕,烫好了姨好就着喝两杯。”

    说话的是初妈妈,秦二不由有些恼,回头瞪着初妈妈:“你这婆子什么规矩都不讲,我在和主人说话你也乱嚷。”初妈妈在林家在了一辈子,见风使舵的本事是有的,已伸手去扶秦姨娘下轿,瞧都不瞧秦二一眼,秦二更恼怒:“我是你家主人的舅舅,还不快些把我请进去。”

    舅舅?初妈妈已得了小玫的嘱咐,晓得这个恶人是要自己来做,交代花接手把秦姨娘扶进去就望着秦二冷笑:“舅舅?我家三爷的舅舅姓陈,是城里有名的举人,您这位是从哪里来的?要不要我去问问我们太太,什么时候她又多了个弟弟?”秦二被初妈妈这么一说就更怒:“呸,我是你家主人的亲舅舅。”

    初妈妈见秦姨娘已经进去了,拿出铜钱来打发走了轿夫袖子一卷就道:“亲舅舅?我虽活的子不长,也有四五十年了,从不晓得哪家的亲舅舅是要让外甥来养的。”见秦二恼怒初妈妈勾唇一笑:“再说我也从不晓得哪家的舅舅在这大街上和下人大呼小叫的。”见这门口没人了,初妈妈就子往门后一缩,使劲一带就把两扇门关了。

    秦二见自己进不去,急的在这里跺脚,有心想骂两句,可再骂也传不进那高墙后面,只得在这门前徘徊。

    初妈妈侧着耳朵听了一会儿,听见外面没什么声音了这才走去向小玫复命。小玫正在秦姨娘房里劝着秦姨娘吃些东西:“姨娘,晓得那总是你血脉亲兄弟,可是姨娘,有些事不用我讲你也明白。若是真的没吃没用,那就帮着立一个小小基业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可是事不是这样的,”

    秦姨娘面前摆了炸鹌鹑、酒糟鸭子、炸花生,花雕也烫好倒在杯里,闻起来是芳香扑鼻,可秦姨娘哪有喝酒的心,听小玫这样说就道:“我也晓得,他拿了银子只会去吃喝赌钱养婆娘,可怎么说也是我亲弟弟,到现在快四十了连个亲都没娶得。”小玫就晓得是秦姨娘优柔寡断,不然也不会这样难办,但面上还是笑着道:“姨娘想来也听过一句话,吃不穷穿不穷,不会打算才会穷。三爷这些年这么辛苦,也才攒了那么七八百两银子置了这所房舍。可赌钱吃酒养婆娘,七八百两银子够花多久?三爷辛苦倒罢了,难道到时银子花光还要姨娘跟着一起辛苦?”

    秦姨娘再心疼弟弟,也抵不过对儿子的疼,听了小玫这话就道:“我也知道,可是,可是。”秦姨娘这可是没说完,小玫就明白不下重药是不行了,见初妈妈已经走进来,就笑着问道:“初妈妈,我们家这一个月的吃穿用度要多少银子?”

    初妈妈还迟疑了下但很快就道:“这家里下人不多,吃穿用度全加在一块,一个月也就三十来两银子。”小玫已经笑了:“这家里人口虽不多,上上下下也有十五六个,初妈妈,你去拿三十两银子给姨娘的弟弟,就说姨娘吩咐的,总是亲姐弟,看不得他这样,让他拿了这银子去自做个基业。”

    初妈妈虽奇怪但还是点头应是,秦姨娘本只想和儿媳哭诉一番就是,没想到儿媳要拿银子给秦二,反而阻止道:“这不好,他拿了银子也是乱花。”小玫淡淡一笑:“总是姨娘的亲弟弟,要是就改邪归正了,这三十两银子也足够花到明年,一年花三十两银子,三爷也供得起。等三爷回来了就和三爷说让他一年出三十两银子供给。到那时姨娘再给娶个亲,若能生下孩子也可以来往。”

    小玫话后面的意思,若这三十两银子花得几就花光了,那也就是供不起的。秦姨娘自然听懂了这话,叹一声道:“但愿他能像你说的,这三十两银子花到明年。”

    作者有话要说:打发人也是需要技巧的。

    秦姨娘不肯掀轿帘,秦二可没有这种念头,见自己叫了好几声姐姐这轿帘都不掀起,上前一把就把轿帘掀开,把个脑袋伸进去:“姐姐,好久都没见你了,你也不想我。”对这个弟弟,秦姨娘真是恨不得不得,巴不得他离的远远的。原先秦姨娘初嫁到林家时候,因着秦二还小,不过十三四岁,林老爷也曾对秦二照顾有加,还让秦二到店铺里做事,希望秦二能够好好做事这样秦姨娘面上也有光。

    可开初还好,过了四五年秦姨娘正想张罗着让秦二娶房媳妇时候,秦二就变了,先是在铺子里做张做致被林老爷教训了几番,后来索又说在林家店铺里不舒坦,想出来自己做生意。秦姨娘又求了林老爷拿了银子给他,可秦二拿了银子只晓得去赌钱吃酒养婆娘,花完了又寻秦姨娘要。这时秦姨娘晓得自己弟弟再不是原先那样,狠下心不给他银子,他竟学得坑蒙拐骗,秦姨娘又拿出积蓄来给他填窝,好容易给他说了门亲事,可他成不着家,那女的受不住寂寞,趁他那出外赌钱时卷包跑了。

    跑了一个秦二也不着急,倒惹怒了林老爷,对秦姨娘说这样弟弟哪还能要,以后就不许上门。秦姨娘秉软弱,又做了妾更不敢说话,自然依了林老爷的话。秦二见少了林家这层拘束,更加在街面上混起来。平相处时候,因有了这么个不长进的弟弟,也吃了多少言语。

    等林三爷渐渐长大,秦二又来求秦姨娘看在血亲的份上帮帮自己,见弟弟这样可怜,秦姨娘又动了心思,悄悄地把积蓄拿出去给他,哪晓得那就是包子打狗不得回。秦姨娘吃了这样亏也不得不对自己弟弟熄了心思,等搬出来后秦二又寻了上门,开口就要林三爷养自己这个舅舅,原先那个三是个悍妇,但也拿这样无赖没多少法子,还是林老爷来了才算把他撵走,不过也给了他三十两银子。

    此时见弟弟笑嘻嘻瞧着自己,上衣衫虽还干净,但面色又有些憔悴,发边已经有了白发。这一转眼就是二十多年,当年还小的弟弟也已近年老。秦姨娘心思百转,眉不由皱起:“你这是做什么,都四十岁的人了,好好的过子,难道还不怕我不看顾你,可你现在这样,真是让人没法看顾你。”

    秦二在这边已等了四五,先是让守门的传话,可是守门的就一句,家里没有男人在,当家说不能接待男客。秦二还想闹一闹,但两扇大门关的紧紧的,没人出来闹也没有法子,只得偃旗息鼓成在这转悠等姐姐出门。皇天不负有心人,现在总算等到姐姐,拉住轿杠时虽然跟随的下人们上前阻拦,但秦二是什么人,哪能轻易放开,见秦姨娘不肯掀开轿帘,自己也就笑嘻嘻掀开,听到秦姨娘张口就责怪自己,秦二依旧笑嘻嘻地道:“姐姐,那些话就等以后再说,这都到了外甥家门口了,你还不让我进去坐坐?再说我还没见过外甥媳妇呢。”

    秦姨娘又开始踌躇起来,虽说小玫这些子很恭敬,但秦姨娘可不敢忘记自己本是妾,这样大落落地让自己弟弟进门,那传出去老爷那边肯定又要震怒,他一怒说不定等过世时候连家产都不留给自己儿子。再说小玫平为人瞧得出是很规矩的,这样一个舅舅只怕也不会认,毕竟若能拿得出手也就罢了,可是自己弟弟秦姨娘是晓得着实拿不出手。

    匆忙之间只想赶紧把弟弟打发走,忙从手里褪下一支镯子来:“阿弟,我是什么份你是晓得的,现在虽说出来住了,但那是老爷太太的恩典,这你拿去,也值七八十两银子,到时你做个小生意,能混出来了再来寻我,你有了出息还怕你外甥不认你?”秦姨娘上的首饰是这回搬出来林太太特地又重新吩咐人给她打了一,做工精巧用料讲究,和原来在林家时候那种随众赏赐的首饰并不一样。拿在手上只觉金光闪烁。

    秦二在这街面上混了这么一二十年,自然晓得东西好坏,手本已伸出去但细品一品就不去拿:“姐姐你这是做什么,你本就没几样撑面子的首饰,再给了我算什么?我不过想着我也老了,原先那些荒唐太过,想改过才来寻姐姐的。”

    真的?秦姨娘不大相信,但见弟弟说话时候眼神那么真挚不免又有些想相信,秦二晓得自己姐姐软肋在哪里,只要能进了门,再劝着姐姐把这掌家的权柄拿到手中,那时这银子不就由着自己花,眼神一闪眼里就有了泪,刚要再说就听到后传来一个婆子的声音:“姨今儿回的怎么这么晚?大特地让小的出来瞧瞧,还说家里已炸好鹌鹑,正好太太那边送来好花雕,烫好了姨好就着喝两杯。”

    说话的是初妈妈,秦二不由有些恼,回头瞪着初妈妈:“你这婆子什么规矩都不讲,我在和主人说话你也乱嚷。”初妈妈在林家在了一辈子,见风使舵的本事是有的,已伸手去扶秦姨娘下轿,瞧都不瞧秦二一眼,秦二更恼怒:“我是你家主人的舅舅,还不快些把我请进去。”

    舅舅?初妈妈已得了小玫的嘱咐,晓得这个恶人是要自己来做,交代花接手把秦姨娘扶进去就望着秦二冷笑:“舅舅?我家三爷的舅舅姓陈,是城里有名的举人,您这位是从哪里来的?要不要我去问问我们太太,什么时候她又多了个弟弟?”秦二被初妈妈这么一说就更怒:“呸,我是你家主人的亲舅舅。”

    初妈妈见秦姨娘已经进去了,拿出铜钱来打发走了轿夫袖子一卷就道:“亲舅舅?我虽活的子不长,也有四五十年了,从不晓得哪家的亲舅舅是要让外甥来养的。”见秦二恼怒初妈妈勾唇一笑:“再说我也从不晓得哪家的舅舅在这大街上和下人大呼小叫的。”见这门口没人了,初妈妈就子往门后一缩,使劲一带就把两扇门关了。

    秦二见自己进不去,急的在这里跺脚,有心想骂两句,可再骂也传不进那高墙后面,只得在这门前徘徊。

    初妈妈侧着耳朵听了一会儿,听见外面没什么声音了这才走去向小玫复命。小玫正在秦姨娘房里劝着秦姨娘吃些东西:“姨娘,晓得那总是你血脉亲兄弟,可是姨娘,有些事不用我讲你也明白。若是真的没吃没用,那就帮着立一个小小基业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可是事不是这样的,”

    秦姨娘面前摆了炸鹌鹑、酒糟鸭子、炸花生,花雕也烫好倒在杯里,闻起来是芳香扑鼻,可秦姨娘哪有喝酒的心,听小玫这样说就道:“我也晓得,他拿了银子只会去吃喝赌钱养婆娘,可怎么说也是我亲弟弟,到现在快四十了连个亲都没娶得。”小玫就晓得是秦姨娘优柔寡断,不然也不会这样难办,但面上还是笑着道:“姨娘想来也听过一句话,吃不穷穿不穷,不会打算才会穷。三爷这些年这么辛苦,也才攒了那么七八百两银子置了这所房舍。可赌钱吃酒养婆娘,七八百两银子够花多久?三爷辛苦倒罢了,难道到时银子花光还要姨娘跟着一起辛苦?”

    秦姨娘再心疼弟弟,也抵不过对儿子的疼,听了小玫这话就道:“我也知道,可是,可是。”秦姨娘这可是没说完,小玫就明白不下重药是不行了,见初妈妈已经走进来,就笑着问道:“初妈妈,我们家这一个月的吃穿用度要多少银子?”

    初妈妈还迟疑了下但很快就道:“这家里下人不多,吃穿用度全加在一块,一个月也就三十来两银子。”小玫已经笑了:“这家里人口虽不多,上上下下也有十五六个,初妈妈,你去拿三十两银子给姨娘的弟弟,就说姨娘吩咐的,总是亲姐弟,看不得他这样,让他拿了这银子去自做个基业。”

    初妈妈虽奇怪但还是点头应是,秦姨娘本只想和儿媳哭诉一番就是,没想到儿媳要拿银子给秦二,反而阻止道:“这不好,他拿了银子也是乱花。”小玫淡淡一笑:“总是姨娘的亲弟弟,要是就改邪归正了,这三十两银子也足够花到明年,一年花三十两银子,三爷也供得起。等三爷回来了就和三爷说让他一年出三十两银子供给。到那时姨娘再给娶个亲,若能生下孩子也可以来往。”

    小玫话后面的意思,若这三十两银子花得几就花光了,那也就是供不起的。秦姨娘自然听懂了这话,叹一声道:“但愿他能像你说的,这三十两银子花到明年。”

重要声明:小说《玫兰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