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8世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秋李子 书名:玫兰曲
    林三爷虽吃了小玫一拐有些吃疼但并没放开妻子,嗅着她发上的香气笑着道:“就是要出去,才和你多做些怪,这样姨娘才能早抱孙子。”这人,越说还越涎上来了,小玫从丈夫怀里挣脱才白他一眼:“我还有事呢,七妹妹还有一个月就要生了,你是做舅舅的,总要送些东西过去。还有要买几个小丫鬟,总要在你走之前把事办好。”

    见小玫张开手掰着指头在数要做的事,林三爷觉得心底又开始酥麻,正准备上前把小玫再抱入怀中,小玫的腰已经一扭往门外走去:“这么多事呢,你要闲没事做,就想想怎么才能出去多赚些银子。”林三爷眼里含笑瞧着妻子走出去,既然不能做怪,那就沏一壶好茶,看几本闲书,消得这半闲。

    小玫遣人往林七姑娘那里送东西,过得两林七姑娘才遣人来道谢,那时小玫正在和媒婆说着要买几个小丫鬟进来服侍的事。这媒婆常走这些人家,原先要称小玫一声大姐,此时就要改口称三了。见了小玫先道喜,等小玫让她坐才蹭了半边股在椅子上:“真是想不到的喜,原本过年前就想着这边人手少,只怕会添置几个,在家里足足等这边召唤等了半个来月,还以为不愿要我在这宅上伺候呢,谁知今儿一早喜鹊就叫,我就晓得有喜事,还不等早饭时候这边的人就来叫。这人早备下了,也和他们爹娘说好了。就等这边相看过了。”

    小玫等这媒婆说完才和媒婆商量要几个丫鬟,既然林三爷说过要给秦姨娘备四个小丫鬟,那自然尽着她那边,自己这里除了燕,再添上两个也就够了,厨房里再添两个打下手的,总共买上八个丫鬟,再加上原先家里的人,这么些人也就够使。毕竟人多口杂,自己这边主人也少,要那么多人做什么。

    媒婆听的小玫只要八个丫鬟眉微微皱一下很快就道:“就八个人,这好说,等明儿一早就带了她们来,您放心,到时定会给您寻八个聪明伶俐又手脚干净的人。”小玫含笑听完了让她出去才对旁边的初妈妈道:“怎么站这么一会儿?”

    初妈妈轻声道:“七姑那儿派人来致谢,小的见这边忙,让人等在外面呢。”林七姑娘让人来致谢,小玫忙把手里茶杯放下:“快些请人进来。”初妈妈应是退下,这位一直很平静的到这会儿竟用了个请字也真是稀奇。初妈妈是不晓得小玫心里念头的,毕竟原先是丫鬟,见了林七姑娘还要恭恭敬敬,现在嫁了她的哥哥成了嫂子,份的陡然改变只怕林七姑娘都要消化一下。

    小玫用手摸摸脸又摸摸头发衣服,很好,什么都没乱,正要重新坐的端庄就瞧见初妈妈迎着人进来。看见来人小玫的唇微微张一下,怎么也没猜到林七姑娘会让小柔前来。小柔还是和平差不多,进得厅来先行礼问安,别人倒罢了,这平很熟的人给自己行礼问安,小玫有些坐不住,但还是受了等小柔起后让她坐下,问了她几句林七姑娘的况。

    小柔淡淡地回了,不外就是林七姑娘这胎还好,劳三舅爷三舅惦记着,等生下孩子满了月再请舅过去。这样平静的回答让小玫越发坐不住,等到屋里只剩下她们两人小玫才起走到小柔边坐下,小柔急忙站起,小玫把她拉了坐下:“你我原来何等样要好,此时虽份改变,现在又没什么人在,你也该和平一样,不然我只当你怨我。”

    小柔这才坐下但还是离小玫远一些,见小柔如此,小玫晓得有些事是已经改变和原先再不一样,只是叹了口气。小柔听到小玫叹气,眉微微一皱才道:“你这会儿又叹什么气?太太是个宽厚平和的人,秦姨娘的话,虽说有时会听了人的挑唆,耳根子有些软,但现时你当家,那些下人们还不是都听你的。我们三爷就更不必说,全城的人都晓得他对你是根深种,抛下一切要娶你。你啊,也要……”

    小柔终究没把知足两个字说出来,小玫拍拍她的手:“瞧瞧,连你都这样说,那外人更不必说。嫁了这样人家,我啊,若做了半点不到处,就有多少双眼睛盯着呢,我怎会不叹气。”小柔又怎不明白这点,但一直觉得自己和小玫这样要好,当也是曾问过小玫的,哪晓得小玫只是斩钉截铁地说对林三爷没有意思,谁知半年不到就听说她嫁林三爷。这让小柔怎么不气?

    此时见小玫这样小柔嘴不由撅起:“我也晓得的,可是当我们这样要好你也不说,难道是怕我晓得你的心事到时和太太一说,你就……”小玫已举起一支手道:“当你问我时,我实实在在是晓得齐大非偶这个道理的,后来,后来,”小玫想说后来的事但那脸不由红了,小柔已忘了生气更忘了小玫此时已是主人,只扳着小玫的肩头问:“后来怎么了?后来你就觉得我们三爷很好,然后就肯嫁他?”

    小玫的脸已经有些红了,啐小柔一口:“呸,还是在闺中的大姑娘呢,这嫁不嫁的说的就这样顺溜。”小柔笑了:“这有什么,不就是我们两个人在这。我可和你说啊,我们姑娘呢听说三爷要娶你,还是有些不高兴,亏得我在旁边说,你总是知根知底的,比不得外面那些。况且你又能干,有几样别人没有的好处,我们姑娘这才把这不高兴给丢了。”

    见小柔一脸邀功的样子,小玫笑了:“好,要多谢你。只是你也十九了,你的婚事你们姑娘可有想法?”小柔一双妙目一转就道:“怎么,方才还那样说,这会儿就摆出舅的架子来,难道说给我说了门亲,只等我们姑娘点头就好?”

    小玫往她肋下抓了几下,抓的小柔连连求饶才道:“你这丫头,我不过多问几句,我们那么好,我现在都嫁人了,你也该嫁个好一些的人家才是。”小柔故意叹了声:“谁似你一样,有三爷这么好的人等着。我啊,不过是嫁个账房就是。”见小柔说到那个账房时候眼里都有笑,小玫晓得这个账房定是小柔心坎上的人,掩口一笑。

    小柔反倒害羞了,小玫又问这账房是哪里的人,今年多大,一年能赚多少银子的话。小柔自是没有不回答的,说这账房就是本地人,今年二十二,因为连逢父丧母丧才没定下婚事也没娶得亲。去年七月到的那家做账房,林七姑娘见这人老实忠厚,也不像别人一样拼命地往怀里搂银子,就有心想把小柔嫁给他。

    开头还怕账房嫌小柔是丫鬟出,旁敲侧击打听了,那账房也是个通达的,说这样人家的丫鬟是有见识的,况且要等攒银子娶媳妇还不晓得要多久,应了这门婚事。小柔也曾悄悄去瞧过这账房,心里也是满意喜欢的,林七姑娘已和小柔说好,等林七姑娘生下孩子满了月就把小柔放出去,定在四月成亲。那账房正在忙着打扫房屋置办家具娶媳妇呢。

    听得小柔有了这么个好着落,小玫忙说恭喜,又叫进燕来,让她把自己那对金镯拿来,给小柔做添妆。小柔忙起谢了,又笑着对小玫道:“瞧瞧,这会儿又对我摆架子了。甭管是赏的还是送的,你这份我都记下了。”燕已把金镯拿来,那对金镯是方太太特地打来给小玫的,一对足足有四两重,放在手里沉甸甸的。

    小玫把那对金镯塞到小柔手里,笑着道:“女儿家总是要多些银钱傍的。”虽然小玫说话和原来一样,但小柔心里明镜一样,之后也难有再相见机会,毕竟份距离已经完全拉开,接了那对金镯就道:“我知道,既是你送的,我也就不磕头谢恩了。以后子还长,各自珍重吧。”

    说着小柔把手放开,对小玫行一礼就告退,小玫示意燕送小柔出去,从此之后,各自珍重,世间之事,有舍就有得。做人,是不能太贪心的。

    第二媒婆就带了那些小丫鬟来,虽然小玫说只要八个,但媒婆还是带了十二个来,一来是让主人家挑选,二来是望着多带几个说不定能多卖几个。不过小玫还是按原来说的,请秦姨娘出来挑了四个丫鬟,自己又挑了四个,剩下的也没要,媒婆虽心里有些失望,但总是做成一桩生意,带了剩下的人就下去和初妈妈讲价钱谈契约去了。

    这八个丫鬟齐齐给小玫行礼,小玫瞧着她们,心里不由浮现出当进方家时的形,转眼就是十多年过去了,自己也从丫鬟成为别家的当家主母。世间万事,就是这等难料。

    作者有话要说:还有四章,把前面一点小事交代掉。

    林三爷虽吃了小玫一拐有些吃疼但并没放开妻子,嗅着她发上的香气笑着道:“就是要出去,才和你多做些怪,这样姨娘才能早抱孙子。”这人,越说还越涎上来了,小玫从丈夫怀里挣脱才白他一眼:“我还有事呢,七妹妹还有一个月就要生了,你是做舅舅的,总要送些东西过去。还有要买几个小丫鬟,总要在你走之前把事办好。”

    见小玫张开手掰着指头在数要做的事,林三爷觉得心底又开始酥麻,正准备上前把小玫再抱入怀中,小玫的腰已经一扭往门外走去:“这么多事呢,你要闲没事做,就想想怎么才能出去多赚些银子。”林三爷眼里含笑瞧着妻子走出去,既然不能做怪,那就沏一壶好茶,看几本闲书,消得这半闲。

    小玫遣人往林七姑娘那里送东西,过得两林七姑娘才遣人来道谢,那时小玫正在和媒婆说着要买几个小丫鬟进来服侍的事。这媒婆常走这些人家,原先要称小玫一声大姐,此时就要改口称三了。见了小玫先道喜,等小玫让她坐才蹭了半边股在椅子上:“真是想不到的喜,原本过年前就想着这边人手少,只怕会添置几个,在家里足足等这边召唤等了半个来月,还以为不愿要我在这宅上伺候呢,谁知今儿一早喜鹊就叫,我就晓得有喜事,还不等早饭时候这边的人就来叫。这人早备下了,也和他们爹娘说好了。就等这边相看过了。”

    小玫等这媒婆说完才和媒婆商量要几个丫鬟,既然林三爷说过要给秦姨娘备四个小丫鬟,那自然尽着她那边,自己这里除了燕,再添上两个也就够了,厨房里再添两个打下手的,总共买上八个丫鬟,再加上原先家里的人,这么些人也就够使。毕竟人多口杂,自己这边主人也少,要那么多人做什么。

    媒婆听的小玫只要八个丫鬟眉微微皱一下很快就道:“就八个人,这好说,等明儿一早就带了她们来,您放心,到时定会给您寻八个聪明伶俐又手脚干净的人。”小玫含笑听完了让她出去才对旁边的初妈妈道:“怎么站这么一会儿?”

    初妈妈轻声道:“七姑那儿派人来致谢,小的见这边忙,让人等在外面呢。”林七姑娘让人来致谢,小玫忙把手里茶杯放下:“快些请人进来。”初妈妈应是退下,这位一直很平静的到这会儿竟用了个请字也真是稀奇。初妈妈是不晓得小玫心里念头的,毕竟原先是丫鬟,见了林七姑娘还要恭恭敬敬,现在嫁了她的哥哥成了嫂子,份的陡然改变只怕林七姑娘都要消化一下。

    小玫用手摸摸脸又摸摸头发衣服,很好,什么都没乱,正要重新坐的端庄就瞧见初妈妈迎着人进来。看见来人小玫的唇微微张一下,怎么也没猜到林七姑娘会让小柔前来。小柔还是和平差不多,进得厅来先行礼问安,别人倒罢了,这平很熟的人给自己行礼问安,小玫有些坐不住,但还是受了等小柔起后让她坐下,问了她几句林七姑娘的况。

    小柔淡淡地回了,不外就是林七姑娘这胎还好,劳三舅爷三舅惦记着,等生下孩子满了月再请舅过去。这样平静的回答让小玫越发坐不住,等到屋里只剩下她们两人小玫才起走到小柔边坐下,小柔急忙站起,小玫把她拉了坐下:“你我原来何等样要好,此时虽份改变,现在又没什么人在,你也该和平一样,不然我只当你怨我。”

    小柔这才坐下但还是离小玫远一些,见小柔如此,小玫晓得有些事是已经改变和原先再不一样,只是叹了口气。小柔听到小玫叹气,眉微微一皱才道:“你这会儿又叹什么气?太太是个宽厚平和的人,秦姨娘的话,虽说有时会听了人的挑唆,耳根子有些软,但现时你当家,那些下人们还不是都听你的。我们三爷就更不必说,全城的人都晓得他对你是根深种,抛下一切要娶你。你啊,也要……”

    小柔终究没把知足两个字说出来,小玫拍拍她的手:“瞧瞧,连你都这样说,那外人更不必说。嫁了这样人家,我啊,若做了半点不到处,就有多少双眼睛盯着呢,我怎会不叹气。”小柔又怎不明白这点,但一直觉得自己和小玫这样要好,当也是曾问过小玫的,哪晓得小玫只是斩钉截铁地说对林三爷没有意思,谁知半年不到就听说她嫁林三爷。这让小柔怎么不气?

    此时见小玫这样小柔嘴不由撅起:“我也晓得的,可是当我们这样要好你也不说,难道是怕我晓得你的心事到时和太太一说,你就……”小玫已举起一支手道:“当你问我时,我实实在在是晓得齐大非偶这个道理的,后来,后来,”小玫想说后来的事但那脸不由红了,小柔已忘了生气更忘了小玫此时已是主人,只扳着小玫的肩头问:“后来怎么了?后来你就觉得我们三爷很好,然后就肯嫁他?”

    小玫的脸已经有些红了,啐小柔一口:“呸,还是在闺中的大姑娘呢,这嫁不嫁的说的就这样顺溜。”小柔笑了:“这有什么,不就是我们两个人在这。我可和你说啊,我们姑娘呢听说三爷要娶你,还是有些不高兴,亏得我在旁边说,你总是知根知底的,比不得外面那些。况且你又能干,有几样别人没有的好处,我们姑娘这才把这不高兴给丢了。”

    见小柔一脸邀功的样子,小玫笑了:“好,要多谢你。只是你也十九了,你的婚事你们姑娘可有想法?”小柔一双妙目一转就道:“怎么,方才还那样说,这会儿就摆出舅的架子来,难道说给我说了门亲,只等我们姑娘点头就好?”

    小玫往她肋下抓了几下,抓的小柔连连求饶才道:“你这丫头,我不过多问几句,我们那么好,我现在都嫁人了,你也该嫁个好一些的人家才是。”小柔故意叹了声:“谁似你一样,有三爷这么好的人等着。我啊,不过是嫁个账房就是。”见小柔说到那个账房时候眼里都有笑,小玫晓得这个账房定是小柔心坎上的人,掩口一笑。

    小柔反倒害羞了,小玫又问这账房是哪里的人,今年多大,一年能赚多少银子的话。小柔自是没有不回答的,说这账房就是本地人,今年二十二,因为连逢父丧母丧才没定下婚事也没娶得亲。去年七月到的那家做账房,林七姑娘见这人老实忠厚,也不像别人一样拼命地往怀里搂银子,就有心想把小柔嫁给他。

    开头还怕账房嫌小柔是丫鬟出,旁敲侧击打听了,那账房也是个通达的,说这样人家的丫鬟是有见识的,况且要等攒银子娶媳妇还不晓得要多久,应了这门婚事。小柔也曾悄悄去瞧过这账房,心里也是满意喜欢的,林七姑娘已和小柔说好,等林七姑娘生下孩子满了月就把小柔放出去,定在四月成亲。那账房正在忙着打扫房屋置办家具娶媳妇呢。

    听得小柔有了这么个好着落,小玫忙说恭喜,又叫进燕来,让她把自己那对金镯拿来,给小柔做添妆。小柔忙起谢了,又笑着对小玫道:“瞧瞧,这会儿又对我摆架子了。甭管是赏的还是送的,你这份我都记下了。”燕已把金镯拿来,那对金镯是方太太特地打来给小玫的,一对足足有四两重,放在手里沉甸甸的。

    小玫把那对金镯塞到小柔手里,笑着道:“女儿家总是要多些银钱傍的。”虽然小玫说话和原来一样,但小柔心里明镜一样,之后也难有再相见机会,毕竟份距离已经完全拉开,接了那对金镯就道:“我知道,既是你送的,我也就不磕头谢恩了。以后子还长,各自珍重吧。”

    说着小柔把手放开,对小玫行一礼就告退,小玫示意燕送小柔出去,从此之后,各自珍重,世间之事,有舍就有得。做人,是不能太贪心的。

    第二媒婆就带了那些小丫鬟来,虽然小玫说只要八个,但媒婆还是带了十二个来,一来是让主人家挑选,二来是望着多带几个说不定能多卖几个。不过小玫还是按原来说的,请秦姨娘出来挑了四个丫鬟,自己又挑了四个,剩下的也没要,媒婆虽心里有些失望,但总是做成一桩生意,带了剩下的人就下去和初妈妈讲价钱谈契约去了。

    这八个丫鬟齐齐给小玫行礼,小玫瞧着她们,心里不由浮现出当进方家时的形,转眼就是十多年过去了,自己也从丫鬟成为别家的当家主母。世间万事,就是这等难料。

重要声明:小说《玫兰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