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婆媳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秋李子 书名:玫兰曲
    儿子温言细语,儿媳在旁满是笑容,秦姨娘说好的不哭顿时忘了,那泪还是忍不住滴了几滴。奉命出来送秦姨娘的柳嫂忙上前笑道:“秦姨娘,您以后就是过快活子去了,三爷三都是孝顺的,您在这哭,不是让三爷三不好做?”柳嫂这话让秦姨娘登时就把眼泪收了,望着自己儿子道:“正是呢,我就该高兴,可怎么这泪就止不住呢?”

    小玫正在旁瞧着丫鬟们把秦姨娘那些东西搬上车,秦姨娘当然不是孤一人单独去的,平伺候她的两个丫鬟一个婆子还有房里那些箱笼林太太也吩咐让她全都带走。秦姨娘做了林家二十多年的妾,林老爷夫妻都是手中大方的,光装衣衫的箱子就有四个,全是满登登手插不进的。再加上那些大包小包,也是半车子的行李。

    此时听到秦姨娘这样说,忙上前笑道:“姨娘这是喜泪,流几滴也没什么。还请柳嫂子回去告诉婆婆,就说姨娘随我们去了,我们是做小辈的,定会好生看待姨娘的。”说着小玫手腕一翻,已把一只荷包送到柳嫂手里,柳嫂对小玫比对秦姨娘还恭敬些,笑着接了荷包就道:“三为人是人人都赞的,太太还说了,以后秦姨娘的月钱还是比了黄姨娘在二爷那边,一并由这边出。到了子会着人送去。”

    一个姨娘连了底下人,一个月的月钱不五两银子,林太太这是顺手做的人,小玫也不会推辞,请柳嫂代自己夫妻到林太太面前致意就请秦姨娘上车,一同归家。秦姨娘在车里见柳嫂站在门口目送自己的车离去才长出一口气道:“这柳嫂子说起来,也真是会做人,不愧太太调|教出来的。”

    车里放了半车行李,三个人坐着就有些挤,但林三爷怕秦姨娘万一对小玫会说什么不中听的话,也过来挤了坐。听到秦姨娘这话就笑着道:“母亲对人是极会做的,姨娘在母亲边侍奉了那么多年,定也学了七八分,到时要教教儿子。”秦姨娘虽子有些左,但也不是那种很愚笨的,见儿子话里话外只是绕着怎么对小玫来说,已经拉住小玫的手:“我晓得你是个好媳妇,我呢,说到底不过是个妾出,太太也不叫人立规矩的,以后这些立规矩的事就免了,一家子只要和和睦睦的就好。对了,要早给我生个孙子,我就更欢喜了。”

    这话让林三爷和小玫的脸都有些红了,林三爷总是儿子,笑着叫声姨娘:“小玫嫁过来还没满月呢,哪有这么快?不过那边的人少了些,等再过些子,就买几个人进来,到时娘也享□边两个大丫鬟,四个小丫鬟围着服侍的福。”秦姨娘听的眼睛一亮很快就道:“那要花多少银子?我这边有那么两个人也就够了,那些银子还是省下给我孙子花吧。”

    此时车已经到了宅子门口,老初已经带了这宅中下人前来迎接秦姨娘,林三爷和小玫一边一个扶了秦姨娘下车。秦姨娘原先虽来过这宅子,但那时是林三爷成亲陪着林太太来的,也不能像心像意仔细瞧瞧,这会儿得像心像意瞧了,又见下人们整齐排列两边来迎自己,顿时觉得腰板都直了几分,在儿子儿媳的搀扶下进了宅子。老初又带了下人过来磕头,秦姨娘不免要学着平间林太太的做派说几句你们辛苦了,以后可要小心服侍的话。

    等下人们退去,林三爷就笑着道:“姨娘您今儿也劳累了,方才初嫂子已经带了姨娘您的丫鬟把那些东西都抬进去了,怎么铺排还要姨娘您去瞧瞧。”这话让秦姨娘觉得心里如喝了蜜一样甜,在儿媳搀扶下起,一路往后面行来。

    林三爷指点着哪里是自己夫妻的住所,这宅子的上房自然是林三爷夫妻住着。秦姨娘此时心里欢喜,连自己不过是住在群屋也不以为意。等进了院子,见阳光洒满院落,院落内搭着葡萄架,葡萄架下放了石桌石椅。上面三间屋子都挂了一色的新门帘,透着一股喜气,两边厢房俱全,还没进屋就觉得十分满意,不由对小玫道:“难得你费心了。”

    这宅子里院落不多,要安排秦姨娘住在哪儿也是小玫头疼了许久的事,主屋自然不能给秦姨娘住,别的院落又小了些,最后才选了这么间院落。见秦姨娘赞自己小玫就笑着道:“这也是三爷想出的主意,说姨娘您喜欢宽敞些的屋子,只是这宅子本就不大,到处都是窄的,后来挑出这所院落来,冬太阳也好,夏有这葡萄架能乘凉。又把这东厢房和东屋打通了做个间,姨娘住在里间,外面就让服侍的人住着。”

    小玫在这里说话,初妈妈听见了已经在里面打起帘子请他们进去,这帐桌椅自然是这边安排的,秦姨娘的丫鬟正在那铺着,见主人们进来忙垂手上前行礼。秦姨娘这两个丫鬟一个□花一个叫秋月,年纪虽才十三四岁,也服侍秦姨娘四五年了,那个婆子姓朱,死了丈夫养活不起儿子这才卖到林家,这朱妈妈有些老实,这才被安排到秦姨娘房里,一晃也七八年了。

    此时秦姨娘能搬出来和儿子住,又见小玫是个和颜悦色的,比不得先头那位眉间总是有股不耐烦的味道,她们几个已觉得十分幸运,毕竟秦姨娘怎么说也是妾出,比不得那嫡室正配可以随意拿捏媳妇的。

    秦姨娘上前摸摸,见这十分结实,又见里面这些家具样样精巧,那泪忍不住又要落,小玫忙笑着道:“中间那间就铺设桌椅,以后姨娘要有个客,或者想和人斗斗牌也好在那里,西屋平晒不到什么太阳,就放了姨娘的行李,姨娘您瞧可好?”秦姨娘这时除了满口说好,再说不出别的话。

    林三爷见自己姨娘从进来到现在都没为难妻子,这才松了口气,毕竟林三爷也怕秦姨娘在家里这些子,说不定被几个姨娘撺掇几句,就学上几手折磨媳妇的招数。现在瞧来,一切都还好。

    这座院落不大,转了一圈回到中间那屋坐下,秦姨娘端了小玫亲自倒过来的茶笑道:“我就晓得三是个伶俐能做事的,前儿你王姨娘还和我说,怕你不大会做事,要我教教你怎么管家。我说我又不是太太那样的人,哪会管家呢。你二姐姐也说,这娶了媳妇就该放手让媳妇去管,做老人的就该好好地在这家里享福,横竖衣来伸手饭来张口,难得不用再服侍人,难道还要再心?”

    林三爷这算完全放心,不由瞧妻子一眼。小玫对丈夫微微一笑,这种打算小玫也有的,毕竟林家那么多的姨娘妾室,有几个没安好心的那是肯定的,好在大姑子聪慧明白事理,只两句就把念头打消了。想到这小玫就笑道:“还有件事没和姨娘说呢,这东厢房是和东屋打通了,剩下一间服侍姨娘的人也住的。西厢房可还空在那儿,想着不如给姨娘设个小厨房,到时冬姨娘要汤要水也方便。”

    设个小厨房,秦姨娘的嘴都要乐歪了:“这好,只是会不会太花银子了。”这世上要是花银子就能买来清静,多花点又算什么?小玫面上笑容没变:“这边多了,那边就裁了,不过是在这堆个灶,置办些家伙就可。”跟了秦姨娘来的朱妈妈已经连连点头:“三这主意好,姨娘平不大抗饿,特别是冬,往往到了半夜就想吃点东西,但那时大厨房已经熄了火,不过就是用茶送点点心进去。点心油腻腻的,吃两块就不想了。长此以往对子也不好。要在这设个厨房,自可以熬好粥在厨房里用水偎着,姨娘晚间要饿端过来就成。冬吃些的,对子也好。”

    秦姨娘听了小玫和朱妈妈这番对答,登时觉得自己就和那老封君一样,人人都为自己考虑,子都要轻了不少,当然乐的点头。等帐铺设好了秦姨娘又进去里面瞧瞧,只觉比在林家宅子那座小院落好了不少,吃完饭又由儿子儿媳陪着说笑一会儿,熬了这么半辈子,直到此时才有熬出头的感觉。

    等回到房里,林三爷拉住小玫的手道:“谢谢你。”小玫当然晓得丈夫为何而说这话,只是轻笑一声:“都说过,你我是夫妻,你待我爹娘好,我若待你姨娘不好,那叫什么?”这话让林三爷心里像吃了蜜一样,把小玫搂个满怀:“方才娘说的也有道理,早生个儿子,你想,我都二十了,石兄的儿子都两个月了。”

    小玫觉得心里苏苏麻麻的,但还是一胳膊拐过去:“大白天的,你做什么怪?说到石大爷,前儿他不是还约你二月一起出去?”

    作者有话要说:搞定婆婆,再搞定别的,就可以欢快地结文了。

    儿子温言细语,儿媳在旁满是笑容,秦姨娘说好的不哭顿时忘了,那泪还是忍不住滴了几滴。奉命出来送秦姨娘的柳嫂忙上前笑道:“秦姨娘,您以后就是过快活子去了,三爷三都是孝顺的,您在这哭,不是让三爷三不好做?”柳嫂这话让秦姨娘登时就把眼泪收了,望着自己儿子道:“正是呢,我就该高兴,可怎么这泪就止不住呢?”

    小玫正在旁瞧着丫鬟们把秦姨娘那些东西搬上车,秦姨娘当然不是孤一人单独去的,平伺候她的两个丫鬟一个婆子还有房里那些箱笼林太太也吩咐让她全都带走。秦姨娘做了林家二十多年的妾,林老爷夫妻都是手中大方的,光装衣衫的箱子就有四个,全是满登登手插不进的。再加上那些大包小包,也是半车子的行李。

    此时听到秦姨娘这样说,忙上前笑道:“姨娘这是喜泪,流几滴也没什么。还请柳嫂子回去告诉婆婆,就说姨娘随我们去了,我们是做小辈的,定会好生看待姨娘的。”说着小玫手腕一翻,已把一只荷包送到柳嫂手里,柳嫂对小玫比对秦姨娘还恭敬些,笑着接了荷包就道:“三为人是人人都赞的,太太还说了,以后秦姨娘的月钱还是比了黄姨娘在二爷那边,一并由这边出。到了子会着人送去。”

    一个姨娘连了底下人,一个月的月钱不五两银子,林太太这是顺手做的人,小玫也不会推辞,请柳嫂代自己夫妻到林太太面前致意就请秦姨娘上车,一同归家。秦姨娘在车里见柳嫂站在门口目送自己的车离去才长出一口气道:“这柳嫂子说起来,也真是会做人,不愧太太调|教出来的。”

    车里放了半车行李,三个人坐着就有些挤,但林三爷怕秦姨娘万一对小玫会说什么不中听的话,也过来挤了坐。听到秦姨娘这话就笑着道:“母亲对人是极会做的,姨娘在母亲边侍奉了那么多年,定也学了七八分,到时要教教儿子。”秦姨娘虽子有些左,但也不是那种很愚笨的,见儿子话里话外只是绕着怎么对小玫来说,已经拉住小玫的手:“我晓得你是个好媳妇,我呢,说到底不过是个妾出,太太也不叫人立规矩的,以后这些立规矩的事就免了,一家子只要和和睦睦的就好。对了,要早给我生个孙子,我就更欢喜了。”

    这话让林三爷和小玫的脸都有些红了,林三爷总是儿子,笑着叫声姨娘:“小玫嫁过来还没满月呢,哪有这么快?不过那边的人少了些,等再过些子,就买几个人进来,到时娘也享下边两个大丫鬟,四个小丫鬟围着服侍的福。”秦姨娘听的眼睛一亮很快就道:“那要花多少银子?我这边有那么两个人也就够了,那些银子还是省下给我孙子花吧。”

    此时车已经到了宅子门口,老初已经带了这宅中下人前来迎接秦姨娘,林三爷和小玫一边一个扶了秦姨娘下车。秦姨娘原先虽来过这宅子,但那时是林三爷成亲陪着林太太来的,也不能像心像意仔细瞧瞧,这会儿得像心像意瞧了,又见下人们整齐排列两边来迎自己,顿时觉得腰板都直了几分,在儿子儿媳的搀扶下进了宅子。老初又带了下人过来磕头,秦姨娘不免要学着平间林太太的做派说几句你们辛苦了,以后可要小心服侍的话。

    等下人们退去,林三爷就笑着道:“姨娘您今儿也劳累了,方才初嫂子已经带了姨娘您的丫鬟把那些东西都抬进去了,怎么铺排还要姨娘您去瞧瞧。”这话让秦姨娘觉得心里如喝了蜜一样甜,在儿媳搀扶下起,一路往后面行来。

    林三爷指点着哪里是自己夫妻的住所,这宅子的上房自然是林三爷夫妻住着。秦姨娘此时心里欢喜,连自己不过是住在群屋也不以为意。等进了院子,见阳光洒满院落,院落内搭着葡萄架,葡萄架下放了石桌石椅。上面三间屋子都挂了一色的新门帘,透着一股喜气,两边厢房俱全,还没进屋就觉得十分满意,不由对小玫道:“难得你费心了。”

    这宅子里院落不多,要安排秦姨娘住在哪儿也是小玫头疼了许久的事,主屋自然不能给秦姨娘住,别的院落又小了些,最后才选了这么间院落。见秦姨娘赞自己小玫就笑着道:“这也是三爷想出的主意,说姨娘您喜欢宽敞些的屋子,只是这宅子本就不大,到处都是窄的,后来挑出这所院落来,冬太阳也好,夏有这葡萄架能乘凉。又把这东厢房和东屋打通了做个间,姨娘住在里间,外面就让服侍的人住着。”

    小玫在这里说话,初妈妈听见了已经在里面打起帘子请他们进去,这帐桌椅自然是这边安排的,秦姨娘的丫鬟正在那铺着,见主人们进来忙垂手上前行礼。秦姨娘这两个丫鬟一个叫花一个叫秋月,年纪虽才十三四岁,也服侍秦姨娘四五年了,那个婆子姓朱,死了丈夫养活不起儿子这才卖到林家,这朱妈妈有些老实,这才被安排到秦姨娘房里,一晃也七八年了。

    此时秦姨娘能搬出来和儿子住,又见小玫是个和颜悦色的,比不得先头那位眉间总是有股不耐烦的味道,她们几个已觉得十分幸运,毕竟秦姨娘怎么说也是妾出,比不得那嫡室正配可以随意拿捏媳妇的。

    秦姨娘上前摸摸,见这十分结实,又见里面这些家具样样精巧,那泪忍不住又要落,小玫忙笑着道:“中间那间就铺设桌椅,以后姨娘要有个客,或者想和人斗斗牌也好在那里,西屋平晒不到什么太阳,就放了姨娘的行李,姨娘您瞧可好?”秦姨娘这时除了满口说好,再说不出别的话。

    林三爷见自己姨娘从进来到现在都没为难妻子,这才松了口气,毕竟林三爷也怕秦姨娘在家里这些子,说不定被几个姨娘撺掇几句,就学上几手折磨媳妇的招数。现在瞧来,一切都还好。

    这座院落不大,转了一圈回到中间那屋坐下,秦姨娘端了小玫亲自倒过来的茶笑道:“我就晓得三是个伶俐能做事的,前儿你王姨娘还和我说,怕你不大会做事,要我教教你怎么管家。我说我又不是太太那样的人,哪会管家呢。你二姐姐也说,这娶了媳妇就该放手让媳妇去管,做老人的就该好好地在这家里享福,横竖衣来伸手饭来张口,难得不用再服侍人,难道还要再心?”

    林三爷这算完全放心,不由瞧妻子一眼。小玫对丈夫微微一笑,这种打算小玫也有的,毕竟林家那么多的姨娘妾室,有几个没安好心的那是肯定的,好在大姑子聪慧明白事理,只两句就把念头打消了。想到这小玫就笑道:“还有件事没和姨娘说呢,这东厢房是和东屋打通了,剩下一间服侍姨娘的人也住的。西厢房可还空在那儿,想着不如给姨娘设个小厨房,到时冬姨娘要汤要水也方便。”

    设个小厨房,秦姨娘的嘴都要乐歪了:“这好,只是会不会太花银子了。”这世上要是花银子就能买来清静,多花点又算什么?小玫面上笑容没变:“这边多了,那边就裁了,不过是在这堆个灶,置办些家伙就可。”跟了秦姨娘来的朱妈妈已经连连点头:“三这主意好,姨娘平不大抗饿,特别是冬,往往到了半夜就想吃点东西,但那时大厨房已经熄了火,不过就是用茶送点点心进去。点心油腻腻的,吃两块就不想了。长此以往对子也不好。要在这设个厨房,自可以熬好粥在厨房里用水偎着,姨娘晚间要饿端过来就成。冬吃些的,对子也好。”

    秦姨娘听了小玫和朱妈妈这番对答,登时觉得自己就和那老封君一样,人人都为自己考虑,子都要轻了不少,当然乐的点头。等帐铺设好了秦姨娘又进去里面瞧瞧,只觉比在林家宅子那座小院落好了不少,吃完饭又由儿子儿媳陪着说笑一会儿,熬了这么半辈子,直到此时才有熬出头的感觉。

    等回到房里,林三爷拉住小玫的手道:“谢谢你。”小玫当然晓得丈夫为何而说这话,只是轻笑一声:“都说过,你我是夫妻,你待我爹娘好,我若待你姨娘不好,那叫什么?”这话让林三爷心里像吃了蜜一样,把小玫搂个满怀:“方才娘说的也有道理,早生个儿子,你想,我都二十了,石兄的儿子都两个月了。”

    小玫觉得心里苏苏麻麻的,但还是一胳膊拐过去:“大白天的,你做什么怪?说到石大爷,前儿他不是还约你二月一起出去?”

重要声明:小说《玫兰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