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嫡庶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秋李子 书名:玫兰曲
    秦姨娘的脸已经沉下来:“黄妹妹,你这什么意思?我媳妇难道就是陪你说说话的?你要真好心想和我姐妹一叙,怎么从没见你把你媳妇带来陪我们说说话?”说着秦姨娘就叫丫鬟:“去,把二请来,说黄姨娘在我这里,请她过来陪我们说说话。”

    丫鬟是明白其中关节的,怎么敢去请,只答应着不敢走出去。黄姨娘一张脸也沉下来了,秦姨娘这是故意往她心口上戳刀子。自己那个媳妇虽说比林三爷休掉那个稍微好一点,但也只是好那么一点而已,吃穿用度是不缺的,但别的就没有了。别说摆婆婆架子,就算是想稍微亲点,都会被她很快推脱说有事,孙子生下后自己想多瞧瞧孙子都不成,每只照例让自己瞧一回,也不让孙子和自己亲近。黄姨娘心里十分不满,不就是个外室之女,摆出一副千金大小姐的样子来做什么?但这媳妇礼数周到,没法挑出错来,黄姨娘也只有忍着。

    原本那位三还在的时候,黄姨娘还有个比较,自觉比秦姨娘好多了。谁知那位被休,林三爷再娶竟娶了这么一位,原本黄姨娘还高兴,自己媳妇虽是个外室之女,但也算是大族之女,那边已经承认了她的份,总好过小玫这个丫鬟出被放出去的。谁晓得边一个心腹婆子就说,娶个这样的,自然不好在秦姨娘面前拿大,以后秦姨娘的子会过的舒服许多。

    这话又勾起黄姨娘心中的不足来,晓得过门第二天会过来会亲,急急地就收拾好了来这边,也不敢往林太太那边去,必要用言语打击的小玫和秦姨娘之间生了嫌疑才好,哪晓得秦姨娘竟要人去请二,那手一握就对秦姨娘道:“秦姐姐,你别一口一个你的媳妇,三爷虽是你生的,你我都是太太的人,这媳妇还是先要认太太做婆婆才轮到你。”这话说出来黄姨娘也有些气闷,但不得不说。

    她们俩这言来语去的,林三爷的眉早已皱起,小玫对这些后院中妾室互斗的事听的见的多了,见丈夫双眉皱起就轻声道:“你不是说先出去逛逛?那就先去寻大哥二哥他们。我在这里陪姨娘们说说话也没什么。”林三爷有些不放心:“这里,你。”

    虽只三个字,但小玫已经明白丈夫要说的话,只是浅浅一笑,虽对着林三爷说,但其实是说给两位脸红脖子粗的姨娘听的:“婆婆也是要我们孝顺的,但姨娘总是长辈,陪她们说说话也没什么,这也是做人小辈的道理。”秦姨娘听了这话心里十分熨帖,斜瞅黄姨娘一眼,瞧瞧,我这媳妇多会说话。

    黄姨娘没想到小玫竟会这样说,一口茶卡在喉咙里面咽不下去,被呛的咳嗽。秦姨娘得意地瞧着黄姨娘,对丫鬟道:“听到你三说得了吗?我们虽是姨娘,也是长辈,请二过来吧。”还没忘记这件事呢,丫鬟十分为难地看着黄姨娘,黄姨娘气得把茶杯重重地放到桌上:“叫你去就去,没听你三说吗,那是小辈。”

    丫鬟这才应是出去,林三爷还是有些担心地望着小玫,小玫对林三爷笑一笑又点一点头,虽然一个字也没说,但林三爷却觉得妻子已经说了很多的话,已经明白妻子的心,对妻子点一点头就对秦黄两姨娘说了后才离开。

    见小玫目送着林三爷离开,黄姨娘此时的酸楚又是另一样了,开口时候那话就酸的不能听了:“哎,这刚成亲的小夫妻,果然是如胶似膝的,瞧瞧,这会儿都舍不得把眼收回来。”这样嘴巴刻薄的人年轻时候还好,还能仗着面容被视为俏可人,可到了年老时候就变成尖酸刻薄,让人只能生厌。

    小玫心里暗忖就让丫鬟重新沏茶换点心,秦姨娘听到黄姨娘这样说,未免也添了几分伤心,毕竟是做妾的,男人的恩浓往往起后就消失不见,这样明目张胆地在众人面前含脉脉目送丈夫离去的事是不敢做的。小玫见黄姨娘说出这句话后秦姨娘面上也有戚戚之色,心里明白这是为了什么。

    毕竟自己的亲婆婆是做妾的,妻妾是不一样的,待嫡婆婆和亲婆婆可要分别相待。这些小玫早已想过,只是给秦黄两位姨娘各自倒了杯茶才笑着道:“黄姨娘这话说的,倒让我不好意思起来,只是黄姨娘也是做长辈的,难道不喜欢小辈们欢欢喜喜的?而是成吵吵闹闹黄姨娘才欢喜吗?”

    黄姨娘没料到小玫会这样反问,那唇就张在那里接不了话。秦姨娘端了自己儿媳妇倒的茶,顿时觉得十分有面子,虽不是跪着奉茶的,可也不是像二一样让丫鬟端给黄姨娘,而是恭恭敬敬给自己倒茶。秦姨娘喝了口就斜黄姨娘一眼:“对,我们做上辈的,就是要望着小辈们甜甜蜜蜜的,要是连新婚夫妻都不甜蜜,这子还有什么过头?”

    黄姨娘被秦姨娘这话又堵住,也不管手里的茶是的凉的,一口就把茶喝光,结果难免又被呛到,又咳嗽几声就听到丫鬟在外说二来了。接着帘子挑起,林二走了进来,黄秦两位姨娘都坐着不动,小玫上前相迎:“二嫂子好,方才黄姨娘说说话的人少了些,想起你也在,才请你过来说说话的。”

    林二对黄姨娘这位亲婆婆,是巴不得永远不要出现在自己跟前,但碍于礼法,不得不对她礼数周到,但平的亲是半分都没有。这回肯过来还是瞧着小玫这个新媳妇的面子上,此时听了小玫这么说就道:“我口拙舌笨的,也没什么能说的,陪着坐一会儿倒是。”

    说着林二自顾坐下,对黄秦两位姨娘点下头就当打过招呼,见自己媳妇又是这样,再瞧瞧小玫,黄姨娘那酸水不免咕噜噜往外冒,用帕子点下唇角:“二要能算口拙舌笨,我真不晓得这家里还怎么找的出别的伶俐人。前儿还听说太太夸你会说话,还说教的哥儿也是极聪明的,今儿当着三,就谦虚起来了。”

    林二只觉得屋子里闷的很,怎么都待的不舒服,但新妯娌的面子也要给,只得忍着气道:“姨娘说笑了,婆婆这个人平最为宽厚,我不过多说了几句就被婆婆赞了罢了。至于哥儿,小孩子不大都看起来一样?”黄姨娘哼了一声没有接话,秦姨娘这会儿是十分喜悦,虽说自己这个媳妇出不大好,但孝顺啊,只要有孝顺这个优点,那什么缺点都能盖过去。

    丫鬟已在外面道:“二,太太那边柳嫂子来了,说午饭已经备好,请两位过去用饭。太太还说了,听得黄姨娘也来了,吩咐厨房送桌酒席过来,秦姨娘就陪着黄姨娘多用一些。”终于可以走了,林二笑着挽起小玫的手:“那我们就先告辞了。”说着总算行了一礼就匆匆离去。

    黄姨娘一张脸顿时沉下来,秦姨娘心里高兴也不瞧她,只是道:“太太是为人最宽厚的,这桌酒席一定很好。”黄姨娘又灌了杯茶进去才瞧秦姨娘:“你有什么好高兴的,你亲儿媳妇不也一口一个姨娘?”秦姨娘又斜了一眼:“你不也一样吗?我说黄妹妹,有些事呢,你别太计较了,我们做妾的本就薄命,你还想别的做什么?”

    里面两人在说话,外头林二和小玫走出一段路之后林二总算开口:“三婶婶是个伶俐聪明人,只是这样人家,是有规矩的,也是分嫡庶的,对姨娘们太好了些,未免会惹婆婆不快。”不管这话是好是坏,小玫笑着道:“二嫂说的有理,我们这样嫁了庶子的,对嫡婆婆是最难相待的。对嫡婆婆自然是要亲近孝顺的,可是对姨娘也不能不闻不问,怎么说没有姨娘也就没了自己的丈夫。二嫂,要晓得,姨娘总是生了儿子的人,母子之间天生就有亲近,这会儿又是在那边住着。对姨娘多添上一分亲并没有损什么,但一来可以拢住丈夫的心,二来呢,”

    小玫顿一顿才笑道:“婆婆是个最讲规矩和宽厚的人,晓得待姨娘亲了一分,并不会心里对你有什么芥蒂。况且,”小玫望一望四周才悄悄地道:“婆婆总是嫡母,有自己的亲儿媳妇。”林二的唇抿紧,她是外室之女,从小随母亲住在外头,直到十三岁母亲死了才被父亲接进那家里,嫡母对她不能称好但也不坏,就是那样平平淡淡,但派了嬷嬷来教规矩,教的最明白的就是嫡庶之别。

    那时林二才晓得,就算被父亲接进家中,自己是外室之女的份怎么都不能洗刷掉。

    作者有话要说:林二是被矫枉过正了。其实做为一个亲婆婆还活着的庶子媳妇,的确是比较难摆平这其中的关系的。

    秦姨娘的脸已经沉下来:“黄妹妹,你这什么意思?我媳妇难道就是陪你说说话的?你要真好心想和我姐妹一叙,怎么从没见你把你媳妇带来陪我们说说话?”说着秦姨娘就叫丫鬟:“去,把二请来,说黄姨娘在我这里,请她过来陪我们说说话。”

    丫鬟是明白其中关节的,怎么敢去请,只答应着不敢走出去。黄姨娘一张脸也沉下来了,秦姨娘这是故意往她心口上戳刀子。自己那个媳妇虽说比林三爷休掉那个稍微好一点,但也只是好那么一点而已,吃穿用度是不缺的,但别的就没有了。别说摆婆婆架子,就算是想稍微亲点,都会被她很快推脱说有事,孙子生下后自己想多瞧瞧孙子都不成,每只照例让自己瞧一回,也不让孙子和自己亲近。黄姨娘心里十分不满,不就是个外室之女,摆出一副千金大小姐的样子来做什么?但这媳妇礼数周到,没法挑出错来,黄姨娘也只有忍着。

    原本那位三还在的时候,黄姨娘还有个比较,自觉比秦姨娘好多了。谁知那位被休,林三爷再娶竟娶了这么一位,原本黄姨娘还高兴,自己媳妇虽是个外室之女,但也算是大族之女,那边已经承认了她的份,总好过小玫这个丫鬟出被放出去的。谁晓得边一个心腹婆子就说,娶个这样的,自然不好在秦姨娘面前拿大,以后秦姨娘的子会过的舒服许多。

    这话又勾起黄姨娘心中的不足来,晓得过门第二天会过来会亲,急急地就收拾好了来这边,也不敢往林太太那边去,必要用言语打击的小玫和秦姨娘之间生了嫌疑才好,哪晓得秦姨娘竟要人去请二,那手一握就对秦姨娘道:“秦姐姐,你别一口一个你的媳妇,三爷虽是你生的,你我都是太太的人,这媳妇还是先要认太太做婆婆才轮到你。”这话说出来黄姨娘也有些气闷,但不得不说。

    她们俩这言来语去的,林三爷的眉早已皱起,小玫对这些后院中妾室互斗的事听的见的多了,见丈夫双眉皱起就轻声道:“你不是说先出去逛逛?那就先去寻大哥二哥他们。我在这里陪姨娘们说说话也没什么。”林三爷有些不放心:“这里,你。”

    虽只三个字,但小玫已经明白丈夫要说的话,只是浅浅一笑,虽对着林三爷说,但其实是说给两位脸红脖子粗的姨娘听的:“婆婆也是要我们孝顺的,但姨娘总是长辈,陪她们说说话也没什么,这也是做人小辈的道理。”秦姨娘听了这话心里十分熨帖,斜瞅黄姨娘一眼,瞧瞧,我这媳妇多会说话。

    黄姨娘没想到小玫竟会这样说,一口茶卡在喉咙里面咽不下去,被呛的咳嗽。秦姨娘得意地瞧着黄姨娘,对丫鬟道:“听到你三说得了吗?我们虽是姨娘,也是长辈,请二过来吧。”还没忘记这件事呢,丫鬟十分为难地看着黄姨娘,黄姨娘气得把茶杯重重地放到桌上:“叫你去就去,没听你三说吗,那是小辈。”

    丫鬟这才应是出去,林三爷还是有些担心地望着小玫,小玫对林三爷笑一笑又点一点头,虽然一个字也没说,但林三爷却觉得妻子已经说了很多的话,已经明白妻子的心,对妻子点一点头就对秦黄两姨娘说了后才离开。

    见小玫目送着林三爷离开,黄姨娘此时的酸楚又是另一样了,开口时候那话就酸的不能听了:“哎,这刚成亲的小夫妻,果然是如胶似膝的,瞧瞧,这会儿都舍不得把眼收回来。”这样嘴巴刻薄的人年轻时候还好,还能仗着面容被视为俏可人,可到了年老时候就变成尖酸刻薄,让人只能生厌。

    小玫心里暗忖就让丫鬟重新沏茶换点心,秦姨娘听到黄姨娘这样说,未免也添了几分伤心,毕竟是做妾的,男人的恩浓往往起后就消失不见,这样明目张胆地在众人面前含脉脉目送丈夫离去的事是不敢做的。小玫见黄姨娘说出这句话后秦姨娘面上也有戚戚之色,心里明白这是为了什么。

    毕竟自己的亲婆婆是做妾的,妻妾是不一样的,待嫡婆婆和亲婆婆可要分别相待。这些小玫早已想过,只是给秦黄两位姨娘各自倒了杯茶才笑着道:“黄姨娘这话说的,倒让我不好意思起来,只是黄姨娘也是做长辈的,难道不喜欢小辈们欢欢喜喜的?而是成吵吵闹闹黄姨娘才欢喜吗?”

    黄姨娘没料到小玫会这样反问,那唇就张在那里接不了话。秦姨娘端了自己儿媳妇倒的茶,顿时觉得十分有面子,虽不是跪着奉茶的,可也不是像二一样让丫鬟端给黄姨娘,而是恭恭敬敬给自己倒茶。秦姨娘喝了口就斜黄姨娘一眼:“对,我们做上辈的,就是要望着小辈们甜甜蜜蜜的,要是连新婚夫妻都不甜蜜,这子还有什么过头?”

    黄姨娘被秦姨娘这话又堵住,也不管手里的茶是的凉的,一口就把茶喝光,结果难免又被呛到,又咳嗽几声就听到丫鬟在外说二来了。接着帘子挑起,林二走了进来,黄秦两位姨娘都坐着不动,小玫上前相迎:“二嫂子好,方才黄姨娘说说话的人少了些,想起你也在,才请你过来说说话的。”

    林二对黄姨娘这位亲婆婆,是巴不得永远不要出现在自己跟前,但碍于礼法,不得不对她礼数周到,但平的亲是半分都没有。这回肯过来还是瞧着小玫这个新媳妇的面子上,此时听了小玫这么说就道:“我口拙舌笨的,也没什么能说的,陪着坐一会儿倒是。”

    说着林二自顾坐下,对黄秦两位姨娘点下头就当打过招呼,见自己媳妇又是这样,再瞧瞧小玫,黄姨娘那酸水不免咕噜噜往外冒,用帕子点下唇角:“二要能算口拙舌笨,我真不晓得这家里还怎么找的出别的伶俐人。前儿还听说太太夸你会说话,还说教的哥儿也是极聪明的,今儿当着三,就谦虚起来了。”

    林二只觉得屋子里闷的很,怎么都待的不舒服,但新妯娌的面子也要给,只得忍着气道:“姨娘说笑了,婆婆这个人平最为宽厚,我不过多说了几句就被婆婆赞了罢了。至于哥儿,小孩子不大都看起来一样?”黄姨娘哼了一声没有接话,秦姨娘这会儿是十分喜悦,虽说自己这个媳妇出不大好,但孝顺啊,只要有孝顺这个优点,那什么缺点都能盖过去。

    丫鬟已在外面道:“二,太太那边柳嫂子来了,说午饭已经备好,请两位过去用饭。太太还说了,听得黄姨娘也来了,吩咐厨房送桌酒席过来,秦姨娘就陪着黄姨娘多用一些。”终于可以走了,林二笑着挽起小玫的手:“那我们就先告辞了。”说着总算行了一礼就匆匆离去。

    黄姨娘一张脸顿时沉下来,秦姨娘心里高兴也不瞧她,只是道:“太太是为人最宽厚的,这桌酒席一定很好。”黄姨娘又灌了杯茶进去才瞧秦姨娘:“你有什么好高兴的,你亲儿媳妇不也一口一个姨娘?”秦姨娘又斜了一眼:“你不也一样吗?我说黄妹妹,有些事呢,你别太计较了,我们做妾的本就薄命,你还想别的做什么?”

    里面两人在说话,外头林二和小玫走出一段路之后林二总算开口:“三婶婶是个伶俐聪明人,只是这样人家,是有规矩的,也是分嫡庶的,对姨娘们太好了些,未免会惹婆婆不快。”不管这话是好是坏,小玫笑着道:“二嫂说的有理,我们这样嫁了庶子的,对嫡婆婆是最难相待的。对嫡婆婆自然是要亲近孝顺的,可是对姨娘也不能不闻不问,怎么说没有姨娘也就没了自己的丈夫。二嫂,要晓得,姨娘总是生了儿子的人,母子之间天生就有亲近,这会儿又是在那边住着。对姨娘多添上一分亲并没有损什么,但一来可以拢住丈夫的心,二来呢,”

    小玫顿一顿才笑道:“婆婆是个最讲规矩和宽厚的人,晓得待姨娘亲了一分,并不会心里对你有什么芥蒂。况且,”小玫望一望四周才悄悄地道:“婆婆总是嫡母,有自己的亲儿媳妇。”林二的唇抿紧,她是外室之女,从小随母亲住在外头,直到十三岁母亲死了才被父亲接进那家里,嫡母对她不能称好但也不坏,就是那样平平淡淡,但派了嬷嬷来教规矩,教的最明白的就是嫡庶之别。

    那时林二才晓得,就算被父亲接进家中,自己是外室之女的份怎么都不能洗刷掉。

重要声明:小说《玫兰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