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成全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秋李子 书名:玫兰曲
    林三爷说完话并不急,只在那等着陈母的回话,陈母仔仔细细判断过了,这不是做梦也不是听错,林三爷的确说了要三媒六聘明媒正娶自己女儿,这样的诚心,貌似要再拒绝的话也不好。可是女儿家嫁人是一辈子的事,一辈子那么长,谁能保证不发生点别的什么?

    陈母清清嗓子才说:“林三爷,你的美意按说我们不该拒绝,可是这嫁人是一辈子的事。林三爷纵用三媒六聘明媒正娶,可谁能保证林三爷这一辈子都待我女儿如初?若有一林三爷后悔娶这么一个丫鬟出的女子,你让我女儿如何自处?没有丈夫撑腰的妻子,下场之惨我并不是没有见过,林三爷,你的好意我们只有心领,但不敢接受。”

    原本林三爷以为说出这样一番话,陈母就该放心把小玫嫁给自己,但没想到得到的依旧是拒绝。一辈子那样长,谁能保证说出的话不会变,小玫靠在门后听着自己娘说的话,心头的动渐渐平息,手放在门闩上迟迟没有动。

    风吹过小玫的脸,有什么冰冷的感觉,原来不知什么时候,泪已经流下,不晓得这泪是为何而流。桃儿搂着樱子在屋子里瞧着,平常最多话的樱子这时都把嘴紧紧闭着,眼睁的大大的不敢说一句话。过了很久才听到桃儿叹息了一声,樱子终于忍不住小声问:“二姐,为什么娘不答应呢?嫁了林三爷,姐姐就可以穿很漂亮的衣服了。”

    桃儿把妹妹搂紧一些,脸贴一下她的额头,除了摇头不晓得该怎样告诉妹妹这里面曲里拐弯的事。桃儿既然不说,樱子继续沉默。小玫并不知道两个妹妹在屋里的对话,只是用手把脸上冰冷的泪水擦掉,有些事,要迈出那么一步,着实很难。

    外面很安静,是不是林三爷已经走了?小玫又擦一下脸上的泪,正打算开门让娘进来的时候听到林三爷的声音响起:“伯母有这样的想法也是人之常。我没有别的可保证的,家母前来提亲那,伯母才晓得我的真心。”

    这话真是里外皆惊,陈母一时没有回答,林三爷的声音又响起:“伯母,小侄虽没读多少书,但也晓得妻子的重要。明媒正娶的妻子,怎能任由别人践踏,看着别人践踏自己的妻子,其实丢的是自己的脸面。”小玫的手放在门闩上,恨不得冲出去告诉自己的娘,既然这样就答应了吧,可是那手软软的提不起劲来,只是靠在门上心里已经百转千回。

    陈母是真的没有料到林三爷会如此,站在那说不出话来,林三爷说完这话就一揖到地并没等陈母的回答就带着双喜离开。当林三爷走出数步,陈母才想到自己该说什么,喉咙都有些干涩:“三爷若能说到做到,我把女儿嫁你又何妨?”说完这话陈母觉得心中一片释然,所有瞻前顾后的顾虑都消失,自己的女儿自己明白,她配得上这样的人家,不就是出低一些,但自己女儿什么比不上那些出大家的姑娘们?

    陈母说出这句话后,林三爷展颜一笑,这一笑让陈母在心里点头,不错,比朱尔郎那个没长开的榆木疙瘩好太多了。林三爷停下脚步对陈母行礼下去:“有岳母这句,小婿就放心了,择上门求亲。”这会儿就自称小婿,陈母心里不由啧啧两声,看着林三爷带着双喜离开。

    林三爷才刚走,两边那些住户的门就打开,出来的人都满面红光喜气洋洋,上前和陈母打招呼,嘴里说着恭喜的话。陈母虽然答应了,但心里还是有那么几分忐忑,看见众人纷纷说恭喜就道:“没定下呢,现在说恭喜未免有些早了。”

    有人尖着嗓子道:“陈嫂子你别这么自谦,谁不晓得你闺女在这是个尖儿,现在人都直接说了还不算定下的话,怎样才算定下?”陈母当了她们也不能说什么对方门槛太高的话,只又敷衍几句就开门进家。

    一进家门就看见小玫站在那里脸上泪痕纵横,陈母叹口气:“哎,闺女,我虽答应了,但以后你的子是你自己过,嫁到那样人家,是福是祸都要自己担着,若有那么一,你别怪我。”小玫擦擦脸上的泪努力露出一个笑来:“娘,我明白,不过……”

    陈母并没让女儿说完既把手摆起来:“别说什么不过的事,小玫,娘相信你。还有,不要怕,林家是明媒正娶的,你不比别人差。”小玫嗯了一声就见陈父急匆匆从铺子那边走过来:“到底怎么一回事,外面都在传说我们把女儿嫁给林家,天爷,林家是什么样的人家,能把女儿嫁去吗?”

    陈母咳嗽一声:“都进城这么久了,还这样大惊小怪的,对方肯来求亲,姿态又放的那么低,我们有什么不敢嫁的?再说你平不也常和那些人打交道,怎么这会儿就怕了?我们女儿别说嫁给林家的一个庶出子,我瞧着,做官太太都做的。”陈父被陈母这两句话说的眉头紧锁:“哎,话可不是这么说,以后亲家相处起来要怎么相处?”

    陈母斜了丈夫一眼:“怎么相处?既是亲家就该是亲家样的相处,难道还要你去叫老爷磕头行礼吗?”陈父被自己婆娘说的呵呵一笑,可还是扭了扭脖子,哎,这事还真是想不通,为何林三爷就瞧中自己女儿了?以后到底怎么相处?

    林三爷带了双喜一进林家大门就往林太太的上房去,丫鬟看见忙打起帘子传报,林三爷进了屋见柳嫂正在和林太太说些什么。今这样,只怕不到明大清早就传遍全城了,嫡母晓得早些也好。

    瞧见林三爷进来,林太太的眉皱一皱,自己这个庶子也能算乖巧听话,现在做生意也还得法,怎么就偏偏看中一个丫鬟,若是一般掌柜之女,截长就短,还能娶进门来做正室,可毕竟做过十来年的丫鬟,以后相处起来未免尴尬。见林三爷行礼就温言叫他起来:“你的婚事我心里也想了这许久,知道你自己有主意,但三爷我今儿说一句,你的婚事可不是你一人的事,还关乎林家的面子。”

    林太太说的隐晦,但林三爷明白这弦外之音,只是跪在那道:“母亲的顾虑儿子是知道的,但是母亲,儿子已经休了一房,这是再娶,不过是想好好地娶一个媳妇回家来照管家务,孝敬长辈。别人家的闺女,儿子终究是再娶,一是怕委屈了她们,二来儿子的形母亲也是明白的,她们就算嫁来,心里难免也有委屈。但那些小户之女,未必会晓得这样大户人家的人事。但若娶小玫就不一样了,她虽做过丫鬟,却是极得倚重的,对这些都很清楚明白,二来石兄夫妻待她也极好,并不视为丫鬟。儿子想着小玫除出外,样样都不差,这才定下娶她。至于面子,”

    林三爷停下不说,但林太太晓得他后面要说的话才是至关紧要的,果然林三爷踌躇一下才道:“儿子又不偷不抢也没私相授受,大大方方请人去提亲,三媒六聘都做到,事事合乎规矩,别人就算要拿小玫做过丫鬟说嘴,可这城里并不是没有那样出后来儿子成器做老封君的,过大寿时候不也一样人来人往,甚至有人以和她说话为荣。母亲,小玫既嫁到我林家来,那就是我林家的媳妇,之前的事就不要再提。”

    林太太倒没想到林三爷想的这么仔细,叹口气道:“你今这话,我若不答应这门亲事,只怕你就不肯起来了?”林三爷听了这话心里松快一些,晓得自己嫡母已经口松了,规规矩矩跪在地上道:“母亲若执意不肯,儿子也不能多说什么,只是先娶由了爹娘,再娶也只有儿子自己做主,到时也只有遣媒上门。”

    林太太摇头:“老三啊老三,从来都当你十分乖巧,可是你这一执拗起来,那真是九头牛都拉不回来。罢了,这儿女就是一辈子的债,明儿寻个媒婆来,瞧个好子去提亲吧。”林太太这是答应了,林三爷恭敬应是又道:“儿子还有个不之请,还请母亲亲自带了媒婆去提亲。”

    林太太脸色一沉,林三爷已经膝行到她面前:“儿子晓得母亲定是难做的,可是母亲方才也说了,小玫嫁进来算是高攀,若母亲待她淡淡的,难免下人们有样学样。母亲历来对待儿子慈,还请母亲答应儿子这个请求。”林太太闭下眼,既然都答应嫁过来了,再做别的也不过是枉做小人,叹口气道:“哎,我也见过那姑娘,长的也还算出众,但也没什么特别的,你竟这样舍不得,都这样求上了,我不答应又如何?”

    作者有话要说:这章改了好多遍,呼呼。

    林三爷说完话并不急,只在那等着陈母的回话,陈母仔仔细细判断过了,这不是做梦也不是听错,林三爷的确说了要三媒六聘明媒正娶自己女儿,这样的诚心,貌似要再拒绝的话也不好。可是女儿家嫁人是一辈子的事,一辈子那么长,谁能保证不发生点别的什么?

    陈母清清嗓子才说:“林三爷,你的美意按说我们不该拒绝,可是这嫁人是一辈子的事。林三爷纵用三媒六聘明媒正娶,可谁能保证林三爷这一辈子都待我女儿如初?若有一林三爷后悔娶这么一个丫鬟出的女子,你让我女儿如何自处?没有丈夫撑腰的妻子,下场之惨我并不是没有见过,林三爷,你的好意我们只有心领,但不敢接受。”

    原本林三爷以为说出这样一番话,陈母就该放心把小玫嫁给自己,但没想到得到的依旧是拒绝。一辈子那样长,谁能保证说出的话不会变,小玫靠在门后听着自己娘说的话,心头的动渐渐平息,手放在门闩上迟迟没有动。

    风吹过小玫的脸,有什么冰冷的感觉,原来不知什么时候,泪已经流下,不晓得这泪是为何而流。桃儿搂着樱子在屋子里瞧着,平常最多话的樱子这时都把嘴紧紧闭着,眼睁的大大的不敢说一句话。过了很久才听到桃儿叹息了一声,樱子终于忍不住小声问:“二姐,为什么娘不答应呢?嫁了林三爷,姐姐就可以穿很漂亮的衣服了。”

    桃儿把妹妹搂紧一些,脸贴一下她的额头,除了摇头不晓得该怎样告诉妹妹这里面曲里拐弯的事。桃儿既然不说,樱子继续沉默。小玫并不知道两个妹妹在屋里的对话,只是用手把脸上冰冷的泪水擦掉,有些事,要迈出那么一步,着实很难。

    外面很安静,是不是林三爷已经走了?小玫又擦一下脸上的泪,正打算开门让娘进来的时候听到林三爷的声音响起:“伯母有这样的想法也是人之常。我没有别的可保证的,家母前来提亲那,伯母才晓得我的真心。”

    这话真是里外皆惊,陈母一时没有回答,林三爷的声音又响起:“伯母,小侄虽没读多少书,但也晓得妻子的重要。明媒正娶的妻子,怎能任由别人践踏,看着别人践踏自己的妻子,其实丢的是自己的脸面。”小玫的手放在门闩上,恨不得冲出去告诉自己的娘,既然这样就答应了吧,可是那手软软的提不起劲来,只是靠在门上心里已经百转千回。

    陈母是真的没有料到林三爷会如此,站在那说不出话来,林三爷说完这话就一揖到地并没等陈母的回答就带着双喜离开。当林三爷走出数步,陈母才想到自己该说什么,喉咙都有些干涩:“三爷若能说到做到,我把女儿嫁你又何妨?”说完这话陈母觉得心中一片释然,所有瞻前顾后的顾虑都消失,自己的女儿自己明白,她配得上这样的人家,不就是出低一些,但自己女儿什么比不上那些出大家的姑娘们?

    陈母说出这句话后,林三爷展颜一笑,这一笑让陈母在心里点头,不错,比朱尔郎那个没长开的榆木疙瘩好太多了。林三爷停下脚步对陈母行礼下去:“有岳母这句,小婿就放心了,择上门求亲。”这会儿就自称小婿,陈母心里不由啧啧两声,看着林三爷带着双喜离开。

    林三爷才刚走,两边那些住户的门就打开,出来的人都满面红光喜气洋洋,上前和陈母打招呼,嘴里说着恭喜的话。陈母虽然答应了,但心里还是有那么几分忐忑,看见众人纷纷说恭喜就道:“没定下呢,现在说恭喜未免有些早了。”

    有人尖着嗓子道:“陈嫂子你别这么自谦,谁不晓得你闺女在这是个尖儿,现在人都直接说了还不算定下的话,怎样才算定下?”陈母当了她们也不能说什么对方门槛太高的话,只又敷衍几句就开门进家。

    一进家门就看见小玫站在那里脸上泪痕纵横,陈母叹口气:“哎,闺女,我虽答应了,但以后你的子是你自己过,嫁到那样人家,是福是祸都要自己担着,若有那么一,你别怪我。”小玫擦擦脸上的泪努力露出一个笑来:“娘,我明白,不过……”

    陈母并没让女儿说完既把手摆起来:“别说什么不过的事,小玫,娘相信你。还有,不要怕,林家是明媒正娶的,你不比别人差。”小玫嗯了一声就见陈父急匆匆从铺子那边走过来:“到底怎么一回事,外面都在传说我们把女儿嫁给林家,天爷,林家是什么样的人家,能把女儿嫁去吗?”

    陈母咳嗽一声:“都进城这么久了,还这样大惊小怪的,对方肯来求亲,姿态又放的那么低,我们有什么不敢嫁的?再说你平不也常和那些人打交道,怎么这会儿就怕了?我们女儿别说嫁给林家的一个庶出子,我瞧着,做官太太都做的。”陈父被陈母这两句话说的眉头紧锁:“哎,话可不是这么说,以后亲家相处起来要怎么相处?”

    陈母斜了丈夫一眼:“怎么相处?既是亲家就该是亲家样的相处,难道还要你去叫老爷磕头行礼吗?”陈父被自己婆娘说的呵呵一笑,可还是扭了扭脖子,哎,这事还真是想不通,为何林三爷就瞧中自己女儿了?以后到底怎么相处?

    林三爷带了双喜一进林家大门就往林太太的上房去,丫鬟看见忙打起帘子传报,林三爷进了屋见柳嫂正在和林太太说些什么。今这样,只怕不到明大清早就传遍全城了,嫡母晓得早些也好。

    瞧见林三爷进来,林太太的眉皱一皱,自己这个庶子也能算乖巧听话,现在做生意也还得法,怎么就偏偏看中一个丫鬟,若是一般掌柜之女,截长就短,还能娶进门来做正室,可毕竟做过十来年的丫鬟,以后相处起来未免尴尬。见林三爷行礼就温言叫他起来:“你的婚事我心里也想了这许久,知道你自己有主意,但三爷我今儿说一句,你的婚事可不是你一人的事,还关乎林家的面子。”

    林太太说的隐晦,但林三爷明白这弦外之音,只是跪在那道:“母亲的顾虑儿子是知道的,但是母亲,儿子已经休了一房,这是再娶,不过是想好好地娶一个媳妇回家来照管家务,孝敬长辈。别人家的闺女,儿子终究是再娶,一是怕委屈了她们,二来儿子的形母亲也是明白的,她们就算嫁来,心里难免也有委屈。但那些小户之女,未必会晓得这样大户人家的人事。但若娶小玫就不一样了,她虽做过丫鬟,却是极得倚重的,对这些都很清楚明白,二来石兄夫妻待她也极好,并不视为丫鬟。儿子想着小玫除出外,样样都不差,这才定下娶她。至于面子,”

    林三爷停下不说,但林太太晓得他后面要说的话才是至关紧要的,果然林三爷踌躇一下才道:“儿子又不偷不抢也没私相授受,大大方方请人去提亲,三媒六聘都做到,事事合乎规矩,别人就算要拿小玫做过丫鬟说嘴,可这城里并不是没有那样出后来儿子成器做老封君的,过大寿时候不也一样人来人往,甚至有人以和她说话为荣。母亲,小玫既嫁到我林家来,那就是我林家的媳妇,之前的事就不要再提。”

    林太太倒没想到林三爷想的这么仔细,叹口气道:“你今这话,我若不答应这门亲事,只怕你就不肯起来了?”林三爷听了这话心里松快一些,晓得自己嫡母已经口松了,规规矩矩跪在地上道:“母亲若执意不肯,儿子也不能多说什么,只是先娶由了爹娘,再娶也只有儿子自己做主,到时也只有遣媒上门。”

    林太太摇头:“老三啊老三,从来都当你十分乖巧,可是你这一执拗起来,那真是九头牛都拉不回来。罢了,这儿女就是一辈子的债,明儿寻个媒婆来,瞧个好子去提亲吧。”林太太这是答应了,林三爷恭敬应是又道:“儿子还有个不之请,还请母亲亲自带了媒婆去提亲。”

    林太太脸色一沉,林三爷已经膝行到她面前:“儿子晓得母亲定是难做的,可是母亲方才也说了,小玫嫁进来算是高攀,若母亲待她淡淡的,难免下人们有样学样。母亲历来对待儿子慈,还请母亲答应儿子这个请求。”林太太闭下眼,既然都答应嫁过来了,再做别的也不过是枉做小人,叹口气道:“哎,我也见过那姑娘,长的也还算出众,但也没什么特别的,你竟这样舍不得,都这样求上了,我不答应又如何?”

重要声明:小说《玫兰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