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事息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秋李子 书名:玫兰曲
    小玫进方家十多年了,印象中的方老太太都是养尊处优从不说一句难听话的,哪晓得就这一会儿方老太太竟变成市井妇人一般,不由呆在那里。不光小玫,所有在场的人都呆掉了,方老太太已经拿起拐杖往领头的人上打去:“公议?我老婆子今儿就瞧瞧,是你们的牙齿硬,还是老婆子的拐杖硬。”

    方老太太虽养尊处优那么多年,当年也是下过地的人,手上力气不是那样从没下过地的女人可比,只几下就打的那人痛呼出声,这么多双眼看着,他又不敢拿着拐杖把方老太太掀翻在地,怎么说方老太太也是他的长辈。只得硬挨了几下才道:“婶婆,晓得您心里有怨,可是这事做孙子的只是听从长辈的话才来的,并不是孙儿自作主张。”

    方老太太收回拐杖眼冷冷地瞧着他:“好啊,谁说的话我今儿倒要问到他脸上,问问这是哪家的规矩,死了人不许葬进祖坟,还要殴打族弟,长辈出来制止还对长辈不敬。你们做的这些事,可真给方家长脸。”方太太陪着方老太太的子长,晓得自己婆婆内里可是十分刚硬的人,不然当年也不会在公公死后一个寡妇把两个孩子带大,还能下狠心把女儿卖掉博一把。

    方家那些下人倒全愣了,方家族内那些人大都年轻,没见识过方老太太年轻时候在族里的风采,怎么都没想到一个看起来慈可亲的老太太一板了脸和村里那些泼妇差不多,也都愣在那。

    方老太太说完话这才把拐杖抬起:“阳生呢?时辰差不多了,快些把棺木放下去把坟做起。”方家人来闹事的时候阳生就吓得躲到一边,害怕被打到,这时听到方老太太这话忙钻出来,理理帽子拿出罗盘开始妆模作样看一下就道:“时辰已到,起灵下葬。”

    方太太把止了哭泣的虎哥儿拉过来,牵着他下跪,土工和杠夫一起动手,把棺材上那只被绑着的公鸡拿过来斩断鸡头丢进坟里,倒进早已预备好的石灰,这才把棺材挪过来打算把棺材放进去。

    远处传来有人的喊声:“住手,谁让你们把人埋进我们方家祖坟。”方老太太转过看着奔来的那三四个人,除了族长还有两个和方老太太平辈的老头。方家族内领头那人急忙奔过去迎着:“叔公你们总算来了,婶婆不许孙儿说话,还打了孙儿,婶婆总是长辈,孙儿也不敢说什么。”

    方老太太才不管这些人,只是冷冷瞧着杠夫们:“谁给你们出的银子,给我下葬。”族长已经跑过来,有些气喘吁吁地道:“婶子,族内公议,当初你家把女儿送去做妾已经……”不等族长话说完,脸上已经挨了一个巴掌,方老太太眼中满是火地望着他们:“你们还有脸说?当初若不是走投无路,去你们家里跪着求借也借不到银子,我怎会忍心把女儿卖去做妾?你们这会儿有脸说丢了方家的脸,当初你们欺负我孤儿寡母,把我孤儿寡母赖以活着的十亩田收回去的时候是怎么说的?这是方家祖坟,列祖列宗都有眼看着呢。丢了方家脸的人究竟是我这一房还是你们这些人?”

    说着方老太太就大哭起来,用手指着最里面的两座坟:“当着祖宗的面,你们敢说出你们当初做了些什么吗?闯寡妇门,踹绝户坟的事你们真当没人知道吗?你们不就以为我儿子死了,孙子还小,就想把我家搞成绝户了,你们好占了我的产业,我告诉你们,门儿都没有。谁敢说我家丢了这族内的脸,说什么不许我家入祖坟的话,我们就好好说道说道,当初你们是怎么三嫂子再嫁的,她一个四十多的寡妇,怎会自己起心嫁?还有五婶子守寡三年后怎么又生了个孩子?那个死孩子是谁的,别打量我不知道。”

    方老太太越说越多,年轻些的都听愣了,族长和那两位都听的满脸通红,想上前捂住方老太太的嘴,可方老太太不是独自一人来的,还有那么多的下人呢,况且又有林三爷他们这些人在。方老太太嚷骂一会儿,直把这族里二十年前的私隐都抖出来说的干干净净,有些话别说小玫这还没出阁的少女,就算是林妈妈这样的也听的面红耳赤,竟不晓得方老太太是这么一个吵架的好手。瞧这架势,真是能骂上三天三夜也不住口。

    方老太太骂的时候,阳生早指挥杠夫们把棺木放好已经盖上土,只等把门封好,立上碑就是个坟。族长见大势已去才道:“婶子,都是过去的事了,您这会儿提了做什么,我们……”方老太太骂了半也有些口干,又见族长说软话,这才哼了一声停了口:“你既然晓得是过去的事,你这会儿还来提当年做甚?我可告诉你,以后谁敢再拿我女儿去邱家做妾的事来说事,我老婆子不管他是谁,几拐杖打上去再说。”

    族长瞧了眼族内的那些年轻人,见他们一个个都面带尴尬,一心只想着怎么让他们别把今方老太太骂的那些话传出去好给自家留一点颜面,除了点头什么都不敢说。方老太太这才收了拐杖,林妈妈忙上前扶住她,方老太太瞧族长一眼:“我儿子活着时候,怎么对待族内的人我也是知道的,以后每年的这些,依旧送来就是。我就一条,别拿了我们的银子,还想着多的,也要看自己有没有胃口咽下这些。”

    本打算摆架子讲道理的族长这时除了点头应是再说不出别的,方老太太把拐杖一柱:“我累了,这就回去歇着。我瞧这族内啊,最该好好地请个先生回来教人读书知道理,才会晓得什么样的银子该拿,什么样的银子不该拿。”说着方老太太就叫媳妇,方太太见这边事了已经牵着虎哥儿过来,方老太太对方太太道:“等分了家后,你让人拿五十两银子回来,好好地给这族内请个先生,我瞧着这族学那位先生只怕不是太好,不然怎么族内都学了这十来年了,还不知道道理?”

    这指桑骂槐的话是一接一的,族长满脸通红,一直没说话的两个白发老头已经道:“嫂子这话我有些不懂,侄儿不是只有一个儿子吗?怎么又会有分家一提。”方老太太眼一斜:“虎哥儿是独子不假,可我还有容安这个义孙,他虽没上我方家的族谱却娶了我外孙女。族内的形你也晓得,我怕等过个几年有族内长辈挑唆着我们虎哥儿,到时要把容安给赶出去坏了他们兄弟的分,这才和媳妇商量了,把家当分开,容安拿着一份,虎哥儿拿着一份,还有给银姐儿的嫁妆,帐都算清楚明白了,以后也就不会有人多口。”

    石容安是真的没想到方家产业自己也有份的,忙开口道:“祖母,孙儿本就受义父大恩,自当肝脑涂地,哪还能拿产业?”方老太太笑道:“给你你就拿着,这是给你的,不是你抢的,你拿着是天公地道的。”方太太也是这样说,林三爷在旁不由心生羡慕,也笑着道:“,这是长辈的心意,石兄就别推辞了。”

    都这样说,石容安不由红着一张脸不好说话,方老太太这才又斜族长一眼:“事宜早不宜迟,明就是好子,我也不下贴请了,就请明午时在我家立分家文书。”族长口中又苦又涩,没从中得到好处反而还眼睁睁瞧着那些产业归石容安一份,只得应是。

    方老太太见土工已经把那碑立起,这才走上前双手合十拜了拜才对族长道:“我儿子的丧事,族内也没来个人商量,这会儿也在他坟前了,你们就尽最后一点心吧。”族长无奈地瞧了瞧族内其他人,只得上前作个揖,方太太忙拉着虎哥儿跪下还礼。

    族长带头,其他人也依次磕了头,方老太太见事了了,留下两个人在这料理最后的事,也就上了滑竿带了众人离开。看着方老太太离去的背影,族长不由撮下牙花子,白发老者中的一个已经道:“都和你说了,我这嫂子是个厉害人,你还不信,终究年轻啊。”

    族长被这阳怪气地一说,想要反驳也没有法子,只得领了人离开。毕竟这坟已经立起来,毁坏坟墓可是杀头大罪。

    小玫走了一段,总觉得有人瞧自己,回头瞧是林三爷往自己上望,难道说方才倒在地上时衣衫已经皱了?方太太见小玫低头往上瞧就道:“今儿还要多谢你,要不是你聪明赶紧去把虎哥儿抢出来,只怕虎哥儿受的惊吓更多。”此时大家都累了,在路边歇下由林妈妈带人去寻车轿。小玫安慰方太太几句,却见林三爷走过来

    作者有话要说:方老太太年轻时候也是把吵架好手。

    小玫进方家十多年了,印象中的方老太太都是养尊处优从不说一句难听话的,哪晓得就这一会儿方老太太竟变成市井妇人一般,不由呆在那里。不光小玫,所有在场的人都呆掉了,方老太太已经拿起拐杖往领头的人上打去:“公议?我老婆子今儿就瞧瞧,是你们的牙齿硬,还是老婆子的拐杖硬。”

    方老太太虽养尊处优那么多年,当年也是下过地的人,手上力气不是那样从没下过地的女人可比,只几下就打的那人痛呼出声,这么多双眼看着,他又不敢拿着拐杖把方老太太掀翻在地,怎么说方老太太也是他的长辈。只得硬挨了几下才道:“婶婆,晓得您心里有怨,可是这事做孙子的只是听从长辈的话才来的,并不是孙儿自作主张。”

    方老太太收回拐杖眼冷冷地瞧着他:“好啊,谁说的话我今儿倒要问到他脸上,问问这是哪家的规矩,死了人不许葬进祖坟,还要殴打族弟,长辈出来制止还对长辈不敬。你们做的这些事,可真给方家长脸。”方太太陪着方老太太的子长,晓得自己婆婆内里可是十分刚硬的人,不然当年也不会在公公死后一个寡妇把两个孩子带大,还能下狠心把女儿卖掉博一把。

    方家那些下人倒全愣了,方家族内那些人大都年轻,没见识过方老太太年轻时候在族里的风采,怎么都没想到一个看起来慈可亲的老太太一板了脸和村里那些泼妇差不多,也都愣在那。

    方老太太说完话这才把拐杖抬起:“阳生呢?时辰差不多了,快些把棺木放下去把坟做起。”方家人来闹事的时候阳生就吓得躲到一边,害怕被打到,这时听到方老太太这话忙钻出来,理理帽子拿出罗盘开始妆模作样看一下就道:“时辰已到,起灵下葬。”

    方太太把止了哭泣的虎哥儿拉过来,牵着他下跪,土工和杠夫一起动手,把棺材上那只被绑着的公鸡拿过来斩断鸡头丢进坟里,倒进早已预备好的石灰,这才把棺材挪过来打算把棺材放进去。

    远处传来有人的喊声:“住手,谁让你们把人埋进我们方家祖坟。”方老太太转过看着奔来的那三四个人,除了族长还有两个和方老太太平辈的老头。方家族内领头那人急忙奔过去迎着:“叔公你们总算来了,婶婆不许孙儿说话,还打了孙儿,婶婆总是长辈,孙儿也不敢说什么。”

    方老太太才不管这些人,只是冷冷瞧着杠夫们:“谁给你们出的银子,给我下葬。”族长已经跑过来,有些气喘吁吁地道:“婶子,族内公议,当初你家把女儿送去做妾已经……”不等族长话说完,脸上已经挨了一个巴掌,方老太太眼中满是火地望着他们:“你们还有脸说?当初若不是走投无路,去你们家里跪着求借也借不到银子,我怎会忍心把女儿卖去做妾?你们这会儿有脸说丢了方家的脸,当初你们欺负我孤儿寡母,把我孤儿寡母赖以活着的十亩田收回去的时候是怎么说的?这是方家祖坟,列祖列宗都有眼看着呢。丢了方家脸的人究竟是我这一房还是你们这些人?”

    说着方老太太就大哭起来,用手指着最里面的两座坟:“当着祖宗的面,你们敢说出你们当初做了些什么吗?闯寡妇门,踹绝户坟的事你们真当没人知道吗?你们不就以为我儿子死了,孙子还小,就想把我家搞成绝户了,你们好占了我的产业,我告诉你们,门儿都没有。谁敢说我家丢了这族内的脸,说什么不许我家入祖坟的话,我们就好好说道说道,当初你们是怎么三嫂子再嫁的,她一个四十多的寡妇,怎会自己起心嫁?还有五婶子守寡三年后怎么又生了个孩子?那个死孩子是谁的,别打量我不知道。”

    方老太太越说越多,年轻些的都听愣了,族长和那两位都听的满脸通红,想上前捂住方老太太的嘴,可方老太太不是独自一人来的,还有那么多的下人呢,况且又有林三爷他们这些人在。方老太太嚷骂一会儿,直把这族里二十年前的私隐都抖出来说的干干净净,有些话别说小玫这还没出阁的少女,就算是林妈妈这样的也听的面红耳赤,竟不晓得方老太太是这么一个吵架的好手。瞧这架势,真是能骂上三天三夜也不住口。

    方老太太骂的时候,阳生早指挥杠夫们把棺木放好已经盖上土,只等把门封好,立上碑就是个坟。族长见大势已去才道:“婶子,都是过去的事了,您这会儿提了做什么,我们……”方老太太骂了半也有些口干,又见族长说软话,这才哼了一声停了口:“你既然晓得是过去的事,你这会儿还来提当年做甚?我可告诉你,以后谁敢再拿我女儿去邱家做妾的事来说事,我老婆子不管他是谁,几拐杖打上去再说。”

    族长瞧了眼族内的那些年轻人,见他们一个个都面带尴尬,一心只想着怎么让他们别把今方老太太骂的那些话传出去好给自家留一点颜面,除了点头什么都不敢说。方老太太这才收了拐杖,林妈妈忙上前扶住她,方老太太瞧族长一眼:“我儿子活着时候,怎么对待族内的人我也是知道的,以后每年的这些,依旧送来就是。我就一条,别拿了我们的银子,还想着多的,也要看自己有没有胃口咽下这些。”

    本打算摆架子讲道理的族长这时除了点头应是再说不出别的,方老太太把拐杖一柱:“我累了,这就回去歇着。我瞧这族内啊,最该好好地请个先生回来教人读书知道理,才会晓得什么样的银子该拿,什么样的银子不该拿。”说着方老太太就叫媳妇,方太太见这边事了已经牵着虎哥儿过来,方老太太对方太太道:“等分了家后,你让人拿五十两银子回来,好好地给这族内请个先生,我瞧着这族学那位先生只怕不是太好,不然怎么族内都学了这十来年了,还不知道道理?”

    这指桑骂槐的话是一接一的,族长满脸通红,一直没说话的两个白发老头已经道:“嫂子这话我有些不懂,侄儿不是只有一个儿子吗?怎么又会有分家一提。”方老太太眼一斜:“虎哥儿是独子不假,可我还有容安这个义孙,他虽没上我方家的族谱却娶了我外孙女。族内的形你也晓得,我怕等过个几年有族内长辈挑唆着我们虎哥儿,到时要把容安给赶出去坏了他们兄弟的分,这才和媳妇商量了,把家当分开,容安拿着一份,虎哥儿拿着一份,还有给银姐儿的嫁妆,帐都算清楚明白了,以后也就不会有人多口。”

    石容安是真的没想到方家产业自己也有份的,忙开口道:“祖母,孙儿本就受义父大恩,自当肝脑涂地,哪还能拿产业?”方老太太笑道:“给你你就拿着,这是给你的,不是你抢的,你拿着是天公地道的。”方太太也是这样说,林三爷在旁不由心生羡慕,也笑着道:“,这是长辈的心意,石兄就别推辞了。”

    都这样说,石容安不由红着一张脸不好说话,方老太太这才又斜族长一眼:“事宜早不宜迟,明就是好子,我也不下贴请了,就请明午时在我家立分家文书。”族长口中又苦又涩,没从中得到好处反而还眼睁睁瞧着那些产业归石容安一份,只得应是。

    方老太太见土工已经把那碑立起,这才走上前双手合十拜了拜才对族长道:“我儿子的丧事,族内也没来个人商量,这会儿也在他坟前了,你们就尽最后一点心吧。”族长无奈地瞧了瞧族内其他人,只得上前作个揖,方太太忙拉着虎哥儿跪下还礼。

    族长带头,其他人也依次磕了头,方老太太见事了了,留下两个人在这料理最后的事,也就上了滑竿带了众人离开。看着方老太太离去的背影,族长不由撮下牙花子,白发老者中的一个已经道:“都和你说了,我这嫂子是个厉害人,你还不信,终究年轻啊。”

    族长被这阳怪气地一说,想要反驳也没有法子,只得领了人离开。毕竟这坟已经立起来,毁坏坟墓可是杀头大罪。

    小玫走了一段,总觉得有人瞧自己,回头瞧是林三爷往自己上望,难道说方才倒在地上时衣衫已经皱了?方太太见小玫低头往上瞧就道:“今儿还要多谢你,要不是你聪明赶紧去把虎哥儿抢出来,只怕虎哥儿受的惊吓更多。”此时大家都累了,在路边歇下由林妈妈带人去寻车轿。小玫安慰方太太几句,却见林三爷走过来。

重要声明:小说《玫兰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