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遇见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秋李子 书名:玫兰曲
    91、遇见

    说着邱玉兰顿一顿才道:“至于每年工银,也是按了别人的,每年五十两再加年底分红。”邱玉兰这样干脆利落,倒让陈父这满肚子的话都说不出来,过了会儿才起道:“大既这样,那我若再推辞就是矫了,这账本我先拿回去细瞧瞧,有个什么再写出来让大定夺。”

    说着陈父行礼告辞,邱玉兰还了半礼才笑道:“还请下去用了饭再走,林妈妈,你带陈掌柜下去,让管事的好生陪着。”林妈妈应是就走到陈父面前,陈父晓得这是邱玉兰要和小玫说些私房话,又行一礼就和林妈妈下去。

    小玫这才重又起来到邱玉兰面前预备行礼,邱玉兰不等她跪下就笑道:“你也不用和我客气,原先虽是主仆,你已放出去,你爹又来帮我,还守着这些做什么?”小玫看着邱玉兰,见她满面诚恳,顺势起才道:“也是姑娘的恩典,不然我也……”

    邱玉兰拍拍她的手:“你也怎样?说实话,我是舍不得你出去的,可是当初我既然答应了你,你这么些年对我又是真心诚意,我再舍不得也要放了你,不然别人虽不知道,我这心却不得安宁。”小玫面上笑容慢慢漾开,虽才一个多月没见,可是邱玉兰面上神色和原来大不相同,多了些甜蜜,当年初见时的拘谨此时半点都寻不见了。

    邱玉兰也瞧向小玫,小玫上穿的虽还是去年的旧衣,可脸上有一种在这里时从没有过的满足和幸福。邱玉兰低头微微想了就明白了,和疼自己的家人在一起,就算是吃糠咽菜也觉得甜。如同现在的自己,嫁给石容安后才明白家是一种什么感觉,邱玉兰笑着道:“你以后子会越过越好的,可曾想过寻个什么样的夫婿?寻到了,我就腆脸做个媒人。”

    小玫对着邱玉兰倒没什么多害羞的,应了声就道:“姑娘这会儿说的好,等真寻到那,姑娘可不能推辞。”邱玉兰拉住她的手:“这是自然。”长久以来碍于主仆份而不能说的话,此时说出竟这样自然,两人又说笑一会儿,邱玉兰吩咐人摆饭,小玫忙道:“不敢和姑娘一起用饭,还是让我下去跟芽她们一块吃去。”

    邱玉兰笑着按住她的手:“此时和原来不同,你爹既是我请的掌柜,哪还能再做下人视之,快些坐下吧。不然传出去,说我让掌柜的女儿和丫鬟们一块吃饭,不晓得被多少人说轻狂呢。这城里已经有了双煞了,无需再多第三煞了。”芽也上前帮着邱玉兰把小玫按在桌边坐下,还笑着道:“小玫姐姐,初过来的时候你来教导我们,今儿我服侍你一回,也算报答你的教导。”

    小玫顺手接过小丫鬟手里的碗筷给邱玉兰摆设起来,瞅芽一眼:“服侍我一回就算报答了,你这报答也来的太轻巧了。”芽故意叹一声:“不这样可还有什么能报答的?”屋内的人都笑了,邱玉兰拉着小玫坐下,芽带着人把厨房送上来的饭菜摆设好,邱玉兰点着其中一道香椿炒鸡蛋道:“昨儿和芽闲话,才晓得你吃这个,可巧后院那棵香椿树发了些芽,虽不多摘下来炒个鸡蛋也够了。”

    芽已夹了块鸡蛋放进小玫碗里:“小玫姐姐你快尝尝,大一早就让人摘的,摘下来还带着露珠呢。”小玫咬了一口就对邱玉兰笑道:“姑娘的厚意我都晓得了,以后,以后。”邱玉兰摆摆手:“什么以后的事,你的脾我还不明白吗?快些吃饭。”小玫也笑笑,吃完饭两人坐着喝茶闲话,小玫想起邱玉兰方才说的,迟疑下才问道:“现在家家都晓得这城内双煞了?”

    吃完饭总是有些发困,偏偏现在天儿还不那么长,不好去歇午觉,邱玉兰掩口打个哈欠接过芽递过的一杯女儿茶喝了口才道:“都说好事不出门坏事出千里,那位楚大罢了,她也算管教自己丈夫,再说楚大爷婚前那脾气人人都晓得,不过说这也算自作自受。可林家那位三真是不好说,原先以为林七姑娘的嫁妆没有自己的丰厚,话里话外那个嘲讽,等到晓得林七姑娘嫁妆里有间大铺面就能顶她陪嫁里的三个铺面,就开始各种找茬,说林太太偏心,只把家业贴自己生的女儿,不管这庶出儿子,还让人去林七姑娘陪嫁的铺面里隔三差五就闹回事。林家除夕祭祖的时候还闹出一场事,林老爷气得不得了,偏偏又要过年,等到年初二就让人把那边的人寻来,说再有下回就要休了这媳妇。那边也不晓得说些什么这才揭过。其实呢,要照我的想法,虽说拆婚不好,可林三这样脾气,久之只会害的全家不安宁。”

    这嫁了人果然不一样,小玫抿唇一笑:“姑娘原先可是不听这些话的,现在也会说了。”邱玉兰瞥小玫一眼才道:“这要管家,总是有无数的细事,出门应酬就算不说别人家的是非,可总有人说起,总要随意应付几句。”两人说笑一会儿,林妈妈那边来回说陈父已经用完饭好一会儿,在那等着小玫呢,小玫这才起告辞,邱玉兰握着她的手送她出了厅门才止步:“以后你要有空就过来,再说那铺子里的帐还要你多心,下回来的时候可别再拿东西了。”

    小玫一一应了才道:“哪有空手来的道理,再说那些也是乡下自己晒的东西,值不得多少银子,姑娘先吃吃瞧,下回要喜欢,我再拿两个老南瓜过来,那老南瓜用来煮粥,又甜又香,听说每喝一碗,对老人家子还好。”

    邱玉兰笑着看小玫离开,芽等在一边过了会儿才见有个婆子过来,对邱玉兰道:“小玫还准备去给老太太和太太磕头呢,老太太和太太那边都让免了。”邱玉兰嗯了一声,这会儿真觉出嫁石容安的好处来了,婆婆不会勒苛立规矩,祖婆婆也满是疼。若是嫁到万家,先不说万家那病怏怏的子,就说上头的婆婆还那些族里的各房亲戚就绊的人头疼。

    想起上回听说自退婚后,万大爷的病越发重了,听说只怕也就能熬过今年了,万太太现在只盼着那丫鬟能生出一个孙子来接了这支的香烟,倒没邱玉兰预想过的还要来和方家纠缠一番。如此极好,现在要紧的是自己的铺子生意能做起来,靠舅舅靠了这么多年,也该想着自己能赚些银子。

    既然方老太太和方太太都挡了驾,小玫也就没往那两处去,和自己的爹一起出门回家。刚走过拐角就看见石容安和林三爷相携走出来,小玫忙停下脚步行礼。石容安是晓得自己妻子打算的,见小玫行礼忙拱一拱手:“这位想来就是陈掌柜了,以后还要多倚重,无需这么客气。”

    陈父今儿从进方家到现在,感觉到方家上上下下对自己都很有礼,浑的骨头似乎都轻了几分,听石容安这么说忙嘴里谦虚几句,并请石容安他们先行。石容安也不客气,和林三爷往前面走,快走到门口时候就有个小厮急忙过来:“大爷,林家那边来人送信,说家里有急事,让林三爷作速回去。”

    石容安停下脚步瞧着林三爷,面上笑容有几分促狭:“林兄家的葡萄架看来又倒了。”娶妻不贤,是林三爷最大的心病,原先还怨过几声嫡母,可后来才晓得是自己的娘从中作梗让自己娶不到邱玉兰,这下怎么能怨嫡母?可是那头也是生自己的人,两头都不能怨,那只能说自己命上没有个好媳妇了。

    听到石容安的调侃面上笑容十分苦涩:“石兄难道不晓得,我家里的葡萄架是长年倒着的?”说完林三爷也没有心再和石容安说话,只拱手道:“既有事我就先行一步,改再和石兄出去。”石容安见他一脸苦涩,收了面上笑容拍下他的肩:“林兄慢行,若有什么事就让人来寻我,能出力的一定帮忙。”还能有什么事,除非休妻,但林三爷觉得这是不可能完成的事,苦笑一声也就告辞。

    既然不一起去酒楼,那就回房去瞧妻子,此时已渐暖,该和她瞧着这淡淡|光,轻声细语才对。石容安打定主意就转回房,并没注意到小玫父女何时离开的。

    这回去就无需用车了,小玫拎着包裹,里面除了账本还有方家送的回礼,不外就是两样做的细点和几个装了金银锞子的荷包而已。出了方家住的那条街,抄近路从小路走过去就能到大街上直接拐过到陈家住的小巷。

    两父女正专心走路,就听见前面传来吵闹声,还听见有男子口里叫着休妻,小玫举目一望,巧了,这不就是方才见过的林三爷吗?难道他的宅子就在这——

    作者有话要说:后面还有13万字,要写完最少四个大节,还要让林三爷和小玫这对没啥感觉的人结婚过子,真有点赶啊。

    说着邱玉兰顿一顿才道:“至于每年工银,也是按了别人的,每年五十两再加年底分红。”邱玉兰这样干脆利落,倒让陈父这满肚子的话都说不出来,过了会儿才起道:“大既这样,那我若再推辞就是矫了,这账本我先拿回去细瞧瞧,有个什么再写出来让大定夺。”

    说着陈父行礼告辞,邱玉兰还了半礼才笑道:“还请下去用了饭再走,林妈妈,你带陈掌柜下去,让管事的好生陪着。”林妈妈应是就走到陈父面前,陈父晓得这是邱玉兰要和小玫说些私房话,又行一礼就和林妈妈下去。

    小玫这才重又起来到邱玉兰面前预备行礼,邱玉兰不等她跪下就笑道:“你也不用和我客气,原先虽是主仆,你已放出去,你爹又来帮我,还守着这些做什么?”小玫看着邱玉兰,见她满面诚恳,顺势起才道:“也是姑娘的恩典,不然我也……”

    邱玉兰拍拍她的手:“你也怎样?说实话,我是舍不得你出去的,可是当初我既然答应了你,你这么些年对我又是真心诚意,我再舍不得也要放了你,不然别人虽不知道,我这心却不得安宁。”小玫面上笑容慢慢漾开,虽才一个多月没见,可是邱玉兰面上神色和原来大不相同,多了些甜蜜,当年初见时的拘谨此时半点都寻不见了。

    邱玉兰也瞧向小玫,小玫上穿的虽还是去年的旧衣,可脸上有一种在这里时从没有过的满足和幸福。邱玉兰低头微微想了就明白了,和疼自己的家人在一起,就算是吃糠咽菜也觉得甜。如同现在的自己,嫁给石容安后才明白家是一种什么感觉,邱玉兰笑着道:“你以后子会越过越好的,可曾想过寻个什么样的夫婿?寻到了,我就腆脸做个媒人。”

    小玫对着邱玉兰倒没什么多害羞的,应了声就道:“姑娘这会儿说的好,等真寻到那,姑娘可不能推辞。”邱玉兰拉住她的手:“这是自然。”长久以来碍于主仆份而不能说的话,此时说出竟这样自然,两人又说笑一会儿,邱玉兰吩咐人摆饭,小玫忙道:“不敢和姑娘一起用饭,还是让我下去跟芽她们一块吃去。”

    邱玉兰笑着按住她的手:“此时和原来不同,你爹既是我请的掌柜,哪还能再做下人视之,快些坐下吧。不然传出去,说我让掌柜的女儿和丫鬟们一块吃饭,不晓得被多少人说轻狂呢。这城里已经有了双煞了,无需再多第三煞了。”芽也上前帮着邱玉兰把小玫按在桌边坐下,还笑着道:“小玫姐姐,初过来的时候你来教导我们,今儿我服侍你一回,也算报答你的教导。”

    小玫顺手接过小丫鬟手里的碗筷给邱玉兰摆设起来,瞅芽一眼:“服侍我一回就算报答了,你这报答也来的太轻巧了。”芽故意叹一声:“不这样可还有什么能报答的?”屋内的人都笑了,邱玉兰拉着小玫坐下,芽带着人把厨房送上来的饭菜摆设好,邱玉兰点着其中一道香椿炒鸡蛋道:“昨儿和芽闲话,才晓得你吃这个,可巧后院那棵香椿树发了些芽,虽不多摘下来炒个鸡蛋也够了。”

    芽已夹了块鸡蛋放进小玫碗里:“小玫姐姐你快尝尝,大一早就让人摘的,摘下来还带着露珠呢。”小玫咬了一口就对邱玉兰笑道:“姑娘的厚意我都晓得了,以后,以后。”邱玉兰摆摆手:“什么以后的事,你的脾我还不明白吗?快些吃饭。”小玫也笑笑,吃完饭两人坐着喝茶闲话,小玫想起邱玉兰方才说的,迟疑下才问道:“现在家家都晓得这城内双煞了?”

    吃完饭总是有些发困,偏偏现在天儿还不那么长,不好去歇午觉,邱玉兰掩口打个哈欠接过芽递过的一杯女儿茶喝了口才道:“都说好事不出门坏事出千里,那位楚大罢了,她也算管教自己丈夫,再说楚大爷婚前那脾气人人都晓得,不过说这也算自作自受。可林家那位三真是不好说,原先以为林七姑娘的嫁妆没有自己的丰厚,话里话外那个嘲讽,等到晓得林七姑娘嫁妆里有间大铺面就能顶她陪嫁里的三个铺面,就开始各种找茬,说林太太偏心,只把家业贴自己生的女儿,不管这庶出儿子,还让人去林七姑娘陪嫁的铺面里隔三差五就闹回事。林家除夕祭祖的时候还闹出一场事,林老爷气得不得了,偏偏又要过年,等到年初二就让人把那边的人寻来,说再有下回就要休了这媳妇。那边也不晓得说些什么这才揭过。其实呢,要照我的想法,虽说拆婚不好,可林三这样脾气,久之只会害的全家不安宁。”

    这嫁了人果然不一样,小玫抿唇一笑:“姑娘原先可是不听这些话的,现在也会说了。”邱玉兰瞥小玫一眼才道:“这要管家,总是有无数的细事,出门应酬就算不说别人家的是非,可总有人说起,总要随意应付几句。”两人说笑一会儿,林妈妈那边来回说陈父已经用完饭好一会儿,在那等着小玫呢,小玫这才起告辞,邱玉兰握着她的手送她出了厅门才止步:“以后你要有空就过来,再说那铺子里的帐还要你多心,下回来的时候可别再拿东西了。”

    小玫一一应了才道:“哪有空手来的道理,再说那些也是乡下自己晒的东西,值不得多少银子,姑娘先吃吃瞧,下回要喜欢,我再拿两个老南瓜过来,那老南瓜用来煮粥,又甜又香,听说每喝一碗,对老人家子还好。”

    邱玉兰笑着看小玫离开,芽等在一边过了会儿才见有个婆子过来,对邱玉兰道:“小玫还准备去给老太太和太太磕头呢,老太太和太太那边都让免了。”邱玉兰嗯了一声,这会儿真觉出嫁石容安的好处来了,婆婆不会勒苛立规矩,祖婆婆也满是疼。若是嫁到万家,先不说万家那病怏怏的子,就说上头的婆婆还那些族里的各房亲戚就绊的人头疼。

    想起上回听说自退婚后,万大爷的病越发重了,听说只怕也就能熬过今年了,万太太现在只盼着那丫鬟能生出一个孙子来接了这支的香烟,倒没邱玉兰预想过的还要来和方家纠缠一番。如此极好,现在要紧的是自己的铺子生意能做起来,靠舅舅靠了这么多年,也该想着自己能赚些银子。

    既然方老太太和方太太都挡了驾,小玫也就没往那两处去,和自己的爹一起出门回家。刚走过拐角就看见石容安和林三爷相携走出来,小玫忙停下脚步行礼。石容安是晓得自己妻子打算的,见小玫行礼忙拱一拱手:“这位想来就是陈掌柜了,以后还要多倚重,无需这么客气。”

    陈父今儿从进方家到现在,感觉到方家上上下下对自己都很有礼,浑的骨头似乎都轻了几分,听石容安这么说忙嘴里谦虚几句,并请石容安他们先行。石容安也不客气,和林三爷往前面走,快走到门口时候就有个小厮急忙过来:“大爷,林家那边来人送信,说家里有急事,让林三爷作速回去。”

    石容安停下脚步瞧着林三爷,面上笑容有几分促狭:“林兄家的葡萄架看来又倒了。”娶妻不贤,是林三爷最大的心病,原先还怨过几声嫡母,可后来才晓得是自己的娘从中作梗让自己娶不到邱玉兰,这下怎么能怨嫡母?可是那头也是生自己的人,两头都不能怨,那只能说自己命上没有个好媳妇了。

    听到石容安的调侃面上笑容十分苦涩:“石兄难道不晓得,我家里的葡萄架是长年倒着的?”说完林三爷也没有心再和石容安说话,只拱手道:“既有事我就先行一步,改再和石兄出去。”石容安见他一脸苦涩,收了面上笑容拍下他的肩:“林兄慢行,若有什么事就让人来寻我,能出力的一定帮忙。”还能有什么事,除非休妻,但林三爷觉得这是不可能完成的事,苦笑一声也就告辞。

    既然不一起去酒楼,那就回房去瞧妻子,此时已渐暖,该和她瞧着这淡淡|光,轻声细语才对。石容安打定主意就转回房,并没注意到小玫父女何时离开的。

    这回去就无需用车了,小玫拎着包裹,里面除了账本还有方家送的回礼,不外就是两样做的细点和几个装了金银锞子的荷包而已。出了方家住的那条街,抄近路从小路走过去就能到大街上直接拐过到陈家住的小巷。

    两父女正专心走路,就听见前面传来吵闹声,还听见有男子口里叫着休妻,小玫举目一望,巧了,这不就是方才见过的林三爷吗?难道他的宅子就在这条街?

重要声明:小说《玫兰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