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定夺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秋李子 书名:玫兰曲
    别看陈父对着小玫算了很久,对着女婿可是很拿的起架子的,手轻轻地往桌子上敲了敲:“这做生意哪能没有赚亏?做伙计倒没什么风险,可一年也就那么二十来两银子。你们两口成亲后也够了,可总要生下儿女,到那时这些就有些不大够花。”这番话说的朱尔郎一张脸红起来,忙起垂手应是:“岳父大人说的有理,小婿糊涂了,可……”

    陈父摆下手:“你这么个孩子,怎么还没我这个老人家有决断?这是个难得的机会,我也算过了,就算真有个万一,不过就是回乡下继续过以前的子。这个机会若丢了,以后只怕再难找机会了。”做伙计的人多了,成为掌柜的却十个里面都没有一个,朱尔郎想想岳父这番话也十分有道理,搓搓手才道:“岳父说的的确有理,只是那间铺子又在哪儿?”

    总是没成亲的夫妻,这家里大姨子小姨子都有,陈父在堂屋里问女婿话,陈母就带着女儿们在自己睡房做针线,隔了一道门那些话也听的清楚。小玫听见朱尔郎这么问,邱玉兰陪嫁的铺面在哪里是晓得的,掀起帘子探出头道:“那铺子是在东门那条大街上,虽不知道是哪间铺面,可顶小的那间都有三间门面。”

    朱尔郎在小玫说话时候那眼虽规规矩矩没四处乱看,可也悄悄地往掀起的帘子一角往屋子里面瞧去,那个背着门穿粉色衣衫的想来就是桃儿了,以前在街上也见过,倒是两家定亲后就不常见到了。

    也不晓得这些子桃儿长成什么样了?朱尔郎还在心里想,就听见老岳父咳嗽一声,忙收回心绪对自家岳父道:“东门大街上那的铺子,可是个顶个的好,既是那里的铺子,又是做绸缎生意的,小婿在绒线铺里也认得些料子,还是有七八分可行的。”陈父听了这话才笑了:“做男人就该有决断,天儿也晚了,你先回去吧,这边等过了年就去方家那边细商量。”

    朱尔郎应是行礼告退,跨出门的时候陈母已经喊桑渊送下姐夫,桑渊从屋子里奔出来,朱尔郎又想往屋里瞧,已有少女的笑声传出来,朱尔郎顿时觉得耳朵烧红起来,和小舅子并肩快步走出。

    小玫捶一下桃儿的肩:“你这个女婿,瞧着倒是个老实人,你嫁过去也不会吃亏。”桃儿一张脸比擦了上好的胭脂还红,啐小玫一口:“呸,你尽会说我,还不快些给我寻个姐夫?”樱子瞧着两个姐姐说话,陈母已过来把樱子抱在怀里给她解衣:“都这时候了,赶紧各自回去睡觉,你们姐妹啊,真是。”

    桃儿和小玫又是一笑,这才拿着灯出去,桑渊已经送了朱尔郎回来,手里还拿着块核桃糖,见姐姐们出来就笑嘻嘻对桃儿道:“二姐,姐夫还给了糖,说分你一半,你要不要吃?”桃儿这张脸更红起来,瞧着笑嘻嘻的爹娘又不好说什么,只咬下唇:“你当我是樱子那么贪吃?你自个吃,小心别把你牙沾掉了。”

    说完桃儿就拿着灯出了堂屋,小玫也笑了,和爹娘问过晚安这才出门,桑渊还在那张着嘴用手点下自己的牙,嘟囔着道:“我是在换牙,可不是吃糖把牙给沾掉的。”陈母拉着儿子进屋:“你二姐那是害羞,别理她,这几不上学好好歇息几天,初二啊,带你回你外祖母家去。”

    小玫在门外听着娘细碎的唠叨,唇边的笑容渐渐变大,抬头望着满天星光,这子,定会越来越好的。

    新年一过,初五的时候小玫就和陈父往方家去,随还带了四样礼物,笋干腌鱼板鸭老南瓜。这些礼物瞧的陈父直皱眉:“这些不大好吧,总要带上些果子点心。”小玫细细点了那些礼物才笑道:“外面买的果子点心哪有里面厨子做的好?顶多就是肯多让些糖油,松软酥脆什么都没有。就这些乡下自己种出来的东西才好。”

    陈父皱下眉,既然决定听女儿的,她说的话就没错,把礼物搬上雇来的车就和小玫往方家去。虽说已经做好决定,可一想到要见到的是女儿的前主人,陈父还是觉得有些坐立不安,小玫抬头见爹爹一张脸都纠在那,好像那新衣衫磨脖子一样,笑着道:“爹,这领子里面我衬了一层旧棉布,按说是不会磨脖子了。”

    陈父扭扭脖子:“不是这领子磨脖子,只是……”小玫拍拍陈父的手:“爹,话不能这么说,现在不是原先了,您凡事都要自己立起来,不然就算那边有心想提携,见了这样也不好提携。”陈父用手擦下额头上的汗,连连点头:“我晓得晓得,说起来都是做生意的,只是他家生意做的大些。”

    见自己的爹这样安慰,小玫浅浅一笑,车已经到了方家门口,昨小玫已和林妈妈说过,车一停下就有见有个小厮站在那等着,见小玫跳下车就忙上前喊姐姐,又给陈父行礼,行礼完才对小玫道:“林婶子早说过了,姐姐父女到了就从这边进去,无需再通报了,我带姐姐们进去。”

    说着小厮已看见车夫把那些礼物搬下来,笑嘻嘻地道:“小玫姐姐来都带东西了,那我要不要改下口,再顺便讨个赏?”小玫给车夫数好车钱才白那小厮一眼:“才几没打你,就这样油嘴滑舌了?快找个人把这些搬进去,前面带路。”

    小厮叫来个守门的让他们把这些搬进去,已看见又有车来,那些自有门上的招呼,小厮带着小玫父女进门。小玫来方家十多年,出入次数不少,除了陪邱玉兰出入之外,独自都是从后门进出,独自从大门进还是头一回,跨过门槛时候见陈父一脸紧张,小玫忙悄悄拉下自己爹的袖子。

    陈父会意,忙把背直,面上神色重新变的从容些。看门的已经往里飞奔:“快些去告诉大爷,林三爷来访。”小玫听到往门口处瞧一眼,果然看见林三爷被迎进来,小玫很快收回眼问小厮:“林三爷现在和这边走的很近?”

    小厮带着他们绕过平常客人等候的倒座厅才道:“林三爷现在在和大爷合伙做生意呢,自然常过来。说起来,林三爷要不是娶了那么个母老虎,也不会和我们大爷走这么近。”小玫伸手戳小厮额头一下:“你啊,还是这么嘴碎,别人家的事就这么议论。”

    小厮笑嘻嘻地摸下额头停下脚步道:“小玫姐姐,我可只能到这里了。”小玫已看见林妈妈等在那里,已快步上前叫林婶子好,林妈妈含笑道:“这会儿还能听你喊几声婶子,等再过些时候就不敢当了。”小玫自然谦逊几句,林妈妈又和陈父打过招呼才道:“姑娘,不,大已经在那等着了,先过去吧。”

    说着林妈妈就带着陈家父女往前面走,小玫往自己爹面上瞧去,见他现在神色好一些,微微笑一笑。林妈妈边走边道:“现在大当着家,不像原先一样是在太太院子里面那里回话,二门边那一溜三间屋子小玫你还记得吗?原先是给守二门的人的,现在大把那儿收拾起来,就在那回话呢。”

    走了这么久还没到二门?陈父不由在心里砸下嘴,这方家竟这样大。其实只是陈父没来过,如果从倒座厅那一座小门拐过去,再走一段路就是二门。只是来方家的客人总不能这样走,才带了他们从大路走。

    小玫自然晓得其中道理,明白邱玉兰这时把自家当客人瞧,而不是一个放出去后又来问安的下人,心里更多了一些笃定,站在门口的时候小玫心里越发从容。林妈妈掀起帘子,芽已迎出来,瞧见小玫就打算打招呼,但想到邱玉兰的嘱咐,只是嘻嘻一笑就道:“还请往里面走。”小玫笑着点点头,跟在后进了屋。

    邱玉兰正坐在上方,小玫进屋就要行礼,邱玉兰忙拉住她又对陈父道:“你老人家还请到旁边坐,今儿请你们来也是为了商议事。不必拘礼。”邱玉兰笑容温和,陈父心里也渐渐从紧张变成从容,对邱玉兰拱拱手才道:“得蒙青眼,本该肝脑涂地的,可俗话说亲兄弟还明算账,有些章程还要和先说清楚。”

    邱玉兰瞧小玫一眼:“总觉得你比别人要聪明能干些,一直不晓得从哪里来,今儿见了才晓得是从这里来的。”小玫笑着道:“姑娘谬赞了,不过一点小聪明,姑娘不嫌弃我们自当出力。”邱玉兰点点头,从芽手里拿过一个账本来:“你爹说的对,有些事总要说清楚了,那间铺子原先是做绸缎生意的,我也不想改了,这是他们从那边盘点时候拿过来还剩得的一些料子,你们拿回去仔细瞧了,还差什么就再进一些,今已经初五,总要赶着开门。”

    作者有话要说:别看陈父对着小玫算了很久,对着女婿可是很拿的起架子的,手轻轻地往桌子上敲了敲:“这做生意哪能没有赚亏?做伙计倒没什么风险,可一年也就那么二十来两银子。你们两口成亲后也够了,可总要生下儿女,到那时这些就有些不大够花。”这番话说的朱尔郎一张脸红起来,忙起垂手应是:“岳父大人说的有理,小婿糊涂了,可……”

    陈父摆下手:“你这么个孩子,怎么还没我这个老人家有决断?这是个难得的机会,我也算过了,就算真有个万一,不过就是回乡下继续过以前的子。这个机会若丢了,以后只怕再难找机会了。”做伙计的人多了,成为掌柜的却十个里面都没有一个,朱尔郎想想岳父这番话也十分有道理,搓搓手才道:“岳父说的的确有理,只是那间铺子又在哪儿?”

    总是没成亲的夫妻,这家里大姨子小姨子都有,陈父在堂屋里问女婿话,陈母就带着女儿们在自己睡房做针线,隔了一道门那些话也听的清楚。小玫听见朱尔郎这么问,邱玉兰陪嫁的铺面在哪里是晓得的,掀起帘子探出头道:“那铺子是在东门那条大街上,虽不知道是哪间铺面,可顶小的那间都有三间门面。”

    朱尔郎在小玫说话时候那眼虽规规矩矩没四处乱看,可也悄悄地往掀起的帘子一角往屋子里面瞧去,那个背着门穿粉色衣衫的想来就是桃儿了,以前在街上也见过,倒是两家定亲后就不常见到了。

    也不晓得这些子桃儿长成什么样了?朱尔郎还在心里想,就听见老岳父咳嗽一声,忙收回心绪对自家岳父道:“东门大街上那的铺子,可是个顶个的好,既是那里的铺子,又是做绸缎生意的,小婿在绒线铺里也认得些料子,还是有七八分可行的。”陈父听了这话才笑了:“做男人就该有决断,天儿也晚了,你先回去吧,这边等过了年就去方家那边细商量。”

    朱尔郎应是行礼告退,跨出门的时候陈母已经喊桑渊送下姐夫,桑渊从屋子里奔出来,朱尔郎又想往屋里瞧,已有少女的笑声传出来,朱尔郎顿时觉得耳朵烧红起来,和小舅子并肩快步走出。

    小玫捶一下桃儿的肩:“你这个女婿,瞧着倒是个老实人,你嫁过去也不会吃亏。”桃儿一张脸比擦了上好的胭脂还红,啐小玫一口:“呸,你尽会说我,还不快些给我寻个姐夫?”樱子瞧着两个姐姐说话,陈母已过来把樱子抱在怀里给她解衣:“都这时候了,赶紧各自回去睡觉,你们姐妹啊,真是。”

    桃儿和小玫又是一笑,这才拿着灯出去,桑渊已经送了朱尔郎回来,手里还拿着块核桃糖,见姐姐们出来就笑嘻嘻对桃儿道:“二姐,姐夫还给了糖,说分你一半,你要不要吃?”桃儿这张脸更红起来,瞧着笑嘻嘻的爹娘又不好说什么,只咬下唇:“你当我是樱子那么贪吃?你自个吃,小心别把你牙沾掉了。”

    说完桃儿就拿着灯出了堂屋,小玫也笑了,和爹娘问过晚安这才出门,桑渊还在那张着嘴用手点下自己的牙,嘟囔着道:“我是在换牙,可不是吃糖把牙给沾掉的。”陈母拉着儿子进屋:“你二姐那是害羞,别理她,这几不上学好好歇息几天,初二啊,带你回你外祖母家去。”

    小玫在门外听着娘细碎的唠叨,唇边的笑容渐渐变大,抬头望着满天星光,这子,定会越来越好的。

    新年一过,初五的时候小玫就和陈父往方家去,随还带了四样礼物,笋干腌鱼板鸭老南瓜。这些礼物瞧的陈父直皱眉:“这些不大好吧,总要带上些果子点心。”小玫细细点了那些礼物才笑道:“外面买的果子点心哪有里面厨子做的好?顶多就是肯多让些糖油,松软酥脆什么都没有。就这些乡下自己种出来的东西才好。”

    陈父皱下眉,既然决定听女儿的,她说的话就没错,把礼物搬上雇来的车就和小玫往方家去。虽说已经做好决定,可一想到要见到的是女儿的前主人,陈父还是觉得有些坐立不安,小玫抬头见爹爹一张脸都纠在那,好像那新衣衫磨脖子一样,笑着道:“爹,这领子里面我衬了一层旧棉布,按说是不会磨脖子了。”

    陈父扭扭脖子:“不是这领子磨脖子,只是……”小玫拍拍陈父的手:“爹,话不能这么说,现在不是原先了,您凡事都要自己立起来,不然就算那边有心想提携,见了这样也不好提携。”陈父用手擦下额头上的汗,连连点头:“我晓得晓得,说起来都是做生意的,只是他家生意做的大些。”

    见自己的爹这样安慰,小玫浅浅一笑,车已经到了方家门口,昨小玫已和林妈妈说过,车一停下就有见有个小厮站在那等着,见小玫跳下车就忙上前喊姐姐,又给陈父行礼,行礼完才对小玫道:“林婶子早说过了,姐姐父女到了就从这边进去,无需再通报了,我带姐姐们进去。”

    说着小厮已看见车夫把那些礼物搬下来,笑嘻嘻地道:“小玫姐姐来都带东西了,那我要不要改下口,再顺便讨个赏?”小玫给车夫数好车钱才白那小厮一眼:“才几没打你,就这样油嘴滑舌了?快找个人把这些搬进去,前面带路。”

    小厮叫来个守门的让他们把这些搬进去,已看见又有车来,那些自有门上的招呼,小厮带着小玫父女进门。小玫来方家十多年,出入次数不少,除了陪邱玉兰出入之外,独自都是从后门进出,独自从大门进还是头一回,跨过门槛时候见陈父一脸紧张,小玫忙悄悄拉下自己爹的袖子。

    陈父会意,忙把背直,面上神色重新变的从容些。看门的已经往里飞奔:“快些去告诉大爷,林三爷来访。”小玫听到往门口处瞧一眼,果然看见林三爷被迎进来,小玫很快收回眼问小厮:“林三爷现在和这边走的很近?”

    小厮带着他们绕过平常客人等候的倒座厅才道:“林三爷现在在和大爷合伙做生意呢,自然常过来。说起来,林三爷要不是娶了那么个母老虎,也不会和我们大爷走这么近。”小玫伸手戳小厮额头一下:“你啊,还是这么嘴碎,别人家的事就这么议论。”

    小厮笑嘻嘻地摸下额头停下脚步道:“小玫姐姐,我可只能到这里了。”小玫已看见林妈妈等在那里,已快步上前叫林婶子好,林妈妈含笑道:“这会儿还能听你喊几声婶子,等再过些时候就不敢当了。”小玫自然谦逊几句,林妈妈又和陈父打过招呼才道:“姑娘,不,大已经在那等着了,先过去吧。”

    说着林妈妈就带着陈家父女往前面走,小玫往自己爹面上瞧去,见他现在神色好一些,微微笑一笑。林妈妈边走边道:“现在大当着家,不像原先一样是在太太院子里面那里回话,二门边那一溜三间屋子小玫你还记得吗?原先是给守二门的人的,现在大把那儿收拾起来,就在那回话呢。”

    走了这么久还没到二门?陈父不由在心里砸下嘴,这方家竟这样大。其实只是陈父没来过,如果从倒座厅那一座小门拐过去,再走一段路就是二门。只是来方家的客人总不能这样走,才带了他们从大路走。

    小玫自然晓得其中道理,明白邱玉兰这时把自家当客人瞧,而不是一个放出去后又来问安的下人,心里更多了一些笃定,站在门口的时候小玫心里越发从容。林妈妈掀起帘子,芽已迎出来,瞧见小玫就打算打招呼,但想到邱玉兰的嘱咐,只是嘻嘻一笑就道:“还请往里面走。”小玫笑着点点头,跟在后进了屋。

    邱玉兰正坐在上方,小玫进屋就要行礼,邱玉兰忙拉住她又对陈父道:“你老人家还请到旁边坐,今儿请你们来也是为了商议事。不必拘礼。”邱玉兰笑容温和,陈父心里也渐渐从紧张变成从容,对邱玉兰拱拱手才道:“得蒙青眼,本该肝脑涂地的,可俗话说亲兄弟还明算账,有些章程还要和先说清楚。”

    邱玉兰瞧小玫一眼:“总觉得你比别人要聪明能干些,一直不晓得从哪里来,今儿见了才晓得是从这里来的。”小玫笑着道:“姑娘谬赞了,不过一点小聪明,姑娘不嫌弃我们自当出力。”邱玉兰点点头,从芽手里拿过一个账本来:“你爹说的对,有些事总要说清楚了,那间铺子原先是做绸缎生意的,我也不想改了,这是他们从那边盘点时候拿过来还剩得的一些料子,你们拿回去仔细瞧了,还差什么就再进一些,今已经初五,总要赶着开门。”

重要声明:小说《玫兰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