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第 86 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秋李子 书名:玫兰曲
    小玫顺着小柔眼神望去,见来人是个四五十岁的妇人,衣着也能称得上富丽,可一张脸直往下拉,再加上小柔的称呼,小玫知道这不过是个极为得脸的管家婆子。可是林家除了柳嫂,别的管家婆子也很常见,怎没见过这个人?

    吴婶子对小柔点一点头,这才对迎上前来的伙计道:“你们这店里的东西怎么了?昨儿拿回去说茉莉香粉太香,玫瑰胭脂太红,小靶镜太大,说了我好大一通,你昨儿可是在那说的,说准保满意。”伙计一张脸苦的不像样子,掌柜的还站在那见状忙上前道:“吴家嫂嫂,您先请坐,既不满意,那就重新换一些。”

    吴婶子的头还是高高昂着:“不必了,说把这些都给退了,本以为是自己家的铺子会好一些,哪晓得竟还这样。”掌柜的听了这话心里未免有些气,可也晓得这位吴婶子和她背后那位都是不讲理的,这样话被别的客人听去了也就不用再做生意了。忙让伙计把包袱里的东西都收进去,脸上还堆着笑:“是,是,晓得三是尊贵人儿,我们这小店里的东西三瞧不上也是有的。”

    吴婶子的眼往掌柜上转了下,哼出一声。小玫悄悄地问:“这是?”小柔比出个三字,果然是林三的下人,下人都如此,主人可想而知。想到彬彬有礼的林三爷,小玫心里不由叹口气,真是前世不修,配了这么个母夜叉。

    那边吴婶子已和掌柜的交接清楚,拿了退回来的银子就道:“下回啊,我可再不敢让三照顾你们生意了,不然……”话没说完,吴婶子扭就走,经过小柔边的时候总算望了小柔一眼:“方才对不住啊,没瞧见是你。”

    这话骗小孩子都不信,没瞧见还正正地往小柔头上丢去?小柔心里有气却不好发出来,只挤出个笑:“不碍事,吴婶子慢走。”吴婶子这才得意地扭动着子走了。掌柜的松一口气,总算把这瘟神送走了,见店里有客人望着,忙团团作个揖:“诸位怠慢了,方才这位是林三边人,诸位也晓得小店是林家的本钱,所以不得不如此。”

    原来如此,店内的人开始小声议论起来,当小玫听到,这林家的三和楚家那位大,可称这城中双煞时不由摇头。小柔见小玫摇头就道:“反耽误了你,这会儿也快吃午饭了,本该请你吃个饭赔罪的,可我还要回去和我家姑娘说话,就改下回。”

    小玫笑着道:“你也不用和我客气,今儿你受委屈了。只是不知道,”说着小玫顿一顿,小柔已经明白小玫要说什么,唇撇一下就道:“那位的脾气真是从没见过的古怪,原本还好,谁知我们太太给姑娘备嫁妆又惹了她的眼。”

    说着小柔指一下这铺子,小玫心里了然,林三自持嫁妆丰厚,林太太给林七姑娘备的嫁妆却更加丰厚,况且在林三瞧来,嫁了林三爷已经十分委屈了,哪晓得林七姑娘不但嫁妆丰厚,还嫁了个举人。她不气的要死才怪,纵妇人多有嫉妒之心,可似林三这样,也算是少见了。

    两人说着就往外面走,刚走到门口就见一个小厮走过来,瞧见小柔忙叫一声姐姐,小柔奇怪地问:“双喜,你不服侍三爷,怎么往这边来?”双喜指指铺子道:“方才三爷听说三让吴家婆子来了,特地让我来给掌柜的赔罪,说是三脾气暴躁,还望掌柜的多担待。”

    小柔哦了一声就对双喜道:“快进去吧。”双喜往里走了小柔才叹道:“哎,让做爷的给掌柜赔罪,这样的事真是闻所未闻,三爷这么好一个人,怎么偏偏配了那么个人?”说着小柔望一下小玫边的桃儿,压低声音在小玫耳边道:“你不晓得还有更过分的事,这嫁过来也快两年了都没消息,太太难免要问一两句。结果她就大哭大嚷,说太太管她们夫妻房里的是事是不要脸。还说既然太太瞧不上她,当初怎么又让媒人去千求万恳的,现在把人娶回来,用嫁妆养了家就开始嫌弃了。你说说,这样做儿媳妇的真是从没听过。”

    见小玫点头,小柔又轻声道:“方才你在店里也听到了,说什么城里双煞,可是楚家那位大爷是什么脾人人都晓得娶那么个媳妇也算自作自受,但我们三爷这么好的人,偏偏也配这么个人,天下可还有道理了?”小玫轻轻地拍小柔一下:“世间的事本就如此,你没听过吗?要成大事必要经磨难,说不定以后,三爷就成大事了。”

    小柔抿唇一笑:“哎,还是你会说话,我啊,就不晓得这个道理。”小玫也笑了,两人已走到路口,小玫指给小柔自己家要怎么拐过去,两人也就告辞。

    目送小柔走出一段小玫才带着桃儿往家里走,刚走出一段路小玫就哎呀一声:“忘了给你们买风车和糖了。”一直不说话的桃儿笑着道:“姐姐你真当我们是小孩子?什么风车啊糖啊,不买我就会哭?”小玫瞧着桃儿:“那你方才怎么一直不说话?”

    桃儿的眉皱一下:“不知道该说什么,总觉得姐姐和那个姐姐说的话,我都插不上来嘴。感觉像是,”桃儿找不到合适的词来形容这种感觉,就好像是另一个世界上的人一样,什么林家楚家方家,桃儿只知道他们都是这城里的大富之家,平间偶有邻舍说起来,也是羡慕不已,说这些人家里的太太们吃的好穿的好,什么烦恼事都没有。可在姐姐和小柔的嘴里,那些人心里也各自有各自的烦恼。

    看着桃儿一脸困惑,小玫拉起她的手:“还不都是人,一样两只眼睛一张嘴,你啊,别想那么多了。赶紧回去吧,都这会儿了,娘肯定已经在做饭。”桃儿对着姐姐露出笑容,都是人,有什么不一样的?走到巷子口,小玫让桃儿先回去帮娘做饭,自己带着那包丝线什么的往自己家铺子来。

    走进铺子的时候陈父正在那卖东西,小玫匆匆打声招呼就拐到柜台后面,那打酱油的妇人见小玫进来,打了酱油也不肯走,只在那问陈父:“这就是你家大闺女,真是长的花一样。”陈父咳嗽一声:“小玫,这是邻居王大婶,快过来打声招呼。”

    小玫正在那算着丝线这些怎么摆才合适,听到爹招呼自己忙从柜台后走出来,笑吟吟地喊一声王大婶好。王大婶细细瞧了小玫又是一番啧啧赞叹:“张家那嫂子说,陈家大闺女那气度啊,就跟富贵人家的小姐一样,我还说那老货没见识呢,哪晓得见了才知道,说的有些不对。”

    小玫的手被王大婶拉着,心里着急去瞧怎么摆,可又不好把手一甩走了。王大婶夸赞完了才问陈父:“听说你家大闺女还没定亲,这事啊,包在我上,定要给你寻个天上地下都难找到的好女婿。”别人夸奖自己女儿,陈父是高兴的,可说到寻亲事这事,陈父仔细想了想,别说在村里时候认得的那些,就算是进城后认得的这些,陈父都觉配不上自己女儿。此时听了王大婶这话陈父只呵呵一笑并没接话。

    好在王大婶也不需要陈父接话,说完了就问小玫:“这包是什么呢?瞧这包东西的纸都是好的。”想要搭着卖丝线,就要有人知道,小玫把纸包打开,露出里面的东西道:“也没什么,我只见这后面空着,想放些丝线头花这些来卖。”

    王大婶又开始夸赞:“不但长的好,还这么能干,老陈你真是从天上掉下来的福气。”说着王大婶皱眉:“这主意虽好,可这些东西总是女子用的,这铺子里这么小,没出阁的姑娘哪还意思来,要我们这样的呢,买回去只怕姑娘们不喜欢。”小玫就要借王大婶的嘴把这铺子里卖丝线等物传出去,笑着道:“就是这话,我才说这后面开个窗户,正好就对了巷子口,把东西摆在这边,到时我坐在这边绣花,要有人来了从窗户里把东西递出去就是。”

    嘴里说着,小玫就带着王大婶转到柜台后面给她瞧,王大婶的面色滞一下才道:“真是个好主意,怎么都没人想到,果然是个伶俐闺女。”小玫又从纸包里拿出两缕红丝线来:“大婶要喜欢就拿去用,用的好了帮我们传传。”王大婶急忙双手接过,嘴里又赞了赞也就拎起酱油瓶走了。

    陈父已经开口:“你啊,生意还没做就先送出去东西。”小玫把这些东西重新包起来:“爹,我可记得你说过,要寻人把这后面做好。可不能抵赖,我东西都买回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怎么觉得我虐林三爷啊。。。

    小玫顺着小柔眼神望去,见来人是个四五十岁的妇人,衣着也能称得上富丽,可一张脸直往下拉,再加上小柔的称呼,小玫知道这不过是个极为得脸的管家婆子。可是林家除了柳嫂,别的管家婆子也很常见,怎没见过这个人?

    吴婶子对小柔点一点头,这才对迎上前来的伙计道:“你们这店里的东西怎么了?昨儿拿回去说茉莉香粉太香,玫瑰胭脂太红,小靶镜太大,说了我好大一通,你昨儿可是在那说的,说准保满意。”伙计一张脸苦的不像样子,掌柜的还站在那见状忙上前道:“吴家嫂嫂,您先请坐,既不满意,那就重新换一些。”

    吴婶子的头还是高高昂着:“不必了,说把这些都给退了,本以为是自己家的铺子会好一些,哪晓得竟还这样。”掌柜的听了这话心里未免有些气,可也晓得这位吴婶子和她背后那位都是不讲理的,这样话被别的客人听去了也就不用再做生意了。忙让伙计把包袱里的东西都收进去,脸上还堆着笑:“是,是,晓得三是尊贵人儿,我们这小店里的东西三瞧不上也是有的。”

    吴婶子的眼往掌柜上转了下,哼出一声。小玫悄悄地问:“这是?”小柔比出个三字,果然是林三的下人,下人都如此,主人可想而知。想到彬彬有礼的林三爷,小玫心里不由叹口气,真是前世不修,配了这么个母夜叉。

    那边吴婶子已和掌柜的交接清楚,拿了退回来的银子就道:“下回啊,我可再不敢让三照顾你们生意了,不然……”话没说完,吴婶子扭就走,经过小柔边的时候总算望了小柔一眼:“方才对不住啊,没瞧见是你。”

    这话骗小孩子都不信,没瞧见还正正地往小柔头上丢去?小柔心里有气却不好发出来,只挤出个笑:“不碍事,吴婶子慢走。”吴婶子这才得意地扭动着子走了。掌柜的松一口气,总算把这瘟神送走了,见店里有客人望着,忙团团作个揖:“诸位怠慢了,方才这位是林三边人,诸位也晓得小店是林家的本钱,所以不得不如此。”

    原来如此,店内的人开始小声议论起来,当小玫听到,这林家的三和楚家那位大,可称这城中双煞时不由摇头。小柔见小玫摇头就道:“反耽误了你,这会儿也快吃午饭了,本该请你吃个饭赔罪的,可我还要回去和我家姑娘说话,就改下回。”

    小玫笑着道:“你也不用和我客气,今儿你受委屈了。只是不知道,”说着小玫顿一顿,小柔已经明白小玫要说什么,唇撇一下就道:“那位的脾气真是从没见过的古怪,原本还好,谁知我们太太给姑娘备嫁妆又惹了她的眼。”

    说着小柔指一下这铺子,小玫心里了然,林三自持嫁妆丰厚,林太太给林七姑娘备的嫁妆却更加丰厚,况且在林三瞧来,嫁了林三爷已经十分委屈了,哪晓得林七姑娘不但嫁妆丰厚,还嫁了个举人。她不气的要死才怪,纵妇人多有嫉妒之心,可似林三这样,也算是少见了。

    两人说着就往外面走,刚走到门口就见一个小厮走过来,瞧见小柔忙叫一声姐姐,小柔奇怪地问:“双喜,你不服侍三爷,怎么往这边来?”双喜指指铺子道:“方才三爷听说三让吴家婆子来了,特地让我来给掌柜的赔罪,说是三脾气暴躁,还望掌柜的多担待。”

    小柔哦了一声就对双喜道:“快进去吧。”双喜往里走了小柔才叹道:“哎,让做爷的给掌柜赔罪,这样的事真是闻所未闻,三爷这么好一个人,怎么偏偏配了那么个人?”说着小柔望一下小玫边的桃儿,压低声音在小玫耳边道:“你不晓得还有更过分的事,这嫁过来也快两年了都没消息,太太难免要问一两句。结果她就大哭大嚷,说太太管她们夫妻房里的是事是不要脸。还说既然太太瞧不上她,当初怎么又让媒人去千求万恳的,现在把人娶回来,用嫁妆养了家就开始嫌弃了。你说说,这样做儿媳妇的真是从没听过。”

    见小玫点头,小柔又轻声道:“方才你在店里也听到了,说什么城里双煞,可是楚家那位大爷是什么脾人人都晓得娶那么个媳妇也算自作自受,但我们三爷这么好的人,偏偏也配这么个人,天下可还有道理了?”小玫轻轻地拍小柔一下:“世间的事本就如此,你没听过吗?要成大事必要经磨难,说不定以后,三爷就成大事了。”

    小柔抿唇一笑:“哎,还是你会说话,我啊,就不晓得这个道理。”小玫也笑了,两人已走到路口,小玫指给小柔自己家要怎么拐过去,两人也就告辞。

    目送小柔走出一段小玫才带着桃儿往家里走,刚走出一段路小玫就哎呀一声:“忘了给你们买风车和糖了。”一直不说话的桃儿笑着道:“姐姐你真当我们是小孩子?什么风车啊糖啊,不买我就会哭?”小玫瞧着桃儿:“那你方才怎么一直不说话?”

    桃儿的眉皱一下:“不知道该说什么,总觉得姐姐和那个姐姐说的话,我都插不上来嘴。感觉像是,”桃儿找不到合适的词来形容这种感觉,就好像是另一个世界上的人一样,什么林家楚家方家,桃儿只知道他们都是这城里的大富之家,平间偶有邻舍说起来,也是羡慕不已,说这些人家里的太太们吃的好穿的好,什么烦恼事都没有。可在姐姐和小柔的嘴里,那些人心里也各自有各自的烦恼。

    看着桃儿一脸困惑,小玫拉起她的手:“还不都是人,一样两只眼睛一张嘴,你啊,别想那么多了。赶紧回去吧,都这会儿了,娘肯定已经在做饭。”桃儿对着姐姐露出笑容,都是人,有什么不一样的?走到巷子口,小玫让桃儿先回去帮娘做饭,自己带着那包丝线什么的往自己家铺子来。

    走进铺子的时候陈父正在那卖东西,小玫匆匆打声招呼就拐到柜台后面,那打酱油的妇人见小玫进来,打了酱油也不肯走,只在那问陈父:“这就是你家大闺女,真是长的花一样。”陈父咳嗽一声:“小玫,这是邻居王大婶,快过来打声招呼。”

    小玫正在那算着丝线这些怎么摆才合适,听到爹招呼自己忙从柜台后走出来,笑吟吟地喊一声王大婶好。王大婶细细瞧了小玫又是一番啧啧赞叹:“张家那嫂子说,陈家大闺女那气度啊,就跟富贵人家的小姐一样,我还说那老货没见识呢,哪晓得见了才知道,说的有些不对。”

    小玫的手被王大婶拉着,心里着急去瞧怎么摆,可又不好把手一甩走了。王大婶夸赞完了才问陈父:“听说你家大闺女还没定亲,这事啊,包在我上,定要给你寻个天上地下都难找到的好女婿。”别人夸奖自己女儿,陈父是高兴的,可说到寻亲事这事,陈父仔细想了想,别说在村里时候认得的那些,就算是进城后认得的这些,陈父都觉配不上自己女儿。此时听了王大婶这话陈父只呵呵一笑并没接话。

    好在王大婶也不需要陈父接话,说完了就问小玫:“这包是什么呢?瞧这包东西的纸都是好的。”想要搭着卖丝线,就要有人知道,小玫把纸包打开,露出里面的东西道:“也没什么,我只见这后面空着,想放些丝线头花这些来卖。”

    王大婶又开始夸赞:“不但长的好,还这么能干,老陈你真是从天上掉下来的福气。”说着王大婶皱眉:“这主意虽好,可这些东西总是女子用的,这铺子里这么小,没出阁的姑娘哪还意思来,要我们这样的呢,买回去只怕姑娘们不喜欢。”小玫就要借王大婶的嘴把这铺子里卖丝线等物传出去,笑着道:“就是这话,我才说这后面开个窗户,正好就对了巷子口,把东西摆在这边,到时我坐在这边绣花,要有人来了从窗户里把东西递出去就是。”

    嘴里说着,小玫就带着王大婶转到柜台后面给她瞧,王大婶的面色滞一下才道:“真是个好主意,怎么都没人想到,果然是个伶俐闺女。”小玫又从纸包里拿出两缕红丝线来:“大婶要喜欢就拿去用,用的好了帮我们传传。”王大婶急忙双手接过,嘴里又赞了赞也就拎起酱油瓶走了。

    陈父已经开口:“你啊,生意还没做就先送出去东西。”小玫把这些东西重新包起来:“爹,我可记得你说过,要寻人把这后面做好。可不能抵赖,我东西都买回来了。”

重要声明:小说《玫兰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