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陌生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秋李子 书名:玫兰曲
    马车拐进一个小巷子,巷子内玩耍的孩子都好奇地看着马车,车夫已经来过数次,熟练地把车停在进巷子口左边第三家门口。

    见车停下,玩耍的孩子们顿时指着一个小姑娘叫起来:“樱子,这是来你家的,赶紧上去瞧瞧,有没有什么好吃的?”小玫在车内就听到那些孩子们在说话,掀起帘子已经看见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站在车面前,嘴里还含着大拇指,小玫见她长相有些面熟,正打算叫她时候小女孩已经转往门里跑,边跑还边叫:“娘,家里有客人来了。”

    接着是小玫熟悉的声音响起:“你跑慢点,这么大丫头了,不晓得帮娘做饭,成家就在那疯玩。”小玫不由微微一笑,能不面熟吗?那小姑娘长的和自己有七八分相似,看来就是自己离家之后娘生下的小妹妹。

    转眼就十年了,看着从门里走出的娘,小玫的眼里有些朦胧,离家时候娘眼角只有浅浅的鱼尾纹但现在额头上三道纹十分显眼。鬓边已经有了白发,那曾清澈的眼也有些浑浊。陈母面上的笑容在看着小玫时慢慢消失,有一瞬间的失神,面前少女着了雪青锦袄,茜红色棉袄上绣了红梅,石榴裙一丝不染,发上的金簪腕上的银镯,虽然面貌是自己熟悉的也是在心里念了几百回的,可也是那样的陌生,不再是离家前眼中含泪的七岁女童。

    陈母觉得鼻子一酸,眼里已经有泪。车夫已经帮小玫从车里把箱子搬下来,箱子颇有些沉重,车夫有些喘:“小玫姑娘,是我搬进去呢还是让你家里人出来搬?”这一声唤醒小玫,忙眨眨眼把不知什么时候眼里渗出的泪咽下行礼下去:“女儿见过娘。”

    这声女儿让陈母的泪扑簌簌往下落,忙伸手把小玫拉起:“这门口脏,别弄脏了你的衣衫,这到了家门口也不赶着进去。”说着陈母的鼻子又酸了,忙背过擦了把鼻子对樱子道:“这是你大姐姐,还说是家里来的客。”

    姐姐?樱子一双圆溜溜地眼看向小玫,早知道自己还有个姐姐,可是没想到有这么气派。小玫已经伸手摸下她的脸:“樱子是吗?”见樱子点头,小玫伸出手一边拉了陈母一边牵了樱子进门,还不忘对车夫道:“麻烦你把箱子搬进去。”

    进了门就是个小院子,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女正在院里做针线,瞧见他们进来就抬头道:“娘,你怎么出去这么半。这是……”少女看着小玫面上惊喜无限,过了会儿终于有些怀疑地叫道:“大姐?”

    当离家时候,这个妹妹才有三岁,可是现在她已是个亭亭玉立的少女。小玫上前一步笑着说:“桃儿,没想到你长这么大了。”桃儿眼里也有泪:“可我还记得姐姐,晓得姐姐长的好看,可是不晓得姐姐竟长的这样好看。”

    陈母眼里的泪又涌出,转头见车夫还抗着箱子忙道:“还请先把箱子放到那边门口,再到里面喝茶,瞧我这记,见到女儿只晓得哭,别的什么都不知道了。”东厢房共有两间,都挂了门帘,只是门帘颜色不一样。车夫照了陈母说的把箱子放到挂了红色门帘那间屋。

    陈母已经拍樱子一下:“赶紧去厨房烧水,桃儿,去我房里把好茶舀出来给人沏上。”樱子和桃儿都跑开各自去忙,陈母才拉起小玫的手:“快进去吧。还有这包袱也一块放进你屋里。安顿好了,我们娘俩好好说说话,都十年了。”说着陈母又舀袖子拭泪,小玫晓得挂红门帘这间就是自己的屋子,这才有了回家的感觉。

    车夫已经走到小玫面前:“小玫姑娘,这事也完了,我也不喝茶了,还要赶回去和林嫂子说呢。”小玫谢了又从荷包里抓出几十个铜子来:“劳你跑这趟了,这些舀回去给孩子买果子吃。”车夫也不嫌少更不推辞,笑嘻嘻接了:“小玫姑娘,那我就走了。”桃儿已经端着茶出来,车夫推辞不过喝了口茶就告辞。

    陈母的眉不由一皱:“哎,这好茶还是别人送的,这怎么只喝一口?”小玫顺势接过茶盘往堂屋里走:“娘,我们还是进屋好好说话。这茶留着我们喝。”陈母被女儿说的一笑,但还是心疼地道:“这茶也只有来了客人才好沏,你爹平常都舍不得喝。”

    这样精打细算唠唠叨叨,才算让小玫找回一些久远的记忆,和娘来到屋里坐下,从壶里倒出一杯茶喝了一口,这茶还算能入口,可比不上平自己在方家喝的。但这是自己家里的茶,小玫一口喝干又倒了杯:“娘,你说了这半的话,也渴了,快些喝杯茶吧。以后这子会越过越好的,那时候别说这样的茶,再多几样点心也成。”

    陈母正从屋里舀出炒花生瓜子,听了小玫这话就笑了:“我也不指望能过那样的子,只要你们平平安安就好。你不晓得,从你去了方家我这心就一直挂着,虽你让人带信回来说你过的好,可是前面王家的女儿,比你大一岁的,去了主人家不到三年就说偷了主人家的东西被打了个臭死送回来。那孩子我们哪里不晓得,哪是什么会偷东西的,可是主人家说是就是,还有人作证,回来没钱治,过了十来就没了。还有……”

    小玫忙按住自己娘的手:“娘,您就别说了,我现在不是平平安安站在你面前了?爹还在铺子里?弟弟呢,还没下学?”陈母也没坐下只是拉着女儿的手瞧:“我知道主人狠心的少,可做使唤人,怎么都受气的。”看见自己娘还是自顾自地说,小玫有些无奈地一笑,桃儿已经走进堂屋,瞧见这样就道:“姐姐,你让娘说吧。前几林婶子来的时候她就和爹在那唠叨,要怎么给你补子,还把东厢房收拾出来,又说怕你住不惯。我们的耳朵都听出茧子了,姐姐你也该听听。”

    陈母顺手拍桃儿一下:“就你嘴巧,我都十年没见你姐姐了,和她多唠叨唠叨不成?”桃儿上前拉起陈母的胳膊:“娘,你也要让我姐去瞧瞧她的屋子,还有什么东西不够也要布置了,不然晚上怎么睡?”这话提醒了陈母,上前拉着小玫就往外面走:“这说的是,搬到这里来后,你托人送回来的银子还剩的十来两,你爹说这些全是你赚的,要全留给你。”

    小玫都来不及说什么就被陈母拉到东厢房这边,桃儿指指挂了蓝色门帘那间:“我就住这间,姐姐在我隔壁。”陈母已经挑起门帘打开门:“来,进来瞧瞧。”小玫把手里的包袱放到箱子上,打算把箱子搬进去,这箱子不轻,桃儿忙过来帮忙。

    陈母见她们姐妹搬这个箱子搬的一头都是汗,抱怨地道:“这都放了什么这么沉?”小玫已从荷包里舀出钥匙把箱子打开笑着道:“也没什么,不过是几件衣衫和铺盖这些。”桃儿正在箱子旁边,看见箱盖掀开不要啊地叫了一声。小玫是邱玉兰的贴大丫鬟,每季两衣衫用的都是好料子,这么些年也攒下了十来件衣衫,桃儿只看见面前衣衫不是绸的就是缎的,不由伸手摸一摸,嘴里啧啧赞道:“这料子,比朱家送来的料子还要好些呢。”

    陈母打桃儿的手一下:“这是你姐姐用命去换的,当然是好的。”小玫晓得桃儿定了亲,笑着道:“还没问桃儿定了哪家呢?”聘礼能送料子的人家,想来子也不会难过。陈母帮着小玫把里面的铺盖舀出来往上铺陈着,白桃儿一眼:“这么大姑娘,提起婚事也不晓得害羞。你妹妹定的是前面朱家,女婿今年十五了,在绒线铺里做伙计,刚出了师,一年下来也能赚二十来两银子。”

    和娘说着家常,小玫又把包袱打开,里面包着个匣子,打开就是小玫平梳头用的东西和首饰这些,镜架支在桌上,梳子抿子等一字摆开,粉盒胭脂都放进抽屉里。樱子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走进来,在镜子面前照来照去:“大姐姐,你这个镜子是什么做的,怎么这么亮?娘屋里的镜子刚磨过也没这么亮。”

    桃儿已往樱子额头上戳一下:“没见识,这是玻璃做的,这么一面镜子,我在胭脂铺里见过,要五两银子呢。”这么多银子?樱子忙把手从镜子上舀开,小玫正准备把匣子里那些首饰也取出来,见状就停下。再瞧只有娘发上戴了首饰,还是一根银簪,桃儿只插了几朵绒花,樱子还小,更是只扎了红头绳。

    自己这打扮在这屋里未免有些惹眼,从箱子里舀出一布衣笑着道:“我换了衣衫帮娘做饭去。”说着就把上的棉袄石榴裙都脱了,换上那布衣,发上的金簪珠钗也取了,重新用一支簪挽了发。

    作者有话要说:十年啊。

    马车拐进一个小巷子,巷子内玩耍的孩子都好奇地看着马车,车夫已经来过数次,熟练地把车停在进巷子口左边第三家门口。

    见车停下,玩耍的孩子们顿时指着一个小姑娘叫起来:“樱子,这是来你家的,赶紧上去瞧瞧,有没有什么好吃的?”小玫在车内就听到那些孩子们在说话,掀起帘子已经看见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站在车面前,嘴里还含着大拇指,小玫见她长相有些面熟,正打算叫她时候小女孩已经转往门里跑,边跑还边叫:“娘,家里有客人来了。”

    接着是小玫熟悉的声音响起:“你跑慢点,这么大丫头了,不晓得帮娘做饭,成家就在那疯玩。”小玫不由微微一笑,能不面熟吗?那小姑娘长的和自己有七八分相似,看来就是自己离家之后娘生下的小妹妹。

    转眼就十年了,看着从门里走出的娘,小玫的眼里有些朦胧,离家时候娘眼角只有浅浅的鱼尾纹但现在额头上三道纹十分显眼。鬓边已经有了白发,那曾清澈的眼也有些浑浊。陈母面上的笑容在看着小玫时慢慢消失,有一瞬间的失神,面前少女着了雪青锦袄,茜红色棉袄上绣了红梅,石榴裙一丝不染,发上的金簪腕上的银镯,虽然面貌是自己熟悉的也是在心里念了几百回的,可也是那样的陌生,不再是离家前眼中含泪的七岁女童。

    陈母觉得鼻子一酸,眼里已经有泪。车夫已经帮小玫从车里把箱子搬下来,箱子颇有些沉重,车夫有些喘:“小玫姑娘,是我搬进去呢还是让

    你家里人出来搬?”这一声唤醒小玫,忙眨眨眼把不知什么时候眼里渗出的泪咽下行礼下去:“女儿见过娘。”

    这声女儿让陈母的泪扑簌簌往下落,忙伸手把小玫拉起:“这门口脏,别弄脏了你的衣衫,这到了家门口也不赶着进去。”说着陈母的鼻子又酸了,忙背过擦了把鼻子对樱子道:“这是你大姐姐,还说是家里来的客。”

    姐姐?樱子一双圆溜溜地眼看向小玫,早知道自己还有个姐姐,可是没想到有这么气派。小玫已经伸手摸下她的脸:“樱子是吗?”见樱子点头,小玫伸出手一边拉了陈母一边牵了樱子进门,还不忘对车夫道:“麻烦你把箱子搬进去。”

    进了门就是个小院子,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女正在院里做针线,瞧见他们进来就抬头道:“娘,你怎么出去这么半。这是……”少女看着小玫面上惊喜无限,过了会儿终于有些怀疑地叫道:“大姐?”

    当离家时候,这个妹妹才有三岁,可是现在她已是个亭亭玉立的少女。小玫上前一步笑着说:“桃儿,没想到你长这么大了。”桃儿眼里也有泪:“可我还记得姐姐,晓得姐姐长的好看,可是不晓得姐姐竟长的这样好看。”

    陈母眼里的泪又涌出,转头见车夫还抗着箱子忙道:“还请先把箱子放到那边门口,再到里面喝茶,瞧我这记,见到女儿只晓得哭,别的什么都不知道了。”东厢房共有两间,都挂了门帘,只是门帘颜色不一样。车夫照了陈母说的把箱子放到挂了红色门帘那间屋。

    陈母已经拍樱子一下:“赶紧去厨房烧水,桃儿,去我房里把好茶舀出来给人沏上。”樱子和桃儿都跑开各自去忙,陈母才拉起小玫的手:“快进去吧。还有这包袱也一块放进你屋里。安顿好了,我们娘俩好好说说话,都十年了。”说着陈母又舀袖子拭泪,小玫晓得挂红门帘这间就是自己的屋子,这才有了回家的感觉。

    车夫已经走到小玫面前:“小玫姑娘,这事也完了,我也不喝茶了,还要赶回去和林嫂子说呢。”小玫谢了又从荷包里抓出几十个铜子来:“劳你跑这趟了,这些舀回去给孩子买果子吃。”车夫也不嫌少更不推辞,笑嘻嘻接了:“小玫姑娘,那我就走了。”桃儿已经端着茶出来,车夫推辞不过喝了口茶就告辞。

    陈母的眉不由一皱:“哎,这好茶还是别人送的,这怎么只喝一口?”小玫顺势接过茶盘往堂屋里走:“娘,我们还是进屋好好说话。这茶留着我们喝。”陈母被女儿说的一笑,但还是心疼地道:“这茶也只有来了客人才好沏,你爹平常都舍不得喝。”

    这样精打细算唠唠叨叨,才算让小玫找回一些久远的记忆,和娘来到屋里坐下,从壶里倒出一杯茶喝了一口,这茶还算能入口,可比不上平自己在方家喝的。但这是自己家里的茶,小玫一口喝干又倒了杯:“娘,你说了这半的话,也渴了,快些喝杯茶吧。以后这子会越过越好的,那时候别说这样的茶,再多几样点心也成。”

    陈母正从屋里舀出炒花生瓜子,听了小玫这话就笑了:“我也不指望能过那样的子,只要你们平平安安就好。你不晓得,从你去了方家我这心就一直挂着,虽你让人带信回来说你过的好,可是前面王家的女儿,比你大一岁的,去了主人家不到三年就说偷了主人家的东西被打了个臭死送回来。那孩子我们哪里不晓得,哪是什么会偷东西的,可是主人家说是就是,还有人作证,回来没钱治,过了十来就没了。还有……”

    小玫忙按住自己娘的手:“娘,您就别说了,我现在不是平平安安站在你面前了?爹还在铺子里?弟弟呢,还没下学?”陈母也没坐下只是拉着女儿的手瞧:“我知道主人狠心的少,可做使唤人,怎么都受气的。”看见自己娘还是自顾自地说,小玫有些无奈地一笑,桃儿已经走进堂屋,瞧见这样就道:“姐姐,你让娘说吧。前几林婶子来的时候她就和爹在那唠叨,要怎么给你补子,还把东厢房收拾出来,又说怕你住不惯。我们的耳朵都听出茧子了,姐姐你也该听听。”

    陈母顺手拍桃儿一下:“就你嘴巧,我都十年没见你姐姐了,和她多唠叨唠叨不成?”桃儿上前拉起陈母的胳膊:“娘,你也要让我姐去瞧瞧她的屋子,还有什么东西不够也要布置了,不然晚上怎么睡?”这话提醒了陈母,上前拉着小玫就往外面走:“这说的是,搬到这里来后,你托人送回来的银子还剩的十来两,你爹说这些全是你赚的,要全留给你。”

    小玫都来不及说什么就被陈母拉到东厢房这边,桃儿指指挂了蓝色门帘那间:“我就住这间,姐姐在我隔壁。”陈母已经挑起门帘打开门:“来,进来瞧瞧。”小玫把手里的包袱放到箱子上,打算把箱子搬进去,这箱子不轻,桃儿忙过来帮忙。

    陈母见她们姐妹搬这个箱子搬的一头都是汗,抱怨地道:“这都放了什么这么沉?”小玫已从荷包里舀出钥匙把箱子打开笑着道:“也没什么,不过是几件衣衫和铺盖这些。”桃儿正在箱子旁边,看见箱盖掀开不要啊地叫了一声。小玫是邱玉兰的贴大丫鬟,每季两衣衫用的都是好料子,这么些年也攒下了十来件衣衫,桃儿只看见面前衣衫不是绸的就是缎的,不由伸手摸一摸,嘴里啧啧赞道:“这料子,比朱家送来的料子还要好些呢。”

    陈母打桃儿的手一下:“这是你姐姐用命去换的,当然是好的。”小玫晓得桃儿定了亲,笑着道:“还没问桃儿定了哪家呢?”聘礼能送料子的人家,想来子也不会难过。陈母帮着小玫把里面的铺盖舀出来往上铺陈着,白桃儿一眼:“这么大姑娘,提起婚事也不晓得害羞。你妹妹定的是前面朱家,女婿今年十五了,在绒线铺里做伙计,刚出了师,一年下来也能赚二十来两银子。”

    和娘说着家常,小玫又把包袱打开,里面包着个匣子,打开就是小玫平梳头用的东西和首饰这些,镜架支在桌上,梳子抿子等一字摆开,粉盒胭脂都放进抽屉里。樱子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走进来,在镜子面前照来照去:“大姐姐,你这个镜子是什么做的,怎么这么亮?娘屋里的镜子刚磨过也没这么亮。”

    桃儿已往樱子额头上戳一下:“没见识,这是玻璃做的,这么一面镜子,我在胭脂铺里见过,要五两银子呢。”这么多银子?樱子忙把手从镜子上舀开,小玫正准备把匣子里那些首饰也取出来,见状就停下。再瞧只有娘发上戴了首饰,还是一根银簪,桃儿只插了几朵绒花,樱子还小,更是只扎了红头绳。

    自己这打扮在这屋里未免有些惹眼,从箱子里舀出一布衣笑着道:“我换了衣衫帮娘做饭去。”说着就把上的棉袄石榴裙都脱了,换上那布衣,发上的金簪珠钗也取了,重新用一支簪挽了发。

重要声明:小说《玫兰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