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新房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秋李子 书名:玫兰曲
    没等多大一会儿,就看见众人簇拥着石容安和邱玉兰过来,石容安纱帽圆领,手里牵了红绸,红绸另一端被邱玉兰握在手中,喜娘一边一个搀了邱玉兰。见他们来到面前,小玫忙带着众人行礼道贺,石容安笑容满面让人起来。

    小玫趁站起时抬眼看向石容安,见石容安满面笑容,喜悦似从心里发出,这心顿时放了一大半。现在瞧来石容安娶邱玉兰并不仅是为老爷解围,只怕也是对自家姑娘有几分。如此一想小玫也笑开了花,和芽一边一个从喜娘手里接过邱玉兰,由喜娘说完四言八句吉利话,这才搀着邱玉兰进屋安置他们夫妻坐下。

    盖头揭开,屋内的人都见过的,也没有那例行的赞新娘子美貌的话,邱玉兰抬头看着这陌生而又熟悉的屋子,眼看向石容安,见他神色比起往多了几分欢喜,这样的欢喜让邱玉兰的心开始慢慢暖和起来。石容安见邱玉兰望向自己,虽早知道邱玉兰容貌出色,可是从不知道今悉心装扮的她竟如瑶池仙女一样,看着她平静眼神,石容安竟不知道该做什么,只觉得手脚都不知道往哪里放了。这样贸然求娶,她会不会觉得自己太过冒犯?

    喜娘们见他们夫妻二人坐在那里互相对视并不说一句话,都掩口一笑上前上前撒帐。铜钱合着五谷枣子花生纷纷落在邱玉兰和石容安上,再加上喜娘们念出的吉利话,每一句都都有夫妻二字。

    夫妻,从今之后,自己和玉兰就是夫妻了,石容安的心不知道为了什么砰砰乱跳起来,耳边什么都听不见,只有自己心跳声。喜娘已经撒帐毕,笑眯眯端了合卺酒请两位喝了,当碰到冰凉酒杯时石容安的心才归位,抬头看着面前仙女一样的邱玉兰,石容安脸上露出灿烂笑容,为夫妻当讲做夫妻的话。

    喝过合卺酒,喜娘请石容安出外陪客,临走之前,石容安又看向端庄坐在那的邱玉兰,喜娘反而笑起来:“新郎官还怕新娘子飞了不成,这拜了堂喝过合卺酒,走遍天下啊,新娘子都是您的人了。”喜娘这话让小玫她们也跟着笑起来,石容安一张脸彻底红了,忙走出新房,留的一屋子笑声。

    笑声里邱玉兰这才抬起头长长出了一口气,冠子有些重,邱玉兰伸手打算把冠子摘掉,小玫忙伸手过来帮她把冠子摘掉,又把外面大衣服给宽了,邱玉兰这才用手捶着肩膀:“这才半,又是冬都觉得胳膊快掉下来了。”

    小玫递过一盏茶,旁边的喜娘已经笑道:“姑娘您这还是没坐轿呢,要真坐半轿子,赶上五六月那种大天,有新娘子才下轿就晕了,还要忙着把新娘子给叫醒再拜堂。”一个说,另一个就跟上,邱玉兰听她们叽叽喳喳说些各家娶媳妇闹出的笑话,晓得她们是让自己放宽心,抬头笑着道:“今儿劳烦各位了,还请到外面坐席。”

    到外面坐席事小,要紧的是主人家打发的红包,小玫上前道:“各位都在这新房里,我们林婶子也不好进来啊。”喜娘们也知道林妈妈就是这家里最得用的管事娘子,心知肚明各自一笑就跟小丫鬟出去。

    林妈妈早等在外面,见这群喜娘出来从袖子里舀出几个荷包来一一分发,嘴里还念叨着:“各位常走,晓得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的。”领头的喜娘掂下手里的荷包,沉甸甸的,起码有五两银子,顿时眼就笑眯起来,晓得方家出手定然大方,但没想到会这样大方,更何况除了这现银子,还有别的东西,忙笑着应了。

    林妈妈又叫来个婆子,让她带着喜娘们去用饭,用完饭自还有别的东西相送。等人都走了林妈妈才松口气,今儿这事虽则各种乱,但总归有个好的结果。林妈妈转正准备往前面去,就见如秀走过来,林妈妈的心突地一跳。今儿的事方老爷可是千万叮嘱过不许人往里面告诉方老太太,一是怕方老太太晓得了生气,二来是怕方老太太脑子一昏让邱玉兰上了花轿嫁到万家。故此前面闹成这样,方老太太那边是半点风声都没听到。

    就等着明儿一早让邱玉兰夫妻去给方老太太问安时候一块说了,此时怎么如秀就过来了?林妈妈心里想着已迎上前:“如秀怎么不在里面服侍老太太,往这边过来?”如秀一进了这院就见到此张灯结彩,又见门窗之上都贴满喜字心里就觉得奇怪,听林妈妈这么一说就停下脚步笑道:“老太太说姑娘养到这么大了嫁出去有些伤心,想过来瞧瞧,让我先来呢。”

    方老太太要过来?林妈妈登时就慌了,忙把如秀一把扯住往门口拉:“我说你服侍老太太这么多年,难道连点轻重缓急都瞧不出来?老太太伤心你还往这边带,岂不更伤心?我说你啊,赶紧回去劝住老太太,再说这事还有老爷太太他们呢。”

    如秀服侍方老太太这么些年,也不是笨的,听了这话眉就皱起:“到底出了什么事?”林妈妈附耳在她耳边说了几句才道:“出了这样大事,老太太的脾气你是晓得的,难道要直统统说了,总是要老爷过去慢慢说了才是,你啊,赶紧回去?p>

    白拧!?p>

    如秀吓的连拍几下口:“阿弥陀佛,怪道今儿竟是毫无动静,又连来了几个人哄老太太开心让老太太别出门,原来是出了这么大的事。”林妈妈拉住她的手:“你瞧,连你都受不住,更何况老太太?赶紧回去劝着老太太,服侍她用晚饭,等明儿一早老爷自会过去说。此时老太太过来瞧破了,又是一场事,到时追究起来那才麻烦。”

    如秀心领神会,连连点头就匆匆走了。林妈妈这才放心,毕竟这种事还是要主人家说破才好,做下人的不过听命就是。今儿洞房一入,明儿去拜见老太太,老太太再生气也无计可施。

    小玫已让厨房送了几样清爽可口的小菜过来,对邱玉兰道:“姑娘,先垫一垫吧。”邱玉兰抬头看着小玫:“你说,表哥这样对我,是出于对舅舅的感激之心呢还是别的?”小玫被问的一愣接着笑了:“姑娘与其问我,何不等大爷来的时候亲自问问呢?”

    邱玉兰白她一眼:“人家正经问你,你怎么这样说?”小玫也笑了:“那我也是正经说啊,姑娘,您现在已和大爷成了夫妻,以后子是怎样都要一起走下去,想东想西的总是不好。”邱玉兰的头微微一偏就道:“你这丫头什么时候知道了这么些道理?我不是要想,而是不得不想。”

    小玫刚要再说就听到门被打开,石容安已走进来,小玫忙上前迎着:“见过大爷,大爷可要喝口茶解解酒?”石容安没有说话只是挥手让小玫她们出去,小玫走近时候能闻到石容安上酒味很淡,想来没喝多少,不由回瞧了邱玉兰一眼,见邱玉兰斜对着石容安而坐,还能瞧见脸上淡淡红晕,小玫不由抿唇一笑,应是后就退出。

    石容安见小玫她们走出去还关好门,方才方老爷的话又在耳边,今儿是你新婚夜,你来和我们混什么,还不快些去陪新娘。顿时一张脸又红起来,走到邱玉兰边道:“表妹,玉兰,呃……”一时却不知道该叫什么才好。

    邱玉兰一颗心也是砰砰乱跳,听到石容安这样叫,晓得他也有些紧张,这心倒不乱跳了,只抬头瞧着石容安:“表哥是为的什么要娶我?”石容安不知道邱玉兰竟有这样一问,手放在唇边竟忘了答话。

    邱玉兰的头还是没低下:“是为了讨好舅舅,是为我鸣不平还是……”后面一句邱玉兰无法说出口,渀佛一想就会害羞,还是你心里其实也有我,并不仅把我当做表妹?面前少女粉面蕴霞,唇衔樱桃,偏偏问出的话却让自己有些不好回答,石容安晃下脑袋,半才道:“要都不是,你信不信?”

    邱玉兰一双眼如水晶样透亮往石容安眼里看去,石容安眼里有笑有放松,唯独没有的是心虚,这样的一双眼让邱玉兰放心下来,唇边笑容像二月的风吹过大地:“我信。”

    真好,这句话说出之后石容安伸手握住邱玉兰的手:“玉兰,你相信我,这辈子我不会让你伤心。”方才叫玉兰还有些口吃,这会儿叫玉兰就那么灵活,邱玉兰还想再取笑石容安几句,只觉得石容安的手心怎会这样烫,这样的烫通过手心传递过去,慢慢传遍全,看向那高烧的红烛,感觉到石容安灼的呼吸喷在自己发边,今夜,是自己的洞房夜啊。

    作者有话要说:洞房花烛什么的,大家要纯洁。

    没等多大一会儿,就看见众人簇拥着石容安和邱玉兰过来,石容安纱帽圆领,手里牵了红绸,红绸另一端被邱玉兰握在手中,喜娘一边一个搀了邱玉兰。见他们来到面前,小玫忙带着众人行礼道贺,石容安笑容满面让人起来。

    小玫趁站起时抬眼看向石容安,见石容安满面笑容,喜悦似从心里发出,这心顿时放了一大半。现在瞧来石容安娶邱玉兰并不仅是为老爷解围,只怕也是对自家姑娘有几分。如此一想小玫也笑开了花,和芽一边一个从喜娘手里接过邱玉兰,由喜娘说完四言八句吉利话,这才搀着邱玉兰进屋安置他们夫妻坐下。

    盖头揭开,屋内的人都见过的,也没有那例行的赞新娘子美貌的话,邱玉兰抬头看着这陌生而又熟悉的屋子,眼看向石容安,见他神色比起往多了几分欢喜,这样的欢喜让邱玉兰的心开始慢慢暖和起来。石容安见邱玉兰望向自己,虽早知道邱玉兰容貌出色,可是从不知道今悉心装扮的她竟如瑶池仙女一样,看着她平静眼神,石容安竟不知道该做什么,只觉得手脚都不知道往哪里放了。这样贸然求娶,她会不会觉得自己太过冒犯?

    喜娘们见他们夫妻二人坐在那里互相对视并不说一句话,都掩口一笑上前上前撒帐。铜钱合着五谷枣子花生纷纷落在邱玉兰和石容安上,再加上喜娘们念出的吉利话,每一句都都有夫妻二字。

    夫妻,从今之后,自己和玉兰就是夫妻了,石容安的心不知道为了什么砰砰乱跳起来,耳边什么都听不见,只有自己心跳声。喜娘已经撒帐毕,笑眯眯端了合卺酒请两位喝了,当碰到冰凉酒杯时石容安的心才归位,抬头看着面前仙女一样的邱玉兰,石容安脸上露出灿烂笑容,为夫妻当讲做夫妻的话。

    喝过合卺酒,喜娘请石容安出外陪客,临走之前,石容安又看向端庄坐在那的邱玉兰,喜娘反而笑起来:“新郎官还怕新娘子飞了不成,这拜了堂喝过合卺酒,走遍天下啊,新娘子都是您的人了。”喜娘这话让小玫她们也跟着笑起来,石容安一张脸彻底红了,忙走出新房,留的一屋子笑声。

    笑声里邱玉兰这才抬起头长长出了一口气,冠子有些重,邱玉兰伸手打算把冠子摘掉,小玫忙伸手过来帮她把冠子摘掉,又把外面大衣服给宽了,邱玉兰这才用手捶着肩膀:“这才半,又是冬都觉得胳膊快掉下来了。”

    小玫递过一盏茶,旁边的喜娘已经笑道:“姑娘您这还是没坐轿呢,要真坐半轿子,赶上五六月那种大天,有新娘子才下轿就晕了,还要忙着把新娘子给叫醒再拜堂。”一个说,另一个就跟上,邱玉兰听她们叽叽喳喳说些各家娶媳妇闹出的笑话,晓得她们是让自己放宽心,抬头笑着道:“今儿劳烦各位了,还请到外面坐席。”

    到外面坐席事小,要紧的是主人家打发的红包,小玫上前道:“各位都在这新房里,我们林婶子也不好进来啊。”喜娘们也知道林妈妈就是这家里最得用的管事娘子,心知肚明各自一笑就跟小丫鬟出去。

    林妈妈早等在外面,见这群喜娘出来从袖子里舀出几个荷包来一一分发,嘴里还念叨着:“各位常走,晓得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的。”领头的喜娘掂下手里的荷包,沉甸甸的,起码有五两银子,顿时眼就笑眯起来,晓得方家出手定然大方,但没想到会这样大方,更何况除了这现银子,还有别的东西,忙笑着应了。

    林妈妈又叫来个婆子,让她带着喜娘们去用饭,用完饭自还有别的东西相送。等人都走了林妈妈才松口气,今儿这事虽则各种乱,但总归有个好的结果。林妈妈转正准备往前面去,就见如秀走过来,林妈妈的心突地一跳。今儿的事方老爷可是千万叮嘱过不许人往里面告诉方老太太,一是怕方老太太晓得了生气,二来是怕方老太太脑子一昏让邱玉兰上了花轿嫁到万家。故此前面闹成这样,方老太太那边是半点风声都没听到。

    就等着明儿一早让邱玉兰夫妻去给方老太太问安时候一块说了,此时怎么如秀就过来了?林妈妈心里想着已迎上前:“如秀怎么不在里面服侍老太太,往这边过来?”如秀一进了这院就见到此张灯结彩,又见门窗之上都贴满喜字心里就觉得奇怪,听林妈妈这么一说就停下脚步笑道:“老太太说姑娘养到这么大了嫁出去有些伤心,想过来瞧瞧,让我先来呢。”

    方老太太要过来?林妈妈登时就慌了,忙把如秀一把扯住往门口拉:“我说你服侍老太太这么多年,难道连点轻重缓急都瞧不出来?老太太伤心你还往这边带,岂不更伤心?我说你啊,赶紧回去劝住老太太,再说这事还有老爷太太他们呢。”

    如秀服侍方老太太这么些年,也不是笨的,听了这话眉就皱起:“到底出了什么事?”林妈妈附耳在她耳边说了几句才道:“出了这样大事,老太太的脾气你是晓得的,难道要直统统说了,总是要老爷过去慢慢说了才是,你啊,赶紧回去劝着。”

    如秀吓的连拍几下口:“阿弥陀佛,怪道今儿竟是毫无动静,又连来了几个人哄老太太开心让老太太别出门,原来是出了这么大的事。”林妈妈拉住她的手:“你瞧,连你都受不住,更何况老太太?赶紧回去劝着老太太,服侍她用晚饭,等明儿一早老爷自会过去说。此时老太太过来瞧破了,又是一场事,到时追究起来那才麻烦。”

    如秀心领神会,连连点头就匆匆走了。林妈妈这才放心,毕竟这种事还是要主人家说破才好,做下人的不过听命就是。今儿洞房一入,明儿去拜见老太太,老太太再生气也无计可施。

    小玫已让厨房送了几样清爽可口的小菜过来,对邱玉兰道:“姑娘,先垫一垫吧。”邱玉兰抬头看着小玫:“你说,表哥这样对我,是出于对舅舅的感激之心呢还是别的?”小玫被问的一愣接着笑了:“姑娘与其问我,何不等大爷来的时候亲自问问呢?”

    邱玉兰白她一眼:“人家正经问你,你怎么这样说?”小玫也笑了:“那我也是正经说啊,姑娘,您现在已和大爷成了夫妻,以后子是怎样都要一起走下去,想东想西的总是不好。”邱玉兰的头微微一偏就道:“你这丫头什么时候知道了这么些道理?我不是要想,而是不得不想。”

    小玫刚要再说就听到门被打开,石容安已走进来,小玫忙上前迎着:“见过大爷,大爷可要喝口茶解解酒?”石容安没有说话只是挥手让小玫她们出去,小玫走近时候能闻到石容安上酒味很淡,想来没喝多少,不由回瞧了邱玉兰一眼,见邱玉兰斜对着石容安而坐,还能瞧见脸上淡淡红晕,小玫不由抿唇一笑,应是后就退出。

    石容安见小玫她们走出去还关好门,方才方老爷的话又在耳边,今儿是你新婚夜,你来和我们混什么,还不快些去陪新娘。顿时一张脸又红起来,走到邱玉兰边道:“表妹,玉兰,呃……”一时却不知道该叫什么才好。

    邱玉兰一颗心也是砰砰乱跳,听到石容安这样叫,晓得他也有些紧张,这心倒不乱跳了,只抬头瞧着石容安:“表哥是为的什么要娶我?”石容安不知道邱玉兰竟有这样一问,手放在唇边竟忘了答话。

    邱玉兰的头还是没低下:“是为了讨好舅舅,是为我鸣不平还是……”后面一句邱玉兰无法说出口,渀佛一想就会害羞,还是你心里其实也有我,并不仅把我当做表妹?面前少女粉面蕴霞,唇衔樱桃,偏偏问出的话却让自己有些不好回答,石容安晃下脑袋,半才道:“要都不是,你信不信?”

    邱玉兰一双眼如水晶样透亮往石容安眼里看去,石容安眼里有笑有放松,唯独没有的是心虚,这样的一双眼让邱玉兰放心下来,唇边笑容像二月的风吹过大地:“我信。”

    真好,这句话说出之后石容安伸手握住邱玉兰的手:“玉兰,你相信我,这辈子我不会让你伤心。”方才叫玉兰还有些口吃,这会儿叫玉兰就那么灵活,邱玉兰还想再取笑石容安几句,只觉得石容安的手心怎会这样烫,这样的烫通过手心传递过去,慢慢传遍全,看向那高烧的红烛,感觉到石容安灼的呼吸喷在自己发边,今夜,是自己的洞房夜啊。

重要声明:小说《玫兰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