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立约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秋李子 书名:玫兰曲
    方太太这话也在万太太意料之中,万太太正想开口应下,方老爷就又道:“至于那认我甥女为母的话,还是少说为妙。”嫡母拒绝认为儿子,那就是不认这孩子是庶子,这话让万太太脸上的笑消失的干干净净,过了好一会儿万太太这才开口:“尊府好家教,我们这般求全,尊府竟还这般,难免有些得寸进尺了。”

    方太太冷淡开口:“得寸进尺?万太太,这句话说的该是你家吧?当初定亲的时候,媒人夸的你儿子都成一朵花了,斯斯文文从不和别人多说一句话的。我们做长辈的,自然不愿意孩子嫁过去后有多什么淘气,这才应下这门亲事。哪晓得这亲都还没成,就有了个大肚子的丫鬟这是哪家的家教?好,你们两口子抚养儿子也不容易,我们这才松口说让那孩子生下来,这门亲事不断。可你们还要我甥女抚养这孩子,这又算是怎么一回事?”

    万太太从来见方太太都是礼仪周全的,没见过方太太这样发火,和万老爷对视一眼,万老爷子微微向方老爷倾去:“亲家,亲家母说的话也是有道理的,可是这不认媳妇为娘,这样的话也难说出去。”

    方太太已经开口:“这有什么,不过就是分一份产业由那孩子自己过去,总是你万家血脉,我们也不赶尽杀绝。”万太太又怎会不明白方太太这话的意思,可媳妇虽要紧,总没有孙儿要紧。万太太还待开口,万老爷已经使个眼色给自己太太:“我也明白你们的心,做长辈的总希望孩子好好的,不愿家里事多也是常理,这既是常,我再难办也要办了。”万太太叫一声老爷,万老爷示意她不要再说,只是对方老爷道:“那这十九的吉还是不变,说起来,今儿已经十一了。”

    万家答的这么爽快,方太太有些后悔该多问问,可话已经说出不好再改口,算起来,还有八天就成亲了,真要因这事退亲,别人知道了也只会笑外甥女太过嫉妒,哪能因这么点小事退亲。方老爷已道:“你家既答应了,就写一张约定,签字画押,免得后不好说。”还要写张约?万太太的脸顿时又沉下来,方老爷已经对管家道:“去外面书房请武先生来,请他做个见证,免得说我们方家空口无凭。”

    万老爷的眉也皱紧:“亲家,这,”方老爷伸出一根指头摇了摇:“万老爷,不是只有你们夫妻疼孩子。玉兰虽不是我们夫妻生的,却也养了她这么多年,拙荆疼她也是疼到骨子里。今儿这个约不写,那这门亲事也没再做的必要。妒忌就妒忌,我方家大不了坐产招夫。”这话让厅上又安静下来,万老爷过了好一会儿才叹气:“说起来也是我教子不严,这约,我写。”

    万太太又叫声老爷,写了这约,丫鬟肚子里那孩子,不管是男是女,一辈子都要顶了生子的名头,抬不起头来。可要不写,方家这门亲也保不住,想到自己儿子,万太太除了叹气什么都不说。

    武先生很快请到,刷刷写了张约,双方都签字画押,各自执了一份。这亲没断就还是亲家,方太太张罗酒饭要款待万家,万老爷推辞不受,告辞回去。

    送走万老爷夫妻,方太太那脸顿时就沉下来:“好端端的,怎么出了这么件事,就算是酒醉,难道派个小厮去照顾又有什么不行,非要让个丫鬟去?再说就算真出了事,不也一样可以把丫鬟嫁掉,哪要等到两个月后,老爷,我瞧着,这明明就是万家要捏我们家的脖子。”方老爷的眉也皱的很紧,对万家也想不出什么好话来,拍一下妻子的肩以示安慰就对方太太道:“我总觉得这里面有什么不对,可要真为这事退亲,玉兰的名声也很不好,毕竟个把丫鬟生的庶子,着实算不上什么。”

    真要想瞒,万家自可以把这事瞒的紧紧的,等成亲后过上个把月再让丫鬟来磕头得名分。而不是在成亲前数特意跑过来说,难道说里面还有什么不知道的事?方太太想到就做到,叫进林妈妈:“你去打听打听,亲家家这几个月出了什么事,事无巨细全都问清楚了。”

    林妈妈也晓得万家夫妻来这件事,心里也在琢磨,听到主人吩咐就忙应是,快要转出去时候才想到另一点:“老爷太太,若真出了什么事,这亲事?”不说还罢,一说方太太心里更烦,拿起一个茶杯就往地上砸:“真出了什么事,难道我方家又是好惹的?”

    林妈妈见状不敢再多说,急忙退下,方老爷的眉皱的很紧:“玉兰的婚事,怎么总是这么不顺,这万家,原本瞧着清清白白,家教又好,可今儿这事一出来,我总觉得不对。太太,要万家背后真有什么猫腻,这婚事不做也罢。只是你出门时难免会被人说。”丈夫这么顾惜自己,方太太觉得心里暖烘烘的,含笑道:“这有什么,真要有什么,玉兰嫁过去也是受苦,我被人说几句那算什么?”

    方太太拍下丈夫的肩道:“我去瞧瞧玉兰,这事还是要和她说清楚,不然她嫁过去心里总难免不舒服。”方老爷点头看着妻子走出去。

    方太太来到邱玉兰这边时候,看见邱玉兰正在那和小玫做着针线,绣的是鸳鸯戏水喜鹊登枝,方太太瞧见邱玉兰做针线时面上温婉笑容,心里不由一叹。邱玉兰已抬头道:“舅母来了,还请快坐。”

    方太太人虽坐下却没开口,小玫这下更加着急,还是邱玉兰先开口:“舅母有什么话就说。”方太太这才叹了声把万家夫妻今来的目的说出,听完始末,邱玉兰久久没有说话,手里绣活掉地。小玫捡起地上的绣活知道邱玉兰心里不舒服,并不敢多说什么,只是陪在旁边。

    过了好一会儿邱玉兰才开口:“你瞧,人的话就是不能说那么满,我不愿丈夫纳妾,结果还没进门呢,就先给我来这么一件事。偏生这事人人都说是小事,为这个退亲舅舅舅母脸上也不好看。”

    方太太从不知道邱玉兰有过不愿给丈夫纳妾的心,听了这话倒愣在那里,过了好一会儿才叹气:“玉兰,我也晓得这件事委屈你了,我和你舅舅也让万家立了约,后你嫁过去,也算有了把柄,到时想怎么样都好办。”邱玉兰垂下眼,红色的鸳鸯直戳人的眼,方太太扶住邱玉兰的肩:“玉兰,女人这辈子,”说着方太太就悲从中来,说不下去。

    邱玉兰抬头看着方太太倒笑了笑:“舅母,我晓得你和舅舅待我好,横竖林妈妈已经去打听了,若只有这么一件错事,那嫁过去也不防。”方太太心里更酸:“玉兰,晓得你是妥帖人,这事确是你受了委屈,你放心,凡事都有我和你舅舅。”见邱玉兰应了,方太太这才离开。

    小玫这才开口:“姑娘,这话着实不晓得该怎么劝,不过林妈妈已经去打听万家那边到底出了什么事,要真……”邱玉兰此时已经意兴阑珊,费了心思挑的女婿,没过门就出这种事,背后还不晓得有多少事呢,只是这事舅舅舅母已经努力在为自己挣面子,若再要求多的,舅舅舅母的面子难免会有所失。

    见邱玉兰只叹气不说话,小玫还待再说,邱玉兰已拿起做好的鸳鸯戏水的帕子往火盆里一丢,虽锦缎厚实,火盆里火也不小,那鸳鸯很快就被烧着。小玫下意识地想伸手去火盆里面抓,但手在半途就被邱玉兰抓住,抬头小玫看见邱玉兰眼里满是泪:“不必了。小玫,难道女人一辈子就像舅母说的一样吗?”这问题小玫回答不出来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只是站在那看鸳鸯成灰。

    林妈妈很快就打听回来:“太太,万家这段时和平差不多,也在忙着办喜事,小的寻了几个相熟的下人,他们都说家里除了那丫鬟有孕之外没出什么事。还说亲家老爷太太之所以为这件事专门跑一趟,那是因为看重表姑娘,怕表姑娘进门后受委屈,这才专门去的。”这说法说的也对,方太太的眉却依旧没松开:“除此,还有些什么事?”

    林妈妈仔细想了想才道:“还有,就是一个半月前请过医,说姑爷感了风寒,不过四五天就好了。别的就再没有了。”一个半月前刚刚入冬,冷暖交替,感冒了也是平常事,方太太让林妈妈下去,难道说真是自己多疑,可这怎么都问不出来却越发透着奇怪,但总不能因自己怀疑就贸然退亲或者推迟婚礼。

    方太太真是左右为难,和方老爷商量,方老爷的眉一皱就道:“这不算什么,成亲总要下礼,新郎那能躲着不出来,到时见了就知道。只要不入了洞房,就算拜了堂也还是个没嫁的闺女,怕什么?”

    作者有话要说:很多人容易把现代私生子当做庶出,其实在古代,庶出也属于婚生子,与之相对的是生子,生子才对应于现代私生子。嫡庶在古代是可以享受同等份额的遗产份额,但生子如果家族不承认那就没有,如果家族承认只有一半。当然,古代是夫权社会,很少遇到家族不承认生子的。所以经常有生子跑回来要求认祖归宗打官司的戏码,因为上了堂的话,官方基本都承认生子的份。

    方太太这话也在万太太意料之中,万太太正想开口应下,方老爷就又道:“至于那认我甥女为母的话,还是少说为妙。”嫡母拒绝认为儿子,那就是不认这孩子是庶子,这话让万太太脸上的笑消失的干干净净,过了好一会儿万太太这才开口:“尊府好家教,我们这般求全,尊府竟还这般,难免有些得寸进尺了。”

    方太太冷淡开口:“得寸进尺?万太太,这句话说的该是你家吧?当初定亲的时候,媒人夸的你儿子都成一朵花了,斯斯文文从不和别人多说一句话的。我们做长辈的,自然不愿意孩子嫁过去后有多什么淘气,这才应下这门亲事。哪晓得这亲都还没成,就有了个大肚子的丫鬟这是哪家的家教?好,你们两口子抚养儿子也不容易,我们这才松口说让那孩子生下来,这门亲事不断。可你们还要我甥女抚养这孩子,这又算是怎么一回事?”

    万太太从来见方太太都是礼仪周全的,没见过方太太这样发火,和万老爷对视一眼,万老爷子微微向方老爷倾去:“亲家,亲家母说的话也是有道理的,可是这不认媳妇为娘,这样的话也难说出去。”

    方太太已经开口:“这有什么,不过就是分一份产业由那孩子自己过去,总是你万家血脉,我们也不赶尽杀绝。”万太太又怎会不明白方太太这话的意思,可媳妇虽要紧,总没有孙儿要紧。万太太还待开口,万老爷已经使个眼色给自己太太:“我也明白你们的心,做长辈的总希望孩子好好的,不愿家里事多也是常理,这既是常,我再难办也要办了。”万太太叫一声老爷,万老爷示意她不要再说,只是对方老爷道:“那这十九的吉还是不变,说起来,今儿已经十一了。”

    万家答的这么爽快,方太太有些后悔该多问问,可话已经说出不好再改口,算起来,还有八天就成亲了,真要因这事退亲,别人知道了也只会笑外甥女太过嫉妒,哪能因这么点小事退亲。方老爷已道:“你家既答应了,就写一张约定,签字画押,免得后不好说。”还要写张约?万太太的脸顿时又沉下来,方老爷已经对管家道:“去外面书房请武先生来,请他做个见证,免得说我们方家空口无凭。”

    万老爷的眉也皱紧:“亲家,这,”方老爷伸出一根指头摇了摇:“万老爷,不是只有你们夫妻疼孩子。玉兰虽不是我们夫妻生的,却也养了她这么多年,拙荆疼她也是疼到骨子里。今儿这个约不写,那这门亲事也没再做的必要。妒忌就妒忌,我方家大不了坐产招夫。”这话让厅上又安静下来,万老爷过了好一会儿才叹气:“说起来也是我教子不严,这约,我写。”

    万太太又叫声老爷,写了这约,丫鬟肚子里那孩子,不管是男是女,一辈子都要顶了生子的名头,抬不起头来。可要不写,方家这门亲也保不住,想到自己儿子,万太太除了叹气什么都不说。

    武先生很快请到,刷刷写了张约,双方都签字画押,各自执了一份。这亲没断就还是亲家,方太太张罗酒饭要款待万家,万老爷推辞不受,告辞回去。

    送走万老爷夫妻,方太太那脸顿时就沉下来:“好端端的,怎么出了这么件事,就算是酒醉,难道派个小厮去照顾又有什么不行,非要让个丫鬟去?再说就算真出了事,不也一样可以把丫鬟嫁掉,哪要等到两个月后,老爷,我瞧着,这明明就是万家要捏我们家的脖子。”方老爷的眉也皱的很紧,对万家也想不出什么好话来,拍一下妻子的肩以示安慰就对方太太道:“我总觉得这里面有什么不对,可要真为这事退亲,玉兰的名声也很不好,毕竟个把丫鬟生的庶子,着实算不上什么。”

    真要想瞒,万家自可以把这事瞒的紧紧的,等成亲后过上个把月再让丫鬟来磕头得名分。而不是在成亲前数特意跑过来说,难道说里面还有什么不知道的事?方太太想到就做到,叫进林妈妈:“你去打听打听,亲家家这几个月出了什么事,事无巨细全都问清楚了。”

    林妈妈也晓得万家夫妻来这件事,心里也在琢磨,听到主人吩咐就忙应是,快要转出去时候才想到另一点:“老爷太太,若真出了什么事,这亲事?”不说还罢,一说方太太心里更烦,拿起一个茶杯就往地上砸:“真出了什么事,难道我方家又是好惹的?”

    林妈妈见状不敢再多说,急忙退下,方老爷的眉皱的很紧:“玉兰的婚事,怎么总是这么不顺,这万家,原本瞧着清清白白,家教又好,可今儿这事一出来,我总觉得不对。太太,要万家背后真有什么猫腻,这婚事不做也罢。只是你出门时难免会被人说。”丈夫这么顾惜自己,方太太觉得心里暖烘烘的,含笑道:“这有什么,真要有什么,玉兰嫁过去也是受苦,我被人说几句那算什么?”

    方太太拍下丈夫的肩道:“我去瞧瞧玉兰,这事还是要和她说清楚,不然她嫁过去心里总难免不舒服。”方老爷点头看着妻子走出去。

    方太太来到邱玉兰这边时候,看见邱玉兰正在那和小玫做着针线,绣的是鸳鸯戏水喜鹊登枝,方太太瞧见邱玉兰做针线时面上温婉笑容,心里不由一叹。邱玉兰已抬头道:“舅母来了,还请快坐。”

    方太太人虽坐下却没开口,小玫这下更加着急,还是邱玉兰先开口:“舅母有什么话就说。”方太太这才叹了声把万家夫妻今来的目的说出,听完始末,邱玉兰久久没有说话,手里绣活掉地。小玫捡起地上的绣活知道邱玉兰心里不舒服,并不敢多说什么,只是陪在旁边。

    过了好一会儿邱玉兰才开口:“你瞧,人的话就是不能说那么满,我不愿丈夫纳妾,结果还没进门呢,就先给我来这么一件事。偏生这事人人都说是小事,为这个退亲舅舅舅母脸上也不好看。”

    方太太从不知道邱玉兰有过不愿给丈夫纳妾的心,听了这话倒愣在那里,过了好一会儿才叹气:“玉兰,我也晓得这件事委屈你了,我和你舅舅也让万家立了约,后你嫁过去,也算有了把柄,到时想怎么样都好办。”邱玉兰垂下眼,红色的鸳鸯直戳人的眼,方太太扶住邱玉兰的肩:“玉兰,女人这辈子,”说着方太太就悲从中来,说不下去。

    邱玉兰抬头看着方太太倒笑了笑:“舅母,我晓得你和舅舅待我好,横竖林妈妈已经去打听了,若只有这么一件错事,那嫁过去也不防。”方太太心里更酸:“玉兰,晓得你是妥帖人,这事确是你受了委屈,你放心,凡事都有我和你舅舅。”见邱玉兰应了,方太太这才离开。

    小玫这才开口:“姑娘,这话着实不晓得该怎么劝,不过林妈妈已经去打听万家那边到底出了什么事,要真……”邱玉兰此时已经意兴阑珊,费了心思挑的女婿,没过门就出这种事,背后还不晓得有多少事呢,只是这事舅舅舅母已经努力在为自己挣面子,若再要求多的,舅舅舅母的面子难免会有所失。

    见邱玉兰只叹气不说话,小玫还待再说,邱玉兰已拿起做好的鸳鸯戏水的帕子往火盆里一丢,虽锦缎厚实,火盆里火也不小,那鸳鸯很快就被烧着。小玫下意识地想伸手去火盆里面抓,但手在半途就被邱玉兰抓住,抬头小玫看见邱玉兰眼里满是泪:“不必了。小玫,难道女人一辈子就像舅母说的一样吗?”这问题小玫回答不出来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只是站在那看鸳鸯成灰。

    林妈妈很快就打听回来:“太太,万家这段时和平差不多,也在忙着办喜事,小的寻了几个相熟的下人,他们都说家里除了那丫鬟有孕之外没出什么事。还说亲家老爷太太之所以为这件事专门跑一趟,那是因为看重表姑娘,怕表姑娘进门后受委屈,这才专门去的。”这说法说的也对,方太太的眉却依旧没松开:“除此,还有些什么事?”

    林妈妈仔细想了想才道:“还有,就是一个半月前请过医,说姑爷感了风寒,不过四五天就好了。别的就再没有了。”一个半月前刚刚入冬,冷暖交替,感冒了也是平常事,方太太让林妈妈下去,难道说真是自己多疑,可这怎么都问不出来却越发透着奇怪,但总不能因自己怀疑就贸然退亲或者推迟婚礼。

    方太太真是左右为难,和方老爷商量,方老爷的眉一皱就道:“这不算什么,成亲总要下礼,新郎那能躲着不出来,到时见了就知道。只要不入了洞房,就算拜了堂也还是个没嫁的闺女,怕什么?”

重要声明:小说《玫兰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