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释然6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秋李子 书名:玫兰曲
    这丝惆怅很快就消失,邱玉兰和方老太太继续说着这些料子该打什么式样的家具瞧着面前乖巧美丽的外孙女方老太太拍一下邱玉兰的手:等你出嫁了再有了孩子我下去地下也有脸去见你娘

    方老太太这话说的是真心诚意不带一丝芥蒂,邱玉兰反握住方老太太的手:娘若是地下有知,她也不会怪您娘生前常说,万般皆是命真的半点不由人吗邱玉兰的眉微微皱一下才松开,若是真的不由人,或许自己早已死在邱家了,而不是过着像现在这样的

    但这话很好地安慰了方老太太压在她心上近三十年的重负在邱玉兰说完之后一下就烟消云散了方老太太闭下眼重新睁开看向邱玉兰的眼里已满是慈,这种慈是非常真切的:我晓得你是好孩子你的子就像了你娘也是那么乖那么让人疼看着方老太太面前释然的笑容邱玉兰低下头娘在邱家怨过恨过可是再怨再恨娘临终前握住自己的手谆谆告诉若方家能庇护住你玉兰娘的心就什么都不怨什么都不恨了

    娘那时我没明白这句话意思现在明白了您地下若有知也该安心了舅舅舅母对我何止是庇护那么简单还有外祖母或者她也知道她当年做错了可是做长辈的又难以开口说出错了那就让女儿把您当初的话转告外祖母她已近七十也该安心了

    方太太重新走进厅见方老太太祖孙坐在那不说话却似有无尽的话要说含笑走上前道:婆婆不是要和玉兰说这些料子该做什么家具怎么这会儿不说了难道嫌这些料子还不够多那就带信去给老爷让他再寻一些回来

    方老太太这才从沉思中回神过来含笑道:我不过是舍不得玉兰要嫁了当初见到她的时候她虽说已十岁却生的瘦小和人家七八岁的孩子差不多大长到现在好容易长成这么个美貌女子就要嫁到别人家真舍不得这样的话从方老太太嘴里说出来还是有点稀奇方太太的眉微微一挑就笑眯眯地接话:是媳妇当时见到的时候都吓了一跳后来才晓得是玉兰这孩子孝顺姐姐没了后她就夜哀哭连着几水米不进才这么瘦小

    邱玉兰淡淡一笑和方太太她们又说几句当时自己来时候的事接着话题重新转到嫁妆还要再备些什么上面首饰衣料这些都是方老爷历年带回来积攒的别的也好备剩下的就是要做的那些绣活最要紧的就是这堂家具了家具打的好真是增色不少

    邱玉兰听着她们在那说要打些什么式样心里的温暖已经溢满全这才是家的感觉说了好一会儿话又让摆上晚饭来一起吃刚吃到一半林妈妈就进来道:太太林三爷醉了大爷怕别人送回去不稳妥亲自送回去了让人进来说一声

    方太太表示知道了方老太太就道:容安这孩子就是心眼实让个小厮送去也没什么他偏要自己送去方太太笑着替义子解围:婆婆您也晓得的林三爷的那位媳妇和林三爷多有些口舌容安送他回去为的也就是有外人在那位媳妇也不会说什么不然又是一场是非岂不朋友面上难堪

    林三爷的媳妇家里是做绸缎生意的发迹时也短成婚之后林三爷搬出来住原本过的还算和睦哪晓得不知为了什么两个月后就开始口舌不断

    外人听到些蛛丝马迹似乎是林三嫌林三爷没本事只会花自己的嫁妆不晓得出外挣银子要挣银子总要出去可林三又不许林三爷出去说怕被外面的人绊住脚还听说不光是林三嫌林三爷林三原本有个什么隐疾初嫁过去时用药盖住没有发作等药力过了那隐疾就发作起来让人近不得

    这隐疾一说是闺房私密外人只是猜测但林三嫌林三爷没本事这个可是板上钉钉的连林太太这个做婆婆的都忍不住开口说林三既不愿放丈夫出去又嫌丈夫没本事这算是个什么事林三在家也是宠大的嫁林三爷为的就是林家习惯是庶子成婚后就各自搬出去住不用侍奉婆婆听到林太太摆出做婆婆的架子说这么几句林三就恼了说一个做婆婆的管小夫妻这些事做什么还说当初是被媒人骗了说不用侍奉婆婆哪晓得婆婆还是照样开口自己有五六千银子的嫁妆嫁谁不好偏嫁林三爷这么个窝囊废

    林太太被庶子媳妇顶撞气真是不打一处来索就丢开由他们小夫妻过去林三爷娶了这么个媳妇被拘在家里不得外出见到石容安器宇轩昂心里越发羡慕只是不好说难免多喝两杯石容安送他回去也是有解释的意思

    方老太太瞧了眼方太太:你想的周到玉兰啊这嫁过去做了媳妇可要记得和姑爷之间要和睦有什么口舌也不能让外人知道你瞧林三爷这样丈夫拿不住妻子妻子不恭敬丈夫一个家都不和睦传的沸沸扬扬的别人面上瞧着是安慰你其实呢哪晓得心里是不是瞧笑话

    邱玉兰忙应了方太太笑着道:婆婆这话不是媳妇自己夸自己人玉兰本就聪明恭顺又得周先生教了那么三年这举止气度待人处事全城里的姑娘能比得上她的也不多这话说的实在方老太太的眼往邱玉兰上望了望就道:周先生是不错可惜就是不肯在这教银姐儿

    周先生去年已经辞去说教邱玉兰已经教到无可教的地步虽则邱玉兰问周先生的那个问题周先生一直没回答但周先生临走前说人在这世上务必要秉持本心秉持住本心不变什么都不怕

    邱玉兰知道这一句是周先生数十年行走在无数府邸之中的经验之谈接着周先生又送了邱玉兰一串钱币做临别礼物那串钱币现在就贴安放在邱玉兰边外圆内方秉持本心不变这才是周先生在这无数府邸行走依赖的法宝

    提到周先生邱玉兰不由微微一笑:周先生的长子已娶了媳妇生下孙子都两岁了周先生能在我们家里待三年已不错了总要回去含饴弄孙方太太也道:周先生临走前也说过银姐儿等到七岁再学规矩也不迟也定下了周先生的好友等离了那家就来我们家宾主一场这样也足够了

    方老太太点头:好了晓得你们现在跟亲母女似的我不过多说一句你们俩就轮番来说方太太噗嗤一声笑出来:原来婆婆是吃醋了吃醋方老太太的嘴张一下就道:没得乱说好了饭也吃饱了我要出外走走

    方太太忙上前扶起方老太太邱玉兰在一边帮忙三人在丫鬟簇拥下往园子里去走走

    预备嫁妆的时似乎过的飞快很快三月过了就到四月接着就是端午夏虽放了几个冰盆在屋里做一会儿绣活那手心就开始出汗怕手心的汗把丝线弄脏邱玉兰每倒只做一两个时辰只要把丈夫翁姑的衣服做出来剩下那些就交给绣娘或丫鬟去做

    这正在做活呢芽进来道:姑娘林七姑娘来访姑娘太太已经让人把林七姑娘请进来了邱玉兰望向小玫:你昨儿才说要寻个时候去见小柔让她给你做几样东西今儿就来了倒也恰好

    说着话就听见林七姑娘的笑声:邱姐姐你怎这样当我们是忙不过来才请小玫帮忙你现在又不是忙不过来非要找回来小玫早放下手中的东西上前打起帘子林七姑娘那张芙蓉面已经出现在邱玉兰眼中

    见林七姑娘要上前来拉自己的手撒邱玉兰忙把手举高:你也不怕被针戳到总也要等我把东西放下今儿怎么想起来我这小玫已端过椅子来请林七姑娘坐下又递过一碗酸梅汤:这是奴婢下厨做的我们姑娘吃着觉得还成林姑娘也尝尝

    林七姑娘接过碗一口就喝干说了声舒服邱玉兰用帕子给她擦着唇:哪有你这样的林七姑娘把碗放下扯着邱玉兰的手:我这样的怎么了我家里现在还有比我更稀奇的呢这不听婆婆的话说小姑坏话的真是从没听过还什么富家千金我瞧着还不如你我边的丫鬟呢小玫也好小柔也罢哪个像她似的

    作者有话要说:这丝惆怅很快就消失邱玉兰和方老太太继续说着这些料子该打什么式样的家具瞧着面前乖巧美丽的外孙女方老太太拍一下邱玉兰的手:等你出嫁了再有了孩子我下去地下也有脸去见你娘

    方老太太这话说的是真心诚意不带一丝芥蒂邱玉兰反握住方老太太的手:娘若是地下有知她也不会怪您娘生前常说万般皆是命真的半点不由人吗邱玉兰的眉微微皱一下才松开若是真的不由人或许自己早已死在邱家了而不是过着像现在这样的

    但这话很好地安慰了方老太太压在她心上近三十年的重负在邱玉兰说完之后一下就烟消云散了方老太太闭下眼重新睁开看向邱玉兰的眼里已满是慈这种慈是非常真切的:我晓得你是好孩子你的子就像了你娘也是那么乖那么让人疼看着方老太太面前释然的笑容邱玉兰低下头娘在邱家怨过恨过可是再怨再恨娘临终前握住自己的手谆谆告诉若方家能庇护住你玉兰娘的心就什么都不怨什么都不恨了

    娘那时我没明白这句话意思现在明白了您地下若有知也该安心了舅舅舅母对我何止是庇护那么简单还有外祖母或者她也知道她当年做错了可是做长辈的又难以开口说出错了那就让女儿把您当初的话转告外祖母她已近七十也该安心了

    方太太重新走进厅见方老太太祖孙坐在那不说话却似有无尽的话要说含笑走上前道:婆婆不是要和玉兰说这些料子该做什么家具怎么这会儿不说了难道嫌这些料子还不够多那就带信去给老爷让他再寻一些回来

    方老太太这才从沉思中回神过来含笑道:我不过是舍不得玉兰要嫁了当初见到她的时候她虽说已十岁却生的瘦小和人家七八岁的孩子差不多大长到现在好容易长成这么个美貌女子就要嫁到别人家真舍不得这样的话从方老太太嘴里说出来还是有点稀奇方太太的眉微微一挑就笑眯眯地接话:是媳妇当时见到的时候都吓了一跳后来才晓得是玉兰这孩子孝顺姐姐没了后她就夜哀哭连着几水米不进才这么瘦小

    邱玉兰淡淡一笑和方太太她们又说几句当时自己来时候的事接着话题重新转到嫁妆还要再备些什么上面首饰衣料这些都是方老爷历年带回来积攒的别的也好备剩下的就是要做的那些绣活最要紧的就是这堂家具了家具打的好真是增色不少

    邱玉兰听着她们在那说要打些什么式样心里的温暖已经溢满全这才是家的感觉说了好一会儿话又让摆上晚饭来一起吃刚吃到一半林妈妈就进来道:太太林三爷醉了大爷怕别人送回去不稳妥亲自送回去了让人进来说一声

    方太太表示知道了方老太太就道:容安这孩子就是心眼实让个小厮送去也没什么他偏要自己送去方太太笑着替义子解围:婆婆您也晓得的林三爷的那位媳妇和林三爷多有些口舌容安送他回去为的也就是有外人在那位媳妇也不会说什么不然又是一场是非岂不朋友面上难堪

    林三爷的媳妇家里是做绸缎生意的发迹时也短成婚之后林三爷搬出来住原本过的还算和睦哪晓得不知为了什么两个月后就开始口舌不断

    外人听到些蛛丝马迹似乎是林三嫌林三爷没本事只会花自己的嫁妆不晓得出外挣银子要挣银子总要出去可林三又不许林三爷出去说怕被外面的人绊住脚还听说不光是林三嫌林三爷林三原本有个什么隐疾初嫁过去时用药盖住没有发作等药力过了那隐疾就发作起来让人近不得

    这隐疾一说是闺房私密外人只是猜测但林三嫌林三爷没本事这个可是板上钉钉的连林太太这个做婆婆的都忍不住开口说林三既不愿放丈夫出去又嫌丈夫没本事这算是个什么事林三在家也是宠大的嫁林三爷为的就是林家习惯是庶子成婚后就各自搬出去住不用侍奉婆婆听到林太太摆出做婆婆的架子说这么几句林三就恼了说一个做婆婆的管小夫妻这些事做什么还说当初是被媒人骗了说不用侍奉婆婆哪晓得婆婆还是照样开口自己有五六千银子的嫁妆嫁谁不好偏嫁林三爷这么个窝囊废

    林太太被庶子媳妇顶撞气真是不打一处来索就丢开由他们小夫妻过去林三爷娶了这么个媳妇被拘在家里不得外出见到石容安器宇轩昂心里越发羡慕只是不好说难免多喝两杯石容安送他回去也是有解释的意思

    方老太太瞧了眼方太太:你想的周到玉兰啊这嫁过去做了媳妇可要记得和姑爷之间要和睦有什么口舌也不能让外人知道你瞧林三爷这样丈夫拿不住妻子妻子不恭敬丈夫一个家都不和睦传的沸沸扬扬的别人面上瞧着是安慰你其实呢哪晓得心里是不是瞧笑话

    邱玉兰忙应了方太太笑着道:婆婆这话不是媳妇自己夸自己人玉兰本就聪明恭顺又得周先生教了那么三年这举止气度待人处事全城里的姑娘能比得上她的也不多这话说的实在方老太太的眼往邱玉兰上望了望就道:周先生是不错可惜就是不肯在这教银姐儿

    周先生去年已经辞去说教邱玉兰已经教到无可教的地步虽则邱玉兰问周先生的那个问题周先生一直没回答但周先生临走前说人在这世上务必要秉持本心秉持住本心不变什么都不怕

    邱玉兰知道这一句是周先生数十年行走在无数府邸之中的经验之谈接着周先生又送了邱玉兰一串钱币做临别礼物那串钱币现在就贴安放在邱玉兰边外圆内方秉持本心不变这才是周先生在这无数府邸行走依赖的法宝

    提到周先生邱玉兰不由微微一笑:周先生的长子已娶了媳妇生下孙子都两岁了周先生能在我们家里待三年已不错了总要回去含饴弄孙方太太也道:周先生临走前也说过银姐儿等到七岁再学规矩也不迟也定下了周先生的好友等离了那家就来我们家宾主一场这样也足够了

    方老太太点头:好了晓得你们现在跟亲母女似的我不过多说一句你们俩就轮番来说方太太噗嗤一声笑出来:原来婆婆是吃醋了吃醋方老太太的嘴张一下就道:没得乱说好了饭也吃饱了我要出外走走

    方太太忙上前扶起方老太太邱玉兰在一边帮忙三人在丫鬟簇拥下往园子里去走走

    预备嫁妆的时似乎过的飞快很快三月过了就到四月接着就是端午夏虽放了几个冰盆在屋里做一会儿绣活那手心就开始出汗怕手心的汗把丝线弄脏邱玉兰每倒只做一两个时辰只要把丈夫翁姑的衣服做出来剩下那些就交给绣娘或丫鬟去做

    这正在做活呢芽进来道:姑娘林七姑娘来访姑娘太太已经让人把林七姑娘请进来了邱玉兰望向小玫:你昨儿才说要寻个时候去见小柔让她给你做几样东西今儿就来了倒也恰好

    说着话就听见林七姑娘的笑声:邱姐姐你怎这样当我们是忙不过来才请小玫帮忙你现在又不是忙不过来非要找回来小玫早放下手中的东西上前打起帘子林七姑娘那张芙蓉面已经出现在邱玉兰眼中

    见林七姑娘要上前来拉自己的手撒邱玉兰忙把手举高:你也不怕被针戳到总也要等我把东西放下今儿怎么想起来我这小玫已端过椅子来请林七姑娘坐下又递过一碗酸梅汤:这是奴婢下厨做的我们姑娘吃着觉得还成林姑娘也尝尝

    林七姑娘接过碗一口就喝干说了声舒服邱玉兰用帕子给她擦着唇:哪有你这样的林七姑娘把碗放下扯着邱玉兰的手:我这样的怎么了我家里现在还有比我更稀奇的呢这不听婆婆的话说小姑坏话的真是从没听过还什么富家千金我瞧着还不如你我边的丫鬟呢小玫也好小柔也罢哪个像她似的

重要声明:小说《玫兰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