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动心心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秋李子 书名:玫兰曲
    这样慌张虽说少见却也不是没有,只是那些针线要赶得急了些林七姑娘是做妹妹的当然要帮着姐姐赶几件针线小柔央了小玫那是她们的私邱玉兰笑一笑就道:既答应了帮人家做那就做好些别到时候丢我的脸

    小玫笑着应了才道:也不多做什么就是帮着小柔做十个荷包又打几条络子好让六姑娘拿去赏人用邱玉兰已把西瓜吃完拍下手道:左右闲着没事,把线拿来,我瞧着你打络子,再说说话,免得这闲下来又想睡觉,到晚间睡不着才是麻烦嘴里说着,邱玉兰已经打个哈欠

    小玫把西瓜碗收拾出去了取了丝线来才道:小柔还千叮万嘱地让别告诉姑娘您说怕姑娘恼恼邱玉兰瞧着小玫在那理丝线预备打络子笑道:我恼什么小玫手里拿着把葱绿丝线和柳黄丝线飞快地打着络子:不就是为了六姑娘的事邱玉兰浅浅一笑:这都过去了再说现在丢脸的可不是我们家

    林六姑娘退了石容安这边的亲,虽说两边都说八字不合但也有人议论的等和秀才议亲时候林六姑娘更是如晴天霹雳一个乡下只有百来亩田地的二十多岁的秀才哪是林六姑娘的良配曾姨娘去寻林老爷哭着求了很久林老爷被哭的烦了转就走曾姨娘没有法子又去求林太太林太太早没了好脸色:石家那头说不祥这边我给你寻个了个读书人做女婿又不满意你真当你生的女儿是什么娘娘命吗好好地收拾了有什么积蓄就让你女儿带去免得到时在那边子不好过

    曾姨娘听了这话更是伤心跪在地上哭哀哀地道:太太您瞧在平六姑娘对你恭顺孝敬份上奴平也……林太太瞧都不瞧她:恭顺孝敬也好意思说石家那边有什么不好还真以为躺上那几我不晓得原由她要真不愿意我问她时候她自可拒绝方太太送钗时候她也可以不要这边应了接了钗了那头就给我装神弄鬼你们真当我是死人

    林太太这番话曾姨娘不敢接只是在那哭着林太太冷冷地看着她:别在这哭了赶着预备嫁妆是正经事我也不亏待她两百亩地一间铺面再加五百两压箱银四个丫鬟两房家人做陪嫁首饰衣料都和她姐姐们一样下去吧这份嫁妆总也有两千来两要嫁到差不多人家也不算薄那样乡下人家就更算丰厚可是曾姨娘一想到女儿嫁过去的人家家业那样的薄只怕以后就要指着这些嫁妆的出息过子那心就更疼的慌从生下来到现在林六姑娘都是锦衣玉食可到那样人家每年嫁妆的这些出息还能过锦衣玉食的子吗

    再求林太太也是无益曾姨娘此时想的只有赶紧把这些年有多少积蓄都一并拿出好让女儿嫁过去子别那么苦可转念一想要是把积蓄都给过去了等女儿嫁妆真被花光时候又怎么补贴当林太太可是说了是福是祸就让她自己过去嫁出后就再不管曾姨娘不由又伤心起来除了和林六姑娘相持大哭再没别的主意

    这些事别人不知道但小玫听小柔说过不过不好对邱玉兰说只是边打着络子边笑着道:林六姑娘这算不算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别人不晓得大爷那么个人品相貌真是从没见过的太太又疼大爷林六姑娘嫁过来子可是很好过的要说有什么不好就是老太太了

    说出这话小玫忙吐一下舌见邱玉兰没注意才改口道:再过几就秋凉了姑娘要嫌闷的慌不如把去年老爷带回来的那两匹衣料拿出来让针线上的给姑娘做秋衣邱玉兰只瞧小玫一眼:你啊真当我没听见外祖母前些年和今年可不一样了林六姑娘真要嫁进来外祖母就算不会疼她也不会对她怎样的

    小玫嗯了一声就把打好的络子往邱玉兰面前比了下:这葱绿柳黄的打出来的一柱香真好看这个就不给小柔了拿来给姑娘您穿扇子得了邱玉兰见小玫已经去拿扇子过来把络子穿上摇头道:不是说帮忙怎么就先自己落下了小玫穿好扇子端详一番才道:小柔虽送了这么多线过来但络子这个说打几根打几根横竖这些线放在她那边也是白放着

    说着小玫已经拿起线重新打起来这算是林家的示好邱玉兰拿着扇子轻轻摇着瞧小玫继续打络子小玫打了会儿就道:要照姑娘方才说的那还不晓得哪家女儿有这样好的福气嫁给大爷呢邱玉兰摇扇子的手轻轻一顿才继续摇起来:是啊也不知道谁有福气能嫁给表哥

    邱玉兰声音很平静小玫差点脱口而出其实姑娘和大爷还是很相配的幸好没说出口小玫瞧一眼旁边的邱玉兰就继续打起络子来李家那个画前些子配了个小厮曾是姑娘的贴丫鬟配那么个小厮人都知道她定是犯什么错了

    小玫原先也只模模糊糊还是后来和小柔在那说起浴佛节那的事又把从冬景口中知道的话两厢一拼凑晓得画竟和楚大少那边的人有过来往也不知道画收了楚大少什么好处竟被蛊惑的想把李姑娘和楚大少凑成一对浴佛节时若不是邱玉兰和林七姑娘出言只怕那被捉的就是李姑娘了

    小玫和小柔两人分析出这些前因后果顿时吓得后怕不止画这是吃了熊心豹子胆连这种事都想的出来不过也亏的画曾是李姑娘边的大丫鬟李太太投鼠忌器不好过分发作但关起来数又做了两三个月粗活最后只能配个粗鄙小厮对画这样吃穿和姑娘差不多的大丫鬟来说简直就是地狱一样的

    小玫叹了声自己要的不过是等姑娘出阁了就被放出去然后寻个还过得去的人家好好地把这生过完想到此小玫面上露出笑容更加卖力地打起络子来邱玉兰瞧着小玫面上露出的笑容打扇的手轻轻地顿在那石容安的确不错可是当舅母也说过了既已说的那么明白那么也只有看着别的有福气的姑娘嫁给他了

    邱玉兰低头看着手中的扇子再过几就秋凉了这把扇子就该收起来接着又是冬一年转眼又要过去自己的婚事还在半空中飘啊飘不晓得落在谁家而瞧过石容安这样的人邱玉兰只求要嫁的男子有石容安的一半就好

    秋凉换了暑十月中赶在冬到来之前方老爷又回到家里这回出门出的子长方太太接到他的时候眼里不由有泪:老爷在外面九个来月还不晓得吃了多少苦瞧都瘦了这么多方老爷呵呵一笑:也没什么好辛苦的我刚开始出去做生意那几年不常是整年不回来那时还只能住那种不好的客栈担心包裹里的货物银子常常半夜半夜的睡不着觉现在早不是那时东西有人看客栈住的也好你还担心什么

    那时夫妻常年也见不到一面不在一起又怎会有孩子方老爷这话勾起方太太当时的闺怨来背转把眼里的泪擦一下才嗔他一眼:那时和现在可不一样那时老爷还年轻现在都过四十了方老爷瞧着镜子中的白发也笑了见方太太又忙着张罗那些叫住她道:你和我好好说说怎么突然就收石侄儿为义子你难道不晓得我是想把石侄儿配给玉兰的

    方太太早有准备就把那形娓娓道来最后才道:表哥娶表妹这种事也是有的若有个什么义子和外甥女婿可不一样只是我怕我们在这筹划到时容安心里不乐意却为了恩要娶玉兰这才叫美事变恶这些子也在为容安寻亲事只是林家那边虽说的是八字不合但还是有别的风声传出

    那风声就是所谓石容安是不祥之人了方老爷点头:你想的比我想的周到既这样就挑个子摆酒席请客省的还有人在那嚼舌这也在方太太心中含笑道:子已挑好了十月二十一连戏班子都请好了就等老爷回来呢方老爷倒笑起来:原来你是知道我一定会答应方太太抿唇一笑只不答话

    到了十月二十一这方家也是人来人往庆贺方老爷收的义子石容安换了新衣却也是一色素净跟在方老爷旁边迎客虎哥儿也穿了新衣笑嘻嘻地跟着父兄站在门口

    作者有话要说:哎都太闷

    这样慌张虽说少见却也不是没有只是那些针线要赶得急了些林七姑娘是做妹妹的当然要帮着姐姐赶几件针线小柔央了小玫那是她们的私邱玉兰笑一笑就道:既答应了帮人家做那就做好些别到时候丢我的脸

    小玫笑着应了才道:也不多做什么就是帮着小柔做十个荷包又打几条络子好让六姑娘拿去赏人用邱玉兰已把西瓜吃完拍下手道:左右闲着没事把线拿来我瞧着你打络子再说说话免得这闲下来又想睡觉到晚间睡不着才是麻烦嘴里说着邱玉兰已经打个哈欠

    小玫把西瓜碗收拾出去了取了丝线来才道:小柔还千叮万嘱地让别告诉姑娘您说怕姑娘恼恼邱玉兰瞧着小玫在那理丝线预备打络子笑道:我恼什么小玫手里拿着把葱绿丝线和柳黄丝线飞快地打着络子:不就是为了六姑娘的事邱玉兰浅浅一笑:这都过去了再说现在丢脸的可不是我们家

    林六姑娘退了石容安这边的亲虽说两边都说八字不合但也有人议论的等和秀才议亲时候林六姑娘更是如晴天霹雳一个乡下只有百来亩田地的二十多岁的秀才哪是林六姑娘的良配曾姨娘去寻林老爷哭着求了很久林老爷被哭的烦了转就走曾姨娘没有法子又去求林太太林太太早没了好脸色:石家那头说不祥这边我给你寻个了个读书人做女婿又不满意你真当你生的女儿是什么娘娘命吗好好地收拾了有什么积蓄就让你女儿带去免得到时在那边子不好过

    曾姨娘听了这话更是伤心跪在地上哭哀哀地道:太太您瞧在平六姑娘对你恭顺孝敬份上奴平也……林太太瞧都不瞧她:恭顺孝敬也好意思说石家那边有什么不好还真以为躺上那几我不晓得原由她要真不愿意我问她时候她自可拒绝方太太送钗时候她也可以不要这边应了接了钗了那头就给我装神弄鬼你们真当我是死人

    林太太这番话曾姨娘不敢接只是在那哭着林太太冷冷地看着她:别在这哭了赶着预备嫁妆是正经事我也不亏待她两百亩地一间铺面再加五百两压箱银四个丫鬟两房家人做陪嫁首饰衣料都和她姐姐们一样下去吧这份嫁妆总也有两千来两要嫁到差不多人家也不算薄那样乡下人家就更算丰厚可是曾姨娘一想到女儿嫁过去的人家家业那样的薄只怕以后就要指着这些嫁妆的出息过子那心就更疼的慌从生下来到现在林六姑娘都是锦衣玉食可到那样人家每年嫁妆的这些出息还能过锦衣玉食的子吗

    再求林太太也是无益曾姨娘此时想的只有赶紧把这些年有多少积蓄都一并拿出好让女儿嫁过去子别那么苦可转念一想要是把积蓄都给过去了等女儿嫁妆真被花光时候又怎么补贴当林太太可是说了是福是祸就让她自己过去嫁出后就再不管曾姨娘不由又伤心起来除了和林六姑娘相持大哭再没别的主意

    这些事别人不知道但小玫听小柔说过不过不好对邱玉兰说只是边打着络子边笑着道:林六姑娘这算不算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别人不晓得大爷那么个人品相貌真是从没见过的太太又疼大爷林六姑娘嫁过来子可是很好过的要说有什么不好就是老太太了

    说出这话小玫忙吐一下舌见邱玉兰没注意才改口道:再过几就秋凉了姑娘要嫌闷的慌不如把去年老爷带回来的那两匹衣料拿出来让针线上的给姑娘做秋衣邱玉兰只瞧小玫一眼:你啊真当我没听见外祖母前些年和今年可不一样了林六姑娘真要嫁进来外祖母就算不会疼她也不会对她怎样的

    小玫嗯了一声就把打好的络子往邱玉兰面前比了下:这葱绿柳黄的打出来的一柱香真好看这个就不给小柔了拿来给姑娘您穿扇子得了邱玉兰见小玫已经去拿扇子过来把络子穿上摇头道:不是说帮忙怎么就先自己落下了小玫穿好扇子端详一番才道:小柔虽送了这么多线过来但络子这个说打几根打几根横竖这些线放在她那边也是白放着

    说着小玫已经拿起线重新打起来这算是林家的示好邱玉兰拿着扇子轻轻摇着瞧小玫继续打络子小玫打了会儿就道:要照姑娘方才说的那还不晓得哪家女儿有这样好的福气嫁给大爷呢邱玉兰摇扇子的手轻轻一顿才继续摇起来:是啊也不知道谁有福气能嫁给表哥

    邱玉兰声音很平静小玫差点脱口而出其实姑娘和大爷还是很相配的幸好没说出口小玫瞧一眼旁边的邱玉兰就继续打起络子来李家那个画前些子配了个小厮曾是姑娘的贴丫鬟配那么个小厮人都知道她定是犯什么错了

    小玫原先也只模模糊糊还是后来和小柔在那说起浴佛节那的事又把从冬景口中知道的话两厢一拼凑晓得画竟和楚大少那边的人有过来往也不知道画收了楚大少什么好处竟被蛊惑的想把李姑娘和楚大少凑成一对浴佛节时若不是邱玉兰和林七姑娘出言只怕那被捉的就是李姑娘了

    小玫和小柔两人分析出这些前因后果顿时吓得后怕不止画这是吃了熊心豹子胆连这种事都想的出来不过也亏的画曾是李姑娘边的大丫鬟李太太投鼠忌器不好过分发作但关起来数又做了两三个月粗活最后只能配个粗鄙小厮对画这样吃穿和姑娘差不多的大丫鬟来说简直就是地狱一样的

    小玫叹了声自己要的不过是等姑娘出阁了就被放出去然后寻个还过得去的人家好好地把这生过完想到此小玫面上露出笑容更加卖力地打起络子来邱玉兰瞧着小玫面上露出的笑容打扇的手轻轻地顿在那石容安的确不错可是当舅母也说过了既已说的那么明白那么也只有看着别的有福气的姑娘嫁给他了

    邱玉兰低头看着手中的扇子再过几就秋凉了这把扇子就该收起来接着又是冬一年转眼又要过去自己的婚事还在半空中飘啊飘不晓得落在谁家而瞧过石容安这样的人邱玉兰只求要嫁的男子有石容安的一半就好

    秋凉换了暑十月中赶在冬到来之前方老爷又回到家里这回出门出的子长方太太接到他的时候眼里不由有泪:老爷在外面九个来月还不晓得吃了多少苦瞧都瘦了这么多方老爷呵呵一笑:也没什么好辛苦的我刚开始出去做生意那几年不常是整年不回来那时还只能住那种不好的客栈担心包裹里的货物银子常常半夜半夜的睡不着觉现在早不是那时东西有人看客栈住的也好你还担心什么

    那时夫妻常年也见不到一面不在一起又怎会有孩子方老爷这话勾起方太太当时的闺怨来背转把眼里的泪擦一下才嗔他一眼:那时和现在可不一样那时老爷还年轻现在都过四十了方老爷瞧着镜子中的白发也笑了见方太太又忙着张罗那些叫住她道:你和我好好说说怎么突然就收石侄儿为义子你难道不晓得我是想把石侄儿配给玉兰的

    方太太早有准备就把那形娓娓道来最后才道:表哥娶表妹这种事也是有的若有个什么义子和外甥女婿可不一样只是我怕我们在这筹划到时容安心里不乐意却为了恩要娶玉兰这才叫美事变恶这些子也在为容安寻亲事只是林家那边虽说的是八字不合但还是有别的风声传出

    那风声就是所谓石容安是不祥之人了方老爷点头:你想的比我想的周到既这样就挑个子摆酒席请客省的还有人在那嚼舌这也在方太太心中含笑道:子已挑好了十月二十一连戏班子都请好了就等老爷回来呢方老爷倒笑起来:原来你是知道我一定会答应方太太抿唇一笑只不答话

    到了十月二十一这方家也是人来人往庆贺方老爷收的义子石容安换了新衣却也是一色素净跟在方老爷旁边迎客虎哥儿也穿了新衣笑嘻嘻地跟着父兄站在门口

重要声明:小说《玫兰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