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不祥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秋李子 书名:玫兰曲
    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石容安双手紧握成拳,努力让面色平静下来:“姻缘一事,自有缘分,只是小侄不明白,背后到底有什么事?”英俊的少年双手握拳极力控制住自己不要发火,看在林老爷眼里有些不忍,毕竟和石老爷也曾有过来往。[].想了又想林老爷终于开口:“贤侄,不过是妇人家的话,说贤侄你是不祥之人。”

    不祥之人,这四个字吐出来,厅里猛然变冷,屏风后面似乎传来叹息。石容安仿佛又回到两年前,那时父亲去世不久,自己重病缠,岳父前来退亲,那时他也是这样说的,克父克母守不住家计的不祥之人,怎能娶自己的女?

    嘲笑仿佛又扑面而来,石容安后退一步,心中掠过的不是两年前的愤怒和惊讶,代之的是苍凉。林老爷已经站起,把匣子和那四匹锦缎塞到石容安怀里:“贤侄,当年我和你父亲也曾有过来往的,定了亲我也很欢喜,只是女儿不是我一个人的。罢了罢了,说这些也没用,就当我欠你一个人,你去别寻别家闺秀吧。”

    林老爷在那絮絮叨叨的话石容安大半都没听进去,努力让心绪平静下来石容安才道:“小侄告辞。”说着石容安一步步往后退,见他一副灰心丧气深受打击模样,林老爷心里着实不忍,叫过旁边的管家:“你好好地送贤侄出去,好生安慰了。”

    管家忙应是扶了石容安往外走,林老爷坐回位子上开始唉声叹气起来。林太太已从屏风后转出来满脸不欢喜:“瞧瞧这人品,遍城哪家能寻得到?我还叫人去打听过,说他对生意上的事极在行,到时有我们和方家帮忙,何愁不富?”

    林老爷丢了这么个女婿心里也不高兴,叹气道:“罢了罢了,都已过去了,难道还要我叫回来重新许?”屏风后面又转出一个妇人,就是林六姑娘的生母曾姨娘,看见她林太太面色顿时不悦,冷冷地道:“都遂了你的心退了亲,你还不快些回去,怎么又出来?”

    曾姨娘眼里顿时有泪,委委屈屈地道:“妾晓得太太不愿退亲,可是妾只有这么一个,就算不望着她富贵荣华,也想平平安安过了那么一世。那不祥之兆是铁板钉钉的,六姑娘从定亲后,没两天就病在上,到现在都没好。连请来的名医都不晓得到底病在哪儿。”

    林六姑娘顶天了一分病九分装,换了几个医生都说这病来的蹊跷,似风寒又不像,只有慢慢歇息吧。从林六姑娘躺到上之后曾姨娘就成在林老爷面前哭哭啼啼,说自己命苦也就罢了,女儿哪能再嫁给那种克父克母说不定克边所有人的不祥之人?

    林老爷不信,说了几句妇人之见这种事哪能信得?但林六姑娘病竟越来越重,到后来竟是成昏睡只喝几口水,连粥都要灌进去。再说石家的事众人也都知道,石容安六岁丧母、十四岁丧父,之后就是家业四散、被人退亲。当时就有人说石容安是不是克什么,不然怎会遇到这些事?林老爷那颗心也不由被磨得转来,径自去和林太太说要退亲,林太太见丈夫要退亲,倒被气的差点头疼:“罢了,女儿虽不是我生的,我看她姨娘素恭敬份上,这才费尽心机寻了这么一门亲,哪晓得现在有这些话传出来。罢罢罢,这婚事还是你心去。”

    林老爷见太太生气,忙说了许多好话,又说林太太自己也有孩子,就当体谅做娘的心。说来说去,林太太最后鼻子中哼出一声,算是同意退亲。现在见曾姨娘又这样做作,林太太心中更怒:“你也别在这哭了,还不回去好生照料六姑娘。再细细寻摸着,六姑娘该配个什么样的人家?”

    曾姨娘明白林太太生气了,眼望向林老爷越发委屈地道:“老爷,奴不过……”林老爷见曾姨娘眼里又要有泪出来,当年曾姨娘进门时候那双眼沾了泪就越发俏了三四分,林老爷是十分喜的,也宠了那么些年。不过现在曾姨娘已经年华渐老,那双曾让人着迷的眼现在已经干枯,林老爷挥手:“别说了,听你太太的回去照料六姑娘吧。”

    曾姨娘的委屈更甚,手抓着帕子看向林老爷,林老爷叹了声:“好了,六姑娘的婚事我会放在心上的,怎么说她也是我女儿,难道我不心疼?”曾姨娘面上这才有些欢喜,行礼后匆匆退出。//

    林太太已经怒道:“我都这么大年轻了,不是醋她们,这多好一桩婚事,偏偏就……”林老爷拍拍妻子的肩:“我也是为了你,要是真嫁过去有个什么,别人会怎么说你?说你故意对庶女不好?”林太太满腔的怒火被林老爷这话说的烟消云散,瞪着林老爷道:“就是你当年抬了这么多人进来,要少那么一两个,我也不用这么心。”

    林老爷呵呵一笑拍拍林太太的肩:“太太辛苦了,六丫头的事你还是放在心上,毕竟她不定亲,七丫头也不好说人家。”提到自己的亲生女儿,林太太微叹一口气就道:“我知道,其实六姑娘和她姨娘心里想什么我怎不知道?但她挑人家人家不也在挑她?”林老爷只点头不说话,林太太没再抱怨只起往后面走:“这会儿只怕六姑娘的病也就好了,能吃得下东西了,曾姨娘也不用哭了。”

    林老爷呵呵一笑没接话,只是用手摩挲着戒指,可惜,真是可惜,那么清俊的一个少年,也还有四五千银子的家业。可惜曾姨娘只瞧得见眼前,自己太太虽眼界比姨娘要稍好一些,但还是差了那么一些,不然把七女儿嫁过去也尽能配。不过为了耳根清净后院安宁,林老爷还是叹了口气,也不知道这人到时会便宜谁家女儿?

    石容安走出林家宅院,只觉无处可去,不祥之人?石容安用手擦一下不知什么时候眼角渗出的泪,总有一要让这些人都知道,所谓不祥之人不过是愚见,自己会重把家业复兴报义父义母的恩德,而不是像别人说的那样沦落到死。

    石容安正打算让小厮们跟着自己回去,这退了亲,送去的节礼林家当然也不会收,全被小厮们又拿回来,还多了几样。耳边已经响起小玫的声音:“见过大爷。”

    这谁?石容安恍惚抬头,面前少女着月白色衫子,浅绿比甲,白绫细折裙子,一张脸笑吟吟的。记得她是邱玉兰的贴丫鬟,好像叫什么小玫?石容安收起思绪才道:“你是陪表妹出来的?”

    这话问了就跟没问一样,这条街住着的都是富商,小玫不是陪邱玉兰出来难道还能单独出来?马车上的车夫瞧见石容安,也已跳下车对石容安行礼。小玫应是瞧着那些小厮们拿着的东西,这分明是没送出去,难道又有了什么变故?看着小玫眼里的惊讶之色,石容安不愿在这时候解释什么,只淡淡一笑:“遇到表妹也凑巧。”

    说着石容安就对小厮们道:“你们跟着表姑娘回去,我往这街上逛逛再回。”小厮们应是,小玫不好再问,行礼后就要回到车上,远处有个男子走近,看见石容安已经喜气洋洋地道:“妹夫来了,我特地早些回来就是要和妹夫说话,怎么还不进去?”

    小玫也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那脚步不由微微一停,石容安见来者是林三爷,拱手还礼苦笑着道:“和林兄无缘,做不了亲戚。”林三爷的喜色一收,还待再问,石容安见小玫还站在那就对她道:“你快些回去吧,表妹还等着你。”

    表妹?林三爷知道能被石容安称为表妹年纪又不小的只有邱玉兰,眼不由往那车上望去,但车上帘子放的严严实实,只能隐约看见一个模糊影子。林三爷收起思绪,自己已经定亲,而她总会别嫁,还想着这些做什么?

    林三爷对石容安拱手:“既如此,不如我们寻个茶楼坐坐?”这自然好,小玫已经回到车上,马车缓缓前行,当车经过林三爷他们边时,虽知道邱玉兰看不见,林三爷还是对车里打了一拱,这让石容安笑了:“林兄家的家教果然极好。”

    林三爷直起笑道:“礼不可废,再说这是在我自家门前,连在自家门前都不晓得这些规矩,那才叫让人笑呢。”说着林三爷就招呼石容安往外去寻个茶楼两人一起坐坐。

    小玫上车后对邱玉兰道:“姑娘,瞧这样子,林家已经不止是不收节礼了,我瞧着那些里面多了几匹锦缎。”邱玉兰的眉微微一蹙:“不是都说好了,怎么会?”小玫摇头:“这定了亲不同意的事也常有的,可我瞧林六姑娘,对大爷也是很在意的。”

    邱玉兰瞟小玫一眼:“这样的话怎能乱说。况且林家姑娘又没见过表哥?”

    作者有话要说: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石容安双手紧握成拳,努力让面色平静下来:“姻缘一事,自有缘分,只是小侄不明白,背后到底有什么事?”英俊的少年双手握拳极力控制住自己不要发火,看在林老爷眼里有些不忍,毕竟和石老爷也曾有过来往。想了又想林老爷终于开口:“贤侄,不过是妇人家的话,说贤侄你是不祥之人。”

    不祥之人,这四个字吐出来,厅里猛然变冷,屏风后面似乎传来叹息。石容安仿佛又回到两年前,那时父亲去世不久,自己重病缠,岳父前来退亲,那时他也是这样说的,克父克母守不住家计的不祥之人,怎能娶自己的女?

    嘲笑仿佛又扑面而来,石容安后退一步,心中掠过的不是两年前的愤怒和惊讶,代之的是苍凉。林老爷已经站起,把匣子和那四匹锦缎塞到石容安怀里:“贤侄,当年我和你父亲也曾有过来往的,定了亲我也很欢喜,只是女儿不是我一个人的。罢了罢了,说这些也没用,就当我欠你一个人,你去别寻别家闺秀吧。”

    林老爷在那絮絮叨叨的话石容安大半都没听进去,努力让心绪平静下来石容安才道:“小侄告辞。”说着石容安一步步往后退,见他一副灰心丧气深受打击模样,林老爷心里着实不忍,叫过旁边的管家:“你好好地送贤侄出去,好生安慰了。”

    管家忙应是扶了石容安往外走,林老爷坐回位子上开始唉声叹气起来。林太太已从屏风后转出来满脸不欢喜:“瞧瞧这人品,遍城哪家能寻得到?我还叫人去打听过,说他对生意上的事极在行,到时有我们和方家帮忙,何愁不富?”

    林老爷丢了这么个女婿心里也不高兴,叹气道:“罢了罢了,都已过去了,难道还要我叫回来重新许?”屏风后面又转出一个妇人,就是林六姑娘的生母曾姨娘,看见她林太太面色顿时不悦,冷冷地道:“都遂了你的心退了亲,你还不快些回去,怎么又出来?”

    曾姨娘眼里顿时有泪,委委屈屈地道:“妾晓得太太不愿退亲,可是妾只有这么一个,就算不望着她富贵荣华,也想平平安安过了那么一世。那不祥之兆是铁板钉钉的,六姑娘从定亲后,没两天就病在上,到现在都没好。连请来的名医都不晓得到底病在哪儿。”

    林六姑娘顶天了一分病九分装,换了几个医生都说这病来的蹊跷,似风寒又不像,只有慢慢歇息吧。从林六姑娘躺到上之后曾姨娘就成在林老爷面前哭哭啼啼,说自己命苦也就罢了,女儿哪能再嫁给那种克父克母说不定克边所有人的不祥之人?

    林老爷不信,说了几句妇人之见这种事哪能信得?但林六姑娘病竟越来越重,到后来竟是成昏睡只喝几口水,连粥都要灌进去。再说石家的事众人也都知道,石容安六岁丧母、十四岁丧父,之后就是家业四散、被人退亲。当时就有人说石容安是不是克什么,不然怎会遇到这些事?林老爷那颗心也不由被磨得转来,径自去和林太太说要退亲,林太太见丈夫要退亲,倒被气的差点头疼:“罢了,女儿虽不是我生的,我看她姨娘素恭敬份上,这才费尽心机寻了这么一门亲,哪晓得现在有这些话传出来。罢罢罢,这婚事还是你心去。”

    林老爷见太太生气,忙说了许多好话,又说林太太自己也有孩子,就当体谅做娘的心。说来说去,林太太最后鼻子中哼出一声,算是同意退亲。现在见曾姨娘又这样做作,林太太心中更怒:“你也别在这哭了,还不回去好生照料六姑娘。再细细寻摸着,六姑娘该配个什么样的人家?”

    曾姨娘明白林太太生气了,眼望向林老爷越发委屈地道:“老爷,奴不过……”林老爷见曾姨娘眼里又要有泪出来,当年曾姨娘进门时候那双眼沾了泪就越发俏了三四分,林老爷是十分喜的,也宠了那么些年。不过现在曾姨娘已经年华渐老,那双曾让人着迷的眼现在已经干枯,林老爷挥手:“别说了,听你太太的回去照料六姑娘吧。”

    曾姨娘的委屈更甚,手抓着帕子看向林老爷,林老爷叹了声:“好了,六姑娘的婚事我会放在心上的,怎么说她也是我女儿,难道我不心疼?”曾姨娘面上这才有些欢喜,行礼后匆匆退出。

    林太太已经怒道:“我都这么大年轻了,不是醋她们,这多好一桩婚事,偏偏就……”林老爷拍拍妻子的肩:“我也是为了你,要是真嫁过去有个什么,别人会怎么说你?说你故意对庶女不好?”林太太满腔的怒火被林老爷这话说的烟消云散,瞪着林老爷道:“就是你当年抬了这么多人进来,要少那么一两个,我也不用这么心。”

    林老爷呵呵一笑拍拍林太太的肩:“太太辛苦了,六丫头的事你还是放在心上,毕竟她不定亲,七丫头也不好说人家。”提到自己的亲生女儿,林太太微叹一口气就道:“我知道,其实六姑娘和她姨娘心里想什么我怎不知道?但她挑人家人家不也在挑她?”林老爷只点头不说话,林太太没再抱怨只起往后面走:“这会儿只怕六姑娘的病也就好了,能吃得下东西了,曾姨娘也不用哭了。”

    林老爷呵呵一笑没接话,只是用手摩挲着戒指,可惜,真是可惜,那么清俊的一个少年,也还有四五千银子的家业。可惜曾姨娘只瞧得见眼前,自己太太虽眼界比姨娘要稍好一些,但还是差了那么一些,不然把七女儿嫁过去也尽能配。不过为了耳根清净后院安宁,林老爷还是叹了口气,也不知道这人到时会便宜谁家女儿?

    石容安走出林家宅院,只觉无处可去,不祥之人?石容安用手擦一下不知什么时候眼角渗出的泪,总有一要让这些人都知道,所谓不祥之人不过是愚见,自己会重把家业复兴报义父义母的恩德,而不是像别人说的那样沦落到死。

    石容安正打算让小厮们跟着自己回去,这退了亲,送去的节礼林家当然也不会收,全被小厮们又拿回来,还多了几样。耳边已经响起小玫的声音:“见过大爷。”

    这谁?石容安恍惚抬头,面前少女着月白色衫子,浅绿比甲,白绫细折裙子,一张脸笑吟吟的。记得她是邱玉兰的贴丫鬟,好像叫什么小玫?石容安收起思绪才道:“你是陪表妹出来的?”

    这话问了就跟没问一样,这条街住着的都是富商,小玫不是陪邱玉兰出来难道还能单独出来?马车上的车夫瞧见石容安,也已跳下车对石容安行礼。小玫应是瞧着那些小厮们拿着的东西,这分明是没送出去,难道又有了什么变故?看着小玫眼里的惊讶之色,石容安不愿在这时候解释什么,只淡淡一笑:“遇到表妹也凑巧。”

    说着石容安就对小厮们道:“你们跟着表姑娘回去,我往这街上逛逛再回。”小厮们应是,小玫不好再问,行礼后就要回到车上,远处有个男子走近,看见石容安已经喜气洋洋地道:“妹夫来了,我特地早些回来就是要和妹夫说话,怎么还不进去?”

    小玫也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那脚步不由微微一停,石容安见来者是林三爷,拱手还礼苦笑着道:“和林兄无缘,做不了亲戚。”林三爷的喜色一收,还待再问,石容安见小玫还站在那就对她道:“你快些回去吧,表妹还等着你。”

    表妹?林三爷知道能被石容安称为表妹年纪又不小的只有邱玉兰,眼不由往那车上望去,但车上帘子放的严严实实,只能隐约看见一个模糊影子。林三爷收起思绪,自己已经定亲,而她总会别嫁,还想着这些做什么?

    林三爷对石容安拱手:“既如此,不如我们寻个茶楼坐坐?”这自然好,小玫已经回到车上,马车缓缓前行,当车经过林三爷他们边时,虽知道邱玉兰看不见,林三爷还是对车里打了一拱,这让石容安笑了:“林兄家的家教果然极好。”

    林三爷直起笑道:“礼不可废,再说这是在我自家门前,连在自家门前都不晓得这些规矩,那才叫让人笑呢。”说着林三爷就招呼石容安往外去寻个茶楼两人一起坐坐。

    小玫上车后对邱玉兰道:“姑娘,瞧这样子,林家已经不止是不收节礼了,我瞧着那些里面多了几匹锦缎。”邱玉兰的眉微微一蹙:“不是都说好了,怎么会?”小玫摇头:“这定了亲不同意的事也常有的,可我瞧林六姑娘,对大爷也是很在意的。”

    邱玉兰瞟小玫一眼:“这样的话怎能乱说。况且林家姑娘又没见过表哥?”

重要声明:小说《玫兰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