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成长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秋李子 书名:玫兰曲
    谈笑一会儿,自然会提到这城里最近最闹的这件事。//.//陈姑娘那没去浴佛节,楚家的事也是后来听说,在那懊恼的要命,讲了两句就跺着脚道:“我怎么偏偏就那病了?早晓得有这样闹可瞧,别说发,就算是上烧成炭也要跟了去。”李姑娘本有心病,听了自己表姐这话不由迟疑一下,邱玉兰已经悄悄握住她的手一下,示意她继续说话。

    李姑娘被邱玉兰这一捏也醒悟过来,只有把自己当做外人才能和人谈笑风生,不然这支支吾吾的,不就让不知的人心生怀疑?想到这李姑娘就道:“表姐真是的,这种事哪有我们这样看闹的?亏的那走的早,不然瞧见这样的事,羞都羞死了。”

    林七姑娘本打算岔开话题,谁晓得倒是李姑娘自己在那接话,她也不是笨人,很快就明白了这为什么,已经笑着道:“李姐姐这话说的对,那种事我们还是少知道的好,免得脏了我们的眼。”陈姑娘掩口一笑:“林妹妹也太谨慎了些,先别说这是在家里,边服侍的人都是信得过的。就说这样的事,我们早晓得总比迟晓得好。”

    陈姑娘虽含笑说着,但到后面时候那话不由带了几分叹息。座中人听出她的叹息,也不由跟着沉默,陈姑娘是座中最大的,已经定了亲,最迟后年就要出嫁。出嫁后就是妇人,所面对的就不是闺中女子要面对的那些,家里外面的事都要应酬得当,而最开初两年就是要抓住夫君的心。

    这些事在座少女都曾从各种人的嘴里含糊听到过,但总觉得自己年纪还小,并不会很快遇到。但这时光如流水,去年陈姑娘也一样觉得那些事太远,但不过转眼之间,她就主动提起要知道这些事

    邱玉兰看着面前盛开的牡丹,少女的好年华也不过就那么几年,随着时光飞逝,很快就鲜花凋谢,结子累累。陈姑娘已经笑了:“瞧,都是我的不是,让你们都不说话,不过这种事,我们可还是要晓得些,毕竟人心多变。”邱玉兰她们都点头,林七姑娘的眉微微一皱已经道:“虽说人心多变,可横竖我们有娘家,再说……”

    陈姑娘摇摇头:“林妹妹你这话就是年纪小的人容易信的,虽说我们有娘家又是明媒正娶过去的正室,可是这天下的糊涂人也不少的。”说着陈姑娘压低声音,李姑娘见状,让边服侍的人都退出几步,等叫的时候再来。

    丫鬟们躬退出,陈姑娘才开口道:“表妹,你也知道上个月我一个嫁到邻县的堂姐没了吧?”李姑娘点头:“这个我知道,我娘还去吊唁,说是……”李姑娘一个姑娘家不好说这话,脸不由红一下才喃喃地道:“说是血崩,生下那个儿子也体弱的很。”

    陈姑娘轻咳一声:“这内都压着不告诉人,但只怕全城都传遍了。这种事,我巴不得全城都传遍才让人晓得那些狼心狗肺的东西。”这就是死的尴尬了,邱玉兰和林七姑娘都齐齐看向陈姑娘,陈姑娘叹一声才道:“虽说是堂姐,但她长了我快二十岁,嫁到那家也十七八年了,只是生育有些艰难。过了三十岁才生了一女,没法子前年给我堂姐夫纳了个妾,这妾倒运气好,过门不到一年就生下一个儿子。全家自然欢喜,我堂姐也很高兴,把这儿子抱到自己边抚养,许是这儿子带来的福气,堂姐去年又有了喜,消息传来个个都盼着这胎是个儿子。”

    说到这陈姑娘停下喝口水,李姑娘已经皱眉道:“难道说这妾趁生产时候捣鬼?可是就算她生下的是长子,这嫡庶可是有极大区别的。”陈姑娘赞了自己表妹一句:“长进了,晓得转弯了。按理是这样的,只是这失母儿,别人有意之下,又能活多少时候?”

    林七姑娘已经紧紧握住帕子:“怎的能有这样念头,谋杀主母,这是天打雷劈的罪。”陈姑娘拍一下林七姑娘:“道理虽是这样的道理,可是这天下不按道理行事的人多了去。”李姑娘一张脸已经有些白了:“可是就算真做了,也不可能把她扶正。”

    陈姑娘冷笑一声:“说来她也不是为了被扶正,不过是为了自己的儿子,她儿子今年已经两岁,原本是家里的独苗,以后这些产业都是儿子的。..谁知主母又有了孕,一旦生下儿子,她儿子就要后退一箭之地,况且主母有了嫡子,下人们对庶出子自然要失了照顾,这样小小人,谁晓得能不能活到长大。而要谋死了主母,这续娶不是立即就办的事,总要耽搁那么几年。即便续娶的进门后生儿子,那时她的亲生子也已不小。能想出这样胆大计谋的人怎会不尽心教自己儿子?到那时,一个年长的庶子,一个年幼的嫡出,谁知道会靠到哪边?”

    林七姑娘最为震惊,已经捂住嘴说不出话来,邱玉兰垂下眼默然不语,陈姑娘的声音又幽幽响起:“只是她千算万算,漏算了她不过是个妾,一个妾又有几个人肯真的听她的?等我堂哥一赶到,寻了人问过就觉出不对,于是把稳婆找到,一吓二问稳婆就把实说出。可恼的是我那堂姐夫还护着他心的妾,说这不过是稳婆的栽赃,这么重大的事,稳婆没有授意怎么敢做?”

    陈姑娘一口气说完,牡丹花前已经十分安静,不知是谁轻轻叹了声,陈姑娘的声音也开始低沉起来:“虽说那妾立即就被勒死,她儿子也被远远送到庄上,还告诉庄上管事的,一辈子都不许那孩子出来。可是就算这样也换不回我堂姐的命。”陈姑娘的声音已经带上些哭腔,邱玉兰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肩,李姑娘已经道:“可就算这样,难道女儿家嫁人还要一辈子防着婆家?”

    林七姑娘已经道:“李姐姐你这话就错了,我想着,并不是让我们一辈子防着,只是这生产时候,边定要有自己人守着,除此那稳婆也要挑了又挑,寻了又寻,定不能寻那种贪财就什么都肯做的。”陈姑娘用帕子擦一下泪就道:“我娘也是这样说,除此娘还和我说,定要早早生下嫡子,就算自己不能生,要寻人生也要自己边的丫鬟来生。那样外头买来的人,生下儿子后或卖或让她回娘家,千万不能留在边,免得她们有些别的念头。我堂姐,就是吃亏在心太软,觉得那妾对自己恭敬,又和堂姐夫说的着就留在边,哪晓得就送了自己的命。”

    邱玉兰只觉得口有什么东西堵在那里,妻妾之争,在妾没有儿子时候还不大瞧的出来,一旦有了儿子,就难免要为了儿子争一争。毕竟都是一个男人的孩子,又有谁愿意自己的儿子就低人一等?

    邱太太不也这样?邱家并不是没有庶子出生,不过总是在幼时因为各种原因夭折,有娘喂时呛死的,有冬烧炭闷死的。最后邱家所有的儿子只活的邱大爷一个,那时人人都说邱家时运低,可现在瞧来,并不是时运低,而是邱太太在背后做了些手脚,毕竟她是当家主母,下人们只会听她的而不会听妾的。

    小玫往牡丹花丛那边看了眼,远远的只能瞧见她们在说话,小玫不由用手托腮想起心事来,刚想没一会儿就听到有人笑道:“小玫妹妹和你家姑娘一样,也是这么沉静,难怪人都说主人什么样,丫鬟也会如此。”

    小玫抬头见说话的是李姑娘那个新丫鬟冬艳,忙笑着道:“不过是看这荷叶不错,一时看迷了。”边的小柔已经笑了:“小玫看个荷叶都能瞧迷,难怪方才在牡丹那边,迟迟不肯走。”小玫面上现出几分不好意思,冬艳忙拿话来岔开,说笑了一会儿小柔才转转脖子:“成跟在姑娘边,今儿能偷空闲一会儿也好。”

    冬艳笑着道:“那是你们姑娘离不得你,不过你们家那么多人,难道你就偷不了空闲会儿?”小柔笑了:“是我们姑娘受了大爷的央求,要给大爷做双靴,姑娘不得闲,自然我们也不得闲。”冬艳哦了一声就对小玫道:“那照这么说,小玫妹妹就最闲,你们家小爷还小,老爷又常年在外,也没人央你们姑娘做靴。”

    小玫点头道:“虽不做这些针线,但家里事也不少。我们太太又说姑娘该学着理家,每也要跟着太太学理家。”小柔哦了声就道:“倒忘了还要学理家,说到理家,你们府上住的那位石公子的衣食自要你们太太亲自照管了。”

    这怎么跳到石容安上了?小玫的眉皱一下又松开,瞧着冬艳也一脸感兴趣的模样,难道说那石容安为李姑娘解围,她们就对石容安起了好奇心?

    作者有话要说:少女就是这样一步步长大的。

    谈笑一会儿,自然会提到这城里最近最闹的这件事。陈姑娘那没去浴佛节,楚家的事也是后来听说,在那懊恼的要命,讲了两句就跺着脚道:“我怎么偏偏就那病了?早晓得有这样闹可瞧,别说发,就算是上烧成炭也要跟了去。”李姑娘本有心病,听了自己表姐这话不由迟疑一下,邱玉兰已经悄悄握住她的手一下,示意她继续说话。

    李姑娘被邱玉兰这一捏也醒悟过来,只有把自己当做外人才能和人谈笑风生,不然这支支吾吾的,不就让不知的人心生怀疑?想到这李姑娘就道:“表姐真是的,这种事哪有我们这样看闹的?亏的那走的早,不然瞧见这样的事,羞都羞死了。”

    林七姑娘本打算岔开话题,谁晓得倒是李姑娘自己在那接话,她也不是笨人,很快就明白了这为什么,已经笑着道:“李姐姐这话说的对,那种事我们还是少知道的好,免得脏了我们的眼。”陈姑娘掩口一笑:“林妹妹也太谨慎了些,先别说这是在家里,边服侍的人都是信得过的。就说这样的事,我们早晓得总比迟晓得好。”

    陈姑娘虽含笑说着,但到后面时候那话不由带了几分叹息。座中人听出她的叹息,也不由跟着沉默,陈姑娘是座中最大的,已经定了亲,最迟后年就要出嫁。出嫁后就是妇人,所面对的就不是闺中女子要面对的那些,家里外面的事都要应酬得当,而最开初两年就是要抓住夫君的心。

    这些事在座少女都曾从各种人的嘴里含糊听到过,但总觉得自己年纪还小,并不会很快遇到。但这时光如流水,去年陈姑娘也一样觉得那些事太远,但不过转眼之间,她就主动提起要知道这些事

    邱玉兰看着面前盛开的牡丹,少女的好年华也不过就那么几年,随着时光飞逝,很快就鲜花凋谢,结子累累。陈姑娘已经笑了:“瞧,都是我的不是,让你们都不说话,不过这种事,我们可还是要晓得些,毕竟人心多变。”邱玉兰她们都点头,林七姑娘的眉微微一皱已经道:“虽说人心多变,可横竖我们有娘家,再说……”

    陈姑娘摇摇头:“林妹妹你这话就是年纪小的人容易信的,虽说我们有娘家又是明媒正娶过去的正室,可是这天下的糊涂人也不少的。”说着陈姑娘压低声音,李姑娘见状,让边服侍的人都退出几步,等叫的时候再来。

    丫鬟们躬退出,陈姑娘才开口道:“表妹,你也知道上个月我一个嫁到邻县的堂姐没了吧?”李姑娘点头:“这个我知道,我娘还去吊唁,说是……”李姑娘一个姑娘家不好说这话,脸不由红一下才喃喃地道:“说是血崩,生下那个儿子也体弱的很。”

    陈姑娘轻咳一声:“这内都压着不告诉人,但只怕全城都传遍了。这种事,我巴不得全城都传遍才让人晓得那些狼心狗肺的东西。”这就是死的尴尬了,邱玉兰和林七姑娘都齐齐看向陈姑娘,陈姑娘叹一声才道:“虽说是堂姐,但她长了我快二十岁,嫁到那家也十七八年了,只是生育有些艰难。过了三十岁才生了一女,没法子前年给我堂姐夫纳了个妾,这妾倒运气好,过门不到一年就生下一个儿子。全家自然欢喜,我堂姐也很高兴,把这儿子抱到自己边抚养,许是这儿子带来的福气,堂姐去年又有了喜,消息传来个个都盼着这胎是个儿子。”

    说到这陈姑娘停下喝口水,李姑娘已经皱眉道:“难道说这妾趁生产时候捣鬼?可是就算她生下的是长子,这嫡庶可是有极大区别的。”陈姑娘赞了自己表妹一句:“长进了,晓得转弯了。按理是这样的,只是这失母儿,别人有意之下,又能活多少时候?”

    林七姑娘已经紧紧握住帕子:“怎的能有这样念头,谋杀主母,这是天打雷劈的罪。”陈姑娘拍一下林七姑娘:“道理虽是这样的道理,可是这天下不按道理行事的人多了去。”李姑娘一张脸已经有些白了:“可是就算真做了,也不可能把她扶正。”

    陈姑娘冷笑一声:“说来她也不是为了被扶正,不过是为了自己的儿子,她儿子今年已经两岁,原本是家里的独苗,以后这些产业都是儿子的。谁知主母又有了孕,一旦生下儿子,她儿子就要后退一箭之地,况且主母有了嫡子,下人们对庶出子自然要失了照顾,这样小小人,谁晓得能不能活到长大。而要谋死了主母,这续娶不是立即就办的事,总要耽搁那么几年。即便续娶的进门后生儿子,那时她的亲生子也已不小。能想出这样胆大计谋的人怎会不尽心教自己儿子?到那时,一个年长的庶子,一个年幼的嫡出,谁知道会靠到哪边?”

    林七姑娘最为震惊,已经捂住嘴说不出话来,邱玉兰垂下眼默然不语,陈姑娘的声音又幽幽响起:“只是她千算万算,漏算了她不过是个妾,一个妾又有几个人肯真的听她的?等我堂哥一赶到,寻了人问过就觉出不对,于是把稳婆找到,一吓二问稳婆就把实说出。可恼的是我那堂姐夫还护着他心的妾,说这不过是稳婆的栽赃,这么重大的事,稳婆没有授意怎么敢做?”

    陈姑娘一口气说完,牡丹花前已经十分安静,不知是谁轻轻叹了声,陈姑娘的声音也开始低沉起来:“虽说那妾立即就被勒死,她儿子也被远远送到庄上,还告诉庄上管事的,一辈子都不许那孩子出来。可是就算这样也换不回我堂姐的命。”陈姑娘的声音已经带上些哭腔,邱玉兰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肩,李姑娘已经道:“可就算这样,难道女儿家嫁人还要一辈子防着婆家?”

    林七姑娘已经道:“李姐姐你这话就错了,我想着,并不是让我们一辈子防着,只是这生产时候,边定要有自己人守着,除此那稳婆也要挑了又挑,寻了又寻,定不能寻那种贪财就什么都肯做的。”陈姑娘用帕子擦一下泪就道:“我娘也是这样说,除此娘还和我说,定要早早生下嫡子,就算自己不能生,要寻人生也要自己边的丫鬟来生。那样外头买来的人,生下儿子后或卖或让她回娘家,千万不能留在边,免得她们有些别的念头。我堂姐,就是吃亏在心太软,觉得那妾对自己恭敬,又和堂姐夫说的着就留在边,哪晓得就送了自己的命。”

    邱玉兰只觉得口有什么东西堵在那里,妻妾之争,在妾没有儿子时候还不大瞧的出来,一旦有了儿子,就难免要为了儿子争一争。毕竟都是一个男人的孩子,又有谁愿意自己的儿子就低人一等?

    邱太太不也这样?邱家并不是没有庶子出生,不过总是在幼时因为各种原因夭折,有娘喂时呛死的,有冬烧炭闷死的。最后邱家所有的儿子只活的邱大爷一个,那时人人都说邱家时运低,可现在瞧来,并不是时运低,而是邱太太在背后做了些手脚,毕竟她是当家主母,下人们只会听她的而不会听妾的。

    小玫往牡丹花丛那边看了眼,远远的只能瞧见她们在说话,小玫不由用手托腮想起心事来,刚想没一会儿就听到有人笑道:“小玫妹妹和你家姑娘一样,也是这么沉静,难怪人都说主人什么样,丫鬟也会如此。”

    小玫抬头见说话的是李姑娘那个新丫鬟冬艳,忙笑着道:“不过是看这荷叶不错,一时看迷了。”边的小柔已经笑了:“小玫看个荷叶都能瞧迷,难怪方才在牡丹那边,迟迟不肯走。”小玫面上现出几分不好意思,冬艳忙拿话来岔开,说笑了一会儿小柔才转转脖子:“成跟在姑娘边,今儿能偷空闲一会儿也好。”

    冬艳笑着道:“那是你们姑娘离不得你,不过你们家那么多人,难道你就偷不了空闲会儿?”小柔笑了:“是我们姑娘受了大爷的央求,要给大爷做双靴,姑娘不得闲,自然我们也不得闲。”冬艳哦了一声就对小玫道:“那照这么说,小玫妹妹就最闲,你们家小爷还小,老爷又常年在外,也没人央你们姑娘做靴。”

    小玫点头道:“虽不做这些针线,但家里事也不少。我们太太又说姑娘该学着理家,每也要跟着太太学理家。”小柔哦了声就道:“倒忘了还要学理家,说到理家,你们府上住的那位石公子的衣食自要你们太太亲自照管了。”

    这怎么跳到石容安上了?小玫的眉皱一下又松开,瞧着冬艳也一脸感兴趣的模样,难道说那石容安为李姑娘解围,她们就对石容安起了好奇心?

重要声明:小说《玫兰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