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心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秋李子 书名:玫兰曲
    林妈妈见方太太面色疲惫,已经上前给她捏肩,听到这话不由一愣:“小的瞧着石公子在家住这几个月,对下人也是和气的,待人接物也十分有礼。//况且他又欠老爷人,到时老爷开口说亲事,难道石公子好意思回绝?再说了,表姑娘这样的人品相貌,满城里也寻不出几个更好的。”

    方太太摇一摇手:“就是因欠了人才不好提亲,再说这世上,白眼狼难道又少了?别的不说,就说这家里。”方太太话里所指林妈妈怎会听不出来,只敢默然不说话,方太太沉默一会儿又道:“罢了,玉兰的婚事,你老爷定会十分放在心上的。原来伺候罗姨娘的那些人,你瞧着办吧,只要不放到虎哥儿和老太太院里,就随意分派吧。”

    林妈妈应是后又道:“小的倒没想到,吴家的竟还这么忠心,都已离开罗氏边了,听的罗氏要走,巴巴地寻了来要跟着去。她既这样忠心,小的也就照太太您的吩咐由她去了。”方太太闭上眼想歇一会儿,懒懒地挥手:“她也不是忠心,也不知道帮着姓罗的做了多少事,是心虚。”

    见方太太想歇息,林妈妈忙叫进芽服侍方太太回房里歇息,嘴里就道:“那是她不晓得太太的恩德,以后啊,这家就什么烦心事都没了,太太您就安安心心过吧。”但愿如此,方太太由着芽她们服侍往后走。

    林妈妈转就往罗姨娘院子走,先去问问那些人都想往哪里去,能帮就帮一下,总是举手之劳。走到一半就瞧见小玫过来,不等林妈妈停下脚步小玫就快步上前:“林婶子好,太太还在前面吗?姑娘做了些点心,吩咐我送去给老太太、太太尝尝。我才在老太太那儿听说太太在前面呢,这时候正好过去。”

    林妈妈见小玫提着个食盒,晓得点心在里面,笑眯眯地道:“你现在也是一等一的大丫鬟了,这样事怎么不带个人来替你拎着,还亲自拎着过来?”小玫用帕子擦一下额头上的汗才笑道:“我也不过是服侍人的,又有姑娘的吩咐,哪敢还要带个人去送,这样不显得姑娘孝心不虔?”

    林妈妈点点头:“你倒不是那种一得意就猖狂的,难怪姑娘看重你,太太方才回房去了,你直接送到房里去吧。对了,前几不是说秋霜那丫头的妹妹不想在罗氏那边待?现在罗氏走了,那些人也要各自分派,不如就挑两个小丫头去服侍姑娘。横竖前几太太说姑娘那里也要添几个人,才叫小姐的排场。”

    小玫知道这是林妈妈卖个人给自己,忙笑着谢了就要往方太太院里去,林妈妈叫住她:“方才太太还说,姑娘的婚事也要想了,只怕这些子还要常带着姑娘出门呢,你啊,也准备准备,别堕了姑娘的名声。”

    这才是大事,小玫忙谢过林妈妈,转往方太太院子里走去时候眉不由皱起,不是说老爷中意石公子吗?现在听林妈妈的口风太太又想另寻?小玫皱了半天眉也没想出个主意来。

    方太太本已歇下,听得邱玉兰遣人送点心来,在枕上吩咐柳拿几百钱打赏来人,又让柳道谢。小玫接了赏钱,本想问问柳可知道些什么?可瞧着柳这样子只怕什么也不知道,只得在外给方太太磕头谢赏后就回转屋里。

    邱玉兰还在抄经,听小玫说了林妈妈说的话,面上神色不动地道:“晓得了,趁今空闲,你就把那些首饰衣衫都理出来,免得舅母要带我出门没有穿的。”小玫想说说石容安的事,但瞧着邱玉兰的神又把话咽下去,只得去开箱子整理衣衫,从里面拿出几件夏衫道:“今年的早,姑娘去赏牡丹花的时候穿的还是夹的,这几的天就要穿单的了。还好太太一早就做好新衣衫,不然还穿去年的旧衣衫出门,在那么多姑娘中间,就有些不大配了。”

    邱玉兰停下笔白小玫一眼:“我从不知你竟是这么个唠叨的,新衣衫旧衣衫,只要不破穿着就好,比什么式样时兴?”小玫把那几件衣衫都拿出来,走到邱玉兰面前比着:“奴婢不过是见姑娘抄这经久了,想引姑娘说说话歇息一会儿,免得抄了半眼睛又疼,等眼睛疼了太太又要怪奴婢没有服侍好姑娘,不晓得提醒姑娘歇息。”

    小玫不说,邱玉兰也没发现自己觉得累,这么一说倒真觉得了,索伸个懒腰道:“好,就你有理,那我就歇一会儿,说说过两出门要穿什么衣衫,戴什么首饰,免得你到时被舅母责罚。//”小玫笑着应是:“姑娘这样就是体贴奴婢了。”说着小玫把那几件衣衫又比一下,笑着道:“姑娘比去年长高好些,这衣衫,也就穿这一季,奴婢瞧着不如穿这件鹅黄的好,再配那件镶红宝石的簪,汪姑娘还有三出嫁,到时大家都定会赞姑娘的。”

    小玫在那念着,却没听见邱玉兰的答话,不由瞧向邱玉兰,见邱玉兰眼神有些恍惚,小玫把衣衫放下悄声问道:“姑娘可是不想去见?要依奴婢瞧,别人倒罢了,陈姑娘就是个顶好相处的,她家的下人也和别人家的下人不一样,不说嘴见人也是笑眯眯的。”

    邱玉兰把柱着下巴的手放下,端起茶道:“你啊,也不是不想去见汪姐姐和陈姐姐她们,只是不想去见那些太太们,有些人的眼真是刀子似的,有时话里话外还一副配不上的模样。”小玫把衣衫首饰都收拾好,走到邱玉兰面前坐下:“可是不去的话,她们又怎知道姑娘您的好处呢?姑娘您不是常说,凡事有利就有弊,还有老爷也说过,管别人的眼做什么,要紧的是自己怎么做。”

    舅舅说的对,可是要全做到,还要磨着这颗心过很久很久才能真正不在乎别人的眼、别人的议论,而是能做到问心无愧。这样的话邱玉兰觉得小玫是不会懂的,并没告诉小玫,只是浅浅一笑:“我知道了,这遇到天还不许人感伤一下?”小玫抿唇一笑再没答话。

    晚间邱玉兰去方老太太那问安,方太太也在那里,见到邱玉兰,方太太先谢邱玉兰送去的点心:“玉兰的手艺是越来越好了,我今儿醒来就着茶吃了两块点心,真是从没吃过的好。”

    邱玉兰自己是知道自己的手艺的,若不是仗着料好,那点心也不过一般,只浅浅一笑就道:“舅母过誉了,甥女不过是想着外祖母和舅母终劳累,才想下厨博外祖母和舅母一笑,哪当得起这样的赞?”

    方老太太已经开口:“都是一家子,也不要这么气,玉兰,快到我面前坐下,方才你舅母还和我说要给你寻婆家呢?来,告诉外祖母,想要个什么样的?”邱玉兰不料方老太太这样直白,眼不由瞪大些,方老太太拍拍邱玉兰的手:“有什么好害羞的,女儿家嫁人是终大事,寻个好的你以后才有好子过,要寻到个不好的,那就不好,当年你娘……”

    说着方老太太就停口,拉住邱玉兰的手也不自觉放开,邱玉兰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只开口道:“外祖母的意思我明白,可是,孙女也不晓得要寻个什么样的人才好。”

    方太太正待要上前解围,如秀已经笑嘻嘻地道:“老太太,老爷和哥儿回来了。”说着话,虎哥儿就从外飞奔进来,慌的方老太太忙站起要接自己的宝贝孙子:“慢点,慢点。”虎哥儿已经扑进方老太太怀里。

    方老太太抱着孙子满面都是笑:“我们虎哥儿现在要上学,还要跟你爹学着出门去应酬,见不到祖母想不想?”虎哥儿点头:“想,好想祖母。”方老爷已经自己挑起帘子走进来,听见儿子这样说话就道:“娘您别听他的,今儿我问,想不想爹,他也一样这样答,我再问,爹好还是娘好还是祖母好,他就说爹最好。这孩子,怎么就会两面三刀的?”

    这话让屋内的人都笑了,虎哥儿把脸紧紧偎在方老太太怀里,一副不好意思的模样。方老太太拍拍他的子就对儿子道:“呸,你还好意思说你儿子,你小时不也是这样?见到谁就说和谁最好。”方老爷连应几声是才道:“家里的事也料理的差不多了,儿子打算三月初出门,这回出门的晚,到十月再一起回来过年。”

    方老太太晓得儿子出门是难免的,手里虽拍着孙子话里却叹气:“你的年纪本该不需在外奔波了,可虎哥儿还小。”方老爷伸出手摸摸儿子的头:“虎哥儿在家好好听话,等再大些爹带你出去做生意。”虎哥儿点头转着一双眼睛问:“到时我赚了银子回来,给娘、给姐姐、给姨娘买好东西。”

    作者有话要说:本来想把石公子写出来的,可是写啊写的没出来,石公子,我好想你。

    林妈妈见方太太面色疲惫,已经上前给她捏肩,听到这话不由一愣:“小的瞧着石公子在家住这几个月,对下人也是和气的,待人接物也十分有礼。况且他又欠老爷人,到时老爷开口说亲事,难道石公子好意思回绝?再说了,表姑娘这样的人品相貌,满城里也寻不出几个更好的。”

    方太太摇一摇手:“就是因欠了人才不好提亲,再说这世上,白眼狼难道又少了?别的不说,就说这家里。”方太太话里所指林妈妈怎会听不出来,只敢默然不说话,方太太沉默一会儿又道:“罢了,玉兰的婚事,你老爷定会十分放在心上的。原来伺候罗姨娘的那些人,你瞧着办吧,只要不放到虎哥儿和老太太院里,就随意分派吧。”

    林妈妈应是后又道:“小的倒没想到,吴家的竟还这么忠心,都已离开罗氏边了,听的罗氏要走,巴巴地寻了来要跟着去。她既这样忠心,小的也就照太太您的吩咐由她去了。”方太太闭上眼想歇一会儿,懒懒地挥手:“她也不是忠心,也不知道帮着姓罗的做了多少事,是心虚。”

    见方太太想歇息,林妈妈忙叫进芽服侍方太太回房里歇息,嘴里就道:“那是她不晓得太太的恩德,以后啊,这家就什么烦心事都没了,太太您就安安心心过吧。”但愿如此,方太太由着芽她们服侍往后走。

    林妈妈转就往罗姨娘院子走,先去问问那些人都想往哪里去,能帮就帮一下,总是举手之劳。走到一半就瞧见小玫过来,不等林妈妈停下脚步小玫就快步上前:“林婶子好,太太还在前面吗?姑娘做了些点心,吩咐我送去给老太太、太太尝尝。我才在老太太那儿听说太太在前面呢,这时候正好过去。”

    林妈妈见小玫提着个食盒,晓得点心在里面,笑眯眯地道:“你现在也是一等一的大丫鬟了,这样事怎么不带个人来替你拎着,还亲自拎着过来?”小玫用帕子擦一下额头上的汗才笑道:“我也不过是服侍人的,又有姑娘的吩咐,哪敢还要带个人去送,这样不显得姑娘孝心不虔?”

    林妈妈点点头:“你倒不是那种一得意就猖狂的,难怪姑娘看重你,太太方才回房去了,你直接送到房里去吧。对了,前几不是说秋霜那丫头的妹妹不想在罗氏那边待?现在罗氏走了,那些人也要各自分派,不如就挑两个小丫头去服侍姑娘。横竖前几太太说姑娘那里也要添几个人,才叫小姐的排场。”

    小玫知道这是林妈妈卖个人给自己,忙笑着谢了就要往方太太院里去,林妈妈叫住她:“方才太太还说,姑娘的婚事也要想了,只怕这些子还要常带着姑娘出门呢,你啊,也准备准备,别堕了姑娘的名声。”

    这才是大事,小玫忙谢过林妈妈,转往方太太院子里走去时候眉不由皱起,不是说老爷中意石公子吗?现在听林妈妈的口风太太又想另寻?小玫皱了半天眉也没想出个主意来。

    方太太本已歇下,听得邱玉兰遣人送点心来,在枕上吩咐柳拿几百钱打赏来人,又让柳道谢。小玫接了赏钱,本想问问柳可知道些什么?可瞧着柳这样子只怕什么也不知道,只得在外给方太太磕头谢赏后就回转屋里。

    邱玉兰还在抄经,听小玫说了林妈妈说的话,面上神色不动地道:“晓得了,趁今空闲,你就把那些首饰衣衫都理出来,免得舅母要带我出门没有穿的。”小玫想说说石容安的事,但瞧着邱玉兰的神又把话咽下去,只得去开箱子整理衣衫,从里面拿出几件夏衫道:“今年的早,姑娘去赏牡丹花的时候穿的还是夹的,这几的天就要穿单的了。还好太太一早就做好新衣衫,不然还穿去年的旧衣衫出门,在那么多姑娘中间,就有些不大配了。”

    邱玉兰停下笔白小玫一眼:“我从不知你竟是这么个唠叨的,新衣衫旧衣衫,只要不破穿着就好,比什么式样时兴?”小玫把那几件衣衫都拿出来,走到邱玉兰面前比着:“奴婢不过是见姑娘抄这经久了,想引姑娘说说话歇息一会儿,免得抄了半眼睛又疼,等眼睛疼了太太又要怪奴婢没有服侍好姑娘,不晓得提醒姑娘歇息。”

    小玫不说,邱玉兰也没发现自己觉得累,这么一说倒真觉得了,索伸个懒腰道:“好,就你有理,那我就歇一会儿,说说过两出门要穿什么衣衫,戴什么首饰,免得你到时被舅母责罚。”小玫笑着应是:“姑娘这样就是体贴奴婢了。”说着小玫把那几件衣衫又比一下,笑着道:“姑娘比去年长高好些,这衣衫,也就穿这一季,奴婢瞧着不如穿这件鹅黄的好,再配那件镶红宝石的簪,汪姑娘还有三出嫁,到时大家都定会赞姑娘的。”

    小玫在那念着,却没听见邱玉兰的答话,不由瞧向邱玉兰,见邱玉兰眼神有些恍惚,小玫把衣衫放下悄声问道:“姑娘可是不想去见?要依奴婢瞧,别人倒罢了,陈姑娘就是个顶好相处的,她家的下人也和别人家的下人不一样,不说嘴见人也是笑眯眯的。”

    邱玉兰把柱着下巴的手放下,端起茶道:“你啊,也不是不想去见汪姐姐和陈姐姐她们,只是不想去见那些太太们,有些人的眼真是刀子似的,有时话里话外还一副配不上的模样。”小玫把衣衫首饰都收拾好,走到邱玉兰面前坐下:“可是不去的话,她们又怎知道姑娘您的好处呢?姑娘您不是常说,凡事有利就有弊,还有老爷也说过,管别人的眼做什么,要紧的是自己怎么做。”

    舅舅说的对,可是要全做到,还要磨着这颗心过很久很久才能真正不在乎别人的眼、别人的议论,而是能做到问心无愧。这样的话邱玉兰觉得小玫是不会懂的,并没告诉小玫,只是浅浅一笑:“我知道了,这遇到天还不许人感伤一下?”小玫抿唇一笑再没答话。

    晚间邱玉兰去方老太太那问安,方太太也在那里,见到邱玉兰,方太太先谢邱玉兰送去的点心:“玉兰的手艺是越来越好了,我今儿醒来就着茶吃了两块点心,真是从没吃过的好。”

    邱玉兰自己是知道自己的手艺的,若不是仗着料好,那点心也不过一般,只浅浅一笑就道:“舅母过誉了,甥女不过是想着外祖母和舅母终劳累,才想下厨博外祖母和舅母一笑,哪当得起这样的赞?”

    方老太太已经开口:“都是一家子,也不要这么气,玉兰,快到我面前坐下,方才你舅母还和我说要给你寻婆家呢?来,告诉外祖母,想要个什么样的?”邱玉兰不料方老太太这样直白,眼不由瞪大些,方老太太拍拍邱玉兰的手:“有什么好害羞的,女儿家嫁人是终大事,寻个好的你以后才有好子过,要寻到个不好的,那就不好,当年你娘……”

    说着方老太太就停口,拉住邱玉兰的手也不自觉放开,邱玉兰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只开口道:“外祖母的意思我明白,可是,孙女也不晓得要寻个什么样的人才好。”

    方太太正待要上前解围,如秀已经笑嘻嘻地道:“老太太,老爷和哥儿回来了。”说着话,虎哥儿就从外飞奔进来,慌的方老太太忙站起要接自己的宝贝孙子:“慢点,慢点。”虎哥儿已经扑进方老太太怀里。

    方老太太抱着孙子满面都是笑:“我们虎哥儿现在要上学,还要跟你爹学着出门去应酬,见不到祖母想不想?”虎哥儿点头:“想,好想祖母。”方老爷已经自己挑起帘子走进来,听见儿子这样说话就道:“娘您别听他的,今儿我问,想不想爹,他也一样这样答,我再问,爹好还是娘好还是祖母好,他就说爹最好。这孩子,怎么就会两面三刀的?”

    这话让屋内的人都笑了,虎哥儿把脸紧紧偎在方老太太怀里,一副不好意思的模样。方老太太拍拍他的子就对儿子道:“呸,你还好意思说你儿子,你小时不也是这样?见到谁就说和谁最好。”方老爷连应几声是才道:“家里的事也料理的差不多了,儿子打算三月初出门,这回出门的晚,到十月再一起回来过年。”

    方老太太晓得儿子出门是难免的,手里虽拍着孙子话里却叹气:“你的年纪本该不需在外奔波了,可虎哥儿还小。”方老爷伸出手摸摸儿子的头:“虎哥儿在家好好听话,等再大些爹带你出去做生意。”虎哥儿点头转着一双眼睛问:“到时我赚了银子回来,给娘、给姐姐、给姨娘买好东西。”

重要声明:小说《玫兰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