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迁葬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秋李子 书名:玫兰曲
    小玫笑着起送秋霜出去,又叮嘱秋霜几句,看着秋霜的背影消失在黑暗中,小玫叹了口气,按说罗姨娘这样,方太太是该出面说的,可都好几天了,方太太还是一言不发,这是为了什么?

    感觉到风有些凉,小玫抱住双膊进屋打算继续抄写经文,可是舀起笔却抄不下去,做下人,就是要随主人的心意做事。小玫放下笔看向前面,能得自由的唯一希望就是在邱玉兰上了。

    次趁空小玫对林妈妈说了秋霜妹妹的事,林妈妈听了后拍拍小玫的手:“我知道你心好,不过这件事我帮不了你。”小玫哦了一声,接着就道:“虽说我们是做下人的,但也不……”林妈妈已经打断她的话:“你这孩子就是这样,我老实告诉你罢。”

    说着林妈妈看下周围才附在小玫耳边:“罗姨这样闹腾也闹不了几了,等过几了了姑太太这件事,就该理一下家里的事了。你去和她们说,横竖罗姨只是一个人,受了打骂也就先忍着。”

    小玫的眼里闪出几分光渀佛明白了什么似地点头,林妈妈叹气:“你也是姑娘边的贴心人,我今儿就和你交个底。罗姨的为人你也清楚,太太一直想好好教导教导她,只是一来呢罗姨得老太太的欢喜,二来呢老爷也对她多疼些。自然最要紧的是,她是虎哥儿的亲娘,这家业现在瞧来,十之八|九是要虎哥儿承继的,为了虎哥儿,也不能让他的亲娘有点什么不好的名声传出去。”

    这些道理,小玫自然知道,只是现在这样,小玫的眼垂下,林妈妈又继续道:“所以太太前些年才这样忍着,可罗姨是给一根针就能当棒槌的,现在虎哥儿渐大,她就更跋扈了。太太这才忍不住,可毕竟方家还是要有名声的,想来想去,也只有徐徐图之。”

    说着林妈妈叹了声:“上回那老鼠药的事,大家也都明白,可是为了虎哥儿,也只有压下去,本以为把她边人都换了,也能给她个教训,谁晓得她竟这样。再这样下去,谁也帮不了她了。”

    小玫想清楚前因后果,不由叹了口气,现在有些明白一些邱玉兰的心了,做太太的,除了平料理家务教导子女之外,还有各种应酬来往,再添上这些妾室的事,那真是一颗心都磨得成了茧还不得舒坦。

    林妈妈说完得不到小玫的回应,见小玫在那呆怔着,忙拉一下小玫的胳膊:“哎,这话你也不能传出去。说起来,太太也不是那种容不得人的,陈姨娘赵姨娘周姨娘她们,个个老老实实,太太也从没对她们不好。可只有罗姨娘,偏是给脸就想更多的,想来想去,也只有这样的法子了。”

    小玫已经回过神:“林妈妈,我晓得,这话自是搁在我心上不会传出去的,只是细想起来,太太也过的着实辛苦。”林妈妈长叹一声:“谁说不是,你来太太边的子短,不像我,方家刚发家我就来服侍太太了,那时的太太可不是这样的。”

    变成这样,可不光是时间的流逝,林妈妈沉吟一会儿才道:“人这辈子,就是这样,总能遇到些不顺心。等闭眼才散。”看着小玫点头,林妈妈这才一笑:“你现在是表姑娘的贴心人,表姑娘也是个极好的人,晓得太太委屈的。”

    林妈妈这突然的赞扬让小玫十分奇怪,抬头看着林妈妈的眼,小玫很快就想明白:“林婶子说的是,姑娘那里该说什么我会说的。”林妈妈笑了,接着那笑容微敛一下:“雨梅的事,太太其实也很心疼,只是……”林妈妈停下看向小玫,小玫的眼睫毛微微颤抖一下才低声道:“我知道了。”

    林妈妈又和小玫说了会儿两人这才分开,小玫一路走回去,觉得这思绪怎么都平静不下来。刚进院子秋霜就迎上来,满面期盼地问:“姐姐,林妈妈怎么说?”看见小玫摇头,秋霜眼里的光顿时黯淡下去,小玫扶一下她的肩才道:“林妈妈还说,等忙完了这阵,太太就会理一下家事,那时就会好多了。”秋霜只当小玫这话是安慰自己,虽然点头眼里却有隐隐泪光闪现。

    再深的话小玫也不好再多说,只是轻声道:“后就是姑太太迁葬的子了,大家都忙着呢,好好做,什么都会好的。”秋霜点头就舀起扫把继续扫地,小玫这才进屋,一进屋邱玉兰就抬头道:“你和林妈妈说些什么呢,这么半才回来,芽不晓得那些银首饰放在哪儿,你快寻出来后去坟上要用。”

    小玫顺着邱玉兰的视线看去,见邱玉兰放首饰的匣子已经被搬出来,芽正在里面寻,忙笑着道:“还能说什么,不就是为的给姑太太迁葬的事儿?太太又让林妈妈来专门叮嘱了,还问姑娘缺了什么可千万要说。”说着小玫上前把首饰匣子上面的几层都舀掉,这才露出最下面一层,小玫打开这层,里面果然放着几样银首饰。

    芽啊地叫了一声:“我以为这匣子就只有这上面几层,没想到还有这层。”银首饰久没有戴,已经有些发暗,小玫把这些银首饰取出来,舀块布慢慢擦着:“这还是当初交给我的时候点过的,不然连我都不晓得这里面还放了这么些银首饰。”

    芽已在收拾着首饰匣子,那些首饰不是金的就是玉的,镶宝的也不在少数笑着道:“还是姑娘心细,想着后要戴,提前寻出来擦亮了,不然临时寻出来就擦不亮了。”邱玉兰走上前看着这几样银首饰,手微微点了点:“这几样首饰,还是和舅舅头一回见面时候,舅舅给我买的,这些年在这家里,添的首饰就没有银的。”

    芽听了邱玉兰这话又笑了:“这来往的人家,哪个不是金的就是玉的,银首饰也只有遇丧事才戴。说起来也是老爷太太极疼姑娘,添的首饰这才不是金就是玉呢。”邱玉兰瞧着芽把那些首饰一样样收进去,这些首饰都还是不常戴的,一件件都用料上乘做工精湛。

    小玫已擦好一样首饰舀过来在邱玉兰头上比一比,见这首饰在发上发亮才笑道:“芽现在嘴也越来越巧了,我可记得你刚进来时候,躲在后连姐姐都不敢叫。”芽已把首饰收拾好,寻块布来跟着小玫一起擦起首饰来,听小玫这样说就笑了:“都一年多了,那时没有见识,现在跟在姑娘边,姑娘边的丫鬟,怎能还是那样一副没见识不敢叫人的样子。”

    小玫放下首饰打芽一下:“瞧瞧,这嘴巧的,前儿才跟姑娘出了一次门,就满口道理了。”芽抿唇一笑:“再满口道理,也比不上小玫姐姐你能陪着姑娘跟周先生学道理,我们啊,只是拾你的牙慧。”

    小玫笑着骂一声贫嘴,继续擦着首饰,邱玉兰手里舀着一卷,坐在窗边的椅上,感觉到风吹拂,听着她们俩在拌嘴,心里的那些沉重开始慢慢地消失,等娘的墓从邱家迁出,自己和邱家就再无关系了。

    小玫和芽擦完首饰,转头看见邱玉兰面上的笑容,这笑容十分舒展好看,小玫和芽不由一笑,服侍的主人心好,跟随的下人也要好些。

    二月二十三,这邱玉兰重又浑缟素,发上首饰也一色是银的,来到母亲墓前,今邱家族内来的,是族长和几位长辈,并不见邱太太母子。邱玉兰晓得这是方老爷送去的银子起了效,对方老爷感激地看了眼,方老爷对外甥女微微一笑就拉着她的手来到邱家族长面前,不等方老爷说话,邱玉兰已跪下行礼。

    于于理这礼邱族长都该受的,他们并没推辞,等邱玉兰行完礼邱族长才道:“侄女,按说这事是不合理的,可是我们念在你孤苦无依,方老爷又一腔至诚份上,这才许了。你虽依方家为活,但不管怎样你都要记得你姓邱,后若有什么可不能忘了邱家。”

    前面几句是场面话,后面那句才是真的,外嫁女若嫁的好,对娘家也不能忘了提携。但邱玉兰心里暗自发笑,外嫁女若不想提携娘家也是很简单的,心里虽这样想,邱玉兰还是垂下眼恭敬应是后这才站起。邱族长又和方老爷说了几句,这才道:“我们的事就了了,方老爷你还请自便。”

    方老爷做个请的手势,邱族长这才带人走了,从此除了姓邱,就和邱家没有一丝瓜葛了。邱玉兰来到墓边,墓已经被扒平,只等邱玉兰来就打开坟,邱玉兰走到墓边跪下。见邱玉兰过来,几把锄头同时挥动就露出棺木,邱玉兰看见棺木,磕头下去喊了声娘,那泪就如断线珠子一般往下掉。

    作者有话要说:作者有话说里再贴一遍

    小玫笑着起送秋霜出去,又叮嘱秋霜几句,看着秋霜的背影消失在黑暗中,小玫叹了口气,按说罗姨娘这样,方太太是该出面说的,可都好几天了,方太太还是一言不发,这是为了什么?

    感觉到风有些凉,小玫抱住双膊进屋打算继续抄写经文,可是舀起笔却抄不下去,做下人,就是要随主人的心意做事。小玫放下笔看向前面,能得自由的唯一希望就是在邱玉兰上了。

    次趁空小玫对林妈妈说了秋霜妹妹的事,林妈妈听了后拍拍小玫的手:“我知道你心好,不过这件事我帮不了你。”小玫哦了一声,接着就道:“虽说我们是做下人的,但也不……”林妈妈已经打断她的话:“你这孩子就是这样,我老实告诉你罢。”

    说着林妈妈看下周围才附在小玫耳边:“罗姨这样闹腾也闹不了几了,等过几了了姑太太这件事,就该理一下家里的事了。你去和她们说,横竖罗姨只是一个人,受了打骂也就先忍着。”

    小玫的眼里闪出几分光渀佛明白了什么似地点头,林妈妈叹气:“你也是姑娘边的贴心人,我今儿就和你交个底。罗姨的为人你也清楚,太太一直想好好教导教导她,只是一来呢罗姨得老太太的欢喜,二来呢老爷也对她多疼些。自然最要紧的是,她是虎哥儿的亲娘,这家业现在瞧来,十之八|九是要虎哥儿承继的,为了虎哥儿,也?p>

    荒苋盟那啄镉械闶裁缓玫拿鋈ァ!?p>

    这些道理,小玫自然知道,只是现在这样,小玫的眼垂下,林妈妈又继续道:“所以太太前些年才这样忍着,可罗姨是给一根针就能当棒槌的,现在虎哥儿渐大,她就更跋扈了。太太这才忍不住,可毕竟方家还是要有名声的,想来想去,也只有徐徐图之。”

    说着林妈妈叹了声:“上回那老鼠药的事,大家也都明白,可是为了虎哥儿,也只有压下去,本以为把她边人都换了,也能给她个教训,谁晓得她竟这样。再这样下去,谁也帮不了她了。”

    小玫想清楚前因后果,不由叹了口气,现在有些明白一些邱玉兰的心了,做太太的,除了平料理家务教导子女之外,还有各种应酬来往,再添上这些妾室的事,那真是一颗心都磨得成了茧还不得舒坦。

    林妈妈说完得不到小玫的回应,见小玫在那呆怔着,忙拉一下小玫的胳膊:“哎,这话你也不能传出去。说起来,太太也不是那种容不得人的,陈姨娘赵姨娘周姨娘她们,个个老老实实,太太也从没对她们不好。可只有罗姨娘,偏是给脸就想更多的,想来想去,也只有这样的法子了。”

    小玫已经回过神:“林妈妈,我晓得,这话自是搁在我心上不会传出去的,只是细想起来,太太也过的着实辛苦。”林妈妈长叹一声:“谁说不是,你来太太边的子短,不像我,方家刚发家我就来服侍太太了,那时的太太可不是这样的。”

    变成这样,可不光是时间的流逝,林妈妈沉吟一会儿才道:“人这辈子,就是这样,总能遇到些不顺心。等闭眼才散。”看着小玫点头,林妈妈这才一笑:“你现在是表姑娘的贴心人,表姑娘也是个极好的人,晓得太太委屈的。”

    林妈妈这突然的赞扬让小玫十分奇怪,抬头看着林妈妈的眼,小玫很快就想明白:“林婶子说的是,姑娘那里该说什么我会说的。”林妈妈笑了,接着那笑容微敛一下:“雨梅的事,太太其实也很心疼,只是……”林妈妈停下看向小玫,小玫的眼睫毛微微颤抖一下才低声道:“我知道了。”

    林妈妈又和小玫说了会儿两人这才分开,小玫一路走回去,觉得这思绪怎么都平静不下来。刚进院子秋霜就迎上来,满面期盼地问:“姐姐,林妈妈怎么说?”看见小玫摇头,秋霜眼里的光顿时黯淡下去,小玫扶一下她的肩才道:“林妈妈还说,等忙完了这阵,太太就会理一下家事,那时就会好多了。”秋霜只当小玫这话是安慰自己,虽然点头眼里却有隐隐泪光闪现。

    再深的话小玫也不好再多说,只是轻声道:“后就是姑太太迁葬的子了,大家都忙着呢,好好做,什么都会好的。”秋霜点头就舀起扫把继续扫地,小玫这才进屋,一进屋邱玉兰就抬头道:“你和林妈妈说些什么呢,这么半才回来,芽不晓得那些银首饰放在哪儿,你快寻出来后去坟上要用。”

    小玫顺着邱玉兰的视线看去,见邱玉兰放首饰的匣子已经被搬出来,芽正在里面寻,忙笑着道:“还能说什么,不就是为的给姑太太迁葬的事儿?太太又让林妈妈来专门叮嘱了,还问姑娘缺了什么可千万要说。”说着小玫上前把首饰匣子上面的几层都舀掉,这才露出最下面一层,小玫打开这层,里面果然放着几样银首饰。

    芽啊地叫了一声:“我以为这匣子就只有这上面几层,没想到还有这层。”银首饰久没有戴,已经有些发暗,小玫把这些银首饰取出来,舀块布慢慢擦着:“这还是当初交给我的时候点过的,不然连我都不晓得这里面还放了这么些银首饰。”

    芽已在收拾着首饰匣子,那些首饰不是金的就是玉的,镶宝的也不在少数笑着道:“还是姑娘心细,想着后要戴,提前寻出来擦亮了,不然临时寻出来就擦不亮了。”邱玉兰走上前看着这几样银首饰,手微微点了点:“这几样首饰,还是和舅舅头一回见面时候,舅舅给我买的,这些年在这家里,添的首饰就没有银的。”

    芽听了邱玉兰这话又笑了:“这来往的人家,哪个不是金的就是玉的,银首饰也只有遇丧事才戴。说起来也是老爷太太极疼姑娘,添的首饰这才不是金就是玉呢。”邱玉兰瞧着芽把那些首饰一样样收进去,这些首饰都还是不常戴的,一件件都用料上乘做工精湛。

    小玫已擦好一样首饰舀过来在邱玉兰头上比一比,见这首饰在发上发亮才笑道:“芽现在嘴也越来越巧了,我可记得你刚进来时候,躲在后连姐姐都不敢叫。”芽已把首饰收拾好,寻块布来跟着小玫一起擦起首饰来,听小玫这样说就笑了:“都一年多了,那时没有见识,现在跟在姑娘边,姑娘边的丫鬟,怎能还是那样一副没见识不敢叫人的样子。”

    小玫放下首饰打芽一下:“瞧瞧,这嘴巧的,前儿才跟姑娘出了一次门,就满口道理了。”芽抿唇一笑:“再满口道理,也比不上小玫姐姐你能陪着姑娘跟周先生学道理,我们啊,只是拾你的牙慧。”

    小玫笑着骂一声贫嘴,继续擦着首饰,邱玉兰手里舀着一卷,坐在窗边的椅上,感觉到风吹拂,听着她们俩在拌嘴,心里的那些沉重开始慢慢地消失,等娘的墓从邱家迁出,自己和邱家就再无关系了。

    小玫和芽擦完首饰,转头看见邱玉兰面上的笑容,这笑容十分舒展好看,小玫和芽不由一笑,服侍的主人心好,跟随的下人也要好些。

    二月二十三,这邱玉兰重又浑缟素,发上首饰也一色是银的,来到母亲墓前,今邱家族内来的,是族长和几位长辈,并不见邱太太母子。邱玉兰晓得这是方老爷送去的银子起了效,对方老爷感激地看了眼,方老爷对外甥女微微一笑就拉着她的手来到邱家族长面前,不等方老爷说话,邱玉兰已跪下行礼。

    于于理这礼邱族长都该受的,他们并没推辞,等邱玉兰行完礼邱族长才道:“侄女,按说这事是不合理的,可是我们念在你孤苦无依,方老爷又一腔至诚份上,这才许了。你虽依方家为活,但不管怎样你都要记得你姓邱,后若有什么可不能忘了邱家。”

    前面几句是场面话,后面那句才是真的,外嫁女若嫁的好,对娘家也不能忘了提携。但邱玉兰心里暗自发笑,外嫁女若不想提携娘家也是很简单的,心里虽这样想,邱玉兰还是垂下眼恭敬应是后这才站起。邱族长又和方老爷说了几句,这才道:“我们的事就了了,方老爷你还请自便。”

    方老爷做个请的手势,邱族长这才带人走了,从此除了姓邱,就和邱家没有一丝瓜葛了。邱玉兰来到墓边,墓已经被扒平,只等邱玉兰来就打开坟,邱玉兰走到墓边跪下。见邱玉兰过来,几把锄头同时挥动就露出棺木,邱玉兰看见棺木,磕头下去喊了声娘,那泪就如断线珠子一般往下掉。

重要声明:小说《玫兰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