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糊涂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秋李子 书名:玫兰曲
    这话一出口,方太太唇边露出丝笑,罗姨娘的心顿时提起来,菊花已经扑通一声跪下:“太太,奴婢是寻了老鼠药不假,但的确是衣箱里有老鼠,奴婢怕被姨责怪,这才悄悄地寻了老鼠药把老鼠药死,并没有别的念头。再说,”

    菊花抬起一张满是泪的脸看向方老太太:“虎哥儿姨的亲生儿子,奴婢就算是被糊涂油蒙了心,也不敢对虎哥儿起别的心思。奴婢实实在在只是舀药去药老鼠,只是奴婢想的不周全,才让猫吃了那死老鼠没了命。”说着菊花就嘣噔嘣噔开始磕头。

    菊花赖的一干二净,罗姨娘心里松了口气,不等方老太太问呢就哭起来:“老太太,菊花的话您方才也听到了,奴这些天过的子苦啊,连衣箱里都进了老鼠,更别提别的,不就是因奴得了老太太您的疼,戳了别人的眼吗?”

    说着罗姨娘就滚到方老太太怀里大哭起来,活似受了莫大的委屈一样。这样的变化让方太太唇边那抹笑消失不见,方老太太的眉皱了下,拍拍怀里的罗姨娘道:“胡说,这家里,你戳了谁的眼?衣箱里进了老鼠也是常有的事,菊花想寻药药老鼠也是平常事,只是不该自己私自做了。”

    这烟腾腾的一盆火,就这样被浇上一盆冰水,方太太心里十分恼怒,但还是要接了方老太太的话:“婆婆说的是,前些子忙着过年,过完年老爷又要迁葬姐姐的坟,事太多,往年都要安排人手去打老鼠的,今年媳妇竟忘了。”罗姨娘伏在方老太太怀里,听见方太太这话,唇边露出一抹得意的笑,但很快就消失换成委屈神色:“老太太,您疼我,只是……”

    不等她只是下去,方太太已经打断她的话:“罗姨娘房里既然老鼠多,想来菊花也没把老鼠药完,老林。”林妈妈一直守在旁边,听到招呼立即上前,方太太对她道:“你带几个人把这家里的老鼠都想法抓走,特别是罗姨娘屋里,若是老鼠太多,干脆就连那些承尘都换掉,再重新糊纸,到时别说老鼠,连个虫子都没有才成。”

    林妈妈应是,带着那几个已是汗涔涔的管家娘子们下去,罗姨娘听到方太太这话,心里暗恨正要开口,方太太已经又叫住林妈妈:“菊花不是说连衣箱都被啃坏了,索寻几块好木头,再给罗姨娘多做几口装衣衫的箱子把原来的箱子给换掉。”方老太太已经对罗姨娘道:“好了,别哭了,知道你受了委屈,瞧你太太,现在不就把这些安排的好好的?”

    罗姨娘心里恨的要死,但又不敢说出口,要她赞方太太,那还不如杀了罗姨娘更爽快些,只得低着头,转着帕子不说话。方太太瞧着跪在那的菊花,叫了她起来才道:“有件事还要和婆婆商量呢,就是前几打发雨青的事,媳妇想着,其实不光是雨青,这家里十七八岁的丫鬟也不少了。都说男大当婚女大当嫁,索把她们配给那些还单着的小厮,再挑些年小的孩子进来,从头细细教起,不然说句婆婆您不听的话,这服侍的人服侍久了,难免就会出现自作主张的,到时出了什么事,真不知道怪谁的好。”

    方太太是笑着说完的,罗姨娘想反对,但方老太太已经笑了:“你果然考虑的周到,雨青那孩子,该是这两的喜子?”方太太给雨青寻了家开绒线铺的,前头娘子去年没的,虽是嫁过去当填房,但男的刚过三十,前头留下一个女儿也已十三,已定好亲事过两三年就嫁了,也没有什么话说。这家也有一两房下人,两个使女,雨青嫁过去也是称的。

    雨青服侍方太太也有十年了,除雨青边所有的东西之外,方太太又预备了二十两银子、四样金首饰、十二匹衣料给她,好让她去那家做人家。雨青来给方老太太磕头时候,方老太太也赏了她一对金手镯,虽是丫鬟,这份妆奁也足值三四百两银子,让别人没的话说。

    此时方老太太既提起,方太太也就顺嘴道:“老太太记得不错,就是后的喜子,媳妇已经让老林两口子后都去吃酒。”方老太太点头:“雨青服侍了你一场,我见这孩子也好,从不眉搭眼的,嫁到这么一户人家也算了结一件事。你去和老林说,后吃酒之前,过来我这,我再送五两银子给她。”

    方太太笑眯眯应是,菊花听到要让自己去嫁人时候,已经用眼祈求地望向罗姨娘,罗姨娘也不想边少了这么个帮手,一直想开口为菊花求。罗姨娘等了许久,见她们俩终于说的告一段落,这才开口道:“老太太,菊花……”方老太太哦了一声:“你也听到了,放丫头们去嫁人也是常事,你太太做事历来周到,就让菊花也去嫁人吧。”

    这是无可挽回了,罗姨娘的眉皱成一团,方太太已经笑眯眯地道:“罗姨娘,我晓得菊花是你边离不得的人,你边也不能少人使。不如先让柳去服侍你几,我去年就让她们买了几个人,这些子已经教的差不多了,等……”

    这是砍了自己边的人,还要往自己边放人,罗姨娘已经气的说?p>

    怀龌袄矗目谝徽笳筇郏缓蠡谀侨找ǖ嚼鲜笠┪我确旁诘阈睦锔ㄊ砸皇裕皇侵苯臃诺降阈睦锒说椒教媲埃坎蝗蛔约航袢找膊换峄乖谡馐芪薇叩钠?p>

    方太太的话没说完,罗姨娘已经捂住心口道:“老太太,奴有些心口疼,想回去躺躺。”说着罗姨娘已在菊花的搀扶下走出去,方太太还在背后问了句:“可要请医?”罗姨娘哪理她,只是匆匆走了。

    等罗姨娘走了,方老太太才道:“媳妇,雾娘总是虎哥儿的亲娘,你啊,多担待些。”这话立即勾起方太太的委屈来,但方太太不敢说一字别的,只得低低应是,方老太太拍拍方太太的手:“我虽多疼雾娘一些,但你才是我正经儿媳妇。这什么时候都改不了。”

    方太太心中委屈更甚,更不敢开口,只是借着低头时候把眼角的泪悄悄擦掉才抬头对方老太太道:“婆婆对媳妇的好,媳妇知道。”这个态度方老太太很满意,又道:“你是做大的,宽容大度是你应当的,那些小家子气的吃醋捻酸的,不是你该做的。”

    方太太心中的委屈都快满溢出来,却也要一一应是,陪着方老太太又说了会儿话,这才退出,一走出方老太太的上房,方太太就觉得心中酸涩的厉害,让柳她们先回去,自己走到一处竹子背后,坐在石上用帕子掩住脸呜咽起来。

    呜咽了会儿,方太太觉得心里的委屈发的差不多了,这才准备出来,谁知肩上就多了支手,方太太吓了一跳,耳边传来的是邱玉兰的声音:“舅母,石头上凉,您坐在这儿,小心感了风寒。”

    方太太抬起头才发现站在自己面前的是邱玉兰主仆,那泪不由又下来了:“这命都快没了,还担心别的什么?”说着方太太又想擦泪,却发现帕子已经湿透,索把帕子往袖子里面一塞。

    邱玉兰递上帕子,低低地道:“舅母心里的委屈,我做甥女的知道,只是有些事,不是人力所能为的。况且总碍着虎哥儿。再说,”邱玉兰的声音慢慢低下去:“说句不好听的,她一个连门都出不了的人,纵有些别的念头,又能做什么呢?”

    方太太哭了一场,委屈已经渐渐散去,此时邱玉兰说这几句话更投着她的心,把那帕子在手上搅了搅才道:“我知道,可就是过不去那道坎。再就是婆婆那里,我着实……”方太太只说了一半就收口:“别人说的再多,也不及老太太一句。”

    说着方太太就叹了声,伸手拍拍邱玉兰的手:“这家里,也只有你还能听我说说话。不然说出去又有谁信?”这话说的邱玉兰也有些心酸,忙道:“舅母若不嫌弃,以后常去甥女那坐坐,甥女那,总好过这冷石头。”

    这话把方太太逗笑了,两人又说了几句邱玉兰才带着小玫送方太太回去,见方太太进了屋,邱玉兰转往自己屋里走,过了许久才道:“以后我出嫁了,绝不让夫君纳妾。”这话说的着实斩钉截铁,小玫啊了一声,四周很寂静,这声音听起来竟有些大,小玫忙用手捂住嘴低声道:“可是姑娘,这不合先生的教导。”

    邱玉兰停下脚步,扯住路边的树叶:“可是这纳妾就是好事吗?你瞧瞧这家里,罗姨娘和舅母已经翻了脸,可面上还要亲亲,都在装糊涂,就不知道什么时候装不下去这糊涂。”

    作者有话要说:妻妾争宠神马的,只有看闹的人觉得好玩,处其中的人是种煎熬。

重要声明:小说《玫兰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