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药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秋李子 书名:玫兰曲
    邱玉兰想笑一下让舅舅放心,但眼里的泪还是没断,过了好一会儿才点头:“舅舅,没人看不起我,真的。//你瞧,我还收了好几张帖子,都是陈姑娘她们约我去赏花的,还有……”方老爷的手重新拍上邱玉兰的肩:“舅舅心里有数,以后,你该收的帖子会越来越多的。”

    方老爷说的话那么肯定,邱玉兰觉得曾有过的种种疑虑都已消失,看着方老爷,邱玉兰绽开笑容点头。那朵笑容在邱玉兰唇边很美,方老爷瞧着面前的外甥女初见时上那种怯懦混着倔强早已消失不见。

    这个少女已经长大,会慢慢离开自己的庇护出嫁,到那时她定会是笑着,而不是和姐姐一样,眼里有怎么也止不住的泪。方老爷觉得鼻中又有些发酸,使劲忍了忍才道:“好了,这事就交给我,等寻好了地,造好了墓你再去。”

    邱玉兰嗯了一声,方老爷瞧了瞧邱玉兰上的衣着又道:“你不是说什么陈姑娘要约你去赏花?让你舅母再给你做几件衣衫,还有首饰也重新打几样。”邱玉兰抿唇笑了:“舅舅,舅母给我做的两件装,到现在都还没上呢,至于首饰,就更多了,那盒子里都放满了。”

    方老爷摇头:“女孩家,就该打扮的漂漂亮亮像朵花一样,既有装也就罢了。再打几样首饰,就算不戴,以后你出阁了,当嫁妆也成。”出阁、嫁妆,邱玉兰的脸不由红了,方老爷又和邱玉兰说了几句,也就去忙自己的事。

    邱玉兰送方老爷出门坐回自己屋里,小玫已经拿着衣衫过来:“姑娘,方才老爷说的对,您那些首饰都戴遍了,该再打些新的。”邱玉兰拿起放在桌上的笔往上点着,白小玫一眼:“你又来怄我,那些衣衫都没穿遍呢,至于首饰,换来换去也就那些样子,再没有别的。”

    小玫已把衣衫收好,坐回邱玉兰面前,见邱玉兰用笔在上点着,想起这些子听到的闲话,咬下唇才道:“姑娘,这些子奴婢出门也好,在家也罢。都听人议论说,”说着小玫顿一下,按说这样的话是不该让邱玉兰听到,可是当初自己是答应过邱玉兰的,要做她的耳朵和眼睛。.....

    邱玉兰把笔放下瞧向小玫:“你听人议论什么?”小玫迟疑下才道:“他们说,老爷收留石少爷,是为了把你许配给石少爷,还说……”见小玫又顿住,邱玉兰低低地道:“还说舅舅不厚道是不是?”

    小玫点头,邱玉兰轻叹一声:“那些人也就是这样了,只看得到什么规矩名分,却晓不得人心。小玫,你说,如果我在邱家能好好的,我又怎会来到这里。”邱玉兰的声音很低,小玫却一点点都听清了,那去上坟时候邱家母子的嘴脸又出现在面前,小玫不由呸了声:“还说什么太太大爷?那样嘴脸,活似村里的无赖。姑娘您当时在邱家,定过的十分不好。”

    过的也不算不好,最起码吃穿不愁,只是那种气氛,实在是压抑极了,特别是十五姐那样死去之后,邱玉兰闭一下眼,自己离开,邱家还有数个未嫁的姐妹,不知道那些姐妹们在邱家过的是什么子?十三姐已是嫡出的了,可那见到她,能感觉她过的并不好,嫡出女儿已如此,更何况那些庶出,十二姐、十四姐、十六姐、十七姐,还有更小的十九妹她们。

    有这样的嫡母长兄,有时想想倒不如孤女,孤女尚且能有人怜惜,可是在邱家,又有谁会怜惜?小玫见邱玉兰又在出神,心里不由叹了声,邱家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家,会让姑娘一提起邱家就会面色苍白陷入沉思?特别是那在方氏墓前,邱玉兰那苍白的似鬼一样的脸色让小玫怎么也忘不掉。

    小玫伸手握住邱玉兰的双手:“姑娘,是奴婢的不是,不该和姑娘和这样的话,那些都过去了。姑娘以后一定会好好的,会嫁个好夫君,过好子,还会生好孩子。”说着小玫顿一顿,其实石少爷长的真俊,为人又彬彬有礼,姑娘要真嫁了他也不错。

    邱玉兰听到小玫最后一句,瞟小玫一眼:“胡说八道,什么生好孩子,罚你给我抄十遍金刚经。”小玫虽应是但还是对邱玉兰笑嘻嘻地道:“难道姑娘出嫁不要生……”邱玉兰一张脸顿时红了起来,伸手去撕小玫的嘴:“让你别说,你还在这乱讲,赶紧去抄经去。”

    小玫站起去桌那边寻素纸,笑着道:“本来是老太太让姑娘您抄经去佛前供着,您倒好,竟推给我抄了。”邱玉兰点一下小玫拿过来的素纸:“外祖母让我抄二十遍,我只让你抄十遍你就这样啰嗦,快些抄吧,等抄完也该四月了,正好赶上浴佛,到时去佛前供,也为你祈祈福。”

    小玫小心翼翼地往纸上写了第一个字,听到邱玉兰这话又笑了:“奴婢不过是下人,能祈什么福,只要主人家好好的就是。”邱玉兰已抄了一行字,听了这话抬眼看小玫,还没说话就听见帘子响,接着芽跳进来。

    小玫忙放下笔对芽骂道:“你越长越小了,姑娘在屋里呢,你就这样横冲直闯进来?”芽用手拍着口,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姐姐,不是我故意的,方才有小厮拿死猫来吓我,不光是我,柳都被吓到了,在那骂那小厮呢。”

    该死该死,小玫心里暗叫一声就对芽正色道:“快去喝杯茶吧,这样的话哪能进姑娘的耳朵?”芽也觉自己说的不对,忙上前对邱玉兰行一礼道:“姑娘,是奴婢胆小,被吓到又说了些胡话,姑娘别怪奴婢。”

    邱玉兰的眉已经紧皱:“什么死猫?猫死了拿出去扔了就是,哪能拿来吓人?”小玫已给芽倒杯茶来,芽接过茶喝了两口才觉心定些,对邱玉兰道:“也奇怪呢,这死猫死狗不是没见过,可不像这猫一样,到处都是血,他们说啊,这猫是吃了被老鼠药药死的老鼠才会这样。”

    芽还没说完,小玫已经皱眉:“让你别说,你还越说越欢喜了,吓到姑娘怎么办?你还不快把这些地方都收拾了。”芽吐一下舌,把杯子放下就收拾起屋子来,小玫坐下继续抄经,见邱玉兰没动,不由关心地道:“姑娘可是被吓住了?不如到花园去散散心?牡丹已经开了,太太前几还说,等过几牡丹开的好了,就让姑娘请陈姑娘她们来家里玩玩。”

    邱玉兰把笔放下:“我不是被吓到,只是这家里,老鼠药都洒到哪里?”怎么突然问这个,小玫眉皱紧:“太太和姨们,还有姑娘住的屋子自然是没老鼠的,后面管家们住的屋子就不定了,要洒,也只会洒到那。”

    邱玉兰的唇一勾:“这里面没有老鼠,又怎会跑出只吃了被药死的老鼠的猫来?”这?小玫的眉也皱起,难道是有人故意的,可这家里怎么也想不出有谁会来做这种事。邱玉兰低头继续抄经,心里叹了声,后院里女人太多,争执也就更多,那为何还要让这么多的女人在一起?

    不知道自己以后的丈夫,会让后院没有这么多的女人吗?想着,邱玉兰眼前浮现出两个人的样子,一个是林三爷,另一个是石容安。不晓得他们成亲之后,也会让房中充盈以显示自己的能力吗?

    那只死猫并没像想象的被当做一件小事平息,等到了晚间吃饭时候,方太太已经对方老太太忧心忡忡地道:“这家里有小孩子,虎哥儿银姐儿都还小,特别银姐儿,正在学跑跳,又是好奇时候,虽有丫鬟们跟随,但万一有个眼错不见,见到那地上洒的老鼠药当做是什么东西往嘴里放,这才叫麻烦,媳妇特意叮嘱过管家们,要有老鼠只需养猫去抓,千万不能洒老鼠药,怎么还有人不听?”

    方老太太膝下孙儿少,对银姐儿也是疼在心上,听的眉皱成疙瘩:“你想的周到,还有谁这么大胆洒老鼠药,一定要寻出来,重重罚了才是。”方太太应是之后才又道:“已经把管园子的人都寻来,他们都说没有往地上洒过老鼠药,这药来的更是蹊跷。”

    旁边的罗姨娘听的心里发急但不敢说话,方老太太已经冷哼一声:“你啊,就是太体贴下人了,把人叫来我再问问。”方太太巴不得这一声,很快管家们就被带到,自然没人肯承认,方老太太一张脸更加冷了:“那老鼠药怎么说都是不好的东西,进多少怎么用都是有数的,你们不说,我就把你们送到官府,问一个弑主的罪。”

    这话让众人都抖,有个婆子已经哭着出声:“老太太,前儿罗姨边的菊花来了,说衣箱有老鼠,要寻老鼠药去药老鼠。”

重要声明:小说《玫兰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