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旧仆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秋李子 书名:玫兰曲
    方老太太的声音越来越慢,越来越低,泪也流的更急,丫鬟婆子们站在后,没有一个敢在此时打扰她。./邱玉兰的眼在看见自己娘的墓的时候已经酸涩无比,等再听到方老太太这话,心中更是溢满悲伤,泪早已滚落,不知道这些泪,是为自己的娘这一生所哭还是为自己?

    方老爷总是男子,等方老太太哭了些时候才走上前低低地道:“娘,姐姐已经去世很久,您伤心我是晓得的,现在还有玉兰,我们一定要对玉兰好。”说着方老爷把邱玉兰的手拉过来,又拉起方老太太的手,方老太太哭的气噎声短,抬着一双泪眼看着面前的外孙女,这张和女儿几乎一模一样的脸,心中那种悔恨和着害怕厌恶又涌了上来,想一把把面前的外孙女推开。

    方老爷看着自己娘的神色,忍不住喊了一声,方老太太闭下眼,儿子那说的话还在耳边,虎毒尚不食子,娘,儿子子嗣不旺就是报应。娘,儿子求你,为了孩子们的将来,好好地对玉兰。方老太太的手又开始颤抖,睁开眼看着邱玉兰对方老爷轻叹一声:“我知道,我会对玉兰好,她是你姐姐,留下的唯一血脉。”

    说着方老太太看着这座墓,墓里面躺着的,是自己的女儿,自己乖巧听话从不忤逆的女儿。方老太太捂住心口,似乎这样才能掩饰住心疼,转头看着邱玉兰,方老太太的眼神里多了些慈,毕竟,迁怒于邱玉兰,着实是没有道理。

    方老太太一手挽住邱玉兰,面对着坟墓:“二丫,娘糊涂过,娘心里也疼过,你怨娘吗?”方老太太哭的哀痛,但坟里的人早不会回答她的话,只有风吹过坟,吹的坟头上的几根草摇摆不已。方老太太痴痴地望着,知道二十多年前的一别就是永别,再看不到,再听不见女儿的音容笑貌,泪又从眼里滑落:“二丫,娘知道,你不肯原谅娘,娘也明白,你这一辈子就送在我的手里。娘还……”

    方老太太的声音更哽咽了,紧紧握住邱玉兰的手冰冷潮湿,方老爷抬起袖子擦一下眼中的泪打算上前劝说的时候,方老太太已经继续道:“玉兰,当着你娘面前,我给你陪个不是,前些年,是我糊涂,我糊涂。....”

    邱玉兰的声音也哽咽了,抬头看着方老太太,接着双膝一曲就跪下:“外祖母,孙女……”方老太太伸手摸上邱玉兰的脸:“别说了,玉兰,我知道,你是个乖孩子,是我扭了心,误了意,蒙了眼,才对你不好,让你受委屈了。玉兰,你别怪我。”

    邱玉兰抽噎着道:“不会的,外祖母,我不会怪你。再说,”邱玉兰抬头看着方老爷,努力露出笑脸:“舅舅和舅母对我很好,孙女在家里也过的很好,不委屈真的不委屈。”这话让方老太太更加心酸,搂着邱玉兰大哭起来。

    这场哭和方老太太初见邱玉兰时候的那种有些敷衍的哭不一样,而是真正挖心挖肝的痛哭。跟随的下人们也个个眼泪湿,方老爷眼里的泪也掉的更加快,过了好一会儿才拖着步子上前对方老太太道:“娘,您的心我知道了,二姐在泉下也会知道,现在都别哭了,把祭品都摆上吧,不然再折腾会儿,太阳都落山了,今晚难道就睡在野地里?”

    方老爷这话总算把方老太太的泪止住,扶起邱玉兰道:“来,跟你娘说说话吧,你也许久没见她了。”邱玉兰含泪点头。

    丫鬟婆子们忙把祭品拿出排列在坟前,邱玉兰端起一杯酒洒到地上。酒水撒下去,很快就渗的看不见,邱玉兰不由痴痴地想,或者这酒已经到娘的嘴里。还有这些祭品,都是娘吃的果品菜肴,邱玉兰一样捡了些泼在坟前。又烧化纸钱,围着坟墓遍插了香,整个过程邱玉兰嘴里都在祝祷,娘,我已经长大了,现在过的很好,您可以安心去投胎了。若天真有灵,娘,您下辈子,一定会投到爹疼娘兄长护的人家,您一生为善,从没做过对不起别人的事。娘,您就安心离去吧。

    邱玉兰在墓前恭敬地磕了三个头,抬头时候看见香烟聚在坟前,烟雾之中,仿佛能看到母亲的微笑,她还是穿着那浅蓝衫子,面上有浅浅的笑,只是眼里再没有忧愁。风吹了过来,不仅让坟头上那几根草随风摇摆,也吹散了烟雾,再看不见娘的笑。

    邱玉兰的眼里又涌出泪,娘,您一定是安心离去的对吧?我知道,知道你的魂灵定在此徘徊,等着我回来,这样你才舍得走。方老太太已经重又哭的肝肠寸断,方老爷这次没任由她哭,等哭歇气就让如秀她们搀扶方老太太在椅上坐好,又倒杯茶给她,安慰了几句回头看见邱玉兰还痴痴跪在那里,眼里重又酸了,来一趟不容易,就让她多待一会儿吧。

    方老爷的叹息打断了邱玉兰的沉思,她用手擦一下眼中的泪打算站起,小玫一直站在旁边等着她起,见状忙扶起她,又递过帕子给邱玉兰拭泪。邱玉兰刚把泪拭干,小玫已经又递过一杯茶,这个时候怎么还有茶?邱玉兰接过茶往四周一看,才见早有仆妇已把火炉点着,别说烹茶,还在那着路菜。

    邱玉兰不由吸吸鼻子上前对方老爷道:“还是舅舅常出门想的周到,甥女就从没想过。”方老爷已经笑出:“不是我想的周到,是你舅母,她说老太太不常出门的人,椅子炉子都要备上。”

    说着方老爷往方老太太处看了眼,方老太太方才哭累了,此时正坐在椅上由如秀给她捏肩,听到方老爷这样说也笑道:“玉兰,你舅母虽说嘴笨一些,平间却想的极周到,也不枉你舅舅那样待她。”邱玉兰知道,对方太太没生下儿女,方老太太还是有些微词的,毕竟妾生的孩子和嫡出是有区别的,此时听到方老太太赞方太太时候还不忘提是方老爷平待方太太极好,邱玉兰不由浅浅一笑。

    只是,邱玉兰把眼转向自己娘的墓,男子这样就是待妻子极好了吗?那种一生一世只待妻子一个人好的男子真的没有吗?但邱玉兰没有多想很久就听到耳边传来一个声音:“小的见过十八姑娘。”

    邱玉兰不由后退一步瞧着面前的妇人,虽然时光已经流逝,这人又做了妇人打扮,但那眉眼还是熟悉的。邱玉兰细瞧一下就道:“是素草,你怎会在这里?”说着邱玉兰的眉不由一皱,当在邱家时候,邱老爷好色,邱大爷比起老子来,在这方面更要青出于蓝一些,家里的丫鬟们,除了几个姑娘边的不大好沾手之外,凡长的俏丽的就没有一个不被邱家这两父子做下点什么事的。

    素草虽跟在方氏边服侍,但方氏不过是个软弱的妾,也护不得边的人,自然素草也难逃这样的命运。邱玉兰想起往事,仿佛又回到邱家,感觉到那种压抑难过的气氛。还有娘去世后,守在灵柩边的自己能感到大哥那不怀好意的眼神。

    邱玉兰不由紧紧抓住衣衫,小玫忙扶住她,邱玉兰推开小玫重又站好才对素草道:“起来吧,说来你服侍娘这么多年,我还要多谢你呢。对了,你现在妇人打扮,是嫁了谁?”小玫被邱玉兰推开后已上前扶素草,素草顺着小玫的手起来才道:“奴婢当时服侍方姨娘少些错处就是,哪能当得起姑娘的一个谢字?姨娘去世后,亏得方老爷赎了我出来,说姨娘的墓在这里没人看守,给了奴婢银子田地让奴婢在这看着姨娘的墓。子久了,就嫁了这附近的农户,都已经生了两个儿子了。”

    说到后面,素草脸上有舒展的笑,看来她现在的子过的不差。邱玉兰再次感激地看着方老爷,难怪只有自己娘的坟最好,全因为舅舅已经做好安排。想着邱玉兰从手上褪下一对金镯塞到素草手上:“你成家生孩子我都不晓得,这对镯子你就拿去,就当是我给的贺礼。”

    方太太在邱玉兰的首饰衣衫上从不克扣,这对镯子总有四两重,上面还镶了一对猫眼石。素草一掂就知道了,吓得忙要把镯子塞回去:“姑娘,这使不得,这些年来每年方老爷都给奴婢银子,这太贵重了。”邱玉兰合住她的手:“舅舅给的是舅舅的,这是我的。”

    推让不过,素草也只有收下,说了几句谢的话后才道:“本该请姑娘去我那里坐坐的,可是姑娘还是快走吧,不然太太知道了,只怕有话说。”方老爷瞧一眼天色,头已经渐渐往西边去,再不走的话,今晚就赶不到预先说好的栈了,也示意邱玉兰离开。

    下人们已把东西收拾好,邱玉兰上车前又望向自己娘的墓,刚要上车就听到素草啊了一声,能看见不远处有马车行来。

    作者有话要说:掩面,其实邱家才更乱七八糟,可是我怕你们说我口味重,就不写邱家那乱七八糟的地方了。

重要声明:小说《玫兰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