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祖孙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秋李子 书名:玫兰曲
    见方太太点头,雨青忙跪下给方太太磕头谢恩,重站起时面上颜色不由喜动非常。

    听到方太太遣嫁雨青,方老太太倒说罢了,罗姨娘不由嘴一撇:“老太太,太太平不是说最是贤惠,怎么此时就要把通房都给嫁了?这样善妒,真是……”方老太太往罗姨娘面上瞧了一眼,罗姨娘忙收起不满殷勤地给方老太太整理一下靠枕才道:“奴也不过闲着白说一句,奴心里对太太,从来都是敬佩的。”

    方老太太舒舒服服地靠在靠枕上瞧着罗姨娘,缓缓地道:“我晓得你是心直口快的人,若你像陈姨娘一样嘴巧,也不会……”罗姨娘顺势坐到榻边,正准备和方老太太诉诉这些子的苦处,帘子掀开邱玉兰走了进来,径自到方老太太榻边行礼道:“外祖母,孙女这几给您做了顶暖帽,今儿拿来给您试试。”

    方老太太伸出手,罗姨娘忙扶她起,邱玉兰已从后的小玫手里拿过暖帽,小心翼翼地给方老太太戴上。方老太太的丫鬟如秀已搬过面镜子照着,嘴里还笑道:“昨儿老太太才说要做顶新暖帽,戴着好过年,谁晓得今儿表姑娘就做好送来,果然是亲孙女,别人嘴里说的再好也没表姑娘这样孝心虔。”

    这话又戳了罗姨娘的心,自从没要回孩子,如就被方老太太赶去管些细碎事,这屋里如秀就出了头。如秀和如可不一样,对邱玉兰和方太太两人,那是嘴甜的更蜜似的。罗姨娘紧捏一下手里的帕子,怨恨却不敢从心里流出,毕竟现在形,只有巴结好方老太太才是正经事。

    压下心里那股又燃起来的怒火,罗姨娘也笑道:“老太太就是好福气,这城里大大小小这么些人家,又比老太太富的,也有比老太太贵的。但似老太太过的这样顺心随意从不淘气的,那真是只有老太太一个人。”方老太太正拿着一面镜子在那瞧自己戴的那顶暖帽,听了罗姨娘这话就笑出声:“顺心随意这四个字,才是最难的。说起来,也是你太太为人宽厚,虽是没嘴的葫芦说不出什么好听话,但对我,也是小心侍奉的。”

    罗姨娘这话原本是想引着方老太太赞自己,但没想到方老太太竟又赞起方太太来,心中如打翻了酱醋缸子一般,又酸又涩还不敢说出来,面上的笑容更是十分勉强,只是轻声道:“太太那是出名的贤惠人,奴哪赶得上太太她一只脚?”

    虽勉强说出这么几句,但罗姨娘只觉有只手紧紧攥住自己的心,疼的喘不过气来还不敢表现,心头那簇小火烧的更急,怎样才摆道老鼠药把方太太给药死了,免得她占足了名分不肯让那么一点点。

    邱玉兰虽在和方老太太说话,但眼还是瞧着罗姨娘,罗姨娘那些面色变化邱玉兰瞧的清清楚楚。心里不由叹息,做妾的,老实也好、跳脱也罢,都未免会做了大房眼里的钉子。既如此,为何还要为男子纳妾?一夫一妻过自己的小子不好吗?

    邱玉兰又想到周先生听到这话时候的深深叹息,却没怪自己不该这样想。这让邱玉兰有点百思不得其解,毕竟天下女子都该以贤惠为要,这种念头是生都不该生的。耳边响起罗姨娘的笑声:“表姑娘今儿是怎么了,想什么想的这么出神?”

    邱玉兰这才回神过来,刚要说话罗姨娘又望着方老太太笑道:“后就过年了,过了年,表姑娘就十四了,十四的女儿家,有些人家已经要出嫁了。只怕表姑娘是窦初开,要……”

    邱玉兰一张脸已经绷起来,打断罗姨娘的话:“罗姨娘你今儿午饭时是不是喝了酒?这样的话能在闺阁女儿家面前说吗?”罗姨娘没料到邱玉兰的脾气并不像原来一样,那张脸也挂不住,脸也一板正打算拿出长辈的款来回两句,邱玉兰已经拉住方老太太的手撒地道:“外祖母,孙女在家老老实实的,方才不过是想着又要过年,娘的坟许久没去上过,等过了年想央舅舅带我去给娘上坟。谁晓得罗姨娘就这样说孙女,孙女不依。”

    听到提起女儿,方老太太只觉得心里咯噔一下,再看向邱玉兰眼里含的泪,还有这张俏生生的,满是要自己做主的脸,方老太太心里渐渐生起为母的慈,伸手拍拍邱玉兰的手:“你罗姨娘素来就是这样不大会说话,你别往心里去,等过了年,我也……”

    也要跟着去瞧瞧女儿的坟吗?方老太太眼里的泪竟开始往下掉,见到女儿该说什么?说自己对外孙女不好,说自己忍了心忘了这个女儿?都没法说。

    罗姨娘在邱玉兰说出要去上坟时候心里还有些喜欢,等着方老太太翻脸,谁晓得方老太太竟没有翻脸,反而说出这样的话,还拉着邱玉兰的手掉泪。这让罗姨娘心中大惊,对邱玉兰更是恨得不得了,怎么也不会忘记,自己落到这种地步都是邱玉兰造成的,如果她再得了方老太太的心,那自己在这个家里更是立足之地都没有。

    看见方老太太掉泪,邱玉兰的心也有些酸,拿起帕子给方老太太擦泪:“外祖母,我娘她,一直都记得您,也从没,怪过您。”这压在心里很多年的话一出口,邱玉兰也忍不住落泪,方老太太听的心如刀割,伸手把邱玉兰抱在怀里:“好孩子,我……”终究在这个家里享了这么多年的荣华,对不住三字还是没有出口,只是心里的酸涩越来越浓,拍着邱玉兰没有说话。

    房内的丫鬟婆子也各个拭泪,罗姨娘假装用帕子点一点眼角,心里更气的慌,却不敢出声。还是如秀含泪上前道:“老太太,表姑娘要出嫁总还有那么几年,以后您啊,多叫表姑娘在您边陪着就是。”

    方老太太伸手替邱玉兰擦一擦泪,点头对如秀道:“你说的对,这子还长,我还能陪我孙女好几年呢。”邱玉兰也含泪笑了,罗姨娘瞧着她们祖孙相握的手,手里的帕子都快扯碎,也只能顺着如秀的话在旁边附和几句,毕竟一个姨娘,又能做什么?

    转眼就是过年,今年方家多添了个石容安,这年又比往年闹些。晚饭时候也好,守岁时候也罢,方老太太都让邱玉兰坐到自己边来,祖孙俩说说笑笑。这看在方老爷眼里更是欢喜,满斟一杯酒送到方太太面前:“我长出外忙生意,这个家全亏了你里外持,饮了这杯。”

    这样的举动这些年还是头一次,方太太有些手足无措地接过丈夫递过来的这杯酒,眼圈不觉有些红,但新年节庆哪能哭?陈姨娘已经笑了:“老爷和太太夫妻恩,是我们这些做妾的福气,该共贺老爷太太一杯才是。”

    方太太已把那杯酒饮尽,听了陈姨娘这话不由面上有些不好意思地道:“老爷已过了四十,我也四十边上,还提什么夫妻恩?”平多病,一直在房里养病很少出门的周姨娘也苍白着一张脸帮陈姨娘:“常听说有某家太太过了五十还得老生子的。太太今年离四十还差好几年呢,和老爷恩恩的,到时得个儿子,也不枉我们这些人为太太夜念祷。”

    周姨娘这话实实在在说到方太太心坎上了,若能生个儿子,那就什么都不怕了。但方太太还是瞧周姨娘一眼:“当着玉兰呢,虽说我们都是家人,但在闺阁女儿面前说这些,很是不好。更何况还有石家侄儿呢。”

    因今合家都在这里,石容安虽没长成也是外男,坐的稍微远了些,听到方太太提起自己,一张俊面顿时红了。方老爷这才收科道:“好了,大家说笑,也要记得还有玉兰和石家侄儿呢。不过秋兰,瞧你今这样,子骨看来是好多了?”周姨娘被点到瞧着方太太又是一笑:“全亏了太太给我寻医问药,不然哪还能似今一样坐在这说笑?”

    席上笑语欢声的,罗姨娘独没什么好气,看着坐在方老爷旁边的虎哥儿,儿子再过些子只怕也认不得自己。至于老爷老太太,看来也靠不住,就不知怎么才能去寻包老鼠药来药死了碍眼的人,让自己兴兴头头地过。

    正月十五要观灯,方家虽也点了几盏花灯,但还是全家出门去观灯。这是后院女子难得出门的子,女子们都高兴欢喜。方老爷和石容安带了十来个管家小厮,把女眷们都护在内圈,虎哥儿年纪还小,两个娘轮流抱着走在里面。

    街上人来人往,年年的灯都差不多,邱玉兰却看的兴致勃勃。刚逛到一半,林妈妈就过来对方太太道:“太太,林太太家也在观灯,说在前面茶楼歇脚呢,请太太过去叙一叙。”

    作者有话要说:不可避免的,观灯要出点事。。。

重要声明:小说《玫兰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