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妄念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秋李子 书名:玫兰曲
    这句话把罗姨娘心里最后一丝指望打消,抬起一双泪眼,想再唤一声老太太。方老太太已经叹道:“是我糊涂了,有些事,总该早早定下才是。”这话让罗姨娘心中如万箭穿心,想哭又不敢哭出来,只得用帕子捂住脸:“老太太,奴知道,奴命苦,做不得……”

    后面的话罗姨娘不敢说出来,只在那呜咽,方太太刚想说话,方老太太似有触动,当女儿就是这样哭的,娘,我命苦,命苦。想到此,再看向罗姨娘那张满是泪痕的眼,方老太太心中怜惜又起。方老太太轻轻拍着罗姨娘的肩,看向方太太道:“媳妇,我知道妻妾之别,可雾娘怎么说都是虎哥儿的亲娘。”

    方老太太虽没往下说,方太太却明白后面的话,心里的怒火开始慢慢蔓延,但面上神色未显,方太太还是低垂下眼,轻声道:“这是自然,媳妇对罗姨娘,总是另眼相待的,只要罗姨娘不做过分的事,媳妇定会护她周全。”

    方老太太微微沉吟下才对罗姨娘道:“雾娘,你也知道你太太的子最是平和,今儿有了这句话,你也该放心。毕竟一个家里,总不能吵闹,都要和和气气才好。”罗姨娘心里再委屈此时也不敢发出来,只得应道:“奴明白,只是奴总……。”

    方老太太点头打断她的话:“你既明白,以后虎哥儿当然还是放在你太太这边,我今儿再说一句,我活着一,就会护你一,你担心什么?”话到此处,罗姨娘知道若再纠缠就无味了,只得委委屈屈道:“老太太待奴的心,奴自然明白。”

    说着罗姨娘心头不由一酸,一个大胆的,前所未有的想法开始在脑海浮现,如果方太太有个万一,自己既生了儿子,出又是良家,老太太又这样宠自己,到时扶正那是指可待的。可这个想法一出现,罗姨娘觉得蒙在面前的霾全都散去,扶正,只要扶正那所有的问题都不是问题。

    罗姨娘不由紧握住双手,但眼往方太太面上扫了一眼,就觉得自己是痴心妄想,方太太面色红润声音有力,怎么也不像是能有个万一的人。方老太太在罗姨娘说完那句话后已经笑呵呵地把方太太的手拉过来:“我知道你是个好的,雾娘不过脾气直爽罢了。虽说妻妾有别,可你们都是嫁到方家的人,以后雾娘你可要敬着你太太。媳妇,你也要多担待雾娘。”

    说着方老太太已把罗姨娘的手拉过来,和方太太的交叠放在一起。罗姨娘此时心中只有那一个念头。但这个念头罗姨娘也知道,不能宣诸于口,更不能在面上带出来,不然不仅是自己,连自己儿子都会万劫不复。罗姨娘只有低头对方太太道:“太太,奴原先有些错处。太太大人大量,能放奴一条生路。”

    当此时方太太也只有笑着把罗姨娘的手紧紧拉住:“这样说就羞杀我了,出了这种种事,说来只是我的不是,不能让众人敬服,从今之后,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大家好好过子。这样老爷在外辛苦打拼,也欢喜些。”

    见方太太这样大度,方老太太心里着实欢喜,一眼看见旁边的如,方老太太的唇抿一下才道:“我也不藏私,今儿的事都是如这丫头在旁撺掇的,媳妇,这丫头虽跟了我那么多年,但此时犯下的错无可赦。怎么处置就全由你。”

    如早已跪下,听到方老太太这话,更是吓的汗如雨下,抬头瞧着方老太太:“老太太,奴婢只求……”方老太太已打断她的话:“今儿你这事做的着实太错,如,我若不处置你,你太太怎生服人?”

    今的事,方老太太的态度已经十分出乎方太太的意料,此时听到方老太太这话,自然要卖个人给方老太太,只是低头道:“如总是婆婆边得用的人,婆婆一时也离不了,不如就先罚她半年月例了。若再犯错,那时再给婆婆挑好的使。”

    方老太太嗯了一声:“这样也就罢了,以后你们都要记得,怎么说都是这家里的下人,万不可因为服侍了我就对主人们不尊重。”如汗淋淋地上前给方太太磕头谢恩,方太太扶起如,又笑着道:“有罚就有赏,虎哥儿那娘,虽然平有些笨笨的,但重要的是忠心,下人们要像这样才好。”这笨笨的三字又戳了罗姨娘的心,她睁圆眼看着方太太,但方太太并没梢她一眼。

    只说完方太太微一沉吟下就叫过雨青:“去和账房说,给服侍哥儿的人,每人多发两月月钱。至于哥儿的娘,额外再多赏五两银子。”雨青应是退下,罗姨娘听了这话更是恨的不得了,却不敢说半个字,方太太处置完看见方老太太面上有疲惫之色,忙扶着她请她回去。

    罗姨娘不敢像平一般在旁搀扶着方老太太,只敢跟在方太太后,虽然恭敬如常,但手指上的指甲差不多都抠进里。现在儿子靠不住,只要拿出名分来,方老太太也靠不住,那唯一的路,只有让自己扶正一条路,不然这未来可预期的,就是一辈子在这宅内低头,见儿子认别人为母。

    一群人走出不远,就看见邱玉兰牵着虎哥儿过来,虎哥儿已经不哭了,手里拿着一个苹果在啃,不时还指指点点,问着邱玉兰什么。邱玉兰耐心答完,抬头瞧见她们,拉着虎哥儿上前给方老太太行礼:“外祖母安好。”

    方太太已笑吟吟地牵住虎哥儿的手,弯腰问道:“哥儿啊,方才和表姐说了什么?”虎哥儿已经答道:“表姐给我洗脸,哄我不哭,还给我换了新衣衫,还说,等过年了,给我做一新衣衫穿。”

    许是方才的事触动了方老太太的心,方老太太看着面前一素淡的外孙女,仿佛又看见亡女离开自己时候形。此时平巴不得不提起女儿的心竟然淡了些,代之的竟是一丝惭愧,再加上方太太说的这几句,不由对邱玉兰露出一丝笑容:“平你帮着你舅母,很好。”

    这丝笑却和平方老太太面对邱玉兰时候的皮笑不笑全不一样,邱玉兰有一丝诧异,竟没有立即回答方老太太的话。这样形反倒让方老太太更加惭愧,细算起来,面前也只得三个孙辈,当年的事既已发生过,又何必总当做是一种污点不能提起?

    毕竟再怎么算,邱玉兰是没有错的,而她在方家这三年,对自己也很恭敬。方老太太理清了心,伸手握住邱玉兰的手:“今儿虽说已是十八了,但月亮还亮,你们去整治两桌酒席,晚饭后在桂花树前,咱们再赏赏月,喝点酒,也不辜负这花香月色。”

    说着方老太太还沉吟一下:“把银姐儿也叫来,还有陈姨娘她们几个,咱们,也好好乐了。”这话出口,不光是邱玉兰,连方太太都愣住,方老太太跟前,一向都只有陈姨娘能近前,别人都要远着些。更何况方老爷不在家而办酒席赏花这种事,更是闻所未闻。

    方老太太叹一声:“怎么都愣住,难道我就不能去喝酒赏花,快去快去。”方太太已经回神过来,吩咐柳快些去厨房吩咐,自己搀住方老太太:“婆婆既有这样兴致,咱们也就恭敬不如从命。”

    邱玉兰也笑了,刚要开口方老太太已经道:“玉兰,今晚你陪我一起吃晚饭吧,咱们祖孙,竟是从没在一起吃过晚饭。”这是邱玉兰自从回到方家就盼望着的话,此时真切在耳,竟有些不敢相信,还是方太太轻推她一下,邱玉兰这才轻声应是。

    听着方老太太这连番的吩咐,罗姨娘把手中的帕子都快揉碎,现在不光是方老爷对自己淡了,就连一向疼自己的方老太太今态度也迥然不同。只有方太太不在了,自己才有出头子,罗姨娘虽低垂着头走在后面,眼中却闪出一丝狠毒,你不给我活路,别怪我心狠手辣。

    晚饭时候,虽然方老太太和邱玉兰话说的很少,但方老太太对邱玉兰的态度和平已然不同,那曾在方老太太眼里出现过的冷然今并没出现,这让邱玉兰如在梦中,长久以来,当年离开邱家时候,一直盼望的在外祖母膝下撒形,难道在这时,终于可以实现吗?

    晚上桂花树前全家人聚在一起赏月,几位姨娘逮住机会,对方老太太百般奉承,陈姨娘一直教银姐儿叫祖母,银姐儿虽吐字不清,但还是学着叫。这逗的方老太太哈哈大笑,几位姨娘们也个个凑趣,平最出风头的罗姨娘如堕冰窖,冷眼看着席上一切,心中那团火越烧越旺,有一,总有一,这一切都会改变。

重要声明:小说《玫兰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