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儿子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秋李子 书名:玫兰曲
    新娘子眼里也似有什么东西闪现,刚要去接酒杯林氏已开口道:“秦姨娘,娘让你过来,不过是全你们母女一点心。今儿大喜的子,你做一副哭相算是什么?”新娘子的手顿在那接着收了回去,席上众人全都默默无言。

    秦姨娘那泪在看见新娘子眼里有水光时候已经落下,听到林氏这话吓得忙又把泪收回去,低头擦下泪抬头面上已经有笑容:“大姑说的对,二姑娘,请接了我这杯酒,愿你从此夫妻恩、子孙满堂、福寿绵长。”

    新娘子的眼闭一下似乎也在把泪咽下,伸手去接酒杯,秦姨娘的手指摸上女儿的手,那曾在自己手心弱无力似乎轻轻一折就能折断的婴孩手指,现在虽依旧细软,却是那么有力。秦姨娘眼里的泪又要流出,耳边传来笑声,这笑声提醒了秦姨娘,她放开酒杯看着女儿绽开笑容。

    新娘子已把酒杯凑到唇边:“多谢姨娘吉言。”说着一饮而尽,林七姑娘已经端着酒杯凑到新娘子唇边:“二姐,你可要喝了我这杯。”林氏已伸手把酒杯拿下:“七妹,有你这么淘气的吗?你二姐今儿是新娘子,喝姨娘一杯酒,是谢她的生育之恩,况且一杯也不多,哪有新娘子醉着上轿的?”

    林七姑娘的唇张一张,无奈坐下道:“哎,就知道大姐一出阁,就再不疼我了。”席上众人都笑起来,陈姑娘已把林七姑娘搂过来:“来来,我疼你。”汪姑娘又捏林七姑娘脸一下:“瞧把你惯的,真是这家里谁都不敢惹你了。”邱玉兰也随着众人说笑,偶尔眼角能扫到秦姨娘,见她除了痴痴地望着新娘子之外,再没有做别的。

    邱玉兰低头以掩饰突然涌上的伤心,做妾的卑,不仅是在家人眼里,就算是在自己儿女眼里也是一样的。李姑娘那的话又在邱玉兰耳边响起,有规矩的,就该知道方家不是她的舅舅。可是这样的话,只关乎规矩却不合乎人。想到此邱玉兰看向陈姑娘,对她邱玉兰一直很有好感,差不多相同年纪能做到八面玲珑还是很难。

    见邱玉兰瞧向自己,陈姑娘已经笑了:“我还说哪汪家姐姐送螃蟹过来,我就带着螃蟹去扰邱妹妹你的桂花酒呢。”汪姑娘瞟陈姑娘一眼:“几个螃蟹,值得你惦到现在,等明儿我就让人送,到时可要打扰邱妹妹一顿酒了。”

    邱玉兰刚要应下,林七姑娘已经笑着道:“好啊好啊,我也要去,三表姐送螃蟹,那我该送点什么?”陈姑娘拿筷子敲她手一下:“你啊,就该送你酿的桂花醋。”林七姑娘又嚷起来,新娘子在这样的说笑下,面上也露出笑容。

    酒席撤下,喜娘又上前来给新娘子重新补一下妆容,来回穿梭的丫鬟婆子突然多了很多,接着有个婆子笑嘻嘻地走进来:“姑娘大喜啊,二姑爷的花轿快到门了,太太请您出去呢。”

    终于来了,新娘子面上闪出羞涩,喜娘已上前把盖头给新娘子盖上,两个喜娘一边一个扶着新娘子出去,众人跟在后头,刚要跨出门槛,秦姨娘已叫了声:“鸾儿……”却只得一声,再不敢往下说,林氏已回头瞧秦姨娘一眼,浅浅一瞥秦姨娘后面的话全堵在喉咙里说不出口。

    新娘子脚步微微一滞,却没回头依旧往前走,邱玉兰跨出门槛时回头看了眼,空的屋内只有秦姨娘站在那里,痴痴地看着女儿离去的背影。见邱玉兰看向自己,秦姨娘努力笑一下转过头去。

    邱玉兰掩下心中又涌上的那丝伤感,面上笑容和众人一样簇拥着新娘子往前去。厅上聚满亲友,个个喜色满面说着吉利话,新娘子拜别爹娘,由兄长背上花轿。方才见到的林三爷也在厅上,看见姐姐被兄长背上花轿,眼里有泪花闪现,林太太正在和别人说话,回头瞧见林三爷这样就笑道:“三爷,晓得你和二姑娘姐弟深,快些别伤心了,今儿啊,你还要去亲家家做舅爷呢。”

    林三爷抬起袖子点一下眼角,对林太太行一礼这才追着新娘子出去。林太太半叹息半炫耀地道:“我这个儿子,和他二姐最是姐弟深,知道他二姐要成亲,听服侍他的人说,悄悄哭了好几回。”周围的太太们笑着道:“谁不知道林太太你持家最好,家里这么多的孩子,处的都和一个娘生的一样。”

    今来赴宴的这些人家,哪家没有几个妾和庶出子女的,妻妾相争子女不和的形又少了?而林老爷除林太太外还纳有六妾,总共生下六子七女,十三个孩子里面,林太太就生了五个,最大最小都是她生的,这家里的妾室们也被她管的服服帖帖,庶出子女们也个个听话。城里城外谁不羡慕?

    林太太听着众人的称赞,面上笑容只有些许的得意,招呼众人赴席。应酬结束,又和陈汪诸位姑娘定下八月二十二到方家相聚这才各自分开上车。

    一上了车方太太就笑道:“这在外走动要好一些,你样样都好,就是子太过沉稳了,这样年纪的孩子,该像林七姑娘一样笑才是。”邱玉兰低头应了声是,方太太握住她的手:“我虽不是你的娘,但你我多亲些总是好的。”

    说着方太太声音放低一些:“你的婚事我也放在心上,今儿林太太和我放出风声,说有意把你说给林三爷,我瞧那孩子长相还好,子虽不那么跳脱,不过和你也配得上。只是,”方太太的眉微微蹙一下,林家子女太多,女儿还好,儿子的话,不是嫡出所分财产定不会多。或者是因为这样,林太太才竭力为自己的几个庶出儿子寻嫁妆丰厚的人家,两个月前定亲的林二爷,定的那家嫁妆听说足有五六千两。

    而林二爷,也不是林太太生的。虽说嫁妆丰厚本是常事,可要是人家只因嫁妆丰厚而做亲,方太太心里还是有微微的不悦,但今儿瞧林三爷,又觉得这孩子哪都好。方太太的皱眉邱玉兰自然瞧在眼里,邱玉兰只轻声道:“甥女的婚事,自然听从舅舅舅母的,舅舅舅母对甥女这么好,自会考虑周到的。”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方太太总觉得邱玉兰这话里还缺点什么,正待继续说呢,马车突然停下,接着车帘掀开,雨青面带惊慌地道:“太太,林婶子遣人来说家里有急事,让车夫快些赶车。”

    家里有急事?邱玉兰唯一能想到的就是虎哥儿了,雨青想到前几那话,一颗心也是砰砰乱跳个不停。方太太点一下头就道:“让车夫快些赶回去,不多大点路,没什么好担心的。”马车继续前行,这时比起方才就快了很多,方太太没再说话,邱玉兰伸手握住她的胳膊,方太太拍拍她的手轻叹一声:“我对婆婆,真的是像亲生女儿一样。”

    亲女儿?邱玉兰心中泛起一丝冷笑,外祖母对自己的亲生女儿又好到哪里去?方太太也觉这话说的有些不大对,毕竟边这个方老太太的亲外孙女,方老太太还很不待见呢。

    车已经停下,林妈妈等车一稳就上前掀起帘子:“阿弥陀佛,太太您到的好快,再晚那么一会儿,只怕哥儿就被姨抱去了。”方太太就着林妈妈的手下车,听了这话唇抿紧。邱玉兰忙扶她一下,方太太往宅子里走,林妈妈就在旁边道:“今儿刚用过午饭,罗姨就跟老太太边的如来了,说老太太要瞧瞧哥儿,叫把哥儿抱去。娘说哥儿刚睡着,等等再说。谁晓得罗姨就吩咐边的人收拾起哥儿的东西来,说倒不如让哥儿去老太太房里,免得老太太见不到人。娘怎肯让姨这样做,阻拦之中被姨骂了一顿,又强要把哥儿抱走。等小的听到信,里面已经乱成一团。小的劝了几句,见劝不住,索让人去请太太。”

    林妈妈说完差不多也到了上房,方太太的眉皱一下:“老太太那边呢?”林妈妈苦笑一下:“老太太那边能说什么?既没同意也没阻拦,更没把如叫回去,不然罗姨哪能?”这样骄横,当听到上房里传来的声音,方太太眼中闪出难得一见的怒火,几步跨进去,对真把孩子往自己怀里抱的罗姨娘道:“你今儿是怎么了?必要闹的人人瞧笑话吗?”

    虎哥儿午睡时候被吵醒,又被罗姨娘生拉活拽要带走,娘丫鬟们在那说个不停,早已大哭不止,此时看见方太太,顿时把罗姨娘的手甩开,张开双手就往方太太怀里扑去:“娘,我好害怕。”

    虎哥儿还没碰到方太太,罗姨娘已经一把把他扯了回来:“你胡说什么?我才是你的亲娘。”

重要声明:小说《玫兰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