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秘密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秋李子 书名:玫兰曲
    说话的是个十四五岁的少女,鹅黄色的外衫衬的她的脸十分粉嫩,眼里有浅浅笑容,唇微微撅起,一看就是十分受宠的。邱玉兰扫了一眼刚要说话,陈太太面上笑容微微滞一下就笑着打圆场:“我这个女儿,从小在家被我们宠坏了,哪有这样直接的?”

    陈姑娘满脸不依地道:“娘,您不是说今儿来方家要女儿好好地和这些姐妹们说话,怎的我瞧见这位妹妹很面善想开口先和她打招呼您就不许了?”陈姑娘声音清脆,如同珠子落在玉盘上一样,厅内的人都笑了,太太们是笑的开怀,少女们虽抿唇一笑十分矜持,但眼里的笑意都能瞧出。

    方太太顺着陈姑娘的话就道:“陈侄女儿这话说的对,她们年轻的姑娘家,难得出门见了面善先打招呼这是侄女儿的活泼大方处。都像这样才好呢。”陈太太用帕子掩住口笑了:“方太太可不能夸她,这丫头,一夸她就更不知道分寸了,总要拘着她才好。”嘴里说着,陈太太面上神色可没有半点拘着女儿的意思。陈姑娘也不由又和各位太太们撒几句,说几句甜话。

    陈太太拍一下自己女儿:“方才还说见到邱姑娘面善,怎么这时又不和人打招呼了?”邱玉兰忙上前行礼:“陈姐姐好,本来我才是主人家,哪有姐姐和我先打招呼的礼?”陈太太又拍下自己女儿:“听听,邱姑娘比你还小那么一两岁呢,比你可有礼多了。”陈姑娘又是抿唇一笑,主动携起邱玉兰的手:“妹妹莫恼,我只是从来没见过你,偏生今儿初一见就觉得你有些面善这才开口说出。”

    邱玉兰自然不会恼,又和另外几家的姑娘见过,不外是李姓张姓,李姑娘和邱玉兰见礼时候也是细细盯着邱玉兰瞧了会儿才道:“难怪表姐觉得邱姑娘有些面善呢,邱姑娘这鼻子嘴唇,不就和林家表妹长的一样的?”林家?邱玉兰的眉微微皱一下,记得某位姐姐,四姐还是五姐,不就嫁到林家去的?不过林家和邱家一样是在隔县,怎么会和这边城里的陈家李家有亲戚关系?

    邱玉兰在思索,陈姑娘正在那和张姑娘说话,听了这话又把头转过来细细瞧了:“说的是,表妹你果然比我细心。只是这人离的也有几百里,怎么就长的有些像呢?”少女们在叽叽喳喳,陈太太听到林家这话,眼飞快地往自己女儿脸上看去,忍不住咳嗽几声,方太太是明白其中的道理,笑着道:“我们这院子也有几分可观,开戏还早呢,外甥女先带着这几位姑娘去外面院子里逛逛。”邱玉兰领命起,几位姑娘也就各自放下方才的话随着邱玉兰出去。

    等人走了,陈太太才道:“都是我的不是,没和……”说到这陈太太又觉得有些不对,毕竟这算是方家的一点小秘密,说出来不就承认人人都知道了?方太太已经了然一笑:“这些我明白,只是林家我们也不敢高攀做亲戚。”按理,妾的家人本就不是亲戚。

    但此时方太太说出这句却和别的时候不一样,厅上气氛在方太太说出这话后变的有些沉闷,特别是陈太太心里懊恼,怎么就忘了叮嘱女儿这句?接着陈太太又看向李太太,自己倒罢了,怎么这个堂妹也一样忘了叮嘱?毕竟大家现在都和方家有生意来往,哪有在这个时候做揭人家过去的事?

    很快宋太太就笑了:“那些都是过去的事,贵府早和原先不一样了,况且林家还在隔县呢。”这话算是间接承认众人都知道方家过去的事,厅上气氛却还是有些沉闷。方太太知道,要邱玉兰出来应酬这件事迟早会被提起,吸一口气让面上露出笑容:“倒让各位太太见笑了,”说着方太太顿一顿,把要为邱玉兰求亲的话没有说出,只是又道:“今儿是我女儿的周岁礼,特意请了常林班来,陈太太宋太太都是听戏的大行家,到时可要给我们多点几处好戏。”

    这就是把话题揭过,座中人怎不明白,纷纷说起常林班是如何难定起来,陈太太面色这才如常,渐渐跟着众人说起来。

    姑娘们在园子中玩了一会儿,秋也只有菊花桂花可赏,宋姑娘年纪最小,今年才十二,转了会儿就道:“听的邱姐姐家的荷花还不错,此时虽不能见荷花开,我们倒不如去寻莲蓬。”

    陈姑娘已经扑哧一声笑出:“都中秋了,这荷池里的残荷已经拔去,你还想去哪里寻莲蓬?”宋姑娘吐一下舌,邱玉兰已经笑了:“虽说没有莲蓬,但去年我做的一坛子桂花酒不过开了两回,我们何不就坐到前面亭上,让人暖上酒,坐着谈谈可好?”

    主人家都这样开口,人们当然赞好,宋姑娘还拍手道:“桂花酒就喝过一回,娘就不许我再喝,说喝醉了不成样子。”宋姑娘的活泼又是另一种,邱玉兰原本紧绷着害怕出点差错的心慢慢松开,听了宋姑娘这话微微啊了一声:“倒忘了宋妹妹年纪还小不能喝酒,那就改烹茶吧,还收了一坛雨水在那没开过呢。”

    宋姑娘已经伸手拉着邱玉兰的袖子:“好姐姐,你可说了要桂花酒的,怎的这时又改茶了?不过喝一小碗,没事的。”陈姑娘已经牵住宋姑娘的手:“妹妹,你就乖乖喝茶看我么喝酒吧。”

    宋姑娘那里肯依,又牵着陈姑娘的袖子撒了会儿,众人已经坐到亭上,这亭左靠荷池,右有一个菊花圃,这时菊花开的正好。小玫带着众丫鬟们把茶炉酒具都摆好,又往桌上放了数道点心。

    邱玉兰挽起袖子道:“我这些年也学过烹茶,就先给各位姐妹们先烹一杯来。”小玫已把茶炉上的火烧开,见邱玉兰过来退到一边拿过酒壶烫起酒来。此时炉上水已开,邱玉兰把茶放入一把壶中,把水注入泼掉这才重新把水注满,稍待一会儿把茶倒入杯中,依次送到众人面前。

    众人见这茶色清亮,茶中嫩芽绿的像葱一样,各自赞了几句,宋姑娘喝了茶才笑道:“这茶虽好,可是不得吃酒我也不喜的。”陈姑娘用手指捏宋姑娘脸一下:“得,才多大就想着喝酒,邱妹妹,可千万别给她吃酒,就馋着她。”

    小玫的酒已经烫好,正准备拿过酒杯来倒酒,听了这话不由抿唇笑了。宋姑娘已经嚷出来:“我就喝一杯,一杯就成。”虽然这样说,但小玫故意没往宋姑娘面前放杯子,宋姑娘这下更加着急,拉着陈姑娘的袖子:“好姐姐,为我求求。”

    一直没说话的李姑娘这时笑了:“宋妹妹一口一个姐姐,可我怎么觉得,这位邱姑娘,只怕我们不该叫姐姐。”邱玉兰手中的杯子差点掉地,但邱玉兰很快收敛心神,对李姑娘浅浅一笑:“李姑娘这话听起来让人觉得有些不明白呢。”

    方才在厅上说出林家时候邱玉兰面上神已经有些泄露,姓邱、姓邱?再想到曾听过的一点蛛丝马迹,李姑娘浅笑道:“其实不过是林家七表舅母娘家姓邱,邱姑娘恰好也姓邱,面容和林家七表舅母有些厮像,我就想问问邱姑娘和七表舅母是不是一家,若是一家,可有什么辈分上的差池,到时叫错了就是我们不认得亲戚了。”

    邱玉兰长吸一口气,她可不能像方太太一样说一句不和林家攀亲戚的话,可要承认那不记得排行的邱氏就是自家姐姐,邱玉兰又觉得难以开口,毕竟方氏在邱家为妾的事,在这家里是不愿被提起的。

    邱玉兰没有回答,李姑娘的眉皱的紧了些:“难道邱姑娘和七表舅母的邱家不是一家?不过我记得七表舅母的娘家母亲姓朱并不姓方,或者是……”邱玉兰闭下眼,该来的总是要来的,至于这位李姑娘,是存心挑衅也好,还是真的不知也罢,都随她去。邱玉兰把最后一杯茶倒入杯中,面上笑容不变:“我生母姓方,至于嫡母,确实姓朱。”

    嫡母两字一出,亭中的众姑娘神色都有了变化,宋姑娘正偷偷地去取陈姑娘面前的那杯酒,听了这话手僵在那里。一片静默之中,邱玉兰看向李姑娘,李姑娘面上惊诧之色不管是装出来的还是真的,邱玉兰都知道自己不会喜欢这个人,只是端起面前的杯子道:“这茶还不错,各位姐妹们,怎的不喝?”

    邱玉兰这样大方,倒让众人不知怎么应对,宋姑娘刚端起茶杯要说话,李姑娘已经哦了声:“那邱姑娘为何?”陈姑娘已经打断自己表妹的话:“表妹你今儿是怎么了?必要打破砂锅问到底吗?天下无父无母之人依舅舅所也是常事,何必提起邱妹妹的伤心事?”

重要声明:小说《玫兰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