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教导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秋李子 书名:玫兰曲
    周先生没有料到邱玉兰会这样直接,眼里的光多了点玩味,过了会儿才道:“当初在邱家时候,就觉得十八姑娘和别人有些不一样。没想到过了这么多年。十八姑娘,依旧,”邱玉兰等着周先生的话,但没有等到后面那句,眉不由微微皱起:“依旧怎样?依旧不知天高地厚,不晓得自己是庶出之女,不会看人的脸色吗?”

    周先生抬起一根指头轻轻地摇了摇:“错了,姑娘,你真的错了。纵然嫡庶有别,但还有长幼有序。这八个字缺一不可,但邱家记得的,往往只是嫡庶有别。”邱玉兰深吸一口气,好让眼里的泪不掉落下来,嫡庶有别,这四个字如同魔咒,是十三姐用来显示自己骄傲的。

    可除此还有长幼有序,还有……,邱玉兰的双手死死握成拳,努力去看周先生:“先生,我并没有怪过我娘,因我的庶出份。娘生了我,努力待我好。甚至在油尽灯枯时候努力给我寻一个安之处,我,绝不会埋怨娘生了我而不是太太生了我。”

    周先生垂下眼,把桌上的几本收起来:“那么,我教你的,大抵不能和教别人的一样了。”邱玉兰的眼顿时亮起来:“先生要教我的,是不是能看出人心,能……”周先生的手抬起来打断邱玉兰的话:“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我只能告诉你一些道理,但是别的你要自己慢慢摸索。”

    邱玉兰已经连连点头:“会的,我会的。”周先生的唇抿紧一下就道:“还有,我想和你说的是,不管怎样,无论到什么时候都要心存善意。天下总有不择手段的人,你是要做主母的,主母御下,可以惩罚可以打骂,但是,主母没有和妾室争宠的,也没有媚下的。更没有对下人不择手段的。主母,只可有阳谋不可用谋。谋算计,那些见不得人的手段,主母可以知道但不能做。”

    这些,邱玉兰不明白,小玫就更是一头雾水。周先生坐到椅上看着邱玉兰:“午时了,传午饭吧,午饭后歇一个时辰,之后再来。”邱玉兰还想再问,周先生已经笑了:“子还长,姑娘,我们总有三四年的相处呢,你何必急在一时?”

    邱玉兰只有起行礼带着小玫离开,见她们出来,等候在那里的婆子忙提着食盒走进去,时辰的确已经不早,邱玉兰往窗口望去,见周先生坐在那里气定神闲,似乎什么事都尽在手心。

    邱玉兰收回眼对小玫道:“如果没有舅舅,我在邱家,还不晓得会过着什么子?”一直没有邱家的消息传来,但邱家长兄也不是个能撑起家业的,纵有精明能干的邱太太,又能支撑多久?或者等到那些女儿们长大,也就该和姐姐们一样被嫁到能给邱家带来利益的人家,或许那时候随着邱家家业的没落,所嫁的人只怕更不堪。

    邱玉兰越想越多,再想到自己上,就算嫁的好,也要方家的家业很兴旺,这样才能在婆家立于不败之地。邱玉兰觉得上有些寒冷不由张开双臂抱住自己,方太太的叹息又在耳边,当初势均力敌的人家,可是现在并不一样。

    小玫见状忙扶着邱玉兰连走几步:“秋深了,难免有些凉,姑娘我们快些回屋用过午饭,略歇会儿再去学。”邱玉兰稳住心神,眼眨了眨,未来的年月还长,谁知道会有什么事?可是未雨绸缪也是常见的,邱玉兰脑中的念头越来越多,挤的让邱玉兰觉得无处可去,想长叹一声。

    小玫觉得自己手下邱玉兰的胳膊开始有些发抖,不由啊了一声道:“姑娘,您心事太多了。”邱玉兰闭下眼:“小玫,不一样啊,我一直都要为自己想,不然就没人为我想。”说着邱玉兰笑了:“我现在明白,罗姨娘为什么必要表弟在她边了。她为的,也是自己打算。”罗姨娘和方太太,算起来积怨也深,罗姨娘有儿子,方太太有名分,罗姨娘又怎会甘心雌伏于方太太之下?

    小玫啊了一声,没想到邱玉兰会提起罗姨娘,过了会儿才道:“可是就算这样,只要老爷一发话,连老太太都没法反对。而且,”小玫嘀咕了一声:“做妾的不是该老老实实,就像陈姨娘一样对太太?”

    小玫这话无端地让邱玉兰心转好,从娘去世之后,真正能讲些心里话的,竟然变成小玫。邱玉兰笑着道:“方才你也听周先生说了,规矩之外,还有人,人心中所想很多时候都是规矩磨不掉的。”

    小玫点头,接着就叹气:“姑娘果然是聪明人,哪似奴婢,是真正的蠢人。”邱玉兰觉得今儿一上午,所想的比前面十三年还多,听了小玫这话摇头道:“蠢人不可怕,怕的就是自己不知道自己蠢。”

    说着邱玉兰的眉挑起,或者自己有时候看人也不那么准,最起码,舅母并不是自己所想的那么毫无主见的人。真正没主见的人怎么能掌管这个家十来年没有出什么乱子?而所有的下人也对舅母十分恭敬?

    这些邱玉兰不会去问小玫而是去问周先生,周先生听了邱玉兰的疑惑只是微微笑道:“人本就如此,总要长久相处着,才会明白是什么样的。至于下人,”周先生看向一边的小玫:“能被好处晃花了眼跟着别人去的,那自然也会为好处抛了别人,这种下人哪有真正的忠心可言?忠仆难寻,那只有寻可用的仆人。”

    小玫本好好地在那听着,听到周先生这话不由有些心虚地看眼邱玉兰,邱玉兰已经了然点头:“如何御下,先生说的我已明白,用好处、用把柄,或者极为快捷,可是这样得来的下人纵能用,也是不安心的。”

    周先生笑了:“对,所以这样的手段,主母能用吗?做主母的,时时刻刻只记得抓住下人的把柄,就成了抓住芝麻丢了西瓜之举。要知道,主母对下人,有生杀予夺之权。”生杀予夺?小玫猛地想到雨梅,雨梅不就是因此才送了命?邱玉兰想到的是另一件事,小玫当初的条件,就算是个做丫鬟的,也害怕主母的生杀予夺吧?

    周先生来方家三之后就是银姐儿满岁酒,这周先生只教了半上午就放邱玉兰出外坐席应酬。虽然方太太也遣人请周先生出外坐席,但周先生还是以不惯应酬推辞了,独自一人在房里消遣。

    自从来到方家,这是邱玉兰第一次应酬坐席,离了房回到邱玉兰屋里,小玫把新首饰新衣服都拿出来,在那比划着:“这根簪子不错,姑娘您再戴上这红宝石的耳环,还有这白玉镯,再没有人比姑娘您好看。”

    邱玉兰看着面前摆的琳琅满目的首饰,这些首饰多是来方家后方老爷置办的,还有那些新衣服,不由摇头道:“虽办的闹,但银姐儿小孩子子的满岁酒,比家常穿的好一些就是,哪有戴了红宝石簪又戴红宝石耳环的?镯子也就要那对绞丝金镯就是。”

    邱玉兰说着,小玫就把首饰收起来,笑着道:“姑娘不会是因为这对玉镯是罗姨瞧中的?担心戴出来惹罗姨的眼?”邱玉兰从镜中撇小玫一眼:“她,我还不在乎。”小玫的唇张大些然后才道:“总觉得周先生来之后,姑娘和原先有些不一样了。”

    邱玉兰接过绞丝金镯戴上:“那是因为我明白了一些事。”之前因着方老太太的不待见,邱玉兰明里不说,暗里还是有些小心翼翼看人脸色的。此次方老爷回来再加上周先生那些话,让邱玉兰明白,无论怎样,自己都是堂堂正正方老爷的外甥女,只要舅舅疼自己,别人的讽刺不悦又算什么?至于外祖母,只当和她之间缘分浅吧。

    芽已经走进来:“姑娘,太太那边遣人来说,您这里收拾好了就请出去,外面已经来了不少人,也有姑娘家,要姑娘出去多结识几个闺中好友呢。”邱玉兰再照下镜子,看着镜中少女,自己已不再是邱家那个不受重视的庶女,而是这家里备受疼的表姑娘,不要害怕也不要畏缩。

    今酒席摆在花厅上,对面就是几棵高大的桂花树,此时桂花开的好,整个院子都是香的。邱玉兰到的时候,已经听到有谈笑声,看见邱玉兰进来,方太太慈地招手:“快来这里,陈太太她们几位都带了女儿来,我想着你们年纪相仿,该多谈谈才是。”

    邱玉兰已瞧见有几个年纪相仿的少女坐在一边,正齐齐望向自己,敛眉上前先对那几位太太行礼,这几位太太已把邱玉兰扶起,拉着手笑着夸几句。陈太太还道:“早听说贵府有这么个姑娘,就是方太太你总不带出来,今儿瞧着这样花容月貌。”

    方太太正待接话,已有人笑着道:“我倒奇怪,这个妹妹竟有些面善。”

重要声明:小说《玫兰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