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拜师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秋李子 书名:玫兰曲
    邱玉兰的眉微微一皱,并没有像周先生所想的一样低眉敛目行礼退下,依旧站在那里。周先生的眉挑起却没开口说话,小玫受过戒尺觉得双手都快肿起来,但并不敢叫疼,只是轻声道:“姑娘,奴婢并没什么。”

    邱玉兰毕竟年轻先忍不住开口道:“那先生教学生的是什么?女戒吗?教导学生说该说的话,做该做的事,以夫为天,绝不能有一丝嫉妒?那为何同是女子,市井妇人可以不以夫为天,可以说出嫉妒的话语?而且,”邱玉兰一双眼如天上星一样发出耀眼的光:“当初在邱家时候,父亲的数房妾侍之间,不也有吃醋捻酸之事,为何她们可以这样?而我不能?”

    小玫吓的心都揪在一起,想去拉邱玉兰的袖子让她别说这些,但又不敢,只得垂手侍立。周先生的眉再次高高挑起,面前的少女虽有半年师生之,但现在看来,她和那个邱府内的乖巧安静聪明的庶出女儿不一样了。在这家里,她是名正言顺的表姑娘,所享受的也超过当初在邱府的。

    周先生刚要再说,邱玉兰的眉已经皱的很紧:“先生定要说,吃醋捻酸这是低之人说为,做妻子的哪能行那些举动。可是先生,为何女子要对男子忠贞,而丈夫除了要尊重正室之外,还可纳妾慰藉,甚至为了自己享乐买美妾充盈房内。任由她们在房中争斗不休。这些,学生想不明白,先生可能告诉学生?”

    周先生后退一步,长出了一口气,过了许久眼帘垂下,小玫已经吓得跪倒在地:“先生,全是奴婢昨想给姑娘讲几句笑话,结果不小心把当初在村里听到的村话说出来。先生,姑娘平并不是这样的。”

    周先生并没去看小玫,而是看着邱玉兰:“姑娘这些话,藏在心里已经有很久了?”邱玉兰点头:“当初娘曾对我说,若娘不是妾,我不是庶出,际遇自然也不一样。可是先生,”周先生已经打断邱玉兰的话:“你的心事我明白,可是这个世上,就是这样的,姑娘,我能教你为人所要做的,但是有些事我永远教不了你。比如,”

    周先生瞧一眼跪在地上的小玫,缓缓地道:“比如,虽则上都说过,女子不该嫉妒,做正室的,该照顾妾们,视异出子女为亲生。做妾的,该视主母为母,恭敬侍奉,不得有一丝别的念头,妾室所生子女,该孝敬嫡母。可是上是这么说的,但说到人,人之中又有几个女子能真的做到不妒不怨不恨?”

    说着周先生闭一下眼,这么多年在富贵人家坐馆,能不沾分毫得到好名声,周先生的见识自然不是那种迂腐生可比。可是有些事有些话,周先生只能深深地埋在肚子里,不能告诉任何一个人。

    周先生睁开眼,看着面前的邱玉兰道:“姑娘,世间人,本就各种各样千差万别,我所能教你的,只能是待人的礼仪,所能全盘告诉你的,不过是分辨人心的好坏,至于别的,姑娘在这世上,总是要自己摸索的。至于求得一人心这种事,姑娘,你绝不是第一个问我的,但之前问我的人,大都失望。”

    求得一人心?这话如同敲开了邱玉兰的眼一样,她的眼开始重新闪亮,似乎是说给自己听:“那么,怎么才能得到一人心呢?”周先生这次是真的笑了:“姑娘,我也不知道,你该知道我是个寡妇,刚过二十就失了夫君,我夫君还活着时候我们也很恩,可是我不知道等有一红颜老去,他会不会也去觅得另一红|袖?”毕竟,就算是家规森严不许纳妾的周家,也曾有过为丫鬟闹的不可开交的子弟。

    说着周先生看向小玫:“起来吧,你既是姑娘的伴读,也该学礼知礼才是,而不是说那些村话。”小玫额头上汗珠沁出,看一眼邱玉兰这才站起,恭敬立在邱玉兰后。

    邱玉兰见周先生不肯再讲下去,不由喊出声:“先生,您并没讲完。”周先生轻轻一笑:“因为,我也不知道。”邱玉兰不由咬住唇,接着摇一下头:“可是您方才说过,在学生之前,也有人问过您,您说,她们大都失望,这又是为什么?”

    周先生坐于位上才道:“因为她们认为,她们的才相貌家世,足以让男子倾心不往别人上瞧。可是才相貌家世,只能让她们做稳正室的位子,别的,还要看人心。而女子一旦动,这颗心就难以,难以,难以,”周先生连讲三个难以还是没有说出后面的话。

    动?虽则年已十三,正是豆蔻年华,窦初开时候。可邱玉兰除了想努力嫁的好一点,至于嫁的那个人是什么样的人,他可值得自己为他动,邱玉兰并没想过,若昨小玫没有说这样的话,那在邱玉兰看来,不妒不恨,做一个端庄慈的正室就是自己的一切。

    今对周先生的冲口问出,不过是心中有不明白的事,毕竟从来没听过这样的话。可是此时邱玉兰觉得,动两字才是周先生的所说的关键,眼不由有些痴了:“如先生所说,不动就能冷静,就能努力让丈夫只记得自己?”

    周先生面上的皱纹似乎都在笑,过了好一会儿才道:“傻孩子,你还真是孩子,你怎么知道你不会动之一事,奇妙至极,不知道从何而来也不知因何而去。全从你心中来,你怎么知道肯定不会?况且做一个无之人也不好。”

    周先生唇边的笑很温柔,温柔的像二八年华的少女,之一事,只有尝到滋味的人才会明白。那时,什么荣华富贵温柔和顺,统统都会被忘到天边。周先生收起唇边的笑容看向面前的邱玉兰:“很多时候,所教你的,不过是让你们,动只能对一人,一生也只此一次。那就是你们的丈夫。”

    邱玉兰好像明白什么样的点头:“那若丈夫没有动呢,那又如何?”周先生笑了:“又能如何?得正室的尊贵荣宠,任丈夫去东宿西歇。姑娘,这些事想必你从小也见得多了。邱家也好,方家也好,延我教姑娘们的目的,不过是望着她们上没有那些商家气罢了。”

    邱玉兰的眉还是紧皱在那,房外的大钟当当当敲了三下,周先生望了望道:“快午时了,这一上午就是这些了。姑娘,我能教你辩人心,能教你礼仪,能教你怎么调|教下人,可是别的就教不了你只能由你自己悟。毕竟,人这辈子,要走什么样的路,是自己定的,而不是别人给的。我坐馆近二十载,最初的学生曾以为一辈子的荣华富贵是注定的,可是世人的际遇是不一样的。如果姑娘现在,际遇和邱家别的庶出女儿也是不一样的。”

    邱玉兰自然明白,邱家女儿多,到邱玉兰已经是第十八个,后面已经排到二十四了。庶出女儿多,自然就不值钱。玉兰出生的时候邱老爷听说是个女儿连理都懒得理,名字都没取,还是自己的娘看见窗外盛开的那棵玉兰花,顺口起了玉兰这个名字。

    别的女儿们,嫡出的十三姐不算,十五姐,就只能以一个溺死的名头下葬。前面的那些姐姐们,出嫁的也很多,但嫁的称心如意的一个都没有。有几次邱玉兰曾听见下人们悄悄议论,说某个姐姐又被婆婆折磨,但邱太太是绝不会出头的。

    邱老爷去世之后又逢母丧,邱玉兰曾经有段时间陷入恐慌之中,害怕被嫡母折磨,若不是舅舅前来带走自己,自己依旧是邱家一个不起眼的庶女,那时下人们的对待就更难说了。

    邱玉兰长舒一口气,看着周先生道:“先生,我已经不是那个邱十八姑娘了,所以先生教我的,必然和邱十八姑娘不一样。”说着邱玉兰跪下重新行礼:“还请先生能将这一生的所思所想教给学生。”

    邱玉兰此时行的礼和方才的拜师礼并不一样,周先生望着邱玉兰,唇边露出苦笑:“有时候,知道的少一些,会活的高兴些的。横竖你出嫁之后,会有丫鬟下人服侍,只要侍奉好公婆,握住了家中产业,下人们都站在你这边,任是什么样的人也动摇不了你的地位。”邱玉兰抬起头,眼里写满坚定:“可我想知道的更多些,纵是市井妇人所说的话,我也想知道,而不是永远只知道那么一点点,如同这天下所有的富贵人家女儿一样。”

    周先生轻叹一声:“年轻孩子总是这样冲动,有时候做一个聪明人并不好。”邱玉兰的下巴扬起:“为何不好呢?道理知道的多些,就算没有人相助,也能去坐馆养活自己,而不是没有人周济就要活活饿死。”

重要声明:小说《玫兰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