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问题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秋李子 书名:玫兰曲
    按说此时邱玉兰该偎到方太太怀里再说些好听的话安慰方太太,可这种小女儿态,邱玉兰却着实对方太太做不出,只是伸手握住方太太的手。方太太的帕子放在脸上好一时才放下笑道:“瞧我,对你说这些做什么?你还是姑娘家,有些事姑娘家不该知道。况且做妻子的,这些事也是应当的。等你嫁了人就知道,丈夫不是自己一个人的。”

    邱玉兰的眉微微皱起:“舅母,若我有一出嫁了,就……”邱玉兰住口,有些话不是能对舅母说的,虽然现在稍微亲近了些,但舅母始终不是亲娘,舅母能对自己说这样的话已算掏心挖肺,万不能再得寸进尺。

    邱玉兰的睫毛忽闪几下才继续道:“我有一出嫁了,也会记得丈夫不是自己一个人的,舅母待我的好会记在心上。”这样的话是方太太愿意听的,方太太反握住邱玉兰的手:“女人这辈子,要紧的就是娘家和婆家。玉兰,原先我娘家和方家也能算势均力敌,现在就大不同了。而你,说句不怕你恼的话,邱家只怕也靠不住。”

    邱家那边虽还有嫡母长兄,但邱玉兰明白,那三千银子已经了断了所有恩怨,自己所能靠的只有方家。邱玉兰深吸一口气对方太太笑道:“舅母说的是,说起来,不光是舅母,连我以后都要靠着表弟呢。”

    罗姨娘之所以在这个家横行霸道,不就因她是虎哥儿的亲娘?而方太太虽被方老爷把孩子交到她手上抚养,却也时刻警惕,怕罗姨娘去方老太太那里嚼舌根,让虎哥儿又回到罗姨娘边。而在这家里,方老爷不算,除了那几个各怀心思的妾室,就只有邱玉兰能做盟友。

    邱玉兰这话让方太太心里十分欢喜,叹了声道:“我也晓得,隔别人家亲生母子总是不对,可是罗姨娘那脾气你也晓得,虎哥儿在她手里说不定会养坏掉,到那时方家好容易积得的家业,说不定就散在他手里了。”

    邱玉兰了然点头,方太太总是一家之主母,纵有私心,也和罗姨娘她们这些做妾侍的并不一样,而自己的希望也只在方太太上,舅舅虽然很疼自己,但后院之事终究还是要靠女人。

    看着邱玉兰的举动,方太太心中大喜,别人不知道,但方太太是一家之主母,晓得方老太太虽处处表现的对邱玉兰不待见,可在心里对邱玉兰还是跟别人不一样的,终究,她们才是打断骨头还连着筋的血亲。

    两人又说了会儿话,邱玉兰也就起告辞,方太太送她到门口,拉着她的手又说了几句这才进屋。小玫上前接了邱玉兰不由笑道:“真是奇了,太太对姑娘您是越来越好了,若照了奴婢以前在家里时候听来的,还真是件稀奇事。”

    讲了那么大一会儿话,邱玉兰也不觉有些发困,手搭在小玫肩上半闭着眼道:“你在乡下时候听了些什么?”见邱玉兰发困,小玫小心扶住邱玉兰怕她跌倒才道:“乡下都说,哪有舅母疼甥女的,多有受了婆婆的气不好发就往甥女们上发作的。”

    邱玉兰睁开眼,小玫忙掩口道:“好姑娘,都是奴婢的不是,太太可不是乡下那些无知妇人。”邱玉兰轻叹一声:“其实,”只说了两个字邱玉兰就停了口,不过是一场利益交换,谁和谁又多有几分意?

    小玫听到邱玉兰开口之后又不说话,只有沉默地扶着邱玉兰。此时已进八月,蝉鸣声早已听不见,虽换下夏衫,走在这路上还是觉得有些许凉意。小玫还是忍不住开口:“转眼就是秋天,这子过的真快。”

    邱玉兰不由抬头瞧着小玫:“我怎么觉得,你好像什么事都不放在心上?”小玫的眼张大一些,接着就笑了:“姑娘的心事总是特别多,可是这么十三四岁的年纪,不正该什么事都不放在心上吗?况且奴婢又有什么事呢?不过就是服侍姑娘,等以后姑娘嫁人,放了奴婢出去,奴婢嫁个人这辈子就这样过了,还有别的可想的吗?”

    两人此时已走进院子,方太太另外给的丫鬟芽已经走上前来相迎:“姑娘回来了。”芽是和柳一起进来的小丫头,比柳大一岁,为人也还伶俐,方太太给过来顶清儿的窝,自然和小玫相处的也好。

    至于被父母带走很快嫁人的清儿,在这些丫鬟嘴里再没出现过,就像从没存在过这么一个人。小玫对芽点下头问道:“茶可沏好了,还有姑娘惯用的香。”芽一笑唇边就露出两个米粒大小的酒窝:“是老爷带回来的龙井,香早熏好了,姐姐,我可不会忘了你交代的事。”

    听着两个丫鬟在那打嘴磨牙,邱玉兰面上露出微微笑容,等坐进屋里才对在那忙着收拾的小玫道:“这辈子就这么过吗?难道你不怕你夫君会纳妾,会变心?还有……”小玫的眼已经睁大:“姑娘,奴婢们可不是姑娘这样有福气的人,从小就有人服侍,识文断字的,懂的道理也多。奴婢从会走路就要帮着娘做些事,等弟弟妹妹生下来,还要照顾弟弟妹妹,每寻吃的都不够,还去想什么夫君会纳妾,会变心?再者说了,如果男人真的变心纳妾,就该拿一棒子打过去,让他晓得女人也是不好欺负的。”

    这样的话邱玉兰从没听过,唇不由微微张开,夫君是天,天哪有做错的?小玫也觉得自己说的有些粗,用手抓下头发不好意思地道:“这也是奴婢在村里时候听村里的大娘嫂子们说的,说谁家多挣得几十两银子,嫌老婆老了不好看,闹着要纳妾,老婆拿起棒子就打的他满村子求饶。嘴里说着休妻可也不敢休,毕竟都前后村里住着,哪是那么容易就休的?这样一闹,自然也就不敢纳妾了。”

    说着小玫的脸又红了:“姑娘,这样的村话不该姑娘听才是,可乡下人家,平也就够糊口的,哪还管什么贤惠嫉妒的?”邱玉兰用手撑住头:“不,你让我再想想,再想想。”说着邱玉兰面上露出迷茫之色,小玫说的那些乡下生活,和邱玉兰所知道的全不一样。

    想了会儿邱玉兰轻声道:“要是能去乡下住一些时候,说不定就能明白了。”正在关窗的小玫啊地叫了一声差点让窗框砸住手指,顾不得许多就转摇手:“姑娘你开玩笑呢,乡下地方哪是那样好住的?房子先不说,连个干净马桶都找不出,还有吃的,能吃大米饭的人家那是极少,遇到五黄腊月,还不是粗粮掺着大米吃。那样地方,哪是姑娘您能待的地方?”

    邱玉兰面上的迷茫之色并没消失:“是不是因为地方不一样,所以你们想的也不一样?比如妻子可以不许丈夫纳妾,比如……”小玫已把窗关好,坐到邱玉兰面前,提起往事小玫也没感慨,只轻声接到:“那姑娘您说,商家没有什么不可以卖的,只要价钱出到。可是奴婢生长的地方不也一样?爹娘卖了我不就因为爹生病没有银子,什么都卖完了那不就只有卖我?姑娘,能有变卖的东西还算好了。”

    邱玉兰还是没有回答,只是坐在那里细思,小玫摇一下邱玉兰的膝盖:“姑娘,您平心事太重,其实不愁吃穿,这种子我想都不敢想。”邱玉兰低头看着小玫,小玫眼中很平静,邱玉兰浅浅一笑:“你不明白的,明儿先生就要正式讲了,或者,我该去问问先生。”

    小玫的眼里闪过一丝不明白,但很快就点头,先生知道的道理肯定很多。

    “哦?”当周先生听到邱玉兰所问出的话时候,那眉微微皱了皱,过了会儿才低头道:“姑娘,你舅舅舅母请我来,是教你德容言功的,那些乡下粗俗不知礼的话,哪能入你的耳?”说着周先生往小玫方向看去:“你既是服侍姑娘的,也该知道些规矩,哪能把乡下那些村话入姑娘的耳?过来领五戒尺。”

    小玫应是后走上前伸出双手,周先生已举起戒尺,周先生的戒尺是一块长一尺,厚二寸的硬木板,邱玉兰曾被这戒尺打过一板,当时只觉钻心样疼,不由起道:“先生,话是学生问的,该罚学生才是。”

    周先生瞧着小玫紧闭双眼,那双细白的手心有尚未褪去的薄茧,并没理会邱玉兰的话已往小玫手上打去,足足五下,小玫咬住下唇不敢叫疼出来。

    等打完了周先生才对邱玉兰道:“打她也是罚你,姑娘,你该记得,你的份和下人们是不一样的,不一样的份说做的事也不一样。有些话,当然也不能问。”

重要声明:小说《玫兰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