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丫鬟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秋李子 书名:玫兰曲
    看见邱玉兰眼皮低垂,方太太轻轻地拍下她的手:“做女子的,最要紧是嫁个什么样的人。如嫁个宠妾灭妻,对正妻毫不放在眼里,那才叫呕死人。”这样的话,邱玉兰在邱家时候也曾听邱太太得意地说过,可此时在听,邱玉兰心中所想却和原来不一样,心里有一阵阵不知从何处来的悲伤。

    这种悲伤不晓得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方太太,或者是为了自己已去的娘。方太太悄悄地把眼角的泪擦掉,笑着道:“瞧我,怎么能对小姑娘说这样的话呢?这个年龄的小姑娘,真是笑的时候。只是这家里像你一般大的孩子没有,倒委屈你了。”

    邱玉兰微微一愣,什么时候方太太也会和自己说这样的话,而且她话里有难得听到的温,不由低头笑道:“本该是甥女在舅母面前多服侍陪伴才是,哪还能让舅母说甥女委屈?”邱玉兰的乖巧方太太历来是喜欢的,此时听到她话里和自己亲近了些,眉放开道:“你这孩子就是太乖巧了,其实人常说见舅如见娘,有时稍微不那么乖巧些也是可以的。”

    不管这话是真心还是假意,邱玉兰还是应了。两人又说几句家常,邱玉兰见方太太面露疲倦之色,告退离开。

    邱玉兰刚走出屋,雨青就上前道:“太太,怎么说表姑娘也是老太太的外孙女,老太太心里再不待见也是打断骨头连着筋的。老爷又这么疼表姑娘,这家里老的老、小的小,太太您早就该和表姑娘多亲,而不是……”

    方太太扫了雨青一眼,雨青忙把下面的话咽下,方太太叹道:“若我能有个孩子,又何必费那么大的力气。”也不用要忍着罗姨娘,雨青的面不由一红,方太太又摇头:“我没有倒算了,你服侍老爷也有那么两三年了,还是一点消息都没有。这事怎么就那么不巧?”

    雨青是两年前被方老爷看中收的房,除了雨青,方老爷这次走之前还对雨梅有意,只是时间仓促才没成事。想到这方太太就叹气:“早知道当初就把雨梅先服侍老爷了,我瞧她好一张宜男像。”

    提起雨梅,雨青有些伤心,忙送过一杯茶:“这是老爷这回带回来的真天都,说是新茶,太太先尝尝。”方太太只喝了一口就把茶杯放下,纵是龙肝凤髓,没有儿子也是食不下咽的,更何况是杯茶?

    邱玉兰带着小玫一路回到自己院内,刚走到门口就听到清儿在那骂小丫头:“你当你叫了别人几句姐姐就能不理我了?你也不去撒泡尿照照,你是个什么东西,别说叫个丫鬟几句姐姐,就算你能攀上姑娘叫她姐姐,也不过就那样?”

    院中除了这两人,还有几个小丫头也站在那,低头垂手看着清儿在那打骂。小丫头被掐的哭都不敢哭出声,只是在那道:“清儿姐姐你饶了我吧,不就是给小玫姐姐描了个花样子。”

    清儿骂了半正打算歇歇,听见这话登时又怒了,顺手从发上拔下一根簪来就往小丫头手上戳:“还一口一个姐姐,还描花样子,我前儿叫你给我洗衣衫,怎么叫几声都叫不动。”说着清儿抬头看着别的小丫头们:“别打量我不知道,自从小玫来了,你们想着她是太太给的,都去捧她了。可你们也要知道,这家里,迟早都是虎哥儿的。姨可是哥儿的亲娘。天下从没不听亲娘话的儿子,太太,到时也不过就是被供着,别的什么都别想。你们谁敢再对太太给的人捧着哄着,可不怪我不气。”

    邱玉兰已看了半响,对小玫微微点头,小玫这才扬声开口:“怎么不气?清儿,我从来了这几,才晓得这屋里不是姑娘做主而是你做主的。”小玫的声音很平静,但听在清儿耳里就跟打了个霹雳没什么区别,回头看着站在门口的邱玉兰,清儿面上神色顿时变化,忙放下小丫头快步走到邱玉兰面前:“姑娘回来了,奴婢方才还想着,这些子这些小丫头们有些不听话,趁着姑娘不在时候说她们几句,谁知姑娘就回来了,扰了姑娘倒是奴婢的不是。”

    清儿这变脸之快小玫暗自好笑,小玫示意一个小丫头去服侍邱玉兰,自己也不进屋只是站在台阶上看着清儿:“清儿姐姐教训小丫头也本是大丫鬟应当做的,只是我不晓得,这屋里,原来竟只能让姨给的人做主,太太给的人如我之流就该听清儿姐姐的话,否则就过不好子。”

    清儿没想到小玫竟这样直接揭出来,本想借着服侍邱玉兰的机会解释,可是小玫把她挡的严严实实,只得站在那道:“小玫,你别胡乱说话,我晓得你是太太给的,可大家都是丫鬟,谁又比谁高贵些。”

    小玫哦了一声:“是吗?可方才我明明白白听见,你不许这些小丫头和我说话,还说这家迟早都是虎哥儿的,太太说话也不算数。这些话,清儿,你说我要去告诉太太,会发生什么事?”

    小玫笑吟吟的,邱玉兰听到了清儿还不着急,横竖邱玉兰在清儿心里是沉默不说话,只要面上过的去她就不管。可是这小玫要真的往方太太那么一说,方太太不会收拾罗姨娘可不代表方太太不会收拾自己。

    想到这清儿忙伸手抱住小玫的胳膊:“好妹妹,你晓得我是个说话口不择言的,方才不过是一时急了怕小丫头们不肯听我的,才拿出姨来恐吓她们。谁不晓得在这家里太太才是当家人?好妹妹,你就高抬贵手,当没听见。”

    小玫任由她摇着自己的手臂却不说话,清儿看着她的神色心中更是焦急不已,咬牙作势就要跪下:“好妹妹,以后我事事听你的就是,这些小丫头们,也是一样的。”小玫这才把她拉起来:“姐姐你可别这么说,方才你也说了,都是丫鬟,都是服侍人的,谁又比谁高贵些?姐姐在这院里是个大的,管教这些丫头们也是平常的事。可姐姐方才管教丫头时候口口声声不让小丫头们听我的话,这倒要问问姐姐是为什么?”

    清儿见小玫还不肯罢休,脸上的红色里又加上恼意,想发几句火自己的错处却捏在小玫手里,忙笑着道:“小玫你也不是初来这家里的,难道还不晓得凡有个新来的,总是会受些教训。”小玫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原来是这样,可姐姐你方才也说了,我并不是初来这家里的,怎么还要受些教训呢?”

    清儿这下算是无话可说了,小玫这才笑着搂住她的肩膀:“我是晓得姐姐的心的,不就是怕姑娘对我多好一些,可姐姐也知道,我们不过都是一样的人,姑娘对谁多好一些那是姑娘自己的事,我们做丫鬟的哪能说个不字,除了尽心服侍好姑娘,别的事都不去想才是。”

    清儿满头是汗,小玫已经笑着道:“进去吧,那几个小的总是不大会服侍姑娘。”清儿要说的话又只得咽回肚子里,和小玫两人进去服侍。

    邱玉兰已指着桌子上的东西道:“小玫你把这些收拾进去吧,还有清儿,以后我的衣衫首饰这些就交给小玫了。”清儿还沉浸在方才的话里面又听到这话不由啊了一声抬头,邱玉兰坐得端端正正:“原先这些都是露儿管着的,不过是露儿走了临时交给你管,现在小玫抵了露儿,自然还是交给她。”

    清儿觉得一向软的像泥的邱玉兰似乎也有了不同,只得低声应是,把钥匙解下交给小玫,小玫接过钥匙抱起桌上的东西就去安放。清儿虽在邱玉兰边服侍,那眼却随着小玫的动作动,掌管了衣衫首饰就是掌管了邱玉兰的钱匣子,现在钱匣子在自己手上还没捂两天就又重新交出去,这心怎么甘?

    小玫已经把东西放好走过来,见清儿那闪烁眼神,小玫只是微微一笑,既然被邱玉兰选中,那就要告诉邱玉兰自己是值得的。只有这样才能得到自由,而不是等待主人恩赐。

    用过晚饭,邱玉兰在院子中边纳凉边做针线,就听见林妈妈的声音:“这天有些晚了,表姑娘这针线就等明再做也不迟。”邱玉兰抬头笑道:“妈妈先请旁边坐会儿,这朵花还有几针就完。舅舅每次回来都只有半个来月,我见他的鞋有些旧了,想给他赶着做双。”

    林妈妈啧啧赞叹:“表姑娘这孝心真是好,您先做吧,等完了小的再和您说。”邱玉兰已把最后一针缝好,把针别在鞋上让清儿收进去才道:“已经好了,妈妈想来也是刚用完晚饭过来走走?”林妈妈把手里东西送上:“老爷方才用晚饭的时候说,表姑娘现在也大了,月例一个月涨到十两。还让太太拿三十两银子过来备表姑娘临时花用。”

重要声明:小说《玫兰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