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舅舅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秋李子 书名:玫兰曲
    邱玉兰盈盈一笑,清儿晓得说的是自己,在旁想怒又不敢怒的样子,邱玉兰仔细瞧了会儿才对林妈妈道:“多谢妈妈提点,我毕竟还小,对丫鬟们有些放纵也是有的。”林妈妈恭敬应是,又和邱玉兰说了几句。

    清儿只觉句句说着自己,越发连林妈妈都开始恨上了,原本想着她是个好的,谁知道背了脸就这样?要在姨面前给她狠狠上眼药才行。清儿还在想着,小玫已掀起帘子进屋,林妈妈不免又叮嘱小玫几句要服侍好邱玉兰这才告退。

    等她一走,小玫就走到邱玉兰边服侍,这越发惹了清儿的眼,上前一膀子就把小玫推开,狠狠瞪了小玫一眼。有自己在一,小玫别想过的舒心。小玫只是浅浅一笑,邱玉兰瞧着清儿动静也只微微一笑什么都没说。

    过了几方老爷从外归来,这在方家是大事,一早方太太就带了全家在厅上相迎。等到方老爷走进来,方太太见方老爷后并没跟着一个滴滴的少女心这才放下,带着人上前相迎。

    叙过寒温方老爷看向邱玉兰不由皱下眉对方太太道:“玉兰怎么又瘦了,你也要照顾好她。”方太太刚要答话邱玉兰已经道:“舅舅,只是甥女前些子贪玩才感了风寒,亏的舅母连夜照料,不然甥女今儿还不能出来见舅舅呢。”

    邱玉兰这样说的方老爷心中很安慰,对方太太点一点头:“辛苦你了。”方太太正要答话,旁边的罗姨娘已抱紧手里的孩子上前滴滴地开口:“老爷,虎哥儿昨儿就嚷着要见您,还说学了首诗要念给您听呢。”

    方老爷子嗣艰难,虽房中有数房妾,又有通房数人,到如今只有罗姨娘生的一个四岁的虎哥儿,和陈姨娘生的一个不到一岁的女儿银姐儿。此时方老爷听的罗姨娘这样说,伸手接过她怀里的孩子笑着道:“才四岁的娃娃,能认得几个字就不错了,哪还会背诗?”

    罗姨娘把方太太遮了个严严实实,更是拦着一边想上前和方老爷说话的陈姨娘,笑眯眯地道:“虎哥儿聪明老爷您也是夸过的,再说昨儿我还听他背了呢。”说着罗姨娘给虎哥儿使眼色让他赶紧背诗。

    方老爷常在外做生意,虎哥儿见到自己爹的时候并不是太多,况且罗姨娘又经常耳提面命让虎哥儿和方老爷多多亲,这样才能讨自己爹的欢心。虎哥儿被罗姨娘这么一瞪,嘴张了张才说了三个字:“鹅,鹅,鹅”

    罗姨娘的眉高高挑起:“老爷您瞧,虎哥儿这不是背了?”面上虽在笑,罗姨娘已捏了虎哥儿一把,示意他赶紧往下背。虎哥儿被这么一捏,本来就紧张的心更加紧张,只说曲项两个字后面的就再背不出来。

    这下罗姨娘是真的怒了,当着方老爷的面不好呵斥,那脸色顿时难看起来,虎哥儿的嘴巴一瘪就要哭出声。见儿子这么不给面子,罗姨娘心头火起,正要去扯虎哥儿,方太太已经伸出双手对虎哥儿道:“来,过来娘这边,再慢慢告诉娘这诗是讲什么的好不好?”

    虎哥儿嗯了一声就偎到方太太怀里,那泪只在眼眶里打转却没掉下来。方太太轻轻地拍了拍他,对方老爷道:“晓得你盼着虎哥儿成才,只是孩子也才四岁,能认得几个字已不错了,难道还望着出个神童,七岁成诗不成?”

    罗姨娘一番做作方老爷怎么看不出来,只是妾室争宠难免各自用些手段,只要大面上过得去,方老爷也睁只眼闭只眼,有时还把这当做一些调剂。听得方太太这么说,方老爷只呵呵一笑就道:“是,我们家也不指望出个神童,雾娘,你也别对虎哥儿管的这么紧,晚点开蒙也不是什么很麻烦的事。”

    罗姨娘听了这话眼圈一下红了,委委屈屈地看方老爷一眼,那眼却像带钩子一样勾着方老爷。方老爷哈哈一笑:“好了,我还要去见老太太,虎哥儿,银姐儿,跟爹去见你们祖母。”说着方老爷就接过虎哥儿,陈姨娘听见方老爷点银姐儿的名,笑吟吟地抱着银姐儿上前,经过罗姨娘的时候看了眼她,罗姨娘看见陈姨娘面上那一闪而过的得色,心头怒极,一把从陈姨娘怀里抢过银姐儿往边的丫鬟怀里送:“好生带着姐儿去见老太太。”

    那丫鬟被塞了个孩子,手都抖了,虽下意识紧紧抱住孩子,但眼里透出惧意。陈姨娘想上前说话,但看着罗姨娘的脸色又把脚收回来。方太太回看了眼,眉微微皱了下给陈姨娘投了个安心的眼神才对丫鬟道:“好生抱好姐儿。”

    罗姨娘听了方太太这句下巴才刚刚扬起准备跟着方太太往前走,方太太已经又道:“你们各自回房吧,老太太那儿人多了怕吵。”说话时候方太太还招手让邱玉兰跟着过去。罗姨娘的脚步生生定在那里,见邱玉兰走过去被方太太握住手,方老爷还投给方太太一个赞许眼神,罗姨娘心中的火烧的更深,不过是一个不知道从哪儿来的外甥女,给她吃住就够了,还这样捧着她,要知道所花的每一个铜板,都是自己儿子的。

    既然太太发话,老爷没出声,这厅里其他的莺莺燕燕就各自带着人散去,陈姨娘经过罗姨娘边时候轻声道:“罗姐姐还是快些回院里收拾收拾,免得等会儿老爷进房又准备不周。”罗姨娘狠狠剜陈姨娘一眼,就昂起头带着丫鬟走了。

    一直缩在厅角落的赵姨娘这时才敢上前对陈姨娘道:“陈姐姐,你也生了姐儿,比不得我们,何不在老爷跟前狠狠地说一番,免得她连太太都不放在眼里。”陈姨娘轻咳一声才道:“太太平的教诲你都忘了?既做了姐妹就要和睦相处。罗姐姐子就这样,我们也只有让着些了。”

    赵姨娘暗暗撇一下唇才对陈姨娘道:“陈姐姐果然能容人,这些话我是真的不知道。”陈姨娘含笑应了,那眼里些许的鄙夷却没透出来,就一个机缘巧合被老爷收房后抬为妾又失宠这么久的人还来调三窝四?打量别人都是傻子不成?

    方老爷去见了方老太太,行礼问安后方老太太让方老爷坐在自己边,如问孩子一样地问东问西,不时方太太也在旁边插几句嘴,虎哥儿早已不哭,满地跑着,还不时来到银姐儿那要和妹妹玩。

    方老太太瞧着这和乐融融的一幕,拍拍方老爷的手道:“要照我说,我们家现在这样的子已经过的很好了,你也不必这么辛苦常在外,不如在家给我多生几个孙子才是正经事。”方老爷赔笑道:“娘心疼儿子儿子是明白的,只是儿子子嗣上艰难,就算……”

    方太太想到房中那些莺莺燕燕,心中有些发堵但什么都不敢说,面上的笑还是十分温婉。方老太太的眉皱起:“当年我一个还生了你们兄弟姐妹四个呢,只是后来时艰难,眼前也只剩下你一个了。今这么多的人,偏偏只有这么一儿一女。”

    坐在一边的邱玉兰本来只抱着来看戏的态度,听到方老太太提起这事,不由自主想到自己的娘,那手在袖子里已经牢牢握住手臂。方老爷眼中闪过一丝伤心,当初四个兄弟姐妹,长兄和妹妹夭折,唯一活下来的自己和姐姐,姐姐也因为自己想做生意没有本钱,被娘力主退了当初的亲,去邱家做了妾。

    做生意发家本是为了光宗耀祖,现在走出门去谁不知道自家是这城中新富?自己的母亲喜做善事人称活菩萨,可是怎么都难以掩盖当年看着姐姐被邱家接走时姐姐眼里的绝望和伤心,再一次知道姐姐的形,已是二十年后,熬了二十年的姐姐死在邱家,临终时想办法让人传给自己一封信,没有半个抱怨自己的字,只有拜托自己照顾好唯一的女儿。

    邱家在姐姐笔下,无异龙潭虎。方老爷叹了声看向邱玉兰,见邱玉兰还是坐的端庄,那张酷似姐姐的面上没有半点表,若这个外甥女肯口出怨言,或许心里的伤心和后悔还能少一些。

    方老爷对方老太太道:“娘眼前还有玉兰呢,她是姐姐的女儿,娘瞧着她不就跟瞧着姐姐一样?”方老爷说这话时候邱玉兰正好看向方老太太,这张酷似女儿的脸让方老太太心中闪过无数感,悔恨伤心怨恨都有。

    怎么不知道邱家是什么样的人家呢?但只有这样的人家才能出得起价钱,当收了邱家银子时候,就当女儿已经死了,惟其如此才能告诉自己,所做的没有错。

重要声明:小说《玫兰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