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玉兰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秋李子 书名:玫兰曲
    耳边又响起吴婆子冷冰冰的声音:“都别哭了,林姐姐,你也服侍太太那么多年了,怎地是个不晓事的?还不快些把人收拾起来再抬出去,哪有带着这些小丫头在这哭的?”见吴婆子去而复返,林妈妈擦下眼里的泪才道:“吴妹子,太太那边总有……”

    吴婆子的唇角都要撇到天上去了:“太太吩咐我带个人上去回话,再让寻几个小厮过来把这东西抬到外面让仵作来瞧过了去买口棺材来装裹,也算尽了主仆之心。”小玫听的吴婆子这几句话,一双泪眼又望向雨梅,雨梅活着时候可是方太太的第一心腹,在方老太太面前也颇为得脸,可就是这么个被赞不绝口的好丫头,罗姨娘轻飘飘一句,太太,我家弟弟成亲这么多年都没孩子,瞧着雨梅这丫头是个有福气的,太太就把雨梅赏给他吧。

    赏说的哪是个活人,就跟个物件似的,小玫只觉得浑冰凉,那个笑的雨梅、温柔的雨梅,不愿从此后暗无天地活着,才走了这一步吧?

    小玫的胳膊已被吴婆子扯住,吴婆子的声音还是那样不不阳地:“你跟我去回老太太,林姐姐,你就好好收拾这,免得到时收拾不好再吃挂落。”说着不等林妈妈答应一声,吴婆子就牢牢扯住小玫的胳膊带着她一阵风似地往前面走。

    林妈妈对着吴妈妈的背影吐了口吐沫,这才转柳道:“去打盆水来,我给雨梅擦洗下再让小厮把她抬出去。”见柳不动,林妈妈叹了口气扯一下她的耳朵:“你们毕竟还小,等再大些就晓得,人这一辈子,不就是这样?有时候,糊涂点好,糊涂点好。”

    柳吸吸鼻子奇怪地看向林妈妈:“可您方才,不是说雨梅姐姐糊涂?”林妈妈又叹一声:“你啊,还小,不知道,这糊涂和不糊涂,要怎么看了,快去打水吧。你雨梅姐姐是好人,不会害你的。”

    柳懵懂点头出去打水,林妈妈摸一下雨梅上又长长叹气,死了就当真一了百了?

    小玫这一路几乎是被拖着进的上房,还在门外时候就能听见罗姨娘那高亢的声音:“老太太,我在这屋里熬了这么久,连个丫鬟都看不上我,但凡我有那么一点脸面,雨梅也不会寻死。”小玫的心被这声音刺的一跳,就那么活生生的一条人命不见了,可始作俑者没有半分伤心,还拿着这事在老太太面前搬弄是非。

    小玫已经被吴婆子推进上房,正说话的方太太站起:“婆婆,雨梅丫头这事,总要问个清楚,再说好歹是一条人命,还要商量了怎么掩过去。”方老太太今年快六十了,一头白发满是皱纹,转动着手里的佛珠道:“一条人命?这样不知道好歹的下人也不知道谁□出来的。还要掩过去?呸,但凡她有那么念着主人家待她的恩德,就不该一根索子吊死在这里给我们惹麻烦。”

    方太太碰了自己婆婆一个软钉子,低头默默地道:“婆婆说的是,只是这事总要处置了。”

    方老太太闭一下眼才淡淡开口:“把那丫头爹娘寻来,给他们三十两银子,再把那丫头的衣服首饰都给她爹娘带回去,好生威吓安抚了,别惹出什么麻烦。”

    方太太还没开口,罗姨娘已经起走到方老太太那儿给方老太太捶着肩:“老太太果真是慈悲人,按奴的见识,这样给一家子带来麻烦的丫头,就该一领草席卷了扔到乱葬岗让野狗吃了,哪还能让她好摸好样睡在棺材里出去?”

    这几句话方老太太极为受用:“我吃斋念佛,为的不就是子孙好,对这样丫头自然也要心存良善。”罗姨娘在那奉承方老太太,屋内的人都垂手侍立,小玫已从最先的惶恐变得镇定,抬眼瞧了眼方太太,方太太面上有十分无奈的笑容。

    太太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真是那样懦弱无能任由妾侍欺凌的人骂?小玫的手又握成拳。罗姨娘奉承完了方老太太已经转了话音:“老太太,只是那丫头原本就是给我娘家弟弟预备做妾的,现在没了,怎么说还要太太再赔我一个,不然我怎有脸去见我娘家弟弟。”

    再赔一个,难道送掉一条人命还不够,还要第二条?小玫觉得心都快跳到自己心口来了,浑然未觉罗姨娘的眼已经落到自己上,方老太太顺着罗姨娘的眼看去微微皱了皱眉:“这丫头还小吧,长的倒比雨梅那丫头还好了那么三四分。”

    罗姨娘用帕子掩口一笑:“也不小了,今年都十四了,说起来,十四岁正当得用。”这说的竟是自己,小玫惊慌地抬头看向罗姨娘。

    罗姨娘面上的笑更甜,双手已经拢到方老太太肩上:“老太太,您瞧瞧这丫头这双眼,还有这双手,鲜嫩的不得了。说来说去,还是太太会调理人,把人调理的水葱似的,怨不得老爷隔三差五就要往太太屋里去一趟,连蕴哥儿都不顾。”

    这是明明白白讽刺方太太已年华老去,只能靠着丫头们的鲜嫩容貌才吸引方老爷往她屋里去。方太太还是不动声色,眼看向小玫,这丫头的确是挑中了等再过个两三年就给方老爷做通房的,罗姨娘这是要把自己边长的出挑的丫鬟全都给赶走,不过,方太太唇边有一抹嘲讽的笑,这样的见识,难怪只能做妾。

    方老太太那如同上街挑猪的眼让小玫的心一直往下沉,难道就这样嫁给那个猥琐丑陋的罗舅爷吗?小玫眼里已经有泪花闪动,罗姨娘瞧见了啧啧赞叹一声:“果然是个美人,只是有些不大乐意呢。”

    说着罗姨娘就摇着方老太太的胳膊:“老太太,奴晓得奴的出,可是奴也为老爷生了儿子,奴若不被下人看得起,以后蕴哥儿长大了还不是?”这半露半吐的话让方老太太在心中权衡一下就对小玫道:“你从今去就去伺候……”

    方老太太话没说完门外的丫鬟们就道:“表姑娘来了。”接着湘妃帘挑起,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女走进来,她面色有些苍白,这样的天还穿的严严实实。瞧见她方老太太声音放温和一些:“不是说你病了,就该好生养着,哪还需要到我面前来。”

    说着方老太太就对丫鬟们吩咐:“表姑娘是着了风寒,不得这冰,你们快些把冰盆撤了。”丫鬟们齐声应是,把放在屋当中的冰盆撤掉,屋内顿时有些闷。

    邱玉兰已缓步上前对方老太太行礼,苍白的脸上有些许赧色:“在屋里躺了这么些天,觉得好些了才来外祖母面前坐坐,一来就麻烦外祖母,倒让孙女心里难受。”方老太太看着酷似女儿长相的外孙女,心头掠过的不知是难过还是悔恨还是别的什么,伸手拍拍她的肩,只觉得外孙女肩上全是骨头,叹口气道:“你娘只有你这一个女儿,我恨不得,”说着方老太太顿一下就看向方太太:“兰儿那里,医生怎么说的?”

    方太太忙起回道:“说渐次好了,只是要多调理些子。”方老太太点点头又拍拍邱玉兰的手:“就安生养着,我这里不用你时时过来。”邱玉兰应了声是才抬头往屋里看去,瞧见小玫跪在屋中间,咦了一声道:“这丫头不就是昨儿舅母吩咐服侍了我一夜的丫头?”

    方老太太嗯了一声:“商量这丫头的去处呢,你姑娘家不能听。”邱玉兰哦了一声就道:“既这样,外祖母就把这丫头给我吧,前几我房里的露儿姐姐回家了,舅母说要再给我一个,可我挑了这么些子也没挑中,倒是昨儿这丫头服侍了我一夜,我倒觉得这丫头细致的。”

    这话不光是小玫,连方太太都松了口气,虽说一个丫头不值什么,可连拿自己两个丫头走,这让方太太心里十分不好受,但也不能为个丫头和罗姨娘争,现在邱玉兰把小玫要去这是最好的。

    罗姨娘听了这话忙道:“表姑娘,你还是挑别的吧,这丫头已经说好给……”邱玉兰瞧也不瞧她,只是拉着方老太太的手撒:“外祖母,我好容易挑中的,谁也不许和我抢。”方老太太连连应了,对小玫道:“从今儿起,你就服侍表姑娘去。”小玫的一颗心这才归了位,罗姨娘再怎样也无法动未嫁姑娘边的丫鬟,未来的三四年内自己安全了。

    小玫结结实实给邱玉兰磕了三个头,然后起站到邱玉兰后。罗姨娘在旁边气的使劲撕着帕子,等到自己儿子长大当了家,那时候他们才晓得什么是亲母子。

    冰盆被撤掉,屋内有些闷,方老太太不由皱了皱眉,邱玉兰又和她说了几句话才道:“还是让她们把冰盆抬进来,不然到外祖母,就是我的不是了。”

    方老太太拍拍她的手:“你病方好些,不得这冰,还是下去歇着吧。”邱玉兰起行礼带着小玫离开。瞧着小玫跟着玉兰走了,罗姨娘的唇不由撅起,对方老太太撒地道:“老太太,奴这缺的人呢?”

重要声明:小说《玫兰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