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惊闻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秋李子 书名:玫兰曲
    枝头的知了声叫的一声比一声急,和前面院子有郁郁葱葱的树木不同,后面院子不仅小还没树木遮挡,虽开着窗,但连风都是的,让人上更加发腻。

    上正在熟睡的少女被知了声吵醒无奈地睁开双眼,想了想把被子捂住脑袋打算继续睡,但一捂上被子就觉得的无法忍耐。觉得上的衣衫都汗湿了只得坐起,还在揉眼睛的当口门被推开一条缝,有人小心翼翼地往里面瞧。

    上少女打个哈欠穿鞋起,嘴里就道:“是兰还是柳,偷偷摸摸的,当我没瞧见?”门这才被推开,走进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姑娘满面笑嘻嘻地道:“小玫姐姐,这知了声叫的,今儿天又特别,亏你睡的着。雨青姐姐特地嘱咐我过来瞧瞧姐姐醒了没,醒了就往前面去,还说虽是太太给的恩典,可都这时候了,要姨知道了,她又要往老太太跟前说嘴,说太太纵着底下人。”

    小玫眨眨眼已拿起梳子来梳头,对小姑娘道:“这才进来几,这张嘴就这么灵巧,要知道,当就该给你改名□莺,叫什么柳?”柳吐一下舌把手里端着的盆放下:“我算什么灵巧?雨梅姐姐才叫真的灵巧,只可惜……”柳只说了三个字就再不肯往下说,小玫已梳好辫子,听到这话眼神黯了下,抬头往桌上瞧去,那还有个小包袱,是今早自己回来时候雨梅给的,当时雨梅双眼红红言又止的样还在跟前,小玫的手伸向小包袱,终究没打开只往柳那看一眼:“好了,你也来这里这么些子,该晓得有些话不是我们丫鬟说的。”

    话虽然是这样说,但小玫心还是沉甸甸的,虽然当了雨梅的面,都恭喜她去给罗大爷做妾是喜事,可谁不知道罗大爷只是罗姨娘的哥哥,若不是罗姨娘生了方老爷唯一的儿子,又生的貌美得了方老爷的宠,谁会把罗大爷这么一个妾舅放在眼里?

    况且罗大爷的为人,小玫曾在罗姨娘那见过一次罗大爷,那双眼那张脸,真是让人隔夜的饭都能呕出来,再说那位罗大,满脸横只怕也不是个好相与的。小玫想起来子不由一抖,雨梅才十七岁,这辈子就这样完了吗?

    心里事多,小玫手放进水里,本以为这水在外面放了会儿已经不那么冷了,谁知手才伸进去就感到水还是那样冰冷,小玫啊地叫了声,低头往水盆里看,见里面飘着一两块冰,虽然块不大,但这个时候有这么一盆冰水简直就是意外之喜。

    小玫眼里闪出喜悦,忙忙地洗了脸,伸手把这冰块捞出来,感到一股沁人凉意,小玫舒服地差点叫出来,对在旁边用梳子掠着发的柳道:“这冰从哪儿来的,太太那就算有多出来的冰,也只会往表姑娘房里送,怎会送到这边。”

    柳拿了一盒胭脂过来递给小玫才道:“从哪儿来的?还不是姨屋里的菊花要端出去倒了我和她讨的,还这么多冰呢,说倒就倒了。”瞧柳说话时候那唇还往上一撅,小玫知道她只怕还受了菊花几句言语,罗姨娘房里的供养有些时候比方太太房里还要好些,方太太只放一个冰盆,罗姨娘就要放两个,横竖所有的开销罗姨娘都可以用方家独子的名义去账房要,倒也没人敢当面说个不字,只敢私下议论方太太未免太过软弱,让一个姨娘气焰这么嚣张。

    小玫洗好脸点了脂粉又对镜照一下才道:“做小丫头的,难免会受几句上面姐姐们的言语,谁不是这样过来的,走吧,我们往前面去,你来了这么半,只怕你雨青姐姐也急了。”柳跟着小玫走出屋子,头一点一点地道:“还早呢,这会儿只怕她们也在前面犯困,太太正在睡午觉呢。”

    小玫哦了一声就往另一边走,柳好奇地跟上去:“姐姐,你怎么往这边走?”小玫回头一笑:“我去瞧瞧雨梅姐姐,只怕她这会儿还没出门呢。”罗家虽说今接雨梅出去,但雨梅总是方太太跟前得力的大丫鬟,迁延一会儿也成。

    小玫和雨梅住的屋子恰好一头一尾,就说话这会儿已经到了,小玫刚停下脚步就看见罗姨娘边的吴婆子走过来,小玫忙叫一声吴嫂子,又道:“我过来瞧瞧雨梅姐姐,不晓得她出去没有?”

    吴婆子是个四十来岁不苟言笑的妇人,测测地看一眼小玫才道:“你来瞧雨梅,正好劝劝她,能服侍罗舅爷是她的福气,别再闹什么子。”福气?小玫心里不由撇一下嘴,真是福气,怎么不见人抢着去做?但面上还是笑吟吟地道:“嫂子说的是。”

    柳正打算去推开门就听见后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吴婆子回头看见急匆匆跑过来的是方太太边的林妈妈,那声音更加尖利了:“我就奇怪,怎的太太这么个贤惠人儿不让婆子陪着雨梅,原来派了你,这又是去哪吃酒了,误了舅爷的事,你有几个脑袋?”

    林妈妈人本来就胖,这样跑过来本就满是汗,又听到吴婆子这番抢白,一张脸顿时红成红布:“我哪是误事,只是昨儿多吃了两口,肚子疼去登东罢了。快进去吧,真误事了,是算你的还是我的?”

    小玫和柳一直站在旁边瞧这两人唇来舌往,听了这话柳忙推开门,刚把门推开就听到门里传来什么东西倒地的声音,吴婆子面上刚要做出笑往屋里一看那脸色顿时变了,柳已经尖叫起来:“雨梅,雨梅姐姐。”

    小玫在听到什么东西倒地时候心里掠过不祥之感,等看见屋里形顿时怔在那里。屋梁处高高地挂了个人,那人一大红的衣衫,挂在她脖子上的也是一块大红盖头,这个人,小玫怎会认错,那常带着温柔笑容的脸此时满是煞白,雨梅她,竟然上了吊。

    上还丢着一精美的粉色裙褂,那是方太太赏给她穿着出门进罗家门用的,所有的猜疑都做实了,今早雨梅对自己的言又止,泪数次要坠但都没有坠落,那时就该好好地问问,可是问了又有什么别的路走?不知不觉间,小玫的泪已流满了脸。

    柳还在尖叫,吴婆子已经伸手把柳抓过来往她脸上打了两个耳光:“叫什么叫,你也不怕惊扰主人们?”林妈妈在瞬间的慌乱后已经寻到自己舌头,连念了两声这又何必才对小玫道:“快和我一起把雨梅放下吧,只怕人还有救。”

    说着林妈妈就把凳子扶起来,上了凳子伸手抱住雨梅的体,小玫定定心上前接住雨梅的子,林妈妈这才踮着脚尖去解那块盖头,吴婆子在旁嘴一撇:“做出这种事,给主人家这么没脸,真是什么主人教出什么下人。”

    林妈妈没有像平常一样和吴婆子斗口,只是小心翼翼解着盖头,柳回神过来用手抹一下泪水也上前相帮,吴婆子没趣地撇一下唇角转出去给主人家报信。

    小心翼翼地把雨梅放下来,林妈妈伸手摸一下雨梅的子,这才嘘了口气道:“子还是软的,小玫,你扶住她,我给她打几口气进去看能不能救活。”却不见小玫动,林妈妈奇怪地看着小玫,小玫怔怔站在那,突然扑通一声给林妈妈跪下,林妈妈看一下躺在上的雨梅,此时的雨梅早闭了眼合了口,鼻子间已感觉不到她的气息,林妈妈也只想死马当做活马医,给她打几口气进去看看有没有救。

    林妈妈转回头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小玫,小玫此时泪已经流的前面衣襟全是,一双手却紧紧地扯着林妈妈的裙子,眼中满是祈求,还有说不尽的哀伤。对雨梅来说,救活了又有什么意思,经过了这么一遭,即便罗大爷还要她,过去了也只会受气。若罗大爷不要她,绝不能再像原来一样放出去,只怕会被卖到什么下流地方都不知道。

    林妈妈眼里也泪出,伸手抚上雨梅的脸,叹道:“多标致的姑娘,又这么能干,命啊。”说着林妈妈哽咽一声,那泪流的更急了一些。小玫听了林妈妈这话,知道雨梅再活不过来,心中竟不知道是欢喜还是难受,这么标致伶俐的女孩子,不是到了走投无路时候,怎会不愿意活着而要自寻死路?

    小玫再忍不住放声大哭起来,柳年少不懂事,看见小玫她们哭的这么伤心,也跟着抽泣起来。上的雨梅子渐渐硬了,小玫抬起头,却看见雨梅面上竟似有笑,心中的悲伤越来越重,姐姐,你对我说的话还在耳边,还说等各自嫁出去了,生的孩子要做亲家,可是姐姐,你怎么就走了这么一条路?

重要声明:小说《玫兰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