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悠悠岁月,家族的无奈

    迷雾峡谷之巅的一个竹林中,洛枫独自一人在这里面修炼。

    洛枫离开林雷之后便一阵轻松,毕竟欠人人的rì子洛枫还是不太习惯,现在终于能静下心来好好修炼了。

    转眼便是三年。

    在宁静的聆风亭中,洛枫安静修炼了足足三年,这三年,洛枫一直没有迈出过聆风亭半步,一直在里面弹奏着,修炼者,这三年来,洛枫的进步也是蛮大的,洛枫发现对于风系法则的领悟和融合,洛枫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但是直到现在水系的冰之元素和另一个领悟的水系玄奥水之元素始终是没有融合,雷系的雷之元素和闪电玄奥却是有了摸到了融合的门槛,却也仅仅止步于门槛,但总比水系始终没有一点融合的迹象要好得多。

    洛枫似乎天生对风系玄奥有着不同一般的领悟,也许是因为时常弹琴,jīng神契合自然,从而时常感悟风的律动,亦或者洛枫对风的喜欢超乎水雷两系,风系现在已经融合三种玄奥,而第四种慢之玄奥也在缓慢的融合中了,洛枫预计,五十年时间,应该可以融合四种法则玄奥,如果这种资质放到地狱,堪称逆天。

    洛枫可能自己也想不通为何自己在风系法则玄奥有这么的堪称逆天的天赋,已经领悟到第五种风之元素的洛枫,现在不仅第五种法则玄奥领悟了,甚至五十年内洛枫有信心将风系法则融合四种法则玄奥,开始着手融合五种法则玄奥了。

    这段时间,是洛枫最紧张的时间,他所有的时间都用来推演风系法则玄奥,只剩下圣域本尊在聆风亭中一遍又一遍的弹奏着琴曲,时而哀伤,时而婉转,时而高昂,时而低沉,洛枫发现每次在弹琴中,自己更容易进入修炼的最佳状态,更容易让自己的灵魂去推演法则玄奥。

    风起,枯叶落,琴声戛然而止,亭外树上枯萎的落叶飘飘洒洒的落下。

    洛枫仰头看天,形一动,便是到了数十米之外,伸出双手,轻柔至极的接住天上飘洒下来的树叶,地上已经是落满了枯黄的树叶,而洛枫踩在地上,行走间却是不见丝毫的脚印,没有踩到一片树叶,甚至于洛枫此时就如同一阵轻柔的微风一般,无影无形。

    似是心有所感,洛枫闪回到凉亭中,五指拨动琴弦,一阵阵肃杀、铿锵的琴音由惊云琴发出。

    “噗!”

    以洛枫惊云琴为起始点,凉亭内整个空间都在洛枫的琴音下产生了淡淡的波纹,这种空间波纹极速朝空中传递过去,时快时慢,十分有律动,显得格外的协调。

    几乎眨眼功夫,本来还在凉亭中传递的空间波纹就到了数千米地高空。

    “噗!”

    九级魔兽狂雷疾风雕体一震,而后便直接摔落了下来。

    弹指间,数千米击杀九级魔兽,还仅仅没有动有神力,单纯的弹奏中空间的波动纹律就将九级魔兽击杀,洛枫似是好无所觉,依旧不疾不徐的弹奏着曲子。

    如果这一幕被人看到,那就会发现,有多么的震惊,毕竟斗气在空中地过程中是不断削弱的,当达到一定的距离就衰弱到很低地地步了,而洛枫弹奏中所产生的空间波纹比之斗气更加容易被削弱,但是,洛枫却仅仅随手一弹将数千米之外的九级魔兽击杀。

    风,飘逸,诡异,轻柔,狂猛,如慈母般细心温柔呵护,亦如严师般严谨怒声训斥,多变。

    良久,一曲完毕,洛枫依旧没有张开眼睛,似乎依旧在回味刚才的那种感觉,“哈哈,对,就是这种感觉,风,这才是风啊。”路佛鞥张开双臂,任由风从边划过,自言自语道。

    “哥,你在修炼么?”峡谷下传来洛夫的传音,在洛氏家族中,整整这座迷雾峡谷氏家族的地,没有人可以私自上来,因为,家族的荣耀,他们最敬的传奇,洛枫就在这里修炼,洛夫自然也不会随意打扰洛枫修炼。

    洛枫终于从顿悟中醒来,淡笑道:“是洛夫啊,上来吧。”

    一座迷雾峡谷对于洛夫而言,眨眼就到了,一上来洛夫就焦急的对洛枫说道:“哥,你看小羽这孩子,从其他潜修的圣域强者那里听说了众神墓地即将开启,他居然说他也要去闯,大哥,你去劝劝小羽吧,他现在的实力也仅仅就是圣域巅峰而已,众神墓地的凶险大哥可是比谁都清楚的,小羽那实力怎么能闯的过众神墓地呢?”

    洛枫一愣,小羽自然说的是自己的侄子洛羽了,这家伙从小就是个不安分的主,当然,还是比较肯吃苦的,从洛氏家族里除开洛羽一人外就没有一个圣域强者就看得出了,除开洛枫和洛夫外,洛氏五代子弟中竟然只有洛羽一个圣域强者,其他子弟,却是有些懈怠了,出生在神级强者的家族,哪怕是个废人也没有人敢惹他们,他们对于修炼自然不够勤奋了,更别说圣域强者的诞生。

    对此,洛枫也是实感无奈,他不可能每个人都照顾得到,亲自去教导或是将他们硬生生的提到圣域强者,修炼一途,终究靠的是自己,当然现在洛氏家族也只有短短百年时间,年纪最大的也不到百岁,自然不可能有这么多圣域强者诞生。

    洛枫饶有兴致的叫洛羽过来:“小洛羽,你决定去众神墓地了?”

    洛羽却是直视洛枫的目光,一步不让的看着洛枫:“大伯,你当年50岁就敢一个人独闯众神墓地了,我现在快百岁了,和别人一起闯众神墓地,难道这我都不敢么?”

    洛枫看着洛羽说道:“那你觉得以你的实力,和我当初比,如何?”

    洛羽站在一边一愣,满脸通红的憋出一句话:“不及大伯百分之一。”

    洛枫看着自己侄子不好意思,摸着洛羽清秀俊美的脸庞,哈哈大笑道:“小羽啊,当初大伯可是圣域极限强者实力去的众神墓地,你连个光明教皇之类的人都打不过凭什么去闯众神墓地?”

    洛羽一听,顿时不服气,却又无可奈何,出生神级强者的家庭,父辈伯辈都是强者,自己却是条虫,洛羽心里十分难受,它不同于洛氏其他子弟,从小便以父辈为目标,到现在,整个洛氏家族,他是第一个圣域强者,也是唯一一个圣域强者,当他想证明自己的时候,却发现,圣域强者真的不算什么,而后继续努力修炼,终于达到了圣域巅峰强者的时候,却依旧得不到认可,洛羽不甘心,却又无法反驳。

    洛枫自然看到洛羽的颓然,微微一笑:“离众神墓地下一次开启还有二十多年时间,你如果真的想去,从现在起,我不许你承认是我洛枫的侄子,去挑战圣域强者,等到哪一天,你达到德斯黎,法恩的层次了,我亲自带你去众神墓地。”

    洛羽忽然看到了希望,惊喜的看着洛枫:“大伯,你说的是真的?”

    洛枫点点头,洛夫顿时一急,自己这儿子天赋比之当年的自己那是强多了,不过自己炼化了大哥留下的神格才成为神级强者,否则,成神那时遥遥无期,眼看自家儿子圣域巅峰实力就相闯众神墓地,如何肯答应,不过被洛枫拉住了。

    洛枫眼看着洛羽离开,对洛夫叹气道:“洛夫,每个人的追求不同,小羽想去的话就让他去吧,不经历血与火的考验,怎么能成为强者?当初你就是在我的辟护下成长,难道你希望小羽也在我们的辟护下成长?家族子弟中有几个人成才的?我们的后代必须经历血与火才能成长起来。”

    洛夫呐呐的想说有说不出话来;“大哥,我知道了。”

    洛枫背手而立,站在迷雾之巅,家族的事洛枫可没有经历去管,是龙是虫终究还得靠自己,现在洛枫想的是,也许自己是不是该离开?等自己四系玄奥融合之后,还不是该离开了,洛枫不喜欢这种生活,他向往厮杀闯中不断突破自己的生活,而不是被家族束缚住的生活。

    洛枫嘴角划过一道微笑:“也许,地狱,才是我想要的生活。”夕阳下,洛枫的影被拉的好长、好长。

重要声明:小说《盘龙之风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