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洛枫的武器

    距离洛枫醒来已经四个月了,这四个月,洛枫已经稳定了,体内斗气早已经恢复了最巅峰最完美状态。

    本来决定的出去历练已经被和凯尼恩那一战给打断了,那一站,洛枫虽然进入了‘势’的门槛,并且只需要几年时间,洛枫便能完全领悟‘势’,最后所欠缺的就是斗气修炼,到时候时间一到就会水到渠成晋升突破成为圣域强者。

    但是,现在洛枫的心乱了,重生而来,自己的顺风顺水,菲利普兹的绝世天才,八级战士时大战九级巅峰魔兽银龙,成功领悟举轻若重,dìdū三年挑战同阶无敌,甚至还敢挑战圣域强者,这些路洛枫走的太顺了,顺到洛枫有些迷失了自己。

    做人做事,冷漠而又自负,想到自己曾经自负到去一八级战士去挑战圣域强者,还以为自己即使不胜也能依靠速度不败,哪曾想,人家只不过念于忘年交,放水了而已,并不是自己真的能够对人家造成伤害,可笑自己夜郎自大,以为有重生的优势就藐视一切。

    经过和凯尼恩一战,洛枫虽然在最后一招经历生死的考验,踏入了‘势’的门槛,但是心境已经无法圆满了,即使个洛枫几年十几年时间,就算踏入了圣域,也因为心境的破痕而导致进境缓慢,这是洛枫不愿意见到的。

    这段时间,洛枫没有修炼,就这么静静的坐在湖边,呆呆的看着平静的湖水,眼神黯淡,一副说不出的颓废,这二十多年来,自己从未放松过一丝,别人在享受,玩乐,自己在咬牙艰苦修炼,别人享受亲,自己独自一个人在魔兽森林历练,自己错了么?

    冷漠,自傲甚至自负,这是现在自己最真实的写照,难道真的是这一路随着自己的修为越来越高而导致自己越来越盲目自信自负?

    洛枫眼神涣散,嘴角扯过一个无奈的微笑,还是修为进步的太快心境跟不上来啊,盲目了自己。

    洛枫双手抱着头,不断的想着,可是依旧没有结果,“啊”“啊”“啊”最后,洛枫还是忍不住大吼起来。

    洛枫狼狈的站起来,披头散发,凌乱不堪,眼神犀利的望着湖面,杀意弥漫,浑完全不负之前的洒脱不羁。

    这时候,微风刮起,拂过洛枫的脸庞,刮过树木,悦耳悠扬的声音渐渐进入洛枫的耳中,洛枫的心境得到了一丝平息。

    “这是什么声音?有点像琴声,宛转悠扬。”洛枫听到微风拂过树木的声音,喃喃道,最为前世的大学古典音乐才子,洛枫对于音乐有了很大的兴趣,只是后来重生在这里,就从未动过琴,以前总是忙着修炼,忙着如何能够提高实力,在这里创造一盘属于自己的传奇,洛枫以为自己差不多完全忘记了琴,可是此时,这种声音清晰的印在洛枫的脑子里。

    “琴,”眼神涣散的洛枫喃喃道,小时候,自己每天辛苦的练琴,他迷恋古琴给他带来的美妙,此后无法自拔的上古琴,十多年来从未断过,洛枫一直都是个有毅力的人,在前世对古琴也有着一番不错的成绩,现在,反而是琴平静了自己的心。

    洛枫站在风中,张开双臂,满脸享受的感受着树林里面传来的声音,无法自拔。

    良久,闭上双眼的洛枫睁开眼睛,神态十分平和,似乎和之前的狼狈颓废完全联系不到一起,“哈哈,我懂了,我悟了,之前的我太沉迷于力量的追求,以至于迷失了自己,不对都不对,我不该有这么多羁绊。”洛枫大笑道,重生以来,洛枫有太多太多的羁绊,导致在一次次的实力进步之后,自己的心境也在一步步的迷失了。

    此时洛枫明心见xìng、直指本心,看清一切虚妄,根本不会轻易被蒙蔽本心。

    心如明镜,看清一切虚妄。

    明心见xìng!直指本心!

    现在洛枫很清楚的本心,他有自己的追求,他要保护自己的弟弟,他要走到修炼的巅峰,他要见证自己的传奇之路,所有的心障,统统被洛枫扫平,原本带着一丝裂缝的心境现在也已完整无缺。

    “迷茫么?颓废么?无奈么?哈哈,统统给我破,明心见xìng,我就是我,我是洛枫,我要以本心,走出一条属于我的道路,打造出一条属于我的传奇。”洛枫大吼道。

    这一刻,洛枫放开了所有的羁绊,心境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提升,体内的斗气也运转如飞,境界上的感悟大大加深。

    啥那间,洛枫化作一道残影,向树林掠去,洛枫不断的在树林中穿梭,好似在寻找着什么,却又道不明。

    “哈,就这棵了,这棵铁黑雪木应该有数万年了吧,二十多年了,居然第一次有这种迫切的希望,”洛枫笑道,现在洛枫第一次这么迫切想做一把琴。

    前世作为大学的古典音乐才子,古琴对于洛枫来说简直如数家珍,之前一直是修炼占据了洛枫的心里,现在洛枫知道琴音能够帮助自己在心境在灵魂修炼上有这无与伦比的优势,洛枫又重燃了曾经的血,对已古琴的血。

    古琴由狭长条的一块桐木面板(也有用其他松质木材)和一块梓木底板(也有用其他硬质木材)胶合而成,外表髹以中国大漆。琴宽的一端为头部,下面有七个可以调音的小轴,叫做‘轸‘,琴面外侧嵌有十三个小圆形的标志,叫做‘徽‘,为泛音和按音音位的标志。琴面系弦七根,外侧至内侧由粗至细,横置于琴桌上演奏。与很多乐器相比较,古琴有如下独特之处:古琴弦的有效振动弦长超出一般乐器的弦长,振幅宽大,音质低沉浑厚,幽静古朴;古琴的琴面即指板,无品无柱,出音孔开于底板,向下传音;琴上存有一百多个实用的泛音,堪称乐器之最。

    一般来说,岳山、承露、冠角、龙龈、龈托都是用美观的高档硬木制成,如:乌木、紫檀木、花梨木等,总之,琴的浑上下第一部分的选材用料都非常考究。加之琴的制造工艺十分复杂。所以,一张好琴自然是价值不菲,但是对于现在的洛枫来说,这些都不是问题,最难想象的是,在玉兰大陆,比前世乌木紫檀木珍贵的材料几乎遍地都是。

重要声明:小说《盘龙之风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