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4圣书传说

    伊冰水看着芸树上的刘卷,她记得自己玩过一个游戏叫《圣书传说》,这是该死的本人的游戏,《圣书传说》的原作是《圣书外典》,是本Stack software所开发。游戏里的图片和音乐版权属于Stack software,游戏程序、剧本和脚本是伊冰水的一个朋友重新编的。剧本只编了一部分,游戏程序编了一个月才完成,还有一些辅助开发工具(比如剧设计、战斗设计工具),也浪费了伊冰水朋友一些时间。其实设计游戏的初衷伊冰水的朋友也是想证明一下本人能做到的东西,我们也能,至少游戏程式和剧本伊冰水的朋友办到了,就差美术造型和音乐了。

    《圣书传说》和《圣书外典》也有不同的地方,比如战斗场面,伊冰水是用RPG最常用的”回合制+战棋”模式,而《圣书外典》用的是很简单的作战系统——纸牌序列。《圣书传说》里的人物也从《神奇传说3》,《天使谷》等游戏里补充了好多。

    伊冰水对这个游戏记得很清楚,可是没有什么芸树啊!

    这些该死的本鬼子,到底在搞什么?

    西天王呆了一呆,纳闷地对伊冰水问道:“公主,风天将什么时候变成了瘦子?公主怎会认出是他?”

    见伊冰水没有理会自己,西天王大声的叫到:“公主!”

    伊冰水收回自己的视线,问道:“你说什么。”

    西天王只好又说了一遍。

    “怪只怪他这双手跟他穿得这yi服太不相符。”伊冰水嘿嘿笑道。

    她原本早已怀疑“弥勒佛显灵”,跟后世的法55道理相仿。刚才四位天将亮出兵刃时,看到风部天将膀大腰圆,却圆得有些怪异。而他的一双手却如鸡爪一般,节节如骨。便留心观察,终于发现端睨。

    龙秀才,当然不叫龙秀才,他姓萧,名字叫做萧么,不过的确中过后梁的“秀才”。在后梁官至“兵部尚书”,而且还是梁王萧铣的后代。

    萧么文武双全,当年南京被围,萧么被派出到岭南调兵。不过兵还未调回,南京已被萧铣出降。后梁百官不少被唐皇所纳,授官加爵。独有这个小么在外,反而没有赶上。因而与众将隐于民间,一起志力于造反。

    萧么干笑一声:“难怪西天王认不出来,这些年兄弟得了一种怪病,瘦成了这幅模样。唉——西天王不也变了不少,当年英俊潇洒郎,如今也变成一个满面风霜的愁苦老儿。”

    “二十几年了,原来大家都变了样。”西天王喃喃说道,甚是感慨,“当年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都认不出来了……”

    语气中透出许多无奈与悲凉。一时引起了一片伤感。场中风雷水火四位天将,包括东天王都有些唏嘘,眼中湿润起来。

    伊冰水冷眼旁观,微微冷笑。这个秀才果然有两下子,一时竟然打起了“悲牌”。

    过了许久,东天王才缓缓说道:“闲话稍后再叙。老萧,公主的问话你还没能解释,你当真与这个萧……公主有些瓜葛?”

    “我,我,属下……”

    东天王一句“老萧”,让众人感到一阵温,仿佛回到从前。只是“老萧”说话却结结巴巴起来。

    众人十分不解。雷水火天将迷惑地望向伊冰水与风部天将,等待答案。

    伊冰水微微一笑:“老风,我说,还是你自己来说?当本公主到是在圣上听得清清楚楚,大将军让你夫妇二人破镜重圆,是也不是?”

    “原来那晚我府上的飞贼是你。”大将军闻言脸色大变,失声叫道。

    伊冰水看了看大将军,缓缓说道:“不错。我知道你来了,不过你大概想不到本公主其实是被人请去的,或许此人正是要本公主今做个证人。”说完,转头笑吟吟地望向风天将。

    大将军面色一凝,立时变成铁青,狐疑地盯向风天王与李乐。

    风天将脸上微惊,讪讪说道:“公主说笑了。在下如何请得动公主,更何况当在下根本不识得公主……”

    “是么?”伊冰水呵呵一笑,“这么说本公主是凑巧在大将军府外遇上秀才。又凑巧见到秀才为了找娘子,失了心疯,竟然跳进大将军府里自杀?本公主一时好心,只好到大将军府上救人。呵呵,没想到昨晚在周公庙凑巧又遇上秀才,凑巧又被秀才说到某事引本公主来此处,因而今凑巧能做个证人……”

    伊冰水一幅嬉皮笑脸,貌似是在开玩笑。但众人听了,如何还不明白,这些凑巧,当然不是凑巧,与这个风天将大有干系、

    自从发现秀才是风天将,伊冰水立时想到当并非无故遇到秀才,周公庙里更是秀才故意以“圣书”为饵,自己前来……

    他处心积虑如此所为,自然不会只是认亲这么简单。

    众人回想刚才风天将虽然貌似无意,其实一直在暗助李乐,已恍然大悟。

    “老风,……圣女真是你家娘子?”雷水火三部天将一齐失声惊道。

    萧么微微一怔,沉吟片刻,向李乐叹口气说道:“……娘子,事到如今,已无法再隐瞒下去,不如说明了吧。”

    萧么虽被伊冰水戳穿,却能够依然面无惧色,回转头来向众教徒朗声说道,“诸位兄弟。当年在下得梁王恩宠,南去交州调兵,梁王当面尚圣女给在下。然而不待在下回转,江陵被围,梁王被杀。这许多年来在下一直未娶,正是四处打探圣女的下落。不想近终于在找到她,蒙王垂怜,答应将圣女送还给在下……”

    言语深,无限赤诚,摧人泪下。伊冰水不由对他也大起惜才之意。

    说完,小么向伊冰水恭一礼:“当在王府外遇到公主,的确不是有意。周公庙里遇到公主,却是奉命行事……”

    “奉命行事?”伊冰水大奇,“奉谁之命?”

    不待风少才回答,大将军在一旁却已勃然大怒:“秀才,本王何时说过要将李乐还给你……”

    “大将军怎可说话不算……”萧么见说大急,“公主可以证明……”

    伊冰水一拍脑门,嘿嘿一笑,突又说道:“呀,本公主想起来了,大将军的确说过将娘子还给吕秀才。不过李乐似是不同意,秀才当时也放弃了,说愿意为娘子甘脑涂地,所以投在了大将军门下做了宾客。”

    “公主误会了,那不过是一时权益之计。”萧么急道,他一心想着让伊冰水作证他与李乐是夫妻关系,到是忘记还有此一事。

    伊冰水点点头,笑道:“嗯,本公主也这样想。想我弥勒教堂堂的八部天将,怎么可能投到大将军门下作个小卒,想来风天将定有隐。”

    “公主英明”小么忙行礼谢道。

    “不过,会有什么隐呢?”伊冰水笑嘻嘻地看了一眼萧么,话峰一转。转头向大将军说道:“本公主有句话要问大将军,不知大将军有没有兴趣回答?”

    “什么?”大将军本来又惊又怒,突见伊冰水有话问他,愕然问道。

    “有句俗话,不知大将军听说过没有,所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大将军以为自己是黄雀呢,还是螳螂?”伊冰水笑道。

    “难道他们……他们还另有密谋?”大将军结结巴巴地说道,眼中突然惊恐大起,回头望向李乐,失声大叫,“不可能,不可能,她不可能如此待我……”

    “我……臣妾怎会密谋王爷……”李乐大急,已泪如雨下。纤指一摆,指向伊冰水,怒声说道,“你,你,血口喷人。”

    伊冰水摸摸下巴,嘿嘿笑道:“娘子的香巢之中有一个人,本公主正好相识,到是听他说了些公主过往的趣事儿。”

    “什么人?”李乐颤声问道,忽又明白伊冰水定在使诈,气急败坏道,“你胡说,我那儿向来只有一个聋哑老人……”

    “不过,在本公主面前,他偏偏即不聋又不哑,而且正当壮年。”伊冰水大笑,“要不要本公主请他来,当面对质。娘子的趣事似乎不少,讲上一夜也讲不完……”

    “怎么可能?”李乐三人齐声惊呼,眼中慌乱大起。

    “绝不可能,他……在本将军府上已近二十年,比你父亲年龄还大,他怎么可能是你的人。”大将军吃惊地盯着伊冰水问道,眼中尽是惊骇。

    “呵呵,”伊冰水神秘一笑,“这个本公主似乎没必要向你解释。本公主到是可以告诉你,他不只不聋不哑,而且飞天遁地无所不能,对你府上的一切了如指掌。”

    “是李世民,一定是李世民”大将军骇然叫道。

    伊冰水笑了笑,有点同地说道:“大将军不想知道他二人背着你有什么密谋?”

    “什么密谋?”

    “大将军想当这个弥勒佛,难道别人便不想么?据本公主所知,这个‘弥勒显’法还是那人教给你的。他即能教你自然也有办法揭破此事。”伊冰水瞟了一眼萧么,依旧微微一笑,复又向大将军问道,“你说你到底是黄雀呢,还是螳螂?”。

    “你,你等竟敢骗我?”大将军大怒,转向李乐与萧么怒目而视。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之我是孙悟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